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金鐘:香港民主的里程碑——读《大江东去:司徒华回忆录》(图)]
蔡楚作品选编
·王德邦:2013年公民运动述评
·推动公民不合作的唐荆陵律师被广州国保刑拘(图)
·辛子陵上书习近平要求出国探亲
·付勇:纪念八九民主运动 推进中国民主转型
·余杰:人权共识与两岸和平——从《零八宪章》到《自由人宣言》
·胡佳表示将遭拘捕 为了自由我别无选择(图)
·滕彪:从稳控模式到扫荡模式
·北京市民公祭八九民运二十五周年文告(图)
·2014年中國青年人權獎頒給趙常青(图)
·“零八宪章”第三十二批签署者名单 (八十四人)
·王丹: 聲明(图)
·【重返天安门】六四25周年,一朵白花绽放天安门广场(多图)
·王维洛:“六四”天安门事件对三峡工程上马的影响—三峡工程反对派失败原因
·张思之:报关心浦案友人书(图)
·昝爱宗:我的“翻墙”史记——互联网中国的自由与梦想
·一周新闻聚焦:中共“白皮书”激怒香港市民,反抗会很激烈
·吴金圣:从天下围城到天下围人——中国民主转型的辅助手段之一
·潘晴: 习近平欲将“红色帝国”引向何方?
·李昕艾:论邪恶轴心对文明世界的危害
·唐丹鸿:西藏问题:帝国三部曲之三:转型帝国的西藏最终解决方案
·黄秀辉:周永康受私刑是党国的特殊利益需要
·凌沧洲:反腐危局能否通向自由民主?
·王德邦:正视历史是最基本的自信
·大陸青年赴台感受民國文化 暢談未來中國轉型之路(图)
·温克坚致董建华先生的公开信
·一周新闻聚焦:香港“反占中”游行是一场闹剧
·付勇:从皇权专制主义到党权专制主义
·桑普:香港律师界大奇迹日
·林绿野:甲午一百二十年祭
·公民力量关于周永康案的声明
·曾伯炎:习近平的“以法治国”不过是2.0版的以党治国
·一周新闻聚焦:香港普选草案提请人大常委会会议审议,“占中”不可避免
·堅決支持佔中行動,發起為佔中港人爭取諾貝爾和平獎的行動的聲明
·公民力量就中国人大香港政改决议的声明
·杨建利: “和平香港”倡议
·严家伟:强势独裁是民主转型的拦路虎
·王德邦:人大香港“普选”决定击碎了中国“宪政梦”
·中秋民主燈火行動:支聯會要求釋放獄中良心犯及流亡人士回家團聚
·郭飞雄先生的狱中声明
·一周新闻聚焦:香港学生组织发表罢课宣言,“占中”三子削发明誓抗争到底(
·桑普:从民主回归到民主自决—香港民主运动的趋向
·斯欣言:共产极权制度难逃覆灭结局
·华逸士:夜捕铁流击碎“救党派”最后幻想
·康正果: 什么功?谁之罪?——《还原毛共:从寄生幸存到诡变成精》一书导言
·牟传珩:“雨伞革命”宣告“一国两制”破产——香港揭开“公民抗命”新纪元
·王德邦:八九之痛与香港占中
·闵良臣:王伟光院长属于什么阶级
·曾伯炎: 没有民主和法治的反腐决无成功的可能
·一周新闻聚焦:港府出尔反尔拒绝与学联对话,梁振英因丑闻面临弹劾
·韩武:中国公民运动蜂窝新战略
·闵良臣:人类史没有证明社会主义会依法治国
·华信民:习会成为中共末任总书记吗?——习近平别传
·一周新闻聚焦:港警群殴“占中”人士激起民愤,“对话”有否诚意?
·华逸士:当世界匍匐在中共极权的阴影下
·章小舟:解析专制极权特务统治
·林傲霜:“阶级专政”与“依法治国”
·桑普:香港占中运动对台湾的启示
·郭永丰:中共的“依法治国”不过是以党治国的装饰
·朱欣欣:依法治国必须从废除一党专制开始
·桑普:香港占中运动满月的回顾与展望
·孔布:中共企图利用香港危机赢得苟延残喘的时间
·曾伯炎:中国教育的现状和未来实在令人担忧
·章小舟:专制文化潮与极权什锦装
·张博树:流亡创造奇迹:达兰萨拉观感
·余杰:中国的民主转型与西藏的中间道路
·桑杰嘉:中共宣布向藏人党员干部开刀——中共对藏政策走向更趋极端
·应克复:共产主义浩劫的思想源头(一)——《告别马克思主义》的前言与结束
·华逸士:“文革”或已重来,喉舌充当先锋——中国媒体厚黑已达新境界
·桑普 :当中国皇帝遇见日本首相
·孔布:“砸锅论”是中共无法挽回的颠覆性错误
·王德邦:“重庆模式”的意识形态升级版——掀起意识形态斗争狂潮
·桑杰嘉:在帝国主义摧残中坚持抗争的西藏
·牟传珩:中国特色十大怪——矮子翘脚喊自信
·林傲霜:成熟的公民社会,觉醒的台湾公民—评台湾“九合一”选举
·陈永苗:民间主体性在民国当归中重建
·一周新闻聚焦:令计划拍马文章怎么回事?峰回路转还是回光返照?
·李大立:中国——民主与专制的决战不可避免
·桑杰嘉:中共政权在西藏进行的文化灭绝政策
·向宪诤:“打肿脸充胖子”的“中共民族主义”真面目
·一周新闻聚焦:新年的悲哀——上海踩踏事件与人性
·王德邦:社会预期与政局走向—2015新年说事
·桑杰嘉:自焚—藏人对中共政权现代奴役的决绝反抗
·一周新闻聚焦:泛民抵制第二轮政改咨询,黄之锋等学生领袖被提讯
·陈永苗:民间抵抗之立场与行动
·应克复:为地主正名
·牟传珩:习近平领导的“新反右”斗争——民众被窒息在“中国梦”的黑箱里
·张博树:中国自由主义的主题
·郭永丰:中共独裁统治是中国走向民主的最大障碍
·孔布 :后极权社会的青年政见是主流民意
·余杰:麦卡锡主义与习近平主义
·一周新闻聚焦:“四个全面”登场,中共统治模式从忽悠走向忽悠再走向更忽悠
·李金芳:回家的路还有多远——不要忘记狱中的政治犯
·曾伯炎:习近平师法毛泽东沿袭文革做法救不了中共
·桑杰嘉:2014人权灾难年,西藏是重灾区
·公孙豪:棋局将残——中共如何走向黄昏与黑夜
·陈永苗:再谈香港回归于民国
·一周新闻聚焦:警方设陷阱,区伯“被嫖娼”
·张博树:评刘源、张木生的“回到新民主主义”
·章小舟:习近平会遭遇“林立果”和“原子弹”吗?
·章小舟:泼毛像义举壮哉,反暴政浪潮澎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金鐘:香港民主的里程碑——读《大江东去:司徒华回忆录》(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8月05日 转载)
   

   
金鐘:香港民主的里程碑——读《大江东去:司徒华回忆录》(图)

   
   
      
    来源:开放 作者:金钟
   
    回憶錄透過一個滿懷民族激情的左派青年成為廣受尊敬的領袖的真實故事,反映香港四十年的民主浪潮,創造了當代華人世界反中共一黨專制的光輝場景。
   
      今年香港書展,報導說司徒華回憶錄首發八千冊,銷售一空——這是我們出版界的一個創紀錄的消息。司徒華先生不是明星偶像,不是暢銷書作家,他的魅力在哪裡?
   
    一位小學教師出身,參與社會運動,最後成為香港人維護自身權利的最有號召力的領袖,他的對手最初是英國殖民統治者,後來是中國共產黨。為此,他付出畢生的精力。他沒有婚娶,沒有子女,他的愛留給了他的學生、親友和渴望自由民主的人們。他沒有顯赫的威名與榮耀,但他實際上已經是香港人心中的聖人。這就是華叔——司徒華。
   
    自認人生兩大事:不結婚不入黨
   
    這本回憶錄是華叔的個人傳記,也是香港開埠以來一個相信是空前絕後的時代的見證。這個時代大致是戰後迄今的六十年,香港從英國的一個穩定的東方殖民地,逐漸轉化為一個和中國關係日趨密切,最後成為五星旗下的行政特區。她沒有像西方殖民地那樣實現獨立,也沒有像上海、廣州那樣被共產黨「解放」,成為當今世上一個絕無僅有的政治實體。這樣的歷史背景孕育了有異於香港重商傳統的民主運動。這個運動在「九七回歸」的巨大衝擊下得到激活與深化。而香港英治文化的非政治化與非中文化,又凸顯香港左派勢力的影響——這些都反映在司徒華的人生道路上。
   
    他的回憶錄的最可貴之處,我認為就是真實地描述了一個滿懷民族主義激情的左派青年怎樣轉變成一位反抗中共極權主義的英勇戰士並獲得香港市民的高度認同與崇敬。
   
    我們初來香港時,對香港左派充滿好奇,前前後後也接觸一些港共、親共人士,從新聞角度看那是形形色色,也是無奇不有,變幻無常是常見的,都沒有華叔來得那樣透明和誠懇。例如他談到「入黨」問題時說:「總結我的一生,自問做了兩件大事:一是不結婚,沒有家累;二是拒絕加入共產黨……」。但是,他交待了八十年代許家屯拉他入黨的事,引用陳雲的一段話,表示「可做黨外共產主義者而不必入黨」的意思。許家屯還有培養他做行政長官的厚望,新華社內部也說「司徒華應該可以成為香港的李光耀」。在他病重之際,北京派出醫療組,他的回答是:謝絕統戰(令人想起《牛虻》中蒙泰尼里看望臨刑前的牛虻)。
   
    最近,許家屯否認說過培養他做特首的話,但我們寧可相信華叔的記敘,因為這符合他與中共關係的演變,他說八五年參選立法局時還徵求新華社的意見,許家屯承認和司徒華有約十次的會面,也未否認邀他入黨。直到北京六四屠殺,司徒華才「徹底認清中共本質,與中共決裂」。
   
    逐漸認清中共反民主的本質
   
    回憶錄分六部。前三部是時序為線索的縱向敘述,從家世、學友社階段,到創建教協會,投身香港民運,最後到六四轉折,領導支聯會二十一年。後三部則是人生的一些橫切面的記憶,懷念摯友、師生情誼與患癌經過。
    回憶錄顯示華叔的轉變也不是六四的一夜之間,而是多年尤其是在進入中共體制內(任基本法草委)的體驗積累而致。他說,早在反胡風時,中共將私人信件當作罪證,他就感到「是不道德的」。當草委第一次會議,決定開會時間地點都要保密,他也非常反感。八八年反對「雙查方案」中,他和李柱銘在基本法草案表決時,投了反對票,中方竟違反「不記名秘密投票」規則,在記者會上公開出來。他聆聽鄧小平談五十年不變的那次講話,看到鄧小平說到興起,說如果五十年不夠,可以再加五十年——令他「愕然復凜然!」他寫道,這樣重大的事情,鄧小平怎麼可以這樣信口開河去改變?而有些與會者聽到還很高興,他卻看到中共領導人「不知法治精神為何物」……
   
    他總結四年草委工作經驗,更看清了中共的實質:「甚麼聽取各方意見」,都是假的,他們有了主意,你休想改變他們,「基本上是一言堂」。內地很多草委來開會,從來一句話也不說,只是唯命是從。貪便宜,甚至帶家人住酒店,吃美食。有一次早餐,他和錢偉長一席,錢向他表示,香港不應該有民主制度,因為香港有很多黑社會,進行普選,政府就會被黑社會控制。華叔聽了只得苦笑。他大概沒想到錢偉長這樣的大知識份子竟有這樣離奇的想法。
   
    華叔說,他以前只是從報紙、雜誌上認識中共,現在耳聞目睹有了親身的體驗。受到中共禮遇的人很多,但在華叔身上的反應不同,他很敏感,因為他是「民主派」,他不能同流合污,安之若素。有一次開會,他提出香港特首應該加設一個副職,即副行政長官,提議遭到許多委員猛批甚至責罵,後來才明白中方早已設計好了:一個特首比兩個特首好控制。
   
    支聯會教協會的成功經驗
   
    在回憶支聯會二十年來的歷程中,華叔也不避嫌地揭露中國通港督衛奕信的親共作為,他派李鵬飛來遊說華叔解散支聯會,被華叔頂回去,而且懷疑李鵬飛的角色也不光彩。董建華則三次勸阻華叔搞六四紀念活動,都被華叔嚴辭拒絕。由二百一十個團體組成的支聯會,迄今大體未變,雖然有的團體沒有活動,但仍掛名,只有左派教聯兩個成員退會。
   
    華叔總結支聯會「愈戰愈強大」的三條經驗是:一、所有工作人員都是義務工作者,只有一個受薪職員,大家生活簡樸,都有職業,不吃「民運飯」;二、財務嚴謹,開源節流;三、領導成員老中青三結合,穩定又不斷更新。他相信,支聯會將持續下去,直到中共平反六四。他估計平反將可能在二○二二年,即中共第五代(習近平)下台之後。華叔任支聯會主席至生命最後一刻,他說絕無「接班人」之想,領導只能由選舉產生。每屆一年,他年年當選,義不容辭——港人都知道這個秘密:每年數萬人以上的維園燭光晚會的靈魂人物就是司徒華。他說一生創辦了兩個資歷長久的組織,一是教協會,一是支聯會。前者八萬餘人,全港第一大工會。支聯會雖無政黨功能,眾所周知其影響力不亞於一個政黨。
   
    黃雀行動,深情寄語海外民運
   
    回憶錄也透露支聯會營救六四民運份子的一項秘密工程「黃雀行動」的若干內幕。華叔寫道,支聯會參與者知情者只有六人,「直接向他匯報」。整個行動則由黑道走私集團負責,影藝界鄧光榮、梅艷芳亦有參與,出錢出力。共從大陸救出三、四百人,每次行動先落五至六十萬港元不等的定金,成功後再付一筆款。救出並協助政治避難的包括一名毛澤東情婦和她八歲的兒子,至今住三藩市。這些人的身份,往往要求助於港府政治部,華叔驚嘆英國情報工作的厲害,對中國的了解出乎想像。
   
    華叔親手辦理的個案只有柴玲與吾爾開希。開希花錢最多,接應三次才成功,花了六十萬。救出李錄也「花了特別多錢」,過程非常艱辛曲折。華叔說,黃雀行動有些情節還不宜公開,行動的成功是因為大陸很多人同情民運人士,如柴玲住在邊境一個公安派出所樓上很長時間,無人知曉。而各級官員又貪錢。華叔寄語海外民運:希望他們老老實實生活,不做壞事,解決溫飽,找一份工作,學好當地語言,為民運工作量力而行。
   
    作為和八十年代香港民主運動同步的媒體人,拜讀司徒華回憶錄,自有一種往事歷歷在目的親切感。記得一九九○年本刊舉行座談會邀請華叔、楊力宇教授等出席時,華叔還是一副中年扮相,我們不知道他在指揮「黃雀行動」,但已是志同道合無疑。這本回憶錄顯示當年他在政治上已堅定成熟,完全克服了年輕時的左傾幼稚病。二十年來,我們也不止一次邀請他出席活動或做訪問,包括前年《零八憲章》的新書發佈會和會見一些大陸來港人士。
   
    回憶錄只圍繞香港和中港關係鋪陳,不及其他。自從江澤民橫蠻地將法輪功定為邪教後,不僅大陸官方兇狠撲殺,香港人雖未跟進,但也有不少人敬而遠之,包括一些媒體,但司徒華並未迴避他們。我記得有一次大紀元時報周年,找人題詞祝賀,只見三人刊出,第一就是華叔,第二個是我,還有一位教授。也聽他說過,對法輪功可以各持己見,但受到迫害,應該支持他們。讓我強烈感到華叔在政治上有獨立的判斷和使命感,愛憎分明。
   
    優雅文化氣質,改變了香港
   
    在中方圍剿彭定康的時候,他也表現了非凡的勇氣,回憶錄第三十一章中,他對「肥彭」才識和風度非常折服。他說彭能言善辯,文學修養深厚,信心十足,充滿幽默感。針對魯平的小家氣,譏諷港英臨走大灑金錢,華叔引證說,魯平要求港英政府留下二百五十億元,彭定康走時卻留下三千多億財政儲備金。魯平罵彭是「千古罪人」,華叔卻親書一幅橫聯「千古醉人」贈予彭定康,作為告別禮物。經李柱銘翻譯,彭定康明白後,樂不可支。可見,華叔已徹底擺脫少年反英氣盛的民族偏見。
   
    最後,我想說說華叔的文化氣質。港人都知道華叔的書法了得,每年年宵市場,他都設檔寫「揮春」,即寫對聯,一張二十元。他說他寫過不下一萬張,都是為支聯會籌款。這本回憶錄,從書名《大江東去》到各章,文字平白如話,字裡行間流露出一種以中文為載體的民族豪情,這種豪情不是狹隘、造作的,而是健康、優美的。「青山不老生嫵媚,綠水長流自纏綿」——我每年都收到他寄來的賀卡,照例書寫一聯詩句,格外雅致。
   
    他說,他和李柱銘曾有一個分工,他負責支聯會,馬丁負責民主黨。其實,他們更本質的分工是中國文化與西方文化,這是他們各有所長的教育背景決定的。而使用中文粵語的香港社會的本土民眾,正是蘊藏華叔政治資源的沃土,也是他的中文優勢得以盡情發揮的舞台。華叔和李柱銘的合作構成了香港這個國際大都會的一道獨特的政治景色。
   
    在這個特定的底色上,泛湧起香港四十年的民主浪潮,眾聲喧嘩,響徹雲霄,創造了當代華人世界反中共一黨專制的無與倫比的場面。傳統的香港變了。司徒華是弄潮兒,是樂隊指揮,如果香港的高度自治能夠實現並永存的話,他將是第一個香港的民族英雄。
     
    (二○一一年八月一日 香港)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