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盧克盯著我:“看得懂嗎?”我有點冒火,放下X光照片,取出了一張照片來,直送到他的面前:“這個,你看得懂嗎?”盧克瞪大了眼:“這是什么?”我“哼”地一聲,說道:“就算我解釋給你听,你也不懂!那兩張X光片,你一解釋,我就會懂,人各有他的知識,你不必因為有了一點專業知識就盛气凌人!”]]
李芳敏144000
·耶和華說:“控告所多瑪和蛾摩拉的聲音甚大,他們的罪惡極重。 21 我現在要下去,看看他們所行的,是不是全像那聲聞於我的控告;如果不是,我也會知道的。”
·妓女最早上天堂!!!~~~那些 假道學=最快下地獄...
·馬來西亞残胞特权
·人類一面在追求物
· 周亞輝,你錯了!!!! 假如13亿中國人民, 每一個中國人民通通好像台湾小小妮這樣, 你認為中國现在還有腐败专制的共产党和一党独裁的制度嗎?
·你周亞輝只需要回答: 你周亞輝是死共匪的敵人嗎? 死共匪是你周亞輝的敵人嗎? 死鬼毛泽东死共匪是你周亞輝的敵人嗎?
·劉曉波:毛澤
·義人看見仇敵遭報就歡喜,他要在惡人的血中洗自己的腳. 11 因此,人必說:“義人果然有善報;在世上確有一位施行審判的神。”
·主题:【教你如何杀人.无敌tips.心术不正者勿看】
·Lee Fung Meng Card Balance Due : RM 7,060.62
·只有一党独裁60年 無恥的共狗殭屍是搞自灭战略的支那劣种
·优昙婆罗花
·(婆羅洲) 沙巴州家中发现珍稀优昙婆罗花。
· 教訪民如何殺無恥的共狗殭屍 ^-^
·Palm Oil: Costing The Earth?
·伊朗核问题背后的什叶派因素
· 你們的屍體必倒在這曠野;你們中間被數點過的,就是按著你們的數目,從二十歲以上,向我發過怨言的,
·永遠不要忘記死共匪殘殺中國人=六四照片!!!(12张图)
·永遠不要忘記死共匪殘殺中國人=六四照片!!!(12张图)
·44 所有信的人都在一起,凡物公用, 45 並且變賣產業和財物,按照各人的需要分給他們。
·示每違命與死亡.: 現在你為甚麼不遵守你向耶和華所起的誓,和我吩咐你的命令呢?”
·2010年4月7日 地震列表
·我冷冷地道:“不必多說了,你們那寶貝情報員,是怎樣從大樓上跌下來的?”
·記得加上 一根點燃的火材 ^-^
·好望角, 基督徒不可怕!
·好望角, 基督徒不可怕!
·救中國, 消滅共匪.
·我耶和華已經說了,我必要這樣對待這聚集反抗我的惡會眾;他們要在這曠野滅盡,在這裡死亡。
·美国消灭了多少政敌?自己的总统都灭了不是一个两个,你应该谈谈这才公平.
·他說明天,在他們村落的北方,有一個人會死于意外,這個人的死,會令得全世界都感到意外。
·美國總統約翰肯尼迪,被視為美國自由主義的代表。
·地球人為甚么不會拚命?暴政的滅亡,是要有人肯拚命。
·挾詐而盡坑殺之
·杜令立即道:“這個專門名詞,叫作“偷生”!”
·杜令立即道:“這個專門名詞,叫作“偷生”!” 确然,地球人忍辱愉生的多,奮起反抗拚命的人少,這才形成人類的歷史,直到近前,仍然有著少數暴君統治看大多數人,竟然可以隨意殘殺的行為出現的原因!
·吉爾吉斯暴動 內政部長遇害副總理被挾持
· 吉爾吉斯暴動 內政部長遇害副總理被挾持
·2010年4月8日 地震
·妙觉慈智父亲是中共的机要特务
·妙觉慈智父亲是中共的机要特务
·妙觉慈智父亲是中共的机要特务
·妙觉慈智父亲是中共的机要特务
·妙觉慈智父亲是中共的机要特务
·等到民真不畏死之日,恐怕,也是给有些人送棺材之时 。
·不要臉的 煽惑 肉麻 低級 下流=就是死共匪唯一長項=不要臉的級點!!!
·不要臉的 煽惑 肉麻 低級 下流=就是死共匪唯一長項=不要臉的級點!!!
·不要臉的 煽惑 肉麻 低級 下流=就是死共匪唯一長項=不要臉的級點!!!
·不要臉的 煽惑 肉麻 低級 下流=就是死共匪唯一長項=不要臉的級點!!!
·白烨先生的《80后的现状与未来》
·给扒粪者说,自由中国的建议 :
·2010年4月9日 地震
·耶和華對亞伯蘭說:到了第四代,他們必回到這裡
·有什么樣的民眾,就有什么樣的統治者。
·每個人,不論處在何种境地,他要想些什么,都有他的自由,极權統治者不論用何种方法,都無法阻止。
·獵頭族, 婆羅洲沙巴獵頭族,砂勞越獵頭族...
·最有可能是變成了火山,噴射岩漿,是火山的活動形式之一。
·祝你 全家死光光 討人厭的鬼傢伙!!!
·總要有犧牲的!這是一句壯語!
·互相為敵的人,又怎么建立高度的精神文明呢?
· 保羅見了這異象,我們就認定是 神呼召我們去傳福音給他們,於是立刻設法前往馬其頓。
·神經緊張 性情乖謬
·跟往事乾杯
·焦點人物:波蘭總統列赫.卡臣斯基
·受到包括用牙籤插入生殖器在內的酷刑。
·高智晟:神與我們並肩作戰(7)
·《神與我們並肩作戰》序:珍惜台灣 關懷中國
·廖祖笙又和妻子同房,她就生了一個兒子,給他起名叫塞特,因為她說:“ 神給我立了另一個後裔代替梦君,因為"杀人恶魔"殺了他。”
·You Raise Me Up - The Lion King
· 撒拉說:"神使我歡笑,凡聽見的,也必為我歡笑."
·蒋经国口述:妻子静宜的死亡真相与我父亲无关
·蒋经国一生的三段情--发妻冯弗能离去,情人章亚若被杀, 夫人蒋方良坎坷
·基督教与天主教的不同
· 你想要什麼?What do you want to be?’
·有网友说,「雷,太雷,出门一定要带避雷针」
·“是非審之於己、毀譽聽之於人、得失安之於數”
·神說:“帶著你的兒子,就是你所愛的獨生子以撒,到摩利亞地去,在我所要指示你的一座山上,把他獻為燔祭。”
·精神病好, 你可以合法殺不要臉的爛中共 ^-^
·阿贱巧用迷魂药《裸教徒》(四十四)
·男人被强奸怎么没人管啊?身为男人却被强奸了,怎么办?
·2 生 有 時 , 死 有 時 ; 栽 種 有 時 , 拔 出 所 栽 種 的 也 有 時 ;
·凡 臨 到 眾 人 的 事 都 是 一 樣 :It is the same for all. :眾人的命運都是一樣的:
·凡 臨 到 眾 人 的 事 都 是 一 樣 :It is the same for all. :眾人的命運都是一樣的:
·老人又道:“不但消滅了人,而且,一下子消滅了所有的生物!”
·‘核子動力的萌芽時期:西方戰略思想史
·李银河:公权力干涉私生活, 如何避免是个大课题
·男子為性而愛隱瞞已婚 遭癡情女沸油潑身
·當一個已結婚男子約你出去,要怎麼辦?
·刘建安:我成为了一名自由主义者 【自由论之1)】
·李柏:自由
·我主人也把他一切所有的都給了這個兒子。
· The only way to cure the Malaysian politic’s cancerous cell is to make UMNO the biggest opposition in the coming general election.
·阿牛- 用马来西亚的天气來说爱你 ^-^
·Rainbow 彩虹 [Power Station 动力火车] ^-^
·Rainbow 彩虹
·一切的想像全變成了事實
·
·爱拼才会赢 (Ai Piah Cia Eh Yia)
·好感動的影片 : Huge lion kiss
·请大家看这个短片!!
·那天晚上,耶和華向他顯現,說:“我是你父親亞伯拉罕的 神;你不要怕,因為我與你同在;我必為了我僕人亞伯拉罕的緣故,賜福給你,使你的後裔增多。”
·2010年4月14日 最新地震列表\中国、日本、均有地震出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盧克盯著我:“看得懂嗎?”我有點冒火,放下X光照片,取出了一張照片來,直送到他的面前:“這個,你看得懂嗎?”盧克瞪大了眼:“這是什么?”我“哼”地一聲,說道:“就算我解釋給你听,你也不懂!那兩張X光片,你一解釋,我就會懂,人各有他的知識,你不必因為有了一點專業知識就盛气凌人!”]

路要自己走
   http://www.youtube.com/watch?v=e3t3Mgntey0&feature=related
   
   ---------------------------------------------------------------------------
   [盧克盯著我:“看得懂嗎?”我有點冒火,放下X光照片,取出了一張照片來,直送到他的面前:“這個,你看得懂嗎?”盧克瞪大了眼:“這是什么?”我“哼”地一聲,說道:“就算我解釋給你听,你也不懂!那兩張X光片,你一解釋,我就會懂,人各有他的知識,你不必因為有了一點專業知識就盛气凌人!”]

   
     盧克向我冷笑了一聲,大有不屑与我討論下去的意思。這樣簡單而且可以絕對肯定的一個問題,他竟對我用這种態度,這自然令得我很生气。我正想給他几句不客气的話,他又拿起一個大牛皮紙信封來,用力拋在我的面前:“你再看看這些照片!”
     我自牛皮紙袋中,抽出了兩張X光照片來,那是兩張心髒的X光透視圖。
     盧克盯著我:“看得懂嗎?”
     我有點冒火,放下X光照片,取出了一張照片來,直送到他的面前:“這個,你看得懂嗎?”
     盧克瞪大了眼:“這是什么?”
     我“哼”地一聲,說道:“就算我解釋給你听,你也不懂!那兩張X光片,你一解釋,我就會懂,人各有他的知識,你不必因為有了一點專業知識就盛气凌人!”
     盧克給我講得啞口無言,我收起了給他的照片,那是易卦的排列圖,他當然不懂!
   #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wj/002.htm
   第二部:死因成謎
   
     我在經過了一番分析之后,認為他們突然离開火車,雖然事情突兀,相當可疑,但不會和浦安夫婦的事有關。小鎮只有一家醫院,并不難找,我問明了醫院的所在地,就向醫院走去。
     一面走著,一面我仍然在想,何以我會將陶格和浦安連在一起,覺得他們之間有著一定關系?一定是有什么事,什么話,啟發了我,使我這樣想。可是一時之間,卻又想不起究竟是什么!
     十五分鐘之后,到了醫院,向詢問處問了一問,職員指著急救室,叫我向急救室的門口去。當我來到急救室的門口之際,我呆住了。
     我看到兩副病床推出來,病床上當然躺著人,但卻用白布自頭至腳蓋著。跟在病床之旁的,是我曾見過的救傷車上的醫生。
     我陡地一惊:“他們……他們是在火車上出事的那一對夫婦?”
     那醫生望了我一眼:“哦,你是他們的朋友?”
     我忙道:“他們……怎么了?”
     醫生作了一個無可奈何的手勢,道:“死了!”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死了?是……為什么死的?死因是什么?”
     醫生道:“初步斷定是心髒病,詳細的死因,還要經過剖驗才知道。”
     我追上了病床,對推著病床的職員道:“請停一下,我想看看他們!”
     一個職員道:“別在通道上,讓別的病人家屬見到了,會令他們害怕!”
     我點了點頭,表示同意,跟著他們,來到了停放死人的地方,那地方的俗稱是“太平間。”
     所有醫院的“太平間”几乎一樣,一進門,就是一股濃烈的甲醛气味。而“太平間”的工作人員,多半是因為看死人看得多了,所以對于死人,全然無動于衷。
     浦安夫婦一被推了進來,兩個“太平間”的工作人員,就一下子揭開了白布,將浦安夫婦自病床上搬到了一張台上,并且立即在他們的大拇指上,綁上紙標簽。
     就在這時候,我走近死去了的浦安夫婦,心頭帶著許多疑問和無限的感慨。不到一小時之前,我還和他們在說話,但現在,我卻在望著他們的尸体!
     兩人的臉色,均呈現一种可怕的青藍色,像是他們全身的血液都轉了顏色,我一看到這樣的臉色,忽然無緣無故,向他們的頸際看了一眼。我忽然望向他們的頸際,因為他們的臉色這樣難看,使人想起他們是被“吸血僵尸”吸干了血,而在傳說之中,“吸血僵尸”總在頸際吸血。
     當然,他們的頸際并沒有傷痕。而他們的臉色如此之難看,根据普通常識來判斷,應該是嚴重的心髒栓塞所造成的現象。
     工作人員看到我這樣仔細地在打量著尸体,現出好奇的神態,但是他們并沒有發問。就在這時,太平間的門推開,一個警官走了進來。
     那警官約莫三十來歲,十分英俊挺拔。我一看到他,就聯想起陶格先生。那警官也可算得是一個歐洲美男子了,但是如果他和陶格先生站在一起,我敢說一百人之中,有一百人的眼光會望向陶格先生,而忽略了他的存在。
     跟在那警官后面的,是那個醫生,兩人一面講著話,一面走進來,那醫生向我指了一指,警官向我走來,伸出手來:“你好,你是兩位死者的朋友?”
     我只好答應道:“是!”
     警官道:“死者還有什么親人?”
     我有點尷尬,說道:“我不知道,我和他們認識的時間不算久。”
     我當然沒有告訴他,我和浦安夫婦認識只不過一小時不到!那警官倒沒有再追問下去,只是道:“我叫莫里士,在我們這里,從來也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請你告訴我,應該怎么辦?”
     我道:“我們應該先檢查他們兩人的行李,看看是不是有他們親人的地址,然后通知他們的親人。第二,應該對尸体進行剖驗,查看他們的死因。”
     莫里士有點訝异地望著我:“有理由對他們的死因怀疑么?”
     我道:“你不覺得奇怪?夫婦兩人同時心髒病發,而症狀又完全一樣?”
     莫里士眨著眼:“夫婦兩人患同一類型的心髒病,也不算是罕有。”
     我道:“是的,但請注意,他們同時發作,因而死亡,至少應該考慮他們兩人是由于某种惊嚇而導致病發的。而在法律上,蓄意做出某些動作,而導致心髒病患者突然病發的話,可以當作謀殺論處!”
     莫里士警官听得這樣說,“哈哈”大笑了起來:“先生,你很有趣,你以為是什么將他們嚇死的?在火車上突然出現了魔鬼?”
     我搖了搖頭,并不欣賞他的幽默,只是簡單地道:“我不知道!”
     莫里士碰了我一個軟釘子,有點無趣:“好,那我們去看看他們的行李。”
     行李,隨著救傷車送到醫院來,這時,放在醫院的一間辦公室中,我們到了醫院的辦公室,莫里士又叫來了另一位警官。他對著那警官道:“我,莫里士督察,現在根据本國刑法給予我的權利,在緊急情況之下,查看私人物件。”
     另一個警官表示他可以這樣做,他才打開了那兩只箱子。這种行事一絲不苟的作風,我最欣賞,所以也不覺得不耐煩。
     兩只旅行箱打開之后,几乎全是普通的衣物,只在一只箱子箱蓋上的夾袋中,找到了他們的旅行證件,證件是法國護照,也有他們的地址,是法國中部的一個小鎮。還有另外一些文件,但找不到浦安先生是什么職業,我想,從浦安先生的年紀來看,他應該已經退休了。
     另外有一封信,是寫好了還沒有寄出來的,收信人的姓也是浦安,我猜想那應該是浦安先生的儿子。地址是巴黎,那地址是巴黎還未成名的藝術家聚居區。
     莫里士道:“這位大約就是他們的親人了,如果要剖驗尸体的話,應該請他來。”
     我道:“當然,我可以請設在巴黎的國際刑警總部的人員,用最快的方法找到他,通知他前來。”
     莫里士望著我:“先生,你的職業是……”
     我攤了攤手:“我?我沒有職業!我應該到哪里去打電話?”
     莫里士忙道:“請到我的辦公室來!”
     我乘坐莫里士的車子,到了他的辦公室,在那里,我接通了巴黎的電話,隨便找了一位我認識的老朋友,告訴他小浦安的地址,叫他去找,通知他父母出了意外,要他立刻來。
     我放下了電話,莫里士對我態度恭敬,送我到一家旅館之中。當晚,我將發生過的事想了一遍,雖然陶格夫婦的行動有點怪异,但是他們決不會是殺人的凶手。令我難解的是,何以浦安夫人在臨死之前,不斷重复地告訴人:“天,他們殺人!他們殺人!”
     我想不出究竟來。
     第二天下午,莫里士通知我,小浦安來了。
     我立刻赶到他的辦公室。小浦安是一個藝術家,頭發和胡子糾纏在一起,以致他在講話的時候,全然看不見他的嘴形。不過倒還可以認出他的輪廓,和浦安先生十分相似。
     我進入莫里士的辦公室之際,只听得他在不斷地叫著:“心髒病?笑話,他們兩人,壯健得像牛!”
     莫里士道:“很多人有潛伏性,极其危險的心髒病,自己并不知道!”
     小浦安道:“醫生也不知道?他們兩人,一個月前,才去作過詳細檢查,什么病也沒有!”
     莫里士眨著眼,答不出來,我道:“請問,替他們作檢查的是哪一位醫生?”
     小浦安瞪著我:“你是誰?”
     我答道:“我是你父母的朋友!”
     小浦安一揮手,神情相當不屑:“我從來也未曾听他們說起有日本朋友。”
     我盯著他:“第一,我不是日本人!請問,九年前,他們住在法國南部的時候,你在哪里?”
     有時候,小小的推理很有用處。浦安夫人曾提及,几年前,她和陶格一家人做過一年鄰居,地點是在法國的南部。如今小浦安的年紀不過二十出頭,那時他應該是一個小孩子,如果他和父母同住,浦安夫人應該提到他和鄰居小孩子之間的關系。
     可是浦安夫人卻一字未提,可以推測那時候,小浦安一定不是和父母住在一起。
     果然,我這樣一問,小浦安立時瞪大了眼:“我一直住在巴黎,你認識他們這么久了!”
     我含糊地答應了一聲:“在火車上遇到了他們,我的旅行計划也取消了!”
     小浦安又看了我一會,才說道:“醫生是著名的塞格盧克醫生!”
     我一听,立時“哈哈”笑了起來:“原來是他!他那位唱女高音的太太好么?還有他們的女儿呢?哈哈!”
     我在提到“他們的女儿”之時,又笑了起來,小浦安很惱怒:“有什么好笑!”
     我道:“如果你認識這位醫學界的權威,你就會覺得好笑!”
     小浦安更惱怒:“我認識,可是不覺得好笑!”
     我道:“塞格娶了一位唱女高音的太太,好不容易等到他太太的歌唱興趣減弱了,他的女儿又學起女高音來,所以,在家中,可怜的塞格是長時期戴著耳塞的!”
     在一旁的莫里士也忍不住笑了起來,小浦安咕噥著道:“那是他不懂得欣賞歌唱藝術!”
     我听得他這樣講,再溶合他剛才的神態、言語來一推敲,心中已經明白了!
     塞格醫生并不專門挂牌行醫,他是一家十分有名望的醫院的院長。而浦安夫婦能由他主持來檢查身体,當然有點特別。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