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昂山素姬 BBC Reith 第五讲]
BURMA-缅甸风云
·克伦族掸族领袖游说欧盟6年15次
·平等、民主、发展——救缅甸!
·与赛万赛谈2008年初缅甸局势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对曼侠被杀害之声明
·人倒下,但曼侠英魂永远活着!
·缅甸革命师生痛失曼侠学兄
·曼侠名列缅甸军政府刺杀单
·谈缅甸国民大会、公投、普选
·美国教授讲缅甸的过去现在未来
·反对缅甸5月公投与2010年普选?
·国际缅甸僧伽总会拜访海牙UNPO
·正视缅甸宪法公投与大选
·缅甸问题以和为贵、利民为本
·缅甸独裁政府——你不打,他不倒!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有关“宪法公投”声明
·国民党马与民进党谢的选后感言
·温教授评缅甸公投与大选
·NCUB的缅甸反法西斯63周年声明
·达赖喇嘛发表“对全球华人的呼吁”
·“黃金甲--詩篇”
·寒竹点评 “达赖言论”
·缅甸另两大力量对宪法公决的声明
·缅甸在野另七党派反对宪法公决
·给斯宾诺莎的信
·缅甸在野众党派对停战集团的呼吁
·请国际监察员来缅甸察督全民公投
·缅甸钦族委员会第二周年大会声明
·分离运动与自决权问题
·缅甸僧伽新年祈祷民主快来
·Burmese Monks Pray for Democracy
·达赖、缅藏、僧伽喇嘛、背后黑手
·UNPO第九届大会将在欧洲议会召开
·缅甸僧伽昭告人民书
·缅甸国内外僧伽民众4月26日反宪法公投
·缅甸工联FTUB向国际控诉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五一劳动节声明
·中国学者谈缅甸民主前景
·缅甸僧伽对国际救济的紧急呼吁
·送缅甸将军们上国际刑事法庭
·Deliver the Junta of Burma to the 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
·缅甸新宪法、军政府、反对势力
·缅甸反对党派不承认伪宪法与公投结果
·熊飞骏: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民意转求真正缅甸联邦制——不闹独立了
·缅甸众民族团结阵线12党不承认伪公投伪结果
·缅甸风灾,丹瑞大将有话说
·缅甸妇联要扭送丹瑞集团到国际刑事法庭
·缅甸反对力量、军政府、国际刑事法庭
·缅甸军政府要吃掉停战集团了
·缅甸军政府逼迫停战集团缴械参选
·缅人与团体到国际刑事法庭状告缅甸将军们
·缅甸人民恳求联合国:驱逐非法军政府!
·缅甸掸邦第四特区不任军政府宰割!
·反对军政府代表缅甸出席联合国2008年大会
·缅甸民选议员致函联合国与安理会
·缅甸教授与书生座谈“德先生”
·缅甸人民为何痛恨8——尤其8888?
·明天会更老还是更好?
·悲欢离合+生老病死
·秘方:马铃薯胡萝卜苹果三鲜榨汁
·温教授貌强合述缅甸的过去与现在
·对温教授貌强合述缅甸史之补充-1
·缅甸是东南亚另一只经济小虎?
·为2010年大选,甘巴里再访缅甸
·缅甸军政府撕毁停战协定?
·联合国与欧美对风灾后缅甸改变策略
·缅甸东掸邦民族民主自治区岌岌可危
·看佤邦联军如何死里求生
·美国加州缅华移民思想言行录
·恸上世纪60年代南洋排华
·后溪穴治腰酸背痛近视眼花
·蹲功——改善糖尿血压心肺功能
·联合国须送缅甸将军们上国际刑事法庭!
·缅甸掸邦四大特区坚决保家卫邦
·缅甸17停战组织与民主联合党
·缅甸军政府对东北众土族磨刀霍霍
·中风要三小时内急救!
·KNU苏沙吉七访西班牙
·缅甸果敢特区被攻陷了!
·强烈谴责缅甸军政府对果敢人民的暴行!
·战争是缅甸军政府特意发动的!
·缅甸果敢,君知多少?
·缅甸佤邦联军枕戈待旦决战
·果敢已沦陷,下个受害邦该谁?
·赛万赛与貌强谈大缅族主义的民族压迫
·果敢彭家声与伊洛瓦底记者的谈话
·缅甸众土族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来电为缅官白所成喊冤平反
·缅甸僧伽与学生要求军政府停止民族压迫
·缅甸果敢沦陷区昨晚的来电
·联合国的人权宣言,缅甸不用遵守?
·华夏人道主义救援队缅北来电实录
·缅甸反对势力在2010年大选前的动态
·缅甸反对党派反对2010年伪大选的联合声明
·缅甸新宪法判众土族死刑
·东帝汶总统对缅甸与联合国的疾呼
·旅美缅甸民主力量反对2010年大选
·看昂山素姬缅甸民盟如何进退
·速开缅甸三方会议
·缅甸将军们与众土族奇谋对奇阵
·缅甸十月29日的奇谋奇阵棋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昂山素姬 BBC Reith 第五讲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直译自BBC 缅语对缅甸人民广播
   
   
   我接受Reith 讲坛邀请讲话时,内心既激动,也满怀朴实的希望。
   希望什么呢?

   我们——包括民盟NLD与其他民主运动人士,为民主而奋斗20多年了——我们的角色到底是什么呢?我们实在有必要认清自己所扮演的角色。
   其实,我们马马虎虎似乎知道自己的角色,只是再深入了解,就模模糊糊了。去年11月份我从第三次在家软禁被释放时,就充分注意到这点。
   让我讲得清楚些更好。
   当我被软禁在家时期,被隔绝的外界发生了许多事件。其中最重要的两件事是
   (1)2008年新宪法公投表决。
   (2)2010年11月份全国大选。
   2008年新宪法公投表决的真正用意,是要显示90%多的赞成率——至少表示军政府想要这么多。
   但新宪法一锤定音:军队若觉得国家利益需要它掌权,无论何种情况,它都可收回政府手中的所有权力!
   于是, 20年来第一次全国普选,只得遵循着将军们别扭的“有序民主路线图”,照本宣科乱哄哄地排演下去了:
   *新政党要参选?——必须到选举注册处进行登记!
   *1988年已经注册过的政党呢?——还是要去登记!
   *不论新党旧党,一律要保证遵守与捍卫两年前制定的(即2008年)新宪法!
   *不论新党旧党,一定要把触犯法律的所有党员——包括正受法庭审讯的党员——开除出党!
   *民盟要注册?就必须开除昂山素姬!不注册?那就必须解散!
   
   为了我们的政党民盟不解散,虽然明知缅甸没有司法自由,我们还是循其法律,向法庭进行申诉了。
   于是,去年大选刚刚结束,我被解除软禁时,一连串问题就向我迎面扑来了。问得最多的两件事:
   (1)民盟是非法组织还是合法组织?
   (2)目前已出现合法反对阵营——都是一些小政党,占国会不足15%;但民盟却不在内!民盟究竟扮演什么角色?
   
   第一个问题容易答:我们民盟不是非法组织——因为我们没有触犯过任何一条法定组织法规!
   
   第二个问题涉及政党角色,就难回答了,因为:
   *自1990年普选开始,民盟就一直被暴风骤雨袭击。
   *我们民盟获得超五分之四的全国选民选票——这吓坏了当年“国家安定建设委员会”军政府。
   *军政府统治时期流行Orwell 式用词用语——选举作弊啦,选票作假啦,选票偷梁换柱啦,虚报高投票率啦,不承认选举结果啦…….世界好多国家也都有这些发生。但国家正式宣布选举结果后,既不理也不睬的——全世界唯独缅甸一家。
   *选举前,军政府领导们口口声声说谁胜选,政权就交给谁,军队一定悄然退回军营。事后证明:你们选你们的,不管你们谁赢,掌权的将军们巍然不动——死都不交权!
   *1990年大选过后情况最恶劣:所有正规或不正规组织、政党、为民请命而要求民主的活动家们,全部被有系统地镇压。
   *我们民盟虽获得全国普选(压倒性)胜利,但1990年后却(被压倒得)奄奄一息。
   *民盟为了生存下去,曾决心奋力站稳,但民主运动(Movement for Democracy)一役,党主席吴丁武(U Tin Oo)与其他领导人惨遭逮捕投狱,我也被软禁在家,民盟被迫害得死去活来。
   *6年后,吴丁武和我昂山素姬刑满获释,但我们的最顶尖人物——众多精英们高手们,则必须继续蹲狱。
   *幸运的政治犯,不少能成功逃亡国外。
   *倒霉的政治犯,在牢中老的老,死的死,生病的也多因得不到基本治疗而半死不活。
   *我们民盟各地支部大多被下令关闭,幸存的也被一大堆禁令压得透不过气。
   *我们出门,总被军事情报局近身步步跟踪、紧紧死盯——如影随形。
(2011/08/2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