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答王希哲先生]
徐水良文集
·胡志强,高招!
·坚持反对派民主事业的基本原则
·山西黑窑奴隶事件及其教训
·双方别争了!
·关于民主社会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
·就民主的修饰词问题谈一点浅见
·社会民主主义的问题在哪里?
·致国凯兄的信
·与孙丰兄商榷
·以人为本的隐含前提
· 割裂“以人为本”是错误的
·“中国特色”的学者“理论”
·是起码的正义感,还是"仇富"?
·民运,为什么永远内斗不止?
·五七年“右派”实际上是左派(兼谈自由主义)
·几句补充,抛砖引玉及其他
·海外民运在一件事情上可以先联合起来
·不可思议的中国理论界
·全民抗暴,全民起义,迎接新一波中国民主革命
·自由
·新时期、大骗局
·大家都来推动意识科学的突破和飞跃
·抽象思维、文字和文明
·GOOGLE成为中共打击反对派的工具
·再谈邪路改革及其谎言
·文革死人问题历史真相
·中共把反对派变成自己的工具
·顺便评论二个问题
·读报有感
·谈“以民为本”
·鲁迅、毛泽东和自由主义
·对五四运动以来的历史必须正本清源
·中共灭亡取决于突发的偶然事件
·香港:自由民主和专制独裁的角力
·语言、符号、文字
·儿戏国事者,有疯、騙、狂、误之别,不可一概而论!
·关于台海局势问题答大陆朋友问
·受托起草的中国民联声明
2008年
2008年文章(可能有其他少量文章)
·中国要发展必须根除共产党阻力
·改革死了!
·警告准备搞恐怖暗杀的上海国保特务
·最近情况和看法
·是什么原因造成中日之间的当代差距?
·恶斗路线失败,和解路线跟进
·必须认真反思中国的改革
·旗帜鲜明地防止和反对中共对土地资源抢劫掠夺
·胡安宁通知透露中共特务机构杀机
·胡安宁无可奈何的自供状
·中国经济世界排名后退主要在共产党时期
·通货膨胀——中共抢劫掠夺的重要手段
·颠倒改革程序,此路不通!
·二談马英九綠卡風波
·恐惧症——蓝营自己的大敌
·不要把复杂的经济形式简单化
·发扬八九精神,反对邓式改革
·刘晓波图穷匕首见
·什么是公民社会?
·公有制私有制市场经济计划经济的荒唐对立
·双手双脚并用和自砍手脚
·要解决土地产权问题必须先搞政治改革
·反对伪精英
·大力支持无锡居民的维权抗争
·强烈谴责中共推行特权性和歧视性公务员制度
·答国内朋友
·对上海国保特务漫天造谣的再次声明
·是非分明的美国和道德崩溃的中国
·放开言论自由不需花力气却有大量好处
·两天前致达赖喇嘛的信
·强烈谴责中共对藏人的血腥镇压
·藏人和汉人反抗打了中共的要害
·台湾大选结果和未来走向
·民主政府建立后一定要严惩作恶累累的上海国保!
·不要相信中共漫天造假制造的假象和谎言
·国内网友一面倒质疑西藏是又一次“国会纵火案”
·关于建立大中华联邦的构想
·关于大中华联邦答文稼先生
·西藏事件,五毛不断造谣,网友不断反驳
·中共造假,洋相百出
·国内众多网友与少数五毛网特激战西藏问题
·给朋友的信
·《网路文摘》《中国邮递》联合宣言
·奥运如何解套?为中共支一招
·读中文互联网和西藏问题争论有感
·抢火炬,小概率事件辩护不成立
·答胡安宁
·台湾和西藏,恶斗路线的破产
·中共纵容犯罪活动,中华网等网站公然号召搞恐怖主义
·捍卫中国愤青表达意见和游行示威的自由权利
·第一共和是上海国保的一个小组,不是王雍罡一个人
·中共必须更换思想和路线
·中共愿与达赖谈判,认真还是欺骗?我的回答
·当代中国政治势力的粗略光谱
·搞政治必须用“正”不用邪
·小学生的道理和成年人的道理
·沉痛悼念四川震灾遇难同胞!
·抗震救灾,对中共要一监督、二帮助
·撤离民运圈,才能真正为民而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答王希哲先生

   

徐水良


   

2011-7-13日


   

   
   我已经无数次论述,在一党专制极权专制特务统治条件下,不可能有真正的反对党。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不是我们不需要组织,相反,恰恰是非常需要组织。但问题是不可能。因为搞起来很快会沦陷。中共一抓二抓,就把你真正的反对派人士抓走了,留下特务线人领导,然后利用领导权,再进一步扩大他们的人数和其他优势。
   
   在海外,民运没有统一组织,没有自我防备能力,特务线人大量进入,谁都可以自称民运人士。再加上中共特务混淆是非,把特务线人问题说成无关紧要。而四分五裂的民运组织招不到人,只要有人参加,都欢天喜地接受。最后他们的数量庞大,很快掌控各民运组织。真民运人士不是被排挤,就是处于劣势,最多被当作傀儡,最后被彻底搞臭。
   
   即使民主国家,例如美国,只要允许渗透可疑组织,例如由于麦卡锡的法案,允许渗透共产党,FBI探员马上占了美国共产党党员人数的大多数,60%,美国共产党立刻小丑化。
   
   如果在一党专制极权专制特务统治条件下,有人数众多的又不分裂的反对派政党组组织,那往往是当局控制的特务组织。
   
   实践证明,民运圈不断搞联合导致不断内斗的历史,只是把民运彻底小丑化。
   
   与其追求不可能的事情,不仅毫无疑义地浪费精力和时间,而且因此被彻底小丑化,负面化;不如退而求其次,分散作战或搞很小的可控的小组作战,多少有正面意义。而不是像过去那样,留下小丑化负面意义。
   
   再说一遍,大团结的道理是小学生都懂的常识,但成年人,不能仅仅懂得小学生常识,还要懂成年人常识。实践证明狭义民运圈大团结不可能,就是成年人常识。一天到晚重复小学常识,来忽悠成年人,否定成年人的道理,要他们去做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以及去做带来大内斗的负面作用的事情,必定是别有用心。
   
   撤离,就是离开狭义民运圈去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尽可能不卷入狭义民运圈没有意义的事情。
   
   事实上,东欧苏联的革命,突尼斯、埃及、利比亚、阿拉伯的革命,除波兰外,哪一个是政党领导的?都是没有政党组织领导的!可是民运人士就是陷入毛泽东和中共“既要革命,就要有一个革命党”的迷思中走不出来。这个政党和组织迷思早就被苏联东欧阿拉伯革命打得粉碎,可是有的人仍然死抓住不放。一味胡说八道,坚持搞永远搞不成的政党和组织。(几个人的小团体不算政党。)
   
   最近的阿拉伯革命,依靠网路发动,他们的经验,特别值得我们重视。
   
   不去学习和研究阿拉伯的经验,却在搞政党和组织的共产党式的旧思路拔不出来,根本不理解现代革命的真正经验,还把别人对革命的真正理解说成错误,甚至进行嘲笑,这样的情况,还能搞什么现代的民主运动?
   
   实际上,不仅当代的革命往往一开始没有政党领导,历史上的革命,大多数一开始也是没有政党和组织领导的。
   
   ---------
   
   附1:
   
   作者: 欧阳发:一直没弄明白。不是改造它而是“撤离”。撤离到哪里去呢?能不能明示一下?若都撤离成了人自为战,你又如何革命呢?虚心请教。
   
   -------
   
   附2:
   
   徐水良:历史证明,在民运圈中斗来斗去没有意义。真正的民运朋友大家撤离吧。
   
   大家都出来,把民运圈沦陷区让给对方,去做自己的事情,才能基本撇开这些人的纠缠,做有意义的事。
   
   大家都撤离了,对沦陷区的政策就简单了。坚持不走,实际上是保护沦陷区,使撤离的朋友投鼠忌器。
   
   你要留在沦陷区,人家凭人多势众,一定把你搞臭,人家变成正宗,你变成坏蛋。这是我多少年一再对国凯兄小平头等等说的预言。今日兑现,惊心动魄。
(2011/07/1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