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雪番
[主页]->[人生感怀]->[雪番]->[中国人为什么没尊严]
雪番
·裤衩里的焦虑
·被时代的悲哀——飙车随感
· 当贪官成为理想时
·写在辉煌
·正义的权利——我看张剑抗暴
·陨灭——星光大道看星光
·自焚所思
·人民这个鬼东东
·如果没此“现实”,世界如何联想
·末世随感
·没有底线人人都在危险之中
·晚霞或许炫目,然而绝不是风景
·刁民的兴起
·一首不能不唱的红歌
·苦难——忽悠,愚民的枷锁
·不看春晚
·关于自由的独白
·尊严的故事
·岁月
·又一个专制魔王
·我的地盘我做主
·别迷恋哥 哥只是个传说
·三言两语谈专制
·异议——民主不可或缺的生态
·我们离一只蟑螂有多远呢
·谈友谊
·杂思
·献爱心还是被打劫
·那个叫祖国的家伙死了
·“钱云会事件”的警报
·药家鑫为什么会杀人
·谈感恩
·娱乐至死里的信息
·媚权与媚众
·谁杀了药家鑫
·和人大副委员长合影——比附里的牵扯
·中国人为什么没尊严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人为什么没尊严

   中国人为什么没尊严?
   
   千年专制统治造就着一个特殊物种——奴才。奴才这种物种是不屑尊严的,奴性便是尊严的天敌。
   
   胁肩谄笑,揣摩上意,百依百顺,奴颜卑膝便是奴才的一态,这是面对官权时,下面有奴才想要的利益;而横眉怒目,颐指气使,不可一世,混世魔王则是奴才的又一态,是对低于自己,有求于自己的人使出的常规脸壳。

   奴才的人格是扭曲的,对上要使出浑身解数无疑是郁闷的,而对下就必然放纵,因为憋屈的难受必然要以放纵的苛刻来补偿,奴才的字典里面硬是放不下一丝平等。奴才最恨平等,难得平和,不能淡定。什么时候当爷,什么时候当孙子,奴才都拿捏得精准。
   
   
   
   其实,通常情况而言,任谁愿意矮人半头,硬给人当孙子呢,问题还在于,资源在别人手中,高度集中在一个固定利益集团的时候,便有了通行的潜规则,跪着才能捞钱,跪着才能发达,跪着才能顺风顺水。跪着便成了一种本能,比自己高的,权力,地位,财富……,脊柱自动弯曲,媚态随机生成。
   
   
   
   看到兲朝媒体高调出许多阳光灿烂的洋鬼子,撇出西式汉语:一口一句地:我爱中国,我爱中国,我爱中国。我曾凭生纳闷,丫们怎的比屁民还爱这个鸟国,后来知道,洋人的后面有一个为他扎起的政府,这是兲朝惹不起的,所以老佛爷说:“宁与外邦,不与家奴”。
   
   洋人们从平等国度踏入兲朝,一下生成高人一等特权阶层,高人一等竟有何爽,爽呆呆是免不了的,我想起一则行乞于大庆的乞丐因惊喜而生的笑话,乞丐传话于家人六个字:人傻,钱多,速来!文明制度远高于天朝的洋鬼子,自然不能类比于乞丐,然而平地升腾的意外惊喜都是共同的。所以难怪在老外们在中国呆得越久,越喜爱中国,做主子的感觉能有不爽的吗?对洋人,当官人兀自敬八分,屁民当然要备份成无意识。兲朝,洋人不仅是站着挣钱,还被人景仰着,真是爽呆呆滴。
   
   
   
   奴性意识作为进身奴才的敲门砖好理解,而在屁民广众之中,动不动拉大旗作虎皮,八竿子打不着也要自淫一把权力,让你不能不惊叹:
   
   
   

在一位老师博客处看到一帧视频:题目陕西省委书记赵乐际视察画室,这个我猜想是他亲戚,原来这不过为一则新闻,书记视察某开发区,来到艺术创业城,或许随机走进了xxx画室。艺人们神经末梢便兴奋起来了,既加以珍藏更压不住要炫耀。


   
   一张某“画家”与国家某人大副委员长的合影更递进出彩:副委员长被服务小姐扶着下台阶,某画家不失时机让人按了快门。不知是副委员长下台阶很小心,还是对近旁动作作刻意地回避,呼应是木有的,这种不靠谱的照片在他的集子中放得最大,也许这正是他心中最辉煌的哪枚,即使穿帮明显,但副委员长近在咫尺,毕竟千真万确,有图为证的。
   
   一日与妻散步于家旁的公园,与20左右的保安聊起了家常,看旁边有人在唱歌,保安便秀起他的才艺,跳起潘长江的“过河”,竟得几分神韵。闲聊起来,保安小伙展望着他的愿景,兴致之上,说起二表姨父是某市的公安局长,二大爷是某县的县长,表哥是某某局长,某表叔是人大主任......,
   
   
   
   奴性意识,深厚得令人作呕,比附得匪夷所思,奴才们有意无意地为官权埋单,才是官本位至上的根基。奴才最为不堪之处是会去围殴那个说出皇帝新衣孩子,这尤其让人怒其不争,这才是奴才最低劣,恶劣之处。
   
   没有关于人权,尊严的意识,没有对自由的向往,对官权的膜拜与痛恨就没有本质区别,区别只是不及权力而已。
   
   网友——律师李天天有精彩微薄:地*狱*政府,猪*狗*人民。哈哈,地狱与猪狗,谁说不是相辅相成的尼。
   

此文于2011年07月07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