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也谈儒学是不是哲学兼回复念此、仝仁网友[原创]]
小龙女
·“去政治化的政治”与大众传媒的公共性——汪晖教授访谈
·中国正在崛起 美国尚未衰落
·苏共亡党15周年的历史评说
·胡耀邦逝世前半年的心态
·从来历史非钦定 自有实践验伪真
·研究文革就是研究今天
·解胡适“中国不亡,是无天理”
·缺钱的政府才民主
·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
·薄熙来缺乏变通 不该和胡锦涛对着干
·孔庆东:人民起义,先占何处?
·中国需要十三亿个尊重
·中国人为什么爱说谎?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总得有人当蒋经国
·母亲——本文献给政治运动中苦难的母亲们
·叶维丽:好故事未必是好历史——我看卞仲耘之死
·韩寒:散文一篇
·刘亚洲将军在昆明基地的一次震撼演讲
·一篇在国内被禁,在国外却火了的文章
·李吉明:袁腾飞“下课”,谁为教育示范?谁为教师楷模?
·麦田:警惕韩寒
·五岳散人:我们需要警惕韩寒吗?
·雪珥:被误读的晚清改革
·李普:还要走很长的路——一个老共产党人的真心话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刘青松:你爱国家,国家爱你吗
·雷颐:三十年前如此“批邓”
·告别“斯大林版”的十月革命史
·朱正:十月革命与中国
·方绍伟:独裁政府为何长命百岁?
·让人绝望的“政治正确”——温家宝“五四”北大行
·只有十句话,看了10分钟
·关于堕落
·十月革命:反思是最好的纪念
·阵痛与震荡——“十月革命”必须弄清楚的几个问题
·中国崛起:必须从富强走向文明
·这一次,资本主义失败了
·可疑的80后政治意识
·只有十句话,看了10分钟
·渴望堕落
·闾丘露薇:世博留下什么
·中国崛起:必须从富强走向文明
·假如朝鲜政权突然崩溃,中国怎么办?[原创]
·改变世界的十张地图
·“自由的旗帜高高飘扬”
·韩寒的出现意味着什么?
·元末红巾之乱
·仗义每多屠狗辈
·阿斗的前半生
·向南、向南、再向南——定庵情事并“丁香花案”
·春秋时代之十大令人头痛分子
·中国历史上最深藏不露的8位绝世高手
·可怕的是为什么我们害怕民主
·民主能分东西方吗?
·浮士德与西方
·点燃国民精神之灯---六四之际谈民主[原创]
·宁死不降的文天祥为何对弟弟降敌体谅认可?
·胡德平:读《耀邦同志给毛泽东主席的建言信》
·民主才能真正创造奇迹
·中国国体的政治学解释
·看看古代是如何处理上访的
·朱学勤:改革开放的经验总结
·中国会不会发生动荡?
·中国人抗争是要“权益”,不是“权力”
·刘原:一夫一妻制危机
·有一种特别的牵挂,缠绕着我们的心
·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
·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
·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泪流满面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共和国战争史的政治哲学解读
·天地会:一个江湖中国的形成
·新解博、毛、周“三国志”:评《博古和毛泽东》
·新解博、毛、周“三国志”:评《博古和毛泽东》
·革命不是一种原罪
·一个国家强大的标志是什么?[原创]
·中国特色的“左右大颠倒”——兼为左、右派正名
·我们的社会病了
·社会溃败的风向标
·三维行贿的国度
·三维行贿的国度
·历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中国领导人都上哪些网站?
·没有信仰的却在搞祭祀
·辛子陵:中国对金氏父子已经是仁至义尽
·虚构的和尚
·开往平壤的火车
·谁骗了我们六十年?!
·历史也可以这样写:朝战不是抗美援朝,而是抗美援“金”
·西门庆―――大踏步“与时俱进”
·1970年代1人潜入京东村庄 犯强奸案380多起
·一个右派的空白档案
·中国缺少什么?[原创]
·我们仍然在仰望星空——世纪之交的回望
·天意从来高难问---《毛岸英在朝鲜战场》的另一种解读
·一首“倾国倾城”的宋词
·文雅的骂人话
·史上最有男子气的女诗人
·千古女子悼夫诗
·秦桧的智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也谈儒学是不是哲学兼回复念此、仝仁网友[原创]

   也谈儒学是不是哲学兼回复念此、仝仁网友[原创]
   
   念此和仝仁的文章我都仔细的拜读了,我这个人,对与自己观点不相同的文章向来读的都非常仔细。
   
   念此的文章写的很华丽,您文章的题目是《不要失却了心灵的家园》,个人理解,心灵的家园当然是指精神层面的东西,既是精神层面的东西,最重要的就是自由。您文章的开始是:“哲学的贫困,带来的是浅薄——尤其令人感到可悲!”我的回答是:心灵的苍白,带来的才是浅薄。我指的苍白,不是有无文化,而是,是否是独立思考,而非人云亦云。您文章中这句:“世间,有寄人篱下的房客,有攀附名门的食客;惟独没有攀龙附凤的哲学智慧”,经不起推敲,您别忘了,孔夫子是“述而不作”的,今天所谓的儒学,完全是后人肆意篡改的结果,其中有多少是孔子的本意,恐怕只有天知道。抛开这些,孔子在 2500多年前说的话,是有其特定的历史背景,和对话的历史人物的。再看看今天所谓的国学大师对《论语》的解释,又有多少位不是在断章取义呢?这点您不会否认吧?

   
   再说仝仁网友的文章,您是受了Ysnqsb网友《儒家哲学》(梁启超晚年力作)一文的影响,但是,我想对您说的是,您可能没读过梁先生的这部大作。《儒家哲学》原是梁先生在清华国学院的讲课稿,由其弟子周传儒记录。在这本书中,梁先生有这样一段话:“由此言之,本学程的名称,实在以儒家道术四字为最好。此刻我们仍然用儒家哲学四字,因为大家都用惯了,吾从众的意思。”我想,您通读过梁先生这部大作后会对儒学有新的理解。
   
   以下是我写的正文,很杂,很随意,想到哪写到哪,不是很连贯。
   
   孔子者,数千年前之残骸枯骨也。宪法者,现代国民之血气精神也。孔子者,历代帝王专制之护符也。宪法者,现代国民自由之证券也。孔子者,国民中一部分所谓孔子之徒者之圣人也。宪法者,中华民国国民全体无问其信仰之为佛为耶,无问其种族之为蒙为回,所资以生存乐利之信条也。孔子之道者,含混无界之辞也。宪法者,一文一字均有极确之意义,极强之效力者也。―――李大钊《孔子与宪法》,1917年1月30日
   
   哲学一词本身是来自西方,可以说是一种西方的学术,如果硬把中国的学术思想纳入哲学,恐怕是勉强的。中国的学术思想,本身的伟大要远远超越西方——我从不怀疑这个,在很多西方国家还处于蒙昧状态时,我们的老祖宗就开始了思考。
   
   梁启超先生在《儒家哲学》中说:“哲学二字,是日本人从欧文翻译出来的名词。我国人沿用之,没有更改……西方哲学之出发点,完全由于爱智;所以西方学者,主张哲学的来历,起于人类的好奇心。古代人类,看见自然界形形色色,有种种不同的状态,遂生惊讶的感想。始而怀疑,既而研究,于是成为哲学……中国学问不然。与其说是知识的学问,毋宁说是行为的学问……直译的Philosophy,其含义实不适于中国。若勉强借用,只能在上头加上个形容词,称为人生哲学……由此言之,本学程的名称,实在以儒家道术四字为最好。此刻我们仍然用儒家哲学四字,因为大家都用惯了,吾从众的意思。”
   
   我觉得,如果完全撇开宗教,中国古代根本就没有什么哲学。我这么说您可能觉得过于武断,但,我想问一句:中国古代有一本哲学专著吗?
   
   从笛卡尔的出现开始,西方哲学就成了一门独立的学科。再到文艺复兴的发展繁荣,就更不是中国能比的了。今天还尊称阴阳五行是“朴素”的唯物主义者,是生拉硬套,很是搞笑。
   
   哲学就是哲学,西方的东西。中国传统文化就是中国传统文化,中国古代没有哲学本来就是个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东西方文化本就不同。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有些人一定要刻意地用老外的标准来评价本土的东西。外国有的难道中国就一定要有?没有就代表落后?
   
   中华文化第一个空前繁荣的时期是春秋时期,《汉书.艺文志》中写道:“凡诸子百家,……蜂出并作,各引一端,崇其所善,以此驰说,联合诸侯。”从这里可以看出,当时的儒家、道家、法家、墨家等各家的学说,不是纯粹的学术,其核心是济世救人,是治国之术。反观西方的哲学,重理性、逻辑,通向的是自然科学,造成以后的科学和生产力的大发展。中国的所谓“哲学”通向的是道德伦理和政治,从“修身”、“齐家”到“治国平天下”,传统的读书人都致力于政治文化。正因为如此,在中国,人际关系之道和政治文化十分发达,而自然科学、市场经济和工业化难以发展。
   
   这里,我想单说一下儒学。先秦时期,诸子百家是独立自由平等的。孔子曾经拜老子为师学习周礼,孔子周游列国,游说君主采纳他的意见,一国不行,就到他国,虽是处处碰壁。至于儒家的另一个代表人物孟子就更厉害了,读过《孟子》的都知道,孟子与各国君王谈话用的是教训的口吻,从来不低三下四,一副“帝王师”的架势。可见,儒家的祖师爷是坚持自己的理想信念和人格独立的。
   
   到了汉朝,汉武帝采纳了董仲舒“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建议,儒学才开始逐渐一枝独秀。不过,从那时起,儒学就不再姓孔了,改姓了董,董儒与春秋战国时期儒家思想的原貌大相径庭,是掺杂了道家、法家、阴阳五行家的一个大杂汇,董儒维护了封建统治秩序,神化了专制王权,因而受到历代古代封建统治者的极力推崇,成为两千多年来中国的主流思想。为其保驾护航的是其背后一个又一个手提钢刀的皇帝老儿。自此以后,中国知道分子的终极目标由促王行仁义,开始变成助王成霸业。读书人不再坚持原则和人格独立,愈加紧密地与现实政治结合起来。行文至此,我突然想起一个近年非常流行的词汇:与时俱进。如果追根溯源,大概董仲舒先生是最早的倡导者吧。
   
   当然了,董先生那套以德治国、行仁义、“内圣外王”在实践中是行不通的,历代统治者玩的都是外儒内法,并杂以黄老之术。对这点,毛泽东看得相当准确:“百代都行秦政法”。
   
   无论中国的传统文化多么源远流长,一个残酷的事实是,直到鸦片战争前,中国这个所谓的礼仪之邦竟然连自然科学、市场经济、工业化都没有发展起来,曾经的天朝上国开始屡受藩邦蛮夷的欺凌。
   
   一个使近代中国屡受欺侮的学说难道直到今天我们还要当作宝贝似的供起来吗?经过历代统治者和御用文人篡改的儒学终究只是心中的道德,成不了头顶上的星空。
   
   关于孔子,我不敢评论,他被骂得太多了,他可能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受害者。始作俑者,董仲舒、汉武帝,继承者,历代专制独裁者、知识分子。
   
   未来的中国向何处去?我想,毛泽东已经给出了一个非常明确的答案:“我们已经找到了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起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五四运动”以后,孔家店被数次打倒,又数次开张。民主,却始终只能是中国人心中的一个梦,比马丁.路德.金的梦更加遥不可及的梦。原因何在?大概就像鲁迅先生说过的那样吧:中国人向来就没有争到过“人”的价格,至多不过是奴隶。中国的历史不过是“想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和“暂时做稳了奴隶的时代”。
   
   文章者,小技尔。盖脑所思,心所想,眼所见。舍此,使文思敏捷,倚马可待,亦为他人捉刀代笔耳。故查汗牛充栋之典籍,花团锦簇者浩如烟海,入木三分者寥若晨星。
   
   2011年7月15日
(2011/07/1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