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 军方反“三化”新动向——北京“政治斗争”升级 军方反“三化”新动向——北京“政治斗争”升级 牟传珩:军方反“三化”新动向——北京“政治斗争”升级 ]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我们的思维方式急需转变 ———头脑是社会变革的第一战场
·牟传珩:“一加二”创造历史溯源
· 牟传珩: 走向后对抗时代(之1)
·林牧、牟传珩:新文明理论通信
·牟传珩:社会自然主义国家说
·牟传珩:经济全球化必将导致政治世界化
·牟传珩:新文明圆和思想之诞生
·牟传珩:中国加工了多少“政治敌人──“对抗意识形态”与“和谐社会”有多远
·牟传珩:政治改革应“城市包围农村”——创立“政治特区”之我见
·牟传珩:对抗时代的黑色文明
·牟传珩:问题与对抗
·牟传珩:“世界是个圆的整体”
·牟传珩:新文明圆和原理
·牟传珩:新文明社会变革的策源地
·牟传珩:怎样从哲学本体論意义上理解圆和新学说—— 对法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雅克采访的续答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引语)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民德部长会议的一个划时代决定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2)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3)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之四
·牟传珩:冷战结局的新解读
·牟传珩:问中国汕尾血案——是谁击落鸿燕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一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二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四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引言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一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二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三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四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五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引言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一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二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七
·山东“不结社之友”悼王鲁先生/牟传珩等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一
·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五
·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一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七
·牟传珩:建立补充和制约联合国机制的有效组织
·牟传珩:(8)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八
·牟传珩:走向21世纪中国“异端审判庭”——法庭辩论纪实
·牟传珩:人类价值观的世纪之争—— 后共产中国制度建构必将陷于自由主义与共和主义之争
·牟传珩:人权的世纪 ——写在中国汕尾血案与国际人权日
·牟传珩:人生一战——初到青岛
·牟传珩:我不会结束
·牟传珩:翅膀的归宿只能是蓝色的天空
·牟传珩:是谁撕裂了意识形态围堵——“民主墙”语话横扫中国主流媒体
·牟传珩:胡景涛何时三鞠躬? ——《中国青年报》走出胡耀邦的脚印
·牟传珩:走出大墙—我在监狱最后的日子里/
·牟传珩:坦克履带下的反思—— 秩序与变革
·牟传珩 构建“自由人社会”的必由之路──中国体制内学术研讨会新动向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隐患
·牟传珩:寻找慧真法师
·牟传珩:中共三代外交探索
·牟传珩 :对温家宝先生“推进民主,需要时间”的异议
·牟传珩:中国是个法制国家吗——从牟传珩、燕鹏政治冤狱看大陆司法现状有多荒唐
·牟传珩: 狱中反思奴态文化
·牟传珩:长诗三歌
·牟传珩:“只有搞民主才不会乱”-- 且看60年前中共怎么说
·牟传珩:(1)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一套百万字学术著作被封杀内幕
·牟传珩:(2)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二)
·牟传珩:(3)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三)
·牟传珩:国民党何以赢得台湾民意?──解读“泛绿”败选的原因
·牟传珩:难忘杨建利
·牟传珩:中国政治落后是所有华人的公耻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一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二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三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四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变势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社会结构变迁——各利益阶层对社会变革的态度
·牟传珩:中国左派新动向及其世界性渊源
·牟传珩:中共宣传部门的另一种角色——直接参与迫害异见人士
·牟传珩:阿扁“终统”将军中共——大陆对台举措两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军方反“三化”新动向——北京“政治斗争”升级 军方反“三化”新动向——北京“政治斗争”升级 牟传珩:军方反“三化”新动向——北京“政治斗争”升级

    眼下,正值中共建党90周年纪念,中南海政治生态旌旗交错,烽烟迭起,各派系轮番较劲,多元发声,一场不可避免的意识形态斗争的风暴,正把中共“十八大”航船,卷进政治路线与思想交锋的风口浪尖上。
   党内权力斗争升级信号
   随着中共建党90周年纪念日的临近,重庆红歌又唱响北京,抹红中国。记得总理温家宝在中南海紫光阁会见香港左派元老级人物吴康民时曾特别强调,中国存在两股势力——封建残余和文化大革命遗毒。薄熙来立即回应“唱红”不管别人“说三道四”。不久前,北京学者茅于轼因发表《把毛泽东还原成人》一文,遭到毛左势力倾巢而出,群起攻击。2011年4月28日,人民日报刊发了以《执政者当以包容心对待“异质思维”》文章,旗帜鲜明地高扬“我不同意你的看法,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的普世价值观。5月25日,中共《人民日报》却又正逢相对地刊发了署名“中纪闻”(即中纪委谐音)的“坚决维护党的政治纪律”的文章。该文火药味十足地重提胡锦涛的“六个决不允许”令,禁止党员发表同中央相违背的言论,要严查政治谣言,并说这是“一场严肃的政治斗争”。这标志着中共政治纪律出现大问题,发出了当今中共党内权力斗争升级的信号。
   军方反“三化”政治玄机
   记得就在 “茉莉花革命”在埃及成功,埃及军方展示出了守卫国家使命的军队国家化作用与灵活的政治技巧时,中国却出台的《中国共产党军队委员会工作条例》。这份条例曾在2004年发布过试行版,如今在此时机推出修订版。该条例的核心就是,一定要坚持党对军队的领导,即“党指挥枪”。2011年3月29号,《解放军报》又以整版篇幅发表7篇系列文章,批判军队内部存在的“军队非政治化”、“军队非党化”、“军队国家化”等错误思潮。6月14日,新华网头条发表文章,称胡锦涛重提“井冈山精神”,要求大家牢记和弘扬。特别值得关注的是,6月20日,中共中央组织部、全国党建研究会在京召开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党建研讨会上,储君习近平更是再次强调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重提毛泽东思想的指导地位,同一日,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李继耐在解放军报撰文:坚决抵制“军队国家化”那一套。此军头文章在如此“一场严肃的政治斗争”时刊出,大有要“保驾护航”的政治玄机。接着,2011年6月25日人民日报头条刊文《党指挥枪,从胜利走向胜利的根本保证——献给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为军方反“三化”亮剑擂鼓助阵。文章重申胡锦涛在军队一次重要会议上指令,“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我军建设和发展的首要问题。我们对这个问题要始终关注、抓住不放,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有丝毫含糊和动摇。”这标志着中共军内反“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三化狼烟再起。

   “枪杆子里”并非铁板一块
   三年前,中国国防大学政委、上将赵可铭在《求是》杂志撰文,高调强化军魂意识,声称“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一系列根本制度。文章指出,不断强化全军官兵的军魂意识,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一系列根本制度,坚决抵制“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错误政治观点的影响,是解放军建设发展的首要问题,关系到国家的长治久安和中国社会主义的前途命运,任何时候都动摇不得。该文在国内多家网络媒体转载后,不少军人、左派跟贴声援,由此发起了中国军方反“军队国家化、非党化、非政治化”的“三化”大围剿。
   近年来“枪杆子里”并非铁板一块,军队内部“三化”声音高涨,导致中共军届高层惶恐不安,不惜重拳连连出击。2005年08月17日中共军队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及作出新的“补充规定”,也即 “新30条”。 该“补充规定”禁止军内日趋突出的下列活动: 私自参加团体组织,参与宗教活动,如基督教和法轮功活动;私藏、传播有所谓严重问题的政治资讯;发表反对党绝对领导的文章和讲话,要求“军队国家化”;参加社会上的游行示威,串联上访等等。这些禁止性的规定,再明白不过地证明了中国现代职业军人要求“非党化”、“非政治化”、“国家化”的倾向,已伴随着社会民主化呼声的高涨,也在军内暗潮汹涌。
   军队必须立命国家
   今天,中共现役军人共2300000,是当今数目最多的军队。这个军队是由全体中国人民的纳税钱供养的,而不是哪个政党供养的。所以军队必须立命国家,维护缰土,严守政治中立,不受任何个人或集团操纵,不介入意识形态和派别斗争。当今时代,军队国家化已是文明国际社会的通则,民主国家无不如此。
   1946年,中共党魁周恩来就在政治协商会议上作过《军队国家化与政治民主化要同时进行》报告。中国今后要进行民主改革,必须坚定不移地推行军队国家化,走文人治军,和平发展的道路。因而中国有必要推行国防首长由文人担任,军事首脑由议会选举产生,并对议会负责,变党拥有枪、指挥枪,为人民拥有枪、指挥枪,撤消党中央的军事委员会。归根结底一句话,也就是“军队归国家”,把军队的领导权交给由人民选举产生的政权机关。如果中国的军队不能国家化,仍受一党一派控制,服务于意识形态,不仅难保国家从根本上稳定,对世界和平也构成隐患。“唱红中国”背景下的军内“三化”狼烟再起,注定了中国特色的“改革开放”已经进入死局!
(2011/07/1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