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六)(配图)]
小平头夜话
·盛记民阵之团伙(图)
·真假吕千荣与神棍陈泱潮——致友人书(图)
·假“吕千荣”现形记
·真正的“六四”屠杀见证者—— 陈毅然
·道歉与揭露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致陈卫珍女士的信(图)
·陈破空比国援藏大会讨伐盛雪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上 )
众人评盛雪
·假难民梁咏春——多伦多难民系列之一(图)
·ZT:八旬老难民余老太——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二
·ZT:“狗血”难民张晓刚——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三
·ZT:“瘪三”难民诸葛乐群——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四
·刘希羽:盛雪曾试图帮情夫面首张晓刚在加拿大申办政治避难
·ZT又经沧海:盛雪惯于拿私事炒作和她的“五小”
·ZT又经沧海: 盛雪这次真吃瘪了
·又经沧海: 盛雪想出风头 在香港、台湾一次造假
·吃六四人血馒头的戏子——知情人对盛雪的揭露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ZT东西南北论坛:民運吸血鬼盛雪
·一然和徐科技共同揭示盛雪与中共方面暗通款曲的实质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JW:达兰萨拉参访团盛雪之非常6+1(图)
·ZT:JW对盛雪的评注
·唯色 :由推特上的争论来看许多人(盛雪)的双重标准
·ZT卞和祥:盛雪又在偷梁换柱了
·卞和祥:请盛雪切勿绑架西藏人!(图)
·作者: 徐水良:从赖昌星事件,看盛雪的黑白通吃本性
·加拿多:众人眼中的盛雪 (上篇)
·高原:盛雪理应辞职
·人之贱无敌——推友公开给盛雪的留言
·苏君砚:我退出民阵的几个原因
·于柬:一个多伦多捐款者的质疑 (图)
·民阵:盛雪必须引咎辞职
·徐水良: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徐水良:谈谈小平头
·香港老民运:“盛雪现象”再思考 (图)
·王一平:盛雪、黑洞和李伟东 (外一章:小平头:读后感)
·大吕:是民运组织还是黑道?——兼论陈达钲(六哥)
·第十回 张向阳义愤举报不停 矬乌龟老拳怒向老翁
·华道:海外臭名昭著的民运汤灿,玩“鸭”高手 -——盛雪
·南京 邹义:关于揭露海外民运腐败的声明
·王传忠:关于盛雪事件之点评(多图)
·王传忠:解剖盛雪"伪见证人"真相
朱瑞驳斥
·朱瑞:盛雪和另一种殖民
·朱瑞:盛雪是怎样“支持”西藏的
·朱瑞:盛雪的心路与套路
·朱瑞:盛雪把假难民带进了汉藏交流
·朱瑞:受害者的反击 ——谈谈小平头对盛雪的揭露
·朱瑞:《见识江湖——回忆与文存》导言
·朱瑞:习近平为西藏问题「扫除障碍」了吗?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上)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中)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下)
·朱瑞:张向阳到底是不是一个“托儿”?
·朱瑞:盛雪是募捐还是诈捐?
·朱瑞:关于“北美华文媒体参访团”不为人知的真相
·朱瑞:《民运黑洞》是一面照妖镜
·朱瑞:打压言论自由的《解構》一文(图)
·朱瑞:听魏京生先生谈盛雪吞噬五万美元民运捐款
·朱瑞:盛雪又在狡赖
· 朱瑞点评“盛雪的回应”(图)
·朱瑞:寇天力挺盛雪的背后(图)
·朱瑞 鲁德成:回复台湾中央广播电台温金柯
·介绍博客:历史照妖镜——盛雪问题资料库
劭夫爆料
·刘劭夫:不得不作出的回应
·刘劭夫:让事实说话——盛雪办假难民获利房产证明
·刘劭夫对盛雪抹黑的回应
·刘劭夫:王、赖越描越黑
·刘劭夫致彭小明的信
·刘劭夫:盛雪表演何时休?
·刘劭夫:戳穿盛雪的谎言
·刘劭夫:论海外民运群体的“盛雪现象”
·刘劭夫:盛雪的“民阵主席”有多少合法性?(外一篇:盛雪贪污募捐几个实例
·刘劭夫:藏人也不相信盛雪了
·刘劭夫:沐猴而冠
毅然揭盛
·针对盛雪问题,一然女士写给海外民阵理事会的信
·盛雪老公董昕致陈毅然的邮件,成为盛雪接受公寓馈赠的佐证
·陈毅然:我的质疑——关于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真相”
·陈毅然:我的质疑——驳斥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事盛雪”真相”
·陈毅然:盛雪的马仔罗乐是个什么人?
·无耻之尤——陈毅然致盛雪公开信
·陈毅然:无趣——评潘晴奇文
·陈毅然:盛雪何时能讲真话?(多图)
·陈毅然:究竟是盛雪自己抹黑自己还是揭露人抹黑她?
·陈毅然:反驳台湾《焦点访谈》主持人杨宪宏的不实访谈
·陈毅然:再揭盛雪
·陈毅然:是揭穿罗乐的时候了(外一章)
卫珍政论
·陈卫珍:不得不再说几句——驳斥共谍李方(图)
·陈卫珍:浅谈民众的舆论监督权——兼谈张健先生对民众舆论监督权的模糊和解
·陈卫珍:再读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有感
·陈卫珍:再读费良勇先生“盛雪当主编──浊世留丑”有感(图)
·陈卫珍:廖天琪会长有错吗?
·陈卫珍:六四27周年感言(图)
·陈卫珍:盛雪遭长久质疑是什么原因?
·陈卫珍:晒一晒盛雪主席的仙范儿
三妹也说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六)(配图)

待到茉莉花开时——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 (下篇:海归不是梦)​(配图)


   

(四)自由意味着选择和付出


   
   今日之果,昨日之因。追求自由就意味着要选择和付出代价!

   
   2009年春节前,母亲病危。知道我是个大孝子,在柳州医院的病房,故一直有柳州国安蹲点布控监视,就等候我飞回探视(前往探视我母亲的亲朋好友认识那些蹲点布控的柳州国安)。后柳州国安按奈不住(他们知道这是唯一诱捕平头的机会),由守株待兔到主动出击——以医院的名义从我家人骗取我的电话号码。某天,柳州国家安全局一张姓负责人挂电话给我,态度诚恳,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归结一句话,希望我回去见母一面,并说“有关方面”与中国驻丹使馆“打了招呼”,一切回国手续均绿灯放行,保证来去自由。条件是“办完后事后,大家坐下来‘喝喝茶’好好聊一聊……”云云。
   
   (“有关方面”异乎寻常地急切赚我回去的“积极”的举动,与九年前严卡廖新军回国探视、奔丧形成鲜明对比)
   
   平头婉谢柳州国安“喝茶聊天”的“好意”,并感谢他们这几年对我母亲的“关照”。(自柏林大会后,逢年过节,柳州国安都以平头“大学同学”的名义提水果、罐头等礼品登门探视“关照”我母亲)人无法选择生命的开始,但一定要有勇气选择如何走完余下的人生。而就我们个人而言,坚持对专制主义说不,坚持走完此生与专制主义永不妥协之路,难道不是我们人生的意义之所在吗?
   
   所幸萧家三代都是天父的子民,都能从容面对蒙主承召的时刻。圣经说:生于尘土,归于尘土。西方格言也有:"把死亡放在你的枕边"。(put the death beside your pillow.)因为这样,人们才更清楚什么是生,才懂得如何去活!
   
   大年初一,我挂越洋电话给母亲拜年,通过手提电脑的视频母子俩隔着重洋作生死诀别……
   
   2009年2月9日晚上22时54分,母亲蒙主承召升天。我当时含泪挥就写给在天堂的母亲的祭母长文:《霜雪稚梅——追思母亲萧稚梅》。在母亲追思会由我的好友代念该篇祭文,同时在海外网上发表。
   
   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六)(配图)

   
   (图4:母亲萧稚梅 1958年4月于柳州)
   
   2009年2月9日晚上22时54分,母亲走了,走的平静安祥。在人生的旅途跋涉了83个年头后,她终于摆脱了尘世间的一切羁绊和烦扰,彻底解脱,到另一个世界"得大自在"了。这其中有对亲情的眷恋,对信仰的坚守,还有癌症晚期病痛的折磨。
   
   八十功名尘与土,三千里路云和月。时至今日,回首母亲人生来路的瘴雨尘烟,荣辱起伏,让人惊叹重重逆境中母亲是如何一路坚持过来的。
   
   1926年11月12日(农历九月二十一日),母亲出生于长沙一个书香世家。外公萧景勲,早年留学日本,时任湖南长沙邮政总局副总管。母亲出生后,为了纪念在长沙湘雅医学院难产而亡的静梅外婆,外公给母亲取名为稚梅,意为稚嫩的梅花——冰肌玉骨,凌寒留香!
   
   家庭的变故,命运的磨砺,使母亲和舅舅从小自立自强。在兵荒马乱、颠沛流离的年代,母亲半工半读完成了高中学业;舅舅12岁就由衡阳赴桂林,考上中华民国空军幼校。(抗战时空军幼校迁址四川灌县青城山蒲阳镇,校长蒋中正),后赴美国学习航空。
   
   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六)(配图)

   
   (图5:舅舅萧承烈和外婆 )
   
   抗战爆发,长沙沦陷。母亲随外婆由湘入桂,逃难至柳州,后经宜山、独山、贵阳,千辛万苦才抵战时陪都重庆。
   
   在宜山去贵州独山的路上,母亲和外婆乘坐的卡车星夜兼程,在颠簸中后门门拴失灵,致使背靠车门的母亲在睡梦中摔下车导致手臂骨折。然而全车人因此意外滞留而躲过了当晚前车被土匪抢掠的劫难。
   
   抗战期间,母亲在四川岳池县中学边代课边学习,完成高中学业。其时,在中共地下党员、岳池中学国文老师刘准的影响下,母亲参加地下党外围组织,投入到抗日救亡的进步事业中。
   
   抗战歌曲《在太行山上》唱道:"紅日照遍了東方,自由之神在纵情歌唱。"母亲这一代知识青年,将"从不畏惧、絕不屈服,堅決抵抗,直到把日寇逐出國境,自由的旗织高高飄揚。"(《八路军进行曲》)作為自己年轻时前仆后继奋斗的理想。
   
   抗战胜利后,母亲由川返柳,在龙城中学参加柳州地下党,积极投身参加了地下党柳州城工委组织的罢工、罢课、罢教、策反、散发革命传单以及护城迎军等多方面的斗争。以致1949年年底,母亲为坚持自己的信念,而拒绝了专程由广州来柳接母亲的外婆,作为空军家属一同撤往台湾的要求。一面之别,海峡阻隔,母女、姐弟分离近四十载。
   
   今日之果,昨日之因。追求自由就意味着要选择和付出代价!
   
   建国之初的五十年代,百废待兴,母亲满怀激情地进入柳州市政府工作,成为一名机关干部。
   
   但母亲生性耿直、不遛须拍马、眼睛揉不得沙子的个性,以及她的独立意志和在大是大非问题上决不苟且的精神,加上中共柳州地下党的背景,(中共建政之初毛泽东对地下党的“十六字”方针:"降级安排,控制使用,就地消化,逐步淘汰。"——把以青年学生、知识分子为主体的地下党员,从得胜的红色阵营中暗地里逐步排挤、清除出去的一个总战略)何况再加上国军空军家属的家庭背景,注定了母亲五十年代末被开除出党、扫地出门——下放到柳州郊区窑埠排灌站的厄运。
   
   “十六字”方针出笼的背景。1949年5月,中共中央关于如何处理南京市委领导的地下党,当时是康生向毛泽东提出报告,说许多地下党存在严重问题,南京、福建、广西、云南是重点,请示毛应如何处置。毛的批示就是这十六个字:"降级安排,控制使用,就地消化,逐步淘汰。"
   
   人曾经拿这十六个字问过前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2003年谢世的李慎之先生,他不无感慨地说:"怕不止是南京,是对全国地下党的。"
   
   柳州地下党的遭遇就是显著的一例。
   
   原来的地下党柳州城工委的骨干如:书记梁山(柳州市委书记)、组织委员胡习恒(柳州市委副书记)、宣传委员韦竞新、调查研究委员熊元清等全部都没逃脱"降级安排,控制使用,就地消化,逐步淘汰"的命运。梁山文革中被打成"叛徒"。即使他们当中少数有幸熬过"文革"的长夜,他们已"消化"、"淘汰"得差不多了。那是一代人啊,他们一生中的大好时光也已耗尽,历史留给他们的只有一声深长而无奈的叹息。
   
   比如母亲加入地下党的引路人,四川岳池中学国文老师刘准,国学根底深厚,饱读诗书,满腹经纶。是1927年由柳直荀(毛泽东的词《蝶恋花·答李淑一》之“我失骄杨君失柳”李淑一的丈夫)在湖南湘潭介绍入党的老地下党员,(在广西是党龄最老的中共党员)抗战胜利后由川返柳,在柳州龙城中学以老师的身份从事地下工作。中共建政后他被贬到大苗山融水县中学教书,文革时更被诬陷为"出卖柳直荀的叛徒",惨遭迫害而几度自杀未遂。一生不得志直至终老于大苗山山区小县城。
   
   地下党柳州城工委宣传委员韦竞新,是我在龙城中学(文革期间改名柳州七中)的语文老师,这个当年南宁师院毕业就投身革命、才思敏捷的青年,中共建政后历次政治运动惨遭迫害,熬到文革后已是凌角全无、疾病缠身、谨小慎微、苦度风烛残年的老头,直至含冤去世。
   
   "革命吞噬自己的孩子"!在毛泽东的棋局上,作为地下党的自己人,也成了毛利用后抛弃的棋子。他们在上世纪40年代抗日救和反对国民党独裁的学生运动中成长起来,但是他们满怀希望迎来的新天新地容不下他们单纯的热情和理想,满腔的热血换来的只是被猜疑、被迫害甚至被虐杀的命运,他们被救世主和红色新朝弃如敝履。
   
   这就可以理解,为什么自反胡风、反右以来一直到 "文革",接连不断的一系列政治运动当中,受害者历来不限于党外的民主人士和党外的"布尔什维克",大量昔年在"国统区"参加地下党的热血青年,都成了打击对象。上述这"十六字"方针,就可以看作是破解这一历史谜团的钥匙之一。
   
   到文革时整个广西地下党被中央文革打成"叛徒集团",随军南下的军头韦国清在广西一手遮天,制造广西"反共救国团"冤案,酿成屠戮十万造反民众的广西文革大屠杀惨案,其中是与毛泽东对地下党的“十六字”方针一脉相承的。此是后话。
   
   六十年代初,在随市政府工作队到柳州郊区河东乡搞"四清"运动中,母亲与父亲王承舜相识相爱并结婚。一九六二年,随着我的出生,短暂的幸福又被突如其来的噩运粉碎——一年之后,父亲患直肠癌辞世。
   
   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六)(配图)

   
   (图6:母亲和父亲 1961年于柳州)
   
   出生丧母,幼年丧父,壮年丧夫,人生大悲,莫过于此!可是母亲却如凛冽寒风中傲雪怒放的腊梅——身处逆境而从不言悔,乐观坚韧地面对生活中的各种困难,孱弱的躯体承担着沉重的家庭重担,含辛茹苦地拉扯我们兄弟俩成人。
   
   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六)(配图)

   
   (图7:哥、两岁的我与母亲 1964年4月17日于柳州)
   
   历经磨难,否极泰来。八十年代中期,母亲身体奇迹康复,正应验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民谚。这不禁让我感叹中国那句古话,"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
   
   最近二十多年来,是母亲人生中少有舒心安稳的晚年!
   
   一九八九年春,分离失散四十年的外婆、舅舅回大陆团聚;一九九二年母亲去台湾探亲;一九九四年夏,在广州与外婆、舅舅、舅妈再次相聚;九五年夏天临出国前,我专程陪同母亲前往阔别五十年的四川,看望了在成都的三叔公、三叔婆及所有亲戚;一九九八年夏,我们母子在台湾相聚;二00一年秋,母亲赴丹麦探亲。
   
   在丹麦与母亲朝夕相处的一年中,我们母子俩得以促膝谈心,袒露心历路程。在北欧漫长的冬夜围炉叙旧,母亲常常回忆起家族及个人年轻时代的种种过去……怀旧之情,溢于言表。
   
   与此同时,陪母亲在北欧各国旅行,身处社会民主主义体制的国家,耳闻目睹人民安居乐业,福利健全,社会和谐,环境优美如童话的国度,经历过内忧外患的母亲对比反思,感慨万千。
   
   反思中国,为什么1949年以后至今的历次政治运动,我们这个民族总是刹不住车的疯狂,被一次又一次裹挟着驶向灾难的卡桑德拉大桥?
   
   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法国人扬弃了的无产阶级的暴力,为什么俄国人扬弃了的列宁主义,中共要当作神物供养着?当作旗帜高举着?
   
   尤其当母亲从海外披露资料获悉,中共建政之初毛泽东对地下党的"降级安排,控制使用,就地消化,逐步淘汰。"十六字方针,带给她的震撼是可想而知的。相隔半个多世纪,面对闻所未闻的这十六个字,困扰母亲多年的疑惑才迎刃而解。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