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三)(配图)]
小平头夜话
·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四)(配图)
·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五)(配图)
·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六)(配图)
·权力、性及“打江山坐江山”(下)
·权力、性及“打江山坐江山”(上)
·寄自格陵兰岛的家书——我在丹麦如何地打发日子(多图)(上)
·寄自格陵兰岛的家书——我在丹麦如何打发日子(多图)(下)
·寄自“世界尽头” 的明信片——挪威北角游记
民运谍影
·敬请关注 精彩连载《民运谍影——统战部“一号小组”现形记》
·民运谍影之楔子:洛杉矶交锋(一)
·民运谍影之柏林大会李震偕姘头登场(二)
·民运谍影之“5.19” 柏林“特务门”事件(三)
·民运谍影之盛雪、费良勇为“共特”“保驾护航”(四)
·民运谍影之“共特”情报小组当众曝光(五)
·民运谍影之柏林花絮:二女对决(六)
·民运谍影之李震“共特”背景(七)
·民运谍影之江湖神棍与盛雪唱双簧(八)
·民运谍影之布达佩斯探李震老巢(九)
·民运谍影之统战部与“和统会”(十)
·民运谍影之统战部“一号小组”现形记(十一)
·民运谍影之布鲁塞尔大会(十二)
·民运谍影之民阵" 绿皮红心" (十三)
·民运谍影之德国警方抄家(十四)
·民运谍影之盛雪露峥嵘(终结篇)
·民阵半岛电视台事件
·ZT冬虫夏草:评费良勇的助手邹海霞的赤膊上阵
·一个人的网络追寻――民阵半岛电视台事件再探
·盛雪现象的深度分析——兼谈中共特务的新策略
· 遇罗锦:海外中共特工的生活
· 费良勇、盛雪与王万星都是一伙的!(有图为证)
·暗战过招,“共特”现形之吕易篇——社民党二届二中全会亲历记 (一)
·黄钟的“无间道”可以休矣!——社民党与国安特务黄钟过招实录
·黄钟,感谢你重提共特李震的陈年糗事!
“共谍”盛雪
·致友人的一封信 (图)
·盛雪“共谍”证据链大起底(上)
· 盛雪“共谍”证据链大起底(中)
·盛雪“共谍”证据链大起底(下)
·“共特”做东费记民阵布达佩斯会议(图)
·盛雪保护的中共特务李震出现在CCTV(7图一视频)
·共特李震在匈牙利总统府欢迎李克强的视频截图
·李震“特务门”事件和布达佩斯会议的真相——驳斥张晓刚R
·李震“机票门”始末
·ZT:盛雪面首阿海接受公安部傅政華指示在香港出書陷害薛蠻子(两图)
·盛雪诡异的两次入境香港行(完整版、图)
·刘劭夫 :关于盛雪与中共记者李学江微妙关系的备忘录
·刘劭夫:谁是特务?——致民阵理监事会的公开信
·刘劭夫:盘点盛雪中共特嫌疑点
·盛雪助共纳共的真相(多图)
·张弛乌龙现形记——盛雪特线团伙通共铁证(多图)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上)之驻港特务陈榆林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中)之“九头鸟”国安曾大军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下 )之盛雪是"高瞻第二"
·盛雪"垂帘听政",用林"台前傀儡"——澳洲风云之一(图)
·外逃贪官用男妓搞掂盛雪——(澳洲风云之二)
·刘晓东在微信群遭遇女特务侯欣骚扰
·盛雪网特微信乌龙穿帮记(微信音频,史料价值,赶紧收藏)
·国安“微信搭台,盛雪唱戏”穿帮记 (八图音频完整版)
·国安“微信搭台,盛雪唱戏”穿帮记 (全新完整版)
·民运第二个“女谍”高瞻——盛雪(上)
·盛雪是不是民运第二个”女谍“高瞻?(中)
·盛雪是不是民运第二个”女谍“高瞻?(下)
·关于盛雪特线问题——致老乡熊炎的一封信
·关于盛雪特线问题——致老乡熊炎的一封信
·唐校长如此跳脚就显得小家子气了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上)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中)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下)
·欢迎秦晋同志归队——剖析赵家伪民阵新布局(多图)
·赵岩的“流泪”痛斥极其李伟东、盛雪等同党挺韦众生相
·总参与国安携手,打遍天下无敌手!
剥下盛雪的伪装面具
·邮组通信:我靠,盛大娘竟敢连昔日交恶的刘晓波都借光揩油!
·赖昌星给盛雪的五万美元民运捐款是“子虚乌有”吗?
·张小刚,请不要蔑辱广大读者的智商!(老魏信截图)
·盛雪团伙毫无道德底线——我的声明(3图)
·从赖昌星事件,看中共掌控民运的运作及民运走向的前瞻(图)
·红黑通吃的双面人张朴(图)
·有位“佳人”,在水一方,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图)
·盛雪到底有没有资格搞募捐?——有感于加人的贴而发
·盛雪肯定怒斥小张子:糊涂,愚蠢!你哪壶不开提哪壶!!
·换了马甲自称老夫的马二,夸起盛雪还是春心荡漾(图)
·盛雪,你是“六四”的见证人吗?(图)
·ZT:惊爆盛雪已被大陸策反多年 現正被加情報机關調查
·盛雪爱五毛 ,爱六(陆)毛,就像老鼠爱大米
·齐墨和李震不是“叛变”,而是“归队”!(图)
·简介阉人黄河边(高冰尘)(图)
·晒晒死保共特李震究竟是些什么人?(链接有图有视频)
·热议:“谁包装了盛雪?”
·盛雪团伙的黑帮套路
·盛雪与王国兴往来信件点评
·盛雪的劈腿与口头反共的目的
·盛雪大娘又擦光借油了
·一然和徐科技共同揭示盛雪与中共方面暗通款曲的实质
·与盛雪相比,王军只能算个小騙子
·盛雪的面首秀——张晓刚的国安背景(多图)
·被加拿大皇家骑警拖出会场的李学江及其它
·盛雪当“六四见证人”的好处 (图)
·盛雪造假何时了?(图)
·盛雪被“遣返”之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三)(配图)

待到茉莉花开时——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 (中篇:在边缘活得很​精彩)(配图)
   

(一)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1995年秋,我自费赴丹麦留学,从此踏上去国的不归路。当我乘坐的飞机从南宁吴墟机场起飞那一刻起,“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的情境便弥漫心头,至今未尚淡漠。

   
   站在悬崖边,人类感觉到了自由选择的眩晕,向后走还是往下跳?萨特说:无论后果如何,你都要为其承担责任。
   
   我那在台南的大伯父也送我当年南京中央警官学院的校训:成功必须他人援助,失败绝对自己负责。
   
   自我放逐选择流亡,没什么好留恋的,既没有“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的矫情,也没有即将到未知国度所产生的惶惑。正所谓:千里搭凉棚,天下无不散的筵席。做人做事就是这样的,一个阶段完了就去第二个阶段。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在自由世界,平头我还有许多要实现的梦想。
   

(二)民主社会主义国度给我的震撼

   
   尽管有心理准备,踏上新大陆的震撼还是不期而至。
   

丹麦王子大婚庆典

   
   1995年11月18日,丹麦女王玛格丽特二世的次子尤金王子和来自香港的、有四分之一中国血统的亚力山德拉·曼力(香港翻译文雅丽)小姐举行结婚庆典。王妃天生丽质,浓装淡抹总相宜,颇象当年的昭君出塞,或文成公主进藏,深得丹麦民众的认同和好感。她的发型、服饰均成为丹麦人竞相模仿的对象。因为这是丹麦皇室三十年来第一个皇室大婚典礼,因此举国欢腾,放大假普天同庆。
   
   大婚庆典在北西兰岛的菲德烈宫举办,平头躬逢其盛。留给我极深印象的倒不是鹅毛大雪中童话般迤逦而来的梦幻古典马车,而是极松懈的警卫措施。那天我背着双肩包,带着相机挤到欢迎人群最前面。没人检查背包,也没人搜身。女王、亲王乘坐的黑色劳斯莱斯先到,就在跟前三四米处下车,微笑向民众招手示意。王子、王妃的古典马车在威武的皇家御林军骠骑兵护卫下来了!我用粤语祝福她新婚大喜,文雅丽王妃倍感亲切,和王子一道径直上前与我握手交谈,此时也无警卫阻拦。
   
   我震撼于丹麦的警卫如此松懈,压根就没绷紧“阶级斗争那根弦”!丹麦真象其带有童话色彩的国歌所描述的那样《有一处好地方》。
   

首相骑自行车上班

   
   后来才知,北欧(丹麦、瑞典、挪威)实行的是君主立宪的北欧民主社会主义制度,人民安居乐业,国民有良好的社会福利保障,贫富悬殊不大,阶级矛盾平和。其典型例子是,丹麦首相骑自行车上班,没配保镖,并在媒体上公布其上班的路线及时间,(尽管有政客作秀的成分,但那份从容和自信,是中国领导人不敢想的)国民对政府有何批评或建议,可在首相上班路线的交通信号灯等候,首相自行车前有一柳条筐,国民只需将信封投进筐里,首相保证三天内亲笔答复处理意见。
   
   与我们所谓“人民公仆”出行动辄警车开道,戒备森然、如临大敌形成鲜明对比。我记得李鹏总理任上到广西视察,到柳州时正是晚上,街上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为了安全起见,他的车队快速经过时,(怕狙击手暗杀)还区域拉闸断电,搞得市民怨声四起。“公仆”做到这个份上,可见独裁者的色厉内荏。
   
   丹麦首相有没有被攻击过?有,并且很能说明问题。丹麦前首相拉斯穆森(即现在的北约秘书长)任内,在议会大厦内的记者发布会上,被一丹麦反战青年当头浇一桶红漆(可惜了那套“阿妈妮”的名牌西服),抗议丹麦政府出兵伊拉克,参加北约维和行动。拉斯穆森大叔尽管很生气,但后果不严重——面对媒体记者拉大叔故作高姿态,“尽管我不赞同他表达意见的方式,但维护这个年轻人持反对意见的权利”。事后该青年只是被丹麦警方批评警告一番放人了事。次日各报头版头条,都是拉斯穆森身染红漆的狼狈照,该青年成了大报小报的新闻人物。
   
   这也就是在丹麦民主社会,自由世界。不信,你在中国也给江泽民或胡锦涛头上来一桶红漆试试。
   

智障人士公费解决性需求

   
   丹麦是个高税收、高福利、高工资、高消费的国家。四肢健全的人士有纳税的义务,以我为例,我的月工资大约三万多克朗,扣除约49% 的税,到手也就一半多点。良好的社会福利向老人、儿童,尤其向残障人士等弱势群体倾斜,他们享受从摇篮到坟墓的社会福利保障,处处显现人道、人性和人权的光芒。比如盲人享受社区政府配的导盲犬;残疾人士享有驾车的权利,购车减免一定的税赋,并且优先免费停车;残智障人士每周都有社会顾问配同出外旅游、晒日光浴。去年国会更史无前例地通过一个有关智障人士每月可享受政府买单,解决性需要的法案!
   
   丹麦卖淫合法,纬度越高女权越炽,源自上世纪初挪威戏剧家易普生的《娜拉》。丹麦色情业发达,也是女权解放的标志,从事色情业不能叫“妓女”,而叫性工作者,明码实价,照章纳税。她们有自己的“性工作者协会和工会”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上世纪七十年代,哥本哈根是欧洲性革命的发源地,全盛时在中心火车站附近冰淇淋街一带有六百多家妓院。当时街头巷尾雨后春笋般冒出众多成人电影录像厅,引得保守的邻国如瑞典、挪威及欧洲各地的男士呼朋引伴蜂拥而至,看完毛片上妓院。那阵仗与八十年代中国街头录像厅放香港功夫录像片有得一拼。
   
   当年普利策新闻摄影大奖的照片,就是一时髦的无上装女郎旁若无人、畅胸露怀坐在哥本哈根街边长椅上抽烟,旁边是一衣着保守的老太在低头看报……人类放纵必然遭报应,后艾滋病泛滥,(哥本哈根旅游小册子就明示告诫该城有两千多个艾滋病毒携带者在社会游荡)丹麦人回归传统、家庭,色情业萧条,性工作者大都迁往阿姆斯特丹、汉堡等大港城市。但“烂船还有三斤钉”呢,哥本哈根仍保持着北欧色情工业龙头老大的不二霸主地位。如丹麦独有的男性脱衣舞吧,是亚洲日本、韩国、泰国等旅行团女士必看的保留节目。每年年底在哥本哈根展览中心举办的色情工业博览交易会,就像世界色情业的嘉年华。从性用品交易,三级片发行,到兔女郎现场表演,三级片年终大奖(业内的“奥斯卡”)颁奖典礼,乱抛媚眼的钢管舞娘等等不一而足。不由得你不信“七十二行行行出状元”。
   
   话题回到智障人士。某天,一三十多岁的哥们向他的社会顾问抱怨,长这么大,还没见识过女人。社会顾问心想智障人士也是人,也有正常的生理需求。于是电话召来一金发碧眼的应召女郎,由社区政府出资,教那哥们做爱技巧。人家那姐们职业道德确实到家,并没歧视智障人士,尽心尽力完成使命。尝此甜头,那哥们豁然开窍第二个月又要。社会顾问举一反三,想全丹麦还有其他智障人士,也应该有此生理需求。于是,该社会顾问向丹麦国会提了一个有关智障人士每月可享受公费解决性需要的法案。该法案的通过,被丹麦“性工作者协会”盛赞“充满人性光辉的法案”!当然,该法案给日薄西山的色情业带来稳定的客源和一笔不菲的收入,是不争的事实。
   

中国的法律是权贵的妾妇

   
   在中国自2007年山西砖厂黑窑工事件以来,各地不断爆出智障人“被奴工”事件。中国智障人士总数近千万,大多处于无机构庇护,无机会获取劳动知识甚至被遗弃的状态。
   
   专制社会下的人格多奴性,最少宽容精神。奴性越大,宽容精神越少。鄙视弱者,崇拜强者,缺乏互相信任是我们这个民族一个源远流长的特点。国内媒体称性工作者为“卖淫女”、“三陪女”,到如今稍好一点的“失足妇女”,但仍是歧视性用词。而屡禁不止的黄业鬼都知道是公、检、法腐败的根源。
   
   某日,看完第六代先锋派导演王小帅的电影《青红》出来,在酒吧跟一帮哥本哈根大学东亚系的大学生讨论《青红》中那个仅仅因为恋人之间的性冲动,就被以“流氓罪”从重从快判死刑的小伙子!在性开放的民主社会,他们当然对此大惑不解。你得解释什么叫“严打”,什么叫“从重从快”。他们傻呼呼地问“难道中国没有法律吗?”我竟一时无语。
   
   在庞大的公、检、法系统之上,还有一个高高在上的中共中央政法委在统辖。故中国不是法治,而是人治国家。中国的法律虽然汗牛充栋,却不过是权贵的妾妇,柔媚无骨,委琐下流。受命去惩办弱者时,它雷霆万钧,无坚不摧;需要保护弱者时,它往往装聋作哑,推而不动,乃至隐迹遁形。专政的法律只不过是统治者手中的工具,想怎么用就怎么用,想不用就可以不用。所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姜瑜一不小心就会说漏嘴,在记者会上训斥外国记者“不要用法律作挡箭牌”。她竟然不知道法律的作用就是每一个人的挡箭牌。法律都不能成为人们的挡箭牌了,人们从哪儿得到安全感呢?对于中国的老百姓来说,虽然50年前就被宣布为国家的主人,但在权贵眼里,他们始终是路边的狗尾巴草,猪可以吃,羊可以啃,牛可以踩,狗可以尿;他们没有自由,没有尊严。
   
   我举例说八三年夏天我旅游到重庆,亲眼目睹了“严打”期间在长江边一次枪毙六十六人的“盛况”。他们惊讶得以为是凭空虚构的天方夜谭。直到我当即从手提电脑古狗出“严打”宣判大会惊悚的图片,他们才相信。但还是无法理解同一个世界,为什么会有如此云泥之别的两个社会。
   

“首长”、“家伙”、“狗日的”

   
   什么叫和谐社会?什么叫以人为本?什么叫天赋人权?民主社会主义制度的丹麦,作出了最好的回答。
   
   在等级森然官本位的中国社会,人分六个等级。
   
   据说国内“官本位”等级森然的官场都有约定俗成的称呼,分为六个等级:中央一级号称“首长”;省一级尊称“领导”;市一级昵称“同志”;县一级戏称“伙计”;乡一级则等而下之直呼“家伙”;广大平头百姓(如下岗工人、失地农民)就只配叫“狗日的”!
   
   这个经典桥段源自一个省长秘书语重心长地给官场把兄弟某市长打电话(短短一个电话,简直就是中国社会各阶层的精辟分析,海明威的电报体也自叹不如):
   
   “同志呀,后天中央‘首长’下来视察,省里几个‘领导’作陪。叫手下的‘伙计’盯紧一点,叫那帮‘家伙’打醒精神,不要让那帮‘狗日的’又搅局啰”!
   
   所以平头宁在国外海不归堂堂正正地做个公民,也不愿海归当“狗日的”屁民。
   
   平头导游生涯,常带大陆所谓的VIP团在北欧各国转悠。其中不乏省、部级的首长、领导之类的中共高干。
   
   牛B烘烘摆谱的大都是同志、伙计级别,盖因在小地方当土皇帝惯了。举个例子:某市长挺胸叠肚,背着双手往前走,酒店弹簧门反弹过来,他也不会用手挡一下,关键时刻,其秘书总会三步并作两步地抢先一步挡住门,市长同志眼都不眨一下,背手昂胸往里走莫回头;再如某伙计(县委书记)在中餐馆进餐,从包里掏出一黑不溜秋的咸菜头,冷不丁高声咋呼一声(中气十足,声震餐厅,杯碟交鸣,老外惊呆):“小二,把这个拿进厨房切成薄片,切记,不要放糖,多加点香油!”并大言不惭地抱怨“什么鬼地方,连个包厢都没有。在我们县城,老子去酒楼都清场。”说着旁若无人地大嚼蒜头,蒜臭三米之内能薰死苍蝇。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