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待到茉莉花开时——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 (一)]
小平头夜话
·中共《明报》为盛雪“中国间谍”辩诬(图)
·盛记民阵之团伙(图)
·真假吕千荣与神棍陈泱潮——致友人书(图)
·假“吕千荣”现形记
·真正的“六四”屠杀见证者—— 陈毅然
·道歉与揭露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致陈卫珍女士的信(图)
·陈破空比国援藏大会讨伐盛雪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上 )
众人评盛雪
·假难民梁咏春——多伦多难民系列之一(图)
·ZT:八旬老难民余老太——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二
·ZT:“狗血”难民张晓刚——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三
·ZT:“瘪三”难民诸葛乐群——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四
·刘希羽:盛雪曾试图帮情夫面首张晓刚在加拿大申办政治避难
·ZT又经沧海:盛雪惯于拿私事炒作和她的“五小”
·ZT又经沧海: 盛雪这次真吃瘪了
·又经沧海: 盛雪想出风头 在香港、台湾一次造假
·吃六四人血馒头的戏子——知情人对盛雪的揭露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ZT东西南北论坛:民運吸血鬼盛雪
·一然和徐科技共同揭示盛雪与中共方面暗通款曲的实质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JW:达兰萨拉参访团盛雪之非常6+1(图)
·ZT:JW对盛雪的评注
·唯色 :由推特上的争论来看许多人(盛雪)的双重标准
·ZT卞和祥:盛雪又在偷梁换柱了
·卞和祥:请盛雪切勿绑架西藏人!(图)
·作者: 徐水良:从赖昌星事件,看盛雪的黑白通吃本性
·加拿多:众人眼中的盛雪 (上篇)
·高原:盛雪理应辞职
·人之贱无敌——推友公开给盛雪的留言
·苏君砚:我退出民阵的几个原因
·于柬:一个多伦多捐款者的质疑 (图)
·民阵:盛雪必须引咎辞职
·徐水良: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徐水良:谈谈小平头
·香港老民运:“盛雪现象”再思考 (图)
·王一平:盛雪、黑洞和李伟东 (外一章:小平头:读后感)
·大吕:是民运组织还是黑道?——兼论陈达钲(六哥)
·第十回 张向阳义愤举报不停 矬乌龟老拳怒向老翁
·华道:海外臭名昭著的民运汤灿,玩“鸭”高手 -——盛雪
·南京 邹义:关于揭露海外民运腐败的声明
·王传忠:关于盛雪事件之点评(多图)
·王传忠:解剖盛雪"伪见证人"真相
朱瑞驳斥
·朱瑞:盛雪和另一种殖民
·朱瑞:盛雪是怎样“支持”西藏的
·朱瑞:盛雪的心路与套路
·朱瑞:盛雪把假难民带进了汉藏交流
·朱瑞:受害者的反击 ——谈谈小平头对盛雪的揭露
·朱瑞:《见识江湖——回忆与文存》导言
·朱瑞:习近平为西藏问题「扫除障碍」了吗?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上)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中)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下)
·朱瑞:张向阳到底是不是一个“托儿”?
·朱瑞:盛雪是募捐还是诈捐?
·朱瑞:关于“北美华文媒体参访团”不为人知的真相
·朱瑞:《民运黑洞》是一面照妖镜
·朱瑞:打压言论自由的《解構》一文(图)
·朱瑞:听魏京生先生谈盛雪吞噬五万美元民运捐款
·朱瑞:盛雪又在狡赖
· 朱瑞点评“盛雪的回应”(图)
·朱瑞:寇天力挺盛雪的背后(图)
·朱瑞 鲁德成:回复台湾中央广播电台温金柯
·介绍博客:历史照妖镜——盛雪问题资料库
劭夫爆料
·刘劭夫:不得不作出的回应
·刘劭夫:让事实说话——盛雪办假难民获利房产证明
·刘劭夫对盛雪抹黑的回应
·刘劭夫:王、赖越描越黑
·刘劭夫致彭小明的信
·刘劭夫:盛雪表演何时休?
·刘劭夫:戳穿盛雪的谎言
·刘劭夫:论海外民运群体的“盛雪现象”
·刘劭夫:盛雪的“民阵主席”有多少合法性?(外一篇:盛雪贪污募捐几个实例
·刘劭夫:藏人也不相信盛雪了
·刘劭夫:沐猴而冠
毅然揭盛
·针对盛雪问题,一然女士写给海外民阵理事会的信
·盛雪老公董昕致陈毅然的邮件,成为盛雪接受公寓馈赠的佐证
·陈毅然:我的质疑——关于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真相”
·陈毅然:我的质疑——驳斥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事盛雪”真相”
·陈毅然:盛雪的马仔罗乐是个什么人?
·无耻之尤——陈毅然致盛雪公开信
·陈毅然:无趣——评潘晴奇文
·陈毅然:盛雪何时能讲真话?(多图)
·陈毅然:究竟是盛雪自己抹黑自己还是揭露人抹黑她?
·陈毅然:反驳台湾《焦点访谈》主持人杨宪宏的不实访谈
·陈毅然:再揭盛雪
·陈毅然:是揭穿罗乐的时候了(外一章)
卫珍政论
·陈卫珍:不得不再说几句——驳斥共谍李方(图)
·陈卫珍:浅谈民众的舆论监督权——兼谈张健先生对民众舆论监督权的模糊和解
·陈卫珍:再读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有感
·陈卫珍:再读费良勇先生“盛雪当主编──浊世留丑”有感(图)
·陈卫珍:廖天琪会长有错吗?
·陈卫珍:六四27周年感言(图)
·陈卫珍:盛雪遭长久质疑是什么原因?
·陈卫珍:晒一晒盛雪主席的仙范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待到茉莉花开时——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 (一)

平头按:这是一篇参加万维网上“海归,海不归”的征文,也许篇幅过长,也许不合时宜,也许内容太过敏感,总之最后明落孙山。后在博讯首发,平头在此以连载的形式贴出,(配图点击链接)讲讲我流亡“海不归”的传奇经历,以飨读者。
   
   (上篇:觉醒之路——​用脚投票)
   
   


(一)楔子

   
   今年是文革45周年,正在熬蜡点灯地赶写一组文革系列长文《中共文革密档记录的广西造反民众反抗运动》。本来不打算凑这个热闹写命题作文——对于一个政治流亡者来说谈“海归”、“海不归”的太矫情。流亡和海归就象钱钟书的《围城》:城里的人想冲出去,城外的人想冲进来。有人漏夜赶考求科举,有人星夜辞官归故里,这只是一个硬币的两面,本无可厚非。后又往深一想不对,即便现在流亡“海不归”并不等于永远不“海归”,何不向读者袒露心路历程,讲讲我流亡“海不归”的传奇经历,先痛说革命家史,畅谈理想情操,再展望茉莉花开的“海归”未来倒也扣题。
   
   闲话少说,言归正传。
   
   西谚有云:“真事往往比创作还离奇”。(life is often stranger than fiction )。验之于平头身上,信焉。
   
   “处已何妨真面目,对人总要大肚皮”!平头在此亦直抒胸臆,借此系统总结梳理一下自己用脚投票海不归的流亡史。流亡之路很无奈,流亡之路也很精彩。这绝对是一个政治流亡者的真实写照。和大家一起分享这些属于平头我的传奇故事,一粒沙中看到世界,一朵花中梦见天堂。这既是个人的经历,也是时代的缩影。
   
   待到茉莉花开时——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 (一)

   
   图:小平头在格陵兰岛北极的伊卢理萨特冰峡湾
   
   先交待本人的简历:平头,男,汉族。政治面目:瓜子脸。长相特征:小平头。四十啷当奔五十之人,祖籍湖南永州,生于广西柳州(与柳宗元有不解之缘)。因招牌商标是板寸头型,江湖人称“小平头”。家庭背景:父母均是出自大户人家的阔少、千金,年轻时背叛家庭投身革命,故父母家族的亲人大都在海峡那边的台湾。本人在国内做过专业水球运动员,当过卡车司机,后干记者行当。现蜗居丹麦,游走四方。做司(机)兼导(游),特约撰稿人兼广西文革研究者。持联合国1951年日内瓦公约护照(仍保留中国籍)。
   
   Men encountering many trouble in their lives.Trouble is the best school which makes men out of boy.这句英文的意思是,男人一生会遇到很多麻烦,它是人生最好的学校,它把小男孩变成大男人。
   
   此言不虚。想当年如果不是无意中卷入有关广西文革秘密的“麻烦”并与之纠缠不清,平头至今可能还仍是喜欢冒险,喜欢户外运动,给点阳光就灿烂的“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单纯的愣头青。这不禁让我感叹中国那句古训:“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
   道不行乘桴浮于海。如果可能,人最会用脚投票。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有祖国。
   
   如今,连八十高龄的高耀洁医生(义务帮助河南艾滋病患)都被迫背井离乡流亡美国,真是天理不容!
   
   促使平头踏上去国的不归路却与广西文革的秘密有关,牵涉到“那山”、“那人”。
   

(二)神秘的青绣山地下宫殿

   
   待到茉莉花开时——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 (一)

   
    图1:南宁青秀山
   
   青秀山(原名青绣山)风景区位于南宁市区往东南约9公里处的邕江江畔,亚热带植被郁郁葱葱,青山顶上有一座高高的宝塔,这就是被誉为“南宁市的巨肺”。
     
   青秀山景区由青山岭、凤凰岭等18座大小岭组成,总面积4.07平方公里,其中水面面积14667平方米,绿地面积25000平方米,主峰海拔289米。
     
   青秀山顶上耸立的宝塔叫龙象塔,俗称青山塔,它是青秀山的象征,始建于明万历年间,共有九层,高60米,塔基直径12米,有207级旋梯,为广西最高的塔。登上塔顶,可眺望远近一二十里的风光,南宁城景色更是一览无遗。与满山青翠的树木相映的是山腰上天池和瑶池这两个巨大的人工湖。
   
   青秀山风景区兴建于隋唐,盛于明朝,湮没于清末民初。当时游览面积一万一千八百多亩,有青秀山八景之称的泰青远眺,餐秀观园,山房夜月,夕阳塔影,子夜松风,江帆破浪,凉阁听泉,沙浦渔灯。由于长期失修,八景已经荒废,被人们遗忘,只有各朝代留下的遗址和各种神话故事还流传民间。
   
   地下宫殿的秘密
   
   我水球队的队友他哥是当年原广西“四.二二”造反派“南宁八.三一”的红卫兵。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中后期的一个春天,我和队友从青秀山(那时景区古迹已被文革“破四旧”搞得荒凉破败)郊游回到他在南宁家中,在餐桌上,他哥无意透露一个秘密:
   
   青绣山有一样好东西,你们不晓得吧。那就是在山上有一处叫地下宫殿的建筑,在文革时几乎是家喻户晓。但是过了十年后,大多数人就不知道此物啰。
   
   1966年冬,当时传出,说区党委书记韦国清在青绣山上为自已建有一座豪华的地下宫殿,供他享受。其时已被造反派红卫兵占领,给广大革命群众去参观。某一天,本人就亲自去观看了一次。
   
   这个宫殿里,此时正有十几名男女红卫兵驻守,他们在向人们不断地宣讲,揭露这个地下宫殿的来龙去脉,谴责韦国清穷奢极欲,耗费了无数的人民的血汗钱,国家的巨额财富,来为自已享受;他就是一个不折不扣、十足腐败的走资派,必须搞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誓死捍卫伟大领袖毛主席,把无产阶级文革命进行到底,打倒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韦国清!踏上一只脚,让他永世不得翻身!
   
   这个地下宫殿是从半山腰的石壁上挖进去建造而成,面积大约有近千平米,好象是有上下两层,里面的装饰是极其豪华,就象宫殿一样,所以人们都叫它为地下宫殿。单就这一件就成为打倒韦国清的一条主要罪状之一。为此,韦在文革初期是吃尽了苦头,受尽了被游街、批斗的折磨。在韦的捡讨中,对各项指责都做了深刻的交待,包括大跃进饿死三十万人他都招了(广西“公安厅厅长钟枫揭发,起码有五十万)。唯独对地下宫殿一件没有交待半句,不置可否,守口如瓶,摆出一副打死也不说“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好象是在默默地承受一种无法言说秘密的痛苦……青绣山地下宫殿在文革后期开始,就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现在也不再有人对它感兴趣了。
   

不识地宫真面目,只缘身在党国中

   
   他说的这个秘密,撩拨起我浓烈的好奇心和探求欲。八十年代初,我已是柳州汽运公司一名卡车司机,从柳州跑长途再次到南宁,叫他哥带路一起驱车前往,想见识一下这个当年花费了天文数字的钱财建起来的地下宫殿;车子停泊半山腰,再步行大约上山的四分之三的山腰上,往右走几百米远处,就到了这地下宫殿的门前地坪上,举目眺望:好一派“江山如此多娇”的景象!在白云缭绕之下,整个邕城尽收眼底,山脚下是南宁的母亲河---邕江如带,蜿蜒向东汇入西江流域直下梧州、广州流向海洋。
   
   待到茉莉花开时——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 (一)

   
   图2:站在青秀山远眺南宁城
   
   再欲往前,被站岗的军人喝停。一打听,才知道在那里驻守有一个排的军人,禁止靠近,禁止入内,禁止拍照。我们只好扫兴而归。现在的青绣山地下宫殿,是越来越少的人知道它的真面目了,不知道它现在究竟是做什么用途。我曾经问过许多老干部,都一概不知。因为当局对于过去几十年来的重大事件,特别是对于有损党和政府形象的重大事件,都讳莫如深,不解密,不准提起,要求人们忘掉它。党号召“放下包袱,团结一致向前看”,历史问题“宜宽不宜严,宜粗不宜细。”
   
   广西文革期间,许多人遭受政治迫害致死,韦国清主导的广西大屠杀导致十万民众的死亡。但是,对当年的暴行负有责任的当权者们,很多只受到了“党内处分”之类的处置,而那些记载着血淋淋历史的广西各地的《文革大事记》则被盖上“机密”的印章,在整党运动中使用过之後就被锁进保险柜里,天日难见。
   
   正是:不识地宫真面目,只缘身在党国中啊。
   

“我反叛,因此,我存在”

   
   人对探而不得的秘密有与生俱来的浓厚兴趣,就像伊甸园偷吃禁果的亚当和夏娃,符合民间偷情的最高境界: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得。对于“偷不得”的文革秘密,反如百爪挠心的来劲,使平头我误打误撞地踏上遍访广西民间、调查广西文革大屠杀的荆棘之途。
   
   别看平头是浪迹江湖的老油条司机佬,那会还是被北岛、舒婷、顾城等的朦胧诗忽悠得五迷三窍的文学青年,常在小报的副刊发表豆腐块酸溜溜不痛不痒、多愁善感的诗歌、散文,因此有“作案”的文字基础。拜八十年代思想解放运动所赐,得以发疯地迷恋存在主义哲学及文学作品,重要的存在哲学、文学作家,诸如索伦·奥贝·克尔恺郭尔、卡夫卡、加缪、萨特、及海明威等的重要作品几乎都涉猎过。因为我们正处在一个荒谬的时代,阿尔贝·加缪的中心概念就是“荒谬”。
   
   昆德拉曾经在小说中感叹――在黄昏的余晖下,万物皆显温柔;即便是残酷的绞刑架,也将被怀旧的光芒所照亮。
   
   此即谓,人类本质上是善于忘怀的动物。伤痛抑或仇恨,都容易被时光所风化;尤其当作恶者易妆登坛,化血污为油彩粉墨之后,曾经的呻吟抽泣竟可能变声为娱乐的淫浪。就像那些此刻正沉醉于红歌中的某些人,他们似乎也在怀旧,但他们已不再记得那些恐怖旋律下的人性践踏;在温饱的余年,支离破碎的青春被重新缝补成一道轻薄肤浅的抒情诗――这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荒诞。
   
   面对荒谬,才出现“反叛”,所以加缪有句名言:“我反叛,因此,我存在。”他透过《西西弗斯的神话》说:“反叛给予生活以价值。”平头是被迫走上它途的文学小子。
   
   经历是智慧之母。这几段经历至今受用无穷:专业水球运动员,练就了强健的体魄。那时也没为国争光的大道理,很现实,正是文革期间,只有当上专业运动员,才能逃避上山下乡当农民的命运。
   而长途司机的工作便利,八十年代初、中期在广西,我实地走访了当年发生文革大屠杀的城市、地区和县份:南宁、柳州、桂林、梧州、北海、宾阳、容县、武宣、柳江、融安、武鸣、凤山、钦州、玉林、河池、百色……
   
   我经常在墟场酒肆邂逅的野老山民口中,知悉文革更多系骨裂肉的惨痛。大地青山,埋葬了太多无辜。竹帛难罄的遗事,荒芜在黄土垄上。
   
   后遇高人指点,才得以窥见那见不得光、血淋淋历史的《广西文革大事记 》。
   
   柳州汽运公司四年卡车司机蓝领的经历,影响至今。足迹遍及全国,阅尽底层民间疾苦。在江湖打滚,三教九流,阅人无数。有道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从某种意义上说“近墨者更见赤”!行内司机有句口头禅“除死无大事”。那时还是楞头青,不知天高地厚,历尽川黔道上的娄山关、七十二道拐、吊丝崖的险境,以及青藏、川藏公路的瘴雨尘烟,途中翻车、撞车、坠崖事故频发,触目惊心。一如当年老威(廖亦武)有过开卡车跑川藏公路翻二郎山进藏、参透生死的阅历,六四后的艰难的确是靠“除死无大事”的达观才能扛过来。真正的“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的赤子之心。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