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三鹿毒奶追踪
[主页]->[现实中国]->[三鹿毒奶追踪]->[中国正向朝鲜学习政治?—新极权主义主导下的朝中关系解析]
三鹿毒奶追踪
·作秀无济于事 整个中共体制要负责
·广东肇庆地区医院修改婴儿肾结石检验结果
·15年工龄奶场工人揭奶品掺假内幕
·肾结石婴儿家长指医院拒轻患者
·三鹿奶粉真毒!检出坂崎氏肠杆菌
·刘逸明: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中国模式的本质:专制、奴役、掠夺、盗窃、卖国和苦难
·徐水良:再谈毒奶粉和金融危机的教训
·綦彦臣:五问毒奶粉事件
·中国毒奶须国家主席公开道歉
·李大同:毒奶风暴
·林文希:从“易牙食子”到“三鹿杀婴”
·凌沧洲:这一番消奶毒戏后定会“雨过天氰”
·刘晓波:“结石儿”死于制度之癌
·方家华:中国人已经不相信共产党
·鲁宁:美国为什么没有免检产品
·唯色:满城尽是毒奶粉
·李平:问责制沦为轮流坐庄制
·苏占军:为啥不吊销三鹿等毒奶的营业执照?
·铁流:体制造就三鹿,专制必出伪品
·胡星斗:举报食品行业潜规则,开展道德良心运动
·梁文道:有人在管治这个国家吗?
·方觉:李长江辞职-再次舍卒保车
·野火:一杯“狼奶”,毒化一代民族
·辛可:洋人揭黑幕与“干涉内政”
·重温鲁迅:救救孩子
·未普:温家宝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太阳报:全国一片问责 惟见深圳护短
·林和立:胡温信人治不信制度的恶果
·袁启峰:也谈三鹿毒奶粉
·一个失去道德罗盘的社会
·中国有些媒体在毒奶粉事件报道中扮演不光彩角色
· 农业部五大措施力阻杀牛倒奶
·贵阳退奶酿骚乱拘三人 公安警惕群体性事件
·大陆毒奶粉横扫整个亚洲
·拉萨医院无力治疗严重肾结石婴儿
· 医院违反政策向毒奶粉受害儿童收检查费
·杭州家长指责法国品牌多美滋奶粉亦导致婴儿肾结石
·当局通告三鹿牌奶粉含致命肠杆菌
·制约公权力、敬重生命,以避免人权灾难一再重演
· 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引咎辞职 19名高官落马
· 温家宝:对“毒奶粉”事件十分痛心
·两岸就售台大陆奶精争执影响善意
·强身梦:中国奶农不能承受之重
·毒奶粉事件证明中国新闻管治有害
·中国司法部下文件禁律师受理毒奶案
·中国毒奶粉事件催生政治制度改革
·牟传珩:中国三特:特色、特权、特供—— “三鹿”引爆全民共愤
·任百棱:毒奶粉打碎了爱国梦
·廉价的背后并不光彩
·刘晓波:中宣部也是毒奶粉泛滥的罪魁
·法全面禁止含中国奶制品的食品
·杨建利呼吁成立三鹿奶粉受害者组织
·台湾全面禁止中国大陆生产乳制品
·台湾对大陆有毒奶粉震惊紧急查禁
·台查出中国产植物性蛋白含三聚氰胺
·台湾严厉谴责中国大陆不法奶业者
·台湾将组团考察大陆食品安全机制
·台湾计划派专家赴中国调查毒奶事件
·马英九希望台湾更多了解大陆食品安全机制
·台湾卫生署放宽食物含三聚氰胺标准
·台湾卫生署长处理毒奶粉不力请辞
·放宽三聚氰胺标准 台卫生署长辞职
·台卫生署长林芳郁因毒奶粉事件提出辞呈
·毒奶粉进口台湾引争议 陈云林现在来台不是时机
·马英九:拿出更大的决心与魄力,做好食品安全把关
·叶金川接任台卫生署署长
·台称可能全面禁止进口大陆奶制品
·台湾将要求北京就毒奶粉恐慌道歉
·香港政府全面召回伊利奶类产品
·香港加紧检查来自大陆所有奶制品
·毒奶事件 澳门将为七千学童抽检
·香港女童因饮伊利奶验出肾结石
·香港确认第二宗儿童肾结石病例
·港澳为曾饮用有毒奶品儿童检查
·香港拒绝全面禁止进口大陆奶制品
·毒奶粉余波未了 受害港童又增两名
·港澳台再召回停售三聚氰胺奶品
·部分食品在香港等地被验出含三聚氰胺
·中国黄金周开始港忧验肾儿大增
·美议员关注毒奶粉事件和输美产品
·日本农相因中越有毒大米丑闻辞职
·亚洲国家纷纷加强限制中国奶制品
·马来政府扩大限制中国乳制品范围
·日本广泛关注中国污染奶制品事件
·日本要食品公司严密检查各自商品
·三鹿奶粉:人作孽 不可恕
·中国的假冒伪劣综合症
·冉云飞:凭什么相信你们的宣言?
·凌方:再谈三鹿毒奶
·舒非:“国货”今昔
·为了那些被活活疼死的婴儿
·管见:“民族主义”卵翼下的含毒“创新”
·邓聿文:谁吃了三鹿奶粉?
·三罢运动势在必行
·冉云飞:祸起政府自身免检
·“我害人人,人人害我”大陆毒食品炼成史
·杨莉藜:官场经济的穷途末路
·南都社论:奶粉事件:媒体责任的失落与承担
·张成觉:上上下下话高强
·神七与毒奶:科技与道德的两个极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正向朝鲜学习政治?—新极权主义主导下的朝中关系解析

许允仁:中国正向朝鲜学习政治?
   ——新极权主义主导下的朝中关系解析
   
   
    一、变得不同寻常的朝中关系

   
   金正日一年间三次访华,而且其访问方式的特殊性,既如走亲戚般的随意和隐秘,又兴师动众,安保措施超级严密,突显出朝中关系的非同寻常。在最近的这次访问中,金正日宣称:“我们要把友谊的接力棒一代一代传下去,这是我们的重大历史使命”。
   
   对于经历过“文革”,现在已经能够解读毛泽东“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这个概念背后涵义的中国人来说,不难理解,金正日想说的是,他现在最重大的历史使命就是安排自己的儿子接班,他向中国发出喊话,只有坚决支持金正恩接班,才能使朝鲜的红色江山永不变色,同时使中朝这二个共产党国家的友谊代代相传。在后面的分析中,我们可以看到,金正日确实说出了某种维度的真实。
   
   大约是从2004年9月的十六届四中全会开始,中华人民共和国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关系,在经历了某种冷淡和疏远之后,重新开始密切起来。中朝关系的微妙变化,显然与那段现在已变得众所周知的关于朝鲜的最高指示密切相关:“管理意识形态,我们要学习古巴和朝鲜。朝鲜经济虽然遇到暂时困难,但政治上是一贯正确的。”
   
   六年多来,中国政治的许多方面,特别是在对意识形态的操控上,确实变得和我们的学习榜样越来越像了。
   
   尽管在朝核会谈中,受尽戏弄,丢尽脸面,但是,中国政府对朝鲜表现出了一种无与伦比的以大事小的耐心和谦卑。特别是在天安舰、延平岛事件,以及对金正日安排儿子接班的政治行为的积极认同之后,中朝关系更是进入了一个不同寻常的新阶段。
   
   因为,60年来,哪怕是在意识形态色彩最浓的毛泽东时代,中国在外交领域依然遵循着实用主义原则,并不以意识形态划线,中国可以和头号资本主义国家亲密握手,也可以和社会主义老大哥开启战端。邓小平之后,中国的外交政策则更是以现实的国家利益为导向,完全摒弃了意识形态的因素。
   
   我们之所以说中朝关系变得不同寻常,是因为中国政府现行的朝鲜政策,已经开始突破和颠覆自己长期以来奉行的现实主义的外交传统。我们看到,即便是在毛泽东时代,给许多小国进行援助的时候,中国至少得到了他们的热情赞美和颂扬。然而,近年来,中国对朝鲜的不断加大的援助,却丝毫没有真正使中国得到朝鲜的认同,从金正日的各种内部讲话来看,朝鲜对中国和中国的政治路线的猜疑和不信任始终没有消除。
   
   而在天安舰爆炸和延平岛炮击事件后,中国和朝鲜的亲密关系,则更是使中国在亚洲乃至全球的处境变得十分尴尬。中国不惜冒着被国际主流社会孤立的危险,和受到全世界谴责的朝鲜热烈拥抱的姿态,甚至让不少人觉得全球也许将进入一个新冷战时代。
   
   那么,为什么中国在有损现实利益,而且也得不到真心认同和赞美的情况下,依然无私无悔地坚持着对朝鲜的不断扩大的援助,甚至,有一种不惜要为朝鲜危险的挑衅行为,走向和国际主流社会全面对抗的冲动呢?难道我们前世欠了他们的,要这世来还吗?
   
   中国对朝鲜的这种态度是非同寻常的,但还不是完全不可思议的。只有在这么一种情形下,我们的朝鲜政策才可能被看作是合理的,那就是虽然朝鲜很小,还遭到全世界的非议,但是,假如朝鲜的政治理念和文化形态却是如此地伟大,像灯塔一样照亮着整个人类的前进道路,那么,我们的这种克服私利以大事小的谦卑态度就不仅仅是正确的,而且是难能可贵的。
   
   那么,朝鲜是否真的是当今世界的雅典?朝鲜的政治真的是正确的吗?朝鲜的道路是否真的揭示了人类前进的方向?在目前中国的当政者,正克服重重阻力,并不惜牺牲整个国家的现实利益,向朝鲜学习时,这个在许多人看来似乎不值一提的荒谬问题,恰恰已变成了当下中国在政治上最严肃和最紧迫的问题。
   
   二、朝鲜的政治正确吗?
   
   要考察一个政治共同体的政治行为和政治制度是否正确,和衡量一道数学题的答案是否正确相比,似乎要复杂得多。因为,后者的答案是单一的,而前者总是会处在某种多元争议之中。但是,有一点两者是相同的,那就是衡量政治正确和衡量计算正确一样,都需要有一个标准。而衡量政治正确的标准,则是一种政治哲学体系,以及一种源远流长的活生生的政治传统。
   
   要判断朝鲜的政治是否正确,首先要确定我们应该站在一种怎样的政治传统提供的价值立场上来考察朝鲜。在这儿,我们尝试着从三种不同的政治传统所提供的价值视角来察看一下,朝鲜的政治究竟是否正确?
   
   第一种传统,就是以保护个人的权利不受侵犯为核心价值的宪政民主主义的传统;第二种传统,是中国在近30多年来的改革开放中形成的政治传统,我们将其自称为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第三种传统,是经典的马克思列宁主义,也就是苏联模式的共产主义。
   
   1.从宪政民主主义的立场来看,朝鲜的政治是邪恶的
   
   我们之所以首先要从宪政民主主义的价值立场来考察朝鲜,是因为这是当今世界的主流政治传统,它不仅仅得到了当今世界大多数国家和人民的认同,而且300年来,这一传统得到各国的哲学家、政治学家和法学家的最为充分的论证和阐释。
   
   从这一由300多年来各国成功的政治实践和理论支撑着的最强势的现代政治传统看来,朝鲜的政治无疑是不正确的。因为,宪政民主主义将个体权利的保护看作政治的核心价值,而在朝鲜的政治体制中,个人的人权非但得不到保护,反而被政府系统地加以剥夺。
   
   从历年来各种国际组织关于言论自由和经济自由的评分排名中,我们可以看到,朝鲜是世界上200多个政治体中自由最少的国家之一。生活在朝鲜这个政治体中的人民,是世界上权利最少的人。一个朝鲜人,不仅仅不具有自主地选举政治领导人,批评政府的权利;不具有自由结社,自由积累私人资本和自由交易的权利;而且还不具有拒绝响应政府号召和拒绝各种政治表态的自由。
   
   在全球的60多亿人口中,2000多万朝鲜人民是一个受政府权力控制最严密、最彻底的群体。在朝鲜的政治中,根本不存在个体可以用来抵御政治权力侵害的权利观念,在朝鲜政治中,政府对人民的任何操控都是允许的,而人民对政府的任何反抗都是不允许的。所以,毫不奇怪地,从宪政民主的价值视域看出来,朝鲜的政治非但不正确,而且当之无愧地是当今世界的“邪恶轴心”。
   
   
   2.以邓小平理论为标准来衡量,朝鲜的政治是错误的
   
   我们再从第二种传统的价值观出发来考察一下朝鲜的政治,这种传统也就是当下中国的执政党所认同的,目前中国人生活其中的主流政治传统。所谓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是主要由邓小平主导的改革开放中开创出来的政治传统。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灵魂的邓小平理论的核心价值观,就是“文革”时期毛泽东所致力批判的“唯生产力论”,它将生产力的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看作是衡量一切政治行为是否正确的终极标准。
   
   毫无疑问,即便我们不是按照宪政民主主义,而是按照邓小平理论的价值标准来衡量的话,朝鲜的政治也是完全错误的。在和韩国的对比中,我们可以如此清晰地看到,朝鲜的政治是多么可怕地摧毁了朝鲜人民的创造力和朝鲜这个经济体的生产力,让朝鲜人民生活在极度的贫困之中。
   
   在世界的大多数地区,包括许多中国人都为减肥而烦恼的今天,朝鲜的政治居然能够将朝鲜人民不断地带入大饥荒中。朝鲜1990年代的大饥荒,据有关专家估计大约减少了朝鲜人口的十分之一,而目前朝鲜又一次陷入饥荒之中。因此,即便以中国特色的人权标准——生存权——来衡量,朝鲜的政治也残害了最基本的人权。
   
   对朝鲜经济上的失败,就是向朝鲜学习的最积极的倡导者也是无法否认的,但是,他为朝鲜所做的辩护是,朝鲜只是经济上遇到了暂时困难,而这种困难与朝鲜的政治是完全无关的。我们看到,这和中国1959~1962大饥荒的制造者对饥荒产生原因的解释是何等相似,他们将之归因于自然灾害和敌人的封锁,但是,即便在当时,刘少奇就指出,这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而在后来的改革开放中,邓小平更是认识到农村贫困的制度性根源,而毅然废除了人民公社。当邓小平提出改革的目的是解放生产力,改革是第二次革命时,毫无疑问,他认为毛泽东时代的贫困绝不是偶然的和暂时的,而是一种束缚生产力的僵化制度的必然产物。
   
   再退一步说,就是一贯喜欢文过饰非的毛泽东,也无法完全抹杀事实,当他在七千人大会上作检讨的时候,至少也部分承认了自己对于大饥荒的政治责任。我们作为曾经生活在同一种政治经济制度中的过来人,对朝鲜正在发生的一切,对于朝鲜的贫困和饥荒的制度性根源,可以说是洞若观火。
   
   在改革开放30多年后的今天,急于向朝鲜学习政治控制手段的新极权主义者们,当他们想要完全撇清朝鲜的政治制度以及金正日的政策跟朝鲜人民正在经受的贫困和饥饿的关系时,也许,他们自己也没有意识到,他们正在做着一件连习惯于一手遮天的毛泽东都没有勇气去做的“创举”,那就是完全无视已经彰显在所有人面前的事实,当所有人都已知道“一头鹿”是“鹿”时,他却命令人们必需真诚地去相信这是“一匹马”。只有一个长期以来埋头于在组织内部追求权力,而完全无视外部的经验事实和社会存在,从而真的自欺地相信权力可以创造真实,最高的权力可以创造自己所需要的一切的人,才会有勇气作出这样离谱的事实判断和价值判断。
   
   另外,在邓小平的倡导下,在政治体制方面作出的最重要的改革就是废除领导职务的终身制,推行任期制,而朝鲜却是将终身制进一步发展成世袭制。
   
   所以,综上所述,假如朝鲜的政治是正确的,那么,废除人民公社和计划经济就是错误的;发展私营企业和市场经济就是错误的;用任期制替代终身制也是错误的;整个改革开放都是错误的。因为,在毛泽东时代,我们遇到的只是经济上的暂时困难,在基本的政治经济制度上是一贯正确的,而改革开放则使我们背离了毛泽东通过阶级斗争,血流成河之后,才千辛万苦建立起来的基本制度。
   
   一言以蔽之,假如朝鲜的政治是正确的,那么,邓小平理论和改革开放就是错误的,反之,假如改革开放是正确的,那么,朝鲜的政治就是错误的。
   
   3.以原教旨的马列主义来衡量,朝鲜的政治也是荒谬的
   
   按照马克思的设想,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国民经济应该有计划、按比例、高速度地增长,虽然,从根本上说,这是一个书生在书斋里构建出来的乌托邦,但从各国计划经济的实践来看,像苏联和东欧的某些时期还是实现了经济的长期增长。尽管实行计划经济的国家,经济上普遍遇到制度僵化和停滞不前的问题,但是,像朝鲜这样能够将经济搞得彻底崩溃,不断地将国民从饥荒带向更大的饥荒,就是在共产党一党专政的计划经济国家中,也是一个罕见的异数。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