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明暗經緯錄
[主页]->[百家争鸣]->[明暗經緯錄]->[南水北調的罪魁禍首揪出來]
明暗經緯錄
·俄式人民大會堂指示槍殺無辜學生
·積不善之國必有餘殃 蘇
·中共黨意淫之樂虛擬房地產
·小英加油 消滅極權 打破貧富階級巨差 不要被ECFA鏈條拴住
·以愚黔首的國家騙術 現代版過秦論
·論地方語言保存民族文化實力的重要
·台灣人民不點頭中共無法統一台灣
·為何奧巴馬不能參加克林頓嫁女婚禮
·一國兩制未涉及誠信問題
·建軍節的三種意味 起義﹐暴動﹐或盲動
·香港第三勢力支持古老文化根源方言
·建議北京中央立即開放封閉式特權階級戶口制度
·可憐中國大陸人沒有國軍
·孫武治軍之道﹕ 首在正軍心
·蔣介石的俄國孫子蔣友柏打響第一槍﹕控訴惡性譭謗並尋求賠償
·民進黨的選舉及空虛理想的營造
·秋海棠之歌
·隔海下二幅藥帖非戰帖
·李克強還有贖罪的機會否﹖
·中國國民黨秘書長金溥聰旋風訪美特別報導
·國民黨是最大善意反對黨
·國民黨崇高的政治地位將永遠無法捍搖
· 龍應台女士 我們的價值觀是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的血淚史民族的淚花永遠乾不了!
·93 中華民國軍人節來源
·共產黨是個脆弱的黨
·中國社科院台灣研究所所長余克禮一行來美專題演講
·奉勸龍應台
·統一先決條件
·漢奴
·為台灣五都選舉義務做良心見證文章
·偉大美麗的西螺大橋與我
·龍應台蹧蹋可貴的話語權
·豫奴籲天錄
·19世紀美國最暢銷小說
·漢奴籲天錄
·井岡山的糊塗詩人毛澤
·河南自治遠比當中華共同體要好
·高雄台北經濟消長圖與民權標竿
·一代陷落的知識份子另一盤嘆怨
·崩盤的大陸知識份子
·全國寶貝
·外省國民黨的心願
·歷史家目前所不知的中華兩國間的秘辛
·偽裝的被放逐游子
·中共社會主義國家的反社會人文主義
·國蘭
·紀念外祖父1945.9.9在南京接受日本投降
·大陸連游子也造假
·外祖父是當年中華民國政體轉型主要推手
·驅逐萬年國代的來龍去脈
·敬告馬英九別企圖妄想用國民黨的黨產來收買中間選民
·毛澤
·毛澤
·中國人政改的意義
·三民主義大同盟在舊金山國父紀念館召開記者會
·國民黨打內戰失敗的元因﹕國民黨的空城計造成了中共乘虛而入
·建議中華人民共和國於18大替國家正名
·中國文化的蟬翼
·統領中國的政治局九張皮 vs 百里奚五羊皮
·北京霧失樓臺中南海凡60載
·國民黨靠節省刻苦耐勞抗戰因而成功
·北京邯鄲學步美國制度
·何謂中華正朔﹖
·我的一週歲生日慶祝會
·論中共國家機制
·真假國民黨恩仇錄
·含著眼淚投下馬英九政府一票
·中共金字塔型的一黨統領等級制度
·孫中山的政治綱領 對比 中共埃及金字塔惟我獨尊政治局統領制度
·1945對日抗戰勝利序曲 vs 1812序曲
·彰化濕地是心扉﹐肺﹐肝﹐腎
·不老的青鳥
·青鳥不傳云外信
·簽訂和約的首要條件
·如果國民黨五都選輸
·釣魚台屬於中華民國而非台灣島
·中共對釣魚台是項莊舞劍意在沛公
·棄帥保車是五都選舉台灣生存法
·蔣中山的政治高度來自于何方?
·蔣中正與參政會非主僕關係
·蔣中正實行憲政的濫觴
·蔡英文的建國方案請出示
·南開之父張伯苓使得中國政治步入憲政民主
·十十 對 十一
·戰時無法實行憲政原因何在﹖
·聯合國的中國地位如何得來的﹖
·民主幾度花開在中華大地﹖
·中時集團董事長蔡衍明提倡民族主義
·Okinawa 沖繩琉球的美
·Vladivostok 海參崴 vs 釣魚台
·為何憤青不要海森威而要釣魚台
·溫總理的南水北調是捨華中華
·台灣莫再走回頭路 大陸快改造重生
·彌補劉曉波的失誤
·袁世凱與溫家寶
·比較兩位總理﹕孫中山總理與溫家寶總理
·讓中共泛起沉滓的劉曉波
·中南海智囊團是否廟堂中的社鼠
·無根蘭花滿庭芳 蝴蝶翩翩燕子飛
·雙十國慶憶孫中山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南水北調的罪魁禍首揪出來

南水北調的罪魁禍首揪出來
   
   李克強執行江澤民的計劃。
   
   是共青團與太子黨的和諧合作同流合污﹐污染環境﹐中原7000條變成中共玩物。

   
   沒有生態﹐沒有生氣﹐7000條機器河流。
   
   
   專訪王維洛:比三峽工程更可怕的是甚麼?(下)
   ——南水北調工程對整個中國社會、生態的影響
   
   旅居德國的國土專家王維洛 (攝影: 大紀元)
   
   
   【大紀元2011年07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黃芩德國採訪報導)5月18日,在溫家寶主
   持的國務院常務首會議上,討論通過《三峽後續工作規章》,要求妥善處理三峽工
   程蓄水後對長江中下游帶來的不利影響。這是中國政府首次對外承認三峽工程對生
   態、地質環境以及對長江中下游航運、灌溉和供水等構成威脅。三峽工程是世界上
   規模最大的水電站。1984年,中國國務院批准了三峽工程的上馬方案。目前人們發
   現,三峽工程隱患無窮。
   
   
   
   然而,鮮為人知的是,以給2008年北京奧運供水為名,由江澤民力主批准並匆忙上
   馬的比三峽工程大2.5倍的南水北調工程,為了把10億立方米/年的水(相當於永定
   河的流量)引入北京,引水渠道要橫穿中原700多條自然河流,打破這些河流的自然
   規律。其隱患比三峽更大、威脅的面積更廣,很有可能成為中原大地的災難根源。
   
   
   
   
   
   這麼嚴重的工程隱患,為甚麼被隱瞞下來了,為甚麼學術界集體沉默,媒體上也沒
   有向三峽工程那樣引起激烈的爭論就很快被批准了呢?到底南水北調工程對中國的
   環境和社會結構起到哪些威脅?帶著這些問題,大紀元對旅居德國的國土專家王維
   洛進行了專訪。
   
   
   
   
   (上接:專訪王維洛:比三峽工程更可怕的是甚麼?(上))
   
   
   
   
   中國的水利就是在玩水
   
   記者:聽您這麼一講,它根本就不尊重自然規律,想把水折騰到哪兒就折騰到哪兒。
   
   
   
   
   
   王維洛:是。這個水,我讓它關就關,我讓它開就開,這就是中國治水的基本思路。
   其實為了北京這10億立方/年的水就動用了中線工程的方案。
   
   
   
   
   可到時候北京水還是不夠用,因為北京地下水位已經超承載能力地開採,將來還得
   彌補地下水位,這個問題就很大。
   
   記者:南水北調能解決北京這個問題嗎?
   
   
   
   
   王維洛:不能。本來漢江水是經過丹江口水庫流到武漢再進入長江的,如果每年100多
   億立方的水都要從丹江口水庫調到北方,那漢江流域下游每年就缺100多億立方的水,
   漢江就可能要乾枯。
   
   
   
   
   如果漢江乾枯,湖北省又不幹了,武漢說受不了,那還得向中央要工程,因為做工
   程能有錢,從中央到地方的官員都能賺錢,一下子撥上千億。
   
   
   
   
   中央就說你再建一個「引江濟漢」渠道,從長江宜昌下面開條運河,從沙市北邊過
   去開條運河打通長江和漢江的聯繫,把長江的水重新調到漢江去,讓它從漢江流下
   去這樣來解決漢江的缺水問題。
   
   
   
   
   本來長江的水就是要流過沙市流到武漢的,現在把它從上面抽到漢江去流回武漢,
   那麼沙市的水就更少了。沙市歷來是長江航線最淺的地方,九曲灣腸航道最淺,本
   來是要解決這裡水量不足的問題,那你從上游把水抽走了它的問題不就更嚴重了,
   對不對?
   
   
   
   
   拆東牆補西牆,只要能做工程,別的先不管先把錢給撥過來,至於做出甚麼樣來他
   們不管,如果動腦筋想的話就知道是甚麼,本來就是很簡單的東西,就這麼多水,
   調來調去地玩吧。
   
   
   
   
   南水北調的源頭丹江水庫每年要調出100多億立方的水,今年丹江口水庫的水已經下
   降到死水位以下,這個現象重複出現的話怎麼辦?到時候工程建成了,北京就依賴
   這10億立方米的水,而水源地沒有水供給怎麼辦?北京就渴的哇哇叫,河北、河南
   都會亂叫。
   
   
   
   
   這調水就像人人哄大家騙一樣,因為你依賴的是別人的資源,就像抽鴉片一樣,抽
   上了鴉片以後你就得永遠抽下去。他說2011年我們這缺水了這水不能調給你,就像
   說我今天沒鴉片供給你了,你自己好自為之吧。抽鴉片的人能受得了嗎?他建的那
   套設施它是要運作的,它是要掙錢的。對不對,水不給他能行嗎?那時候他怎麼辦?
   
   
   
   
   
   中國以前做工程無論三峽還是南水北調工程,一個最基本的出發點就是永遠考慮最
   優的條件,從對工程最優的那一點上來考慮問題,比如人家說你三峽工程要是被人
   爆炸了怎麼辦?他就告訴你我庫裡沒有水了,我已經放完了。從來不考慮裡面有水
   怎麼辦?永遠告訴你對他最好的狀態下。
   
   當然也有人認為為甚麼要考慮最壞的情況?今年日本的教訓告訴我們,日本的地震、
   海嘯與核幅洩同時發生,人家認為這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不可能的事情就是會發
   生,因為按照安全模式定理,可能發生的事情是肯定要發生的。就像日本這樣,出
   現的幾率是很低很低的,但是它發生了。我們考慮問題的時候,不是說漢江發洪水,
   水量很大,每年保證有100億立方米供北京,我們要考慮到漢江在最乾旱的情況下,
   像今年這樣的情況下,丹江口的水位降到了死水位以下,怎麼辦?根本就沒有水往
   北調的時候怎麼辦。
   
   因此必須回過頭來重新考慮南水北調工程,當初的設計和構思是不是對的,是從一
   個將來要缺水的地區去調水,而不是從一個多水的地區調水。而且還要想到,丹江
   口水庫蓄的水,也不是像毛澤東所構思的那樣,把洪水蓄在水庫裡,調出去給人家
   用,洪水蓄不住。所以南水北調的整個構思有問題,拆東牆補西牆,還搞不好。
   
   
   
   
   引水渠道破壞700多條自然河流生態
   
   丹江口水位是175米,北京的地層高度是50米,兩邊相差125米,距離為1200公里,
   用的十萬分之一的坡度向北京自流供水。水是不能平流的,不然可以在武漢拉一個
   渠道,水就過去了。
   
   
   
   
   如果有地理知識的人就會知道,中國是三個台階,西邊高,中間一般,東邊最低,
   中國的絕大多數水都是從西向東流,詩人寫的大江東去,除了瀾滄江和怒江往南流
   的。我們所涉及的從丹江口到北京地區所涉及的所有河流,都是從西向東流。那就
   有一個問題,渠道和這些河流相交的時候怎麼辦?
   
   
   
   
   有三個方法可行:
   
   
   
   
   1.架高水位,架高在工程上是可行的。最少流量是200億立方米,將來可能要達到
   400億立方米,架高一條黃河的水量。要是碰到一個潛因,比如拿一個炸藥給炸一下。
   黃河已經是因為高出地面,形成一個懸河,造成對中原大地的威脅。現在人工地架
   高一條黃河,同樣是一個威脅,戰爭的時候是威脅,和平的時候也是威脅,在訪民
   多的時候,更是一個威脅。
   
   
   
   
   2.平交,水就會亂流,也不知道水是往東流還是往北流,只能建閘門,要讓水往東
   流,就將往北的閘門閘住,要讓水往北流,就將往東的閘門閘住。
   
   
   
   
   3.下交:從河流下面過去,利用虹吸的原理。
   
   
   
   
   南水北調大多數地方是平交的,也有架高立交的,也有下交的,這一條引水干渠要
   跟700多條自然河流相交,要打破700多條自然河流的流水,你必須要有一點想像力,
   中國人做工程的時候,沒有想像力,你根本就跟不上。西方人聽了覺得有點瘋狂。
   
   
   
   
   
   當一條河流的自然體系被這麼打破的時候,那些河流如果發生洪水的時候怎麼辦呢?
   它就會干擾這條引水干渠的水量,引水干渠又增加了當地的洪水水量,就是一個亂
   七八糟的局面。
   
   
   
   
   記者:世界上是否也出現過像中國這麼個調水的計劃?
   
   王維洛:蘇聯也有一條引水干渠是從莫斯科到聖彼得堡,當初是從彼得大帝時期開
   始修建,在斯大林時代完成的,就是用集中營中的勞改犯挖出來的。但後來蘇聯放
   棄了這個干渠,因為對於生態環境的影響太大。美國也有將水從加拿大引到西部直
   到墨西哥,也做過這個規劃,但是調水到沙漠之後,第一、二年可以長莊稼,第三
   年就不長莊稼,而是變成了鹽鹼地,因為水蒸發了,把鹽分留在地裡,水加沙漠不
   等於糧食,而是鹽鹼化了。所以美國很快就放棄了這個計劃。
   
   
   
   
   記者:那這條南水北調的渠道對中國生態的影響是甚麼?
   
   王維洛:這一刀切下去,把中原大地所有的水流都給切壞了,就不要說中原大地兩
   邊水的成分不一樣、病菌如何影響當地的生態都不用說了,本身的水流都已經亂掉
   了。
   
   如果中國真的要調水,就應該使用地下暗管,就像輸油管道一樣,埋在地下,又能
   省地、又沒有風險,還能避免人家搶水,能保證進京的水。可是中國的領導人必須
   讓他的功績讓老百姓看得見,還得讓天上的衛星能夠拍得到,比方說隋煬帝修的大
   運河還留在那兒,南水北調的工程是江澤民搞的,三峽工程是鄧小平搞的,留在那
   兒的。有人說,干渠在地面上可以通航,也不可能埋在地下。但是南水北調沒有航
   運的任務,對航運沒有任何幫助。
   
   南水北調的工程是藉著北京開奧運的機會,匆匆忙忙把這個工程給批下來了。本來
   計劃2008年水要進北京的,但是沒有完成,推後到2015年了。南水北調東線、中線
   的造價是5000億,是三峽工程的2.5倍,是個很花錢的東西。
   
   
   
   
   幾十萬移民面對第三次搬遷
   
   記者:這麼大的工程,那移民人數也不會少吧?
   
   王維洛:除了給渠道征地,丹江口水庫的水位上升,一共要搬遷30-40萬人,這其中
   大部份人已經搬過兩次了。
   
   頭一次是在丹江口水庫建立時,採取外遷的手段,基本上搬遷在湖北省內,安置條
   件很差。到了文革時,移民們又偷偷地跑回丹江口庫區,在山上刨塊地,作為黑戶
   口,孩子也不能上學,慢慢地把家產又置起來了,政府就默認了。
   
   移民確實生活很苦,是「老運動員」。有報導說政府對他們怎麼好,又有報導說他
   們有很多的不滿,因為很多人沒讀過書。移民是個老問題,這些移民也跟三峽移民
   鏢著勁兒,攀比著,因為中央以前給三峽移民的政策最優惠,而南水北調工程的移
   民安置得最差,給的安置費能到移民手中的不多。
   
   
   
   
   對中國文化遺產的摧毀
   
   大家知道,宗教都有其聖地。中國的道教也是國教,道教的聖地在哪裏?很多中國
   人都不知道,道教的聖地就在丹江口水庫底。
   
   你要跟以色列說把耶路撒冷給巴勒斯坦人,他會是個甚麼反映。就算是蘇聯,斯大
   林鎮壓得那麼厲害的地方,也沒敢動莫斯科旁邊的東正教聖地謝爾蓋耶夫鎮。而作
   為一個中國人,不管你信還是不信,道教是中國的國教,國教聖地在那裏,能說一
   個水庫的價值能超過道教的聖地,我不相信。中國人大多都不知道這個了,很多人
   到廟裡燒香,求平安發財,當你的道教聖地被淹沒時,你都不知道,你去燒香拜佛,
   有甚麼用。
   
   
   
   
   專家集體沉默的原因
   
   好幾位西方記者問我,三峽工程上馬時,還有那麼多知識份子上書批評,還有知識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