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中共壮大之谜(10)(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十五)
·透视中国(十六)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终)
·地狱逃生记(一)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三)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四)
·拈花上周微
·拈花一周微 (2015年1月19日)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2015年2月9日星期一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五)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五)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六)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七)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八)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九)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一)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二)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三)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四)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五)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六)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七)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八)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九)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一)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二)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三)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五)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六)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七)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完结)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一)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三)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四)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五)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六)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七)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一)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二)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13)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四)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终)
·拈花一周微
·沧桑-晓剑著(一)
·沧桑-晓剑著(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三)
·沧桑-晓剑著(四)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壮大之谜(10)(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对于广大共产党人来说,不管毛泽东如何损伤中华民族,如何破坏抗战,用中共的意识形态语言都有一套解释,尤其中共已经从陕北山沟沟中的三、四万人,变成了拥有陕北,山西、河北、山东、苏北和鄂豫交界一带的广大地区,拥有几十万武装力量的强大政治力量,这事实本身就容易确定毛在党内的领导地位。这就使得他有本钱来清算其他人,而毛泽东所碰到的抗战的时机是过去没有过的。过去的失败责任在谁?在陈独秀、李立三、张国焘,特别是仍然有一定势力的王明。毛花了相当的功夫来清算王明。
   
     从延安整风起以后几十年,中共所有的党内运动都是“三步曲”,即第一学习文件,确立该运动的目的和是非;第二是每一个人以所确立的是非为标准做自我检查,然后由其他人对检查人进行分析批判,把每一个人批评得体无完肤;第三是组织处理,大部份给予宽大政策。这使得每一个人在运动结束以后都战战兢兢,随时提醒自己不要犯错误,要对党忠诚,并且感谢党的信任和宽大。这步骤体现在毛泽东一九四二年四月十七日毛泽东在中央政治局会议的发言中:“毛泽东就延安学习与检查问题的工作发言,指出:一、在学习与检查工作中,要对干部的思想与组织观念即言行进行审查与鉴定工作。对各个机关中的积极份子与落后份子不要平等看待,要使积极份子起模范作用。二、在检查工作与审查干部中发现反革命份子应加以清除,以巩固组织。这次高级学习组学习计划的改变,由研究历史注意十八个文件的学习,到现在审查干部,是很有益处,很有必要的。现在先研究现实的文件二十二件,研究党的历史的学习计划暂停一个时期。在整风运动中,表现有老三风不正与新三风不正,现在需要纠正平均主义,极端民主主义等。”(注3)
   
     延安整风开始就是学习党的历史,即从整风开始就学习毛亲自参与写作的《六大以来》,连中央书记处的最高级成员也不例外。到四月三日,已经通读了一遍,延安各机关也如是。毛泽东本人在一九四二年三月三十日其亲自作长篇报告《如何研究中共党史》,即以他自己为中心和正确路线的代表而构成中共的所谓历史。对于中共的所谓路线问题,即在中共的派系斗争中,是站在毛泽东一方,还是站在王明、张国焘一方,是整风所要解决的首要问题。因此,最重要的是统一党的高级干部的认识。所以,在一九四一年八月就成立了中央学习组,又称为中央研究组,“目的在于提高党内高级干部的理论水平和政治水平,克服主观主义和形式主义。”然后,毛泽东以召开“七大”(按:“七大”在一九四五年四、五月召开)为名,要求所有的高级干部都必须参加整风,毛泽东为了示范,把他自己和陈伯达、康生三人编在一个小组,而陈伯达是鼓吹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的能手,他正是在整风运动中开始高升的;康生则是从王明阵营投靠毛泽东以后,成为毛泽东排除异己的最凶横的打手。整风运动一开始(一九四二年五月),他就是地位仅仅次于毛泽东的总学习委员会的副主任,具体掌握着整人的大权。
   
     自古有“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的传统,为防止任何可能的军队高级领导不忠于毛泽东个人的事情发生,八路军、新四军的最主要领导干部,都先后被命令到延安长期住下,以解决路线认识──对毛泽东的忠实问题。
   
     聂荣臻在一九四三年九月离开他亲手创立的晋察冀根据地,他在根据地已经六年,他到延安参加整风,直到一九四五年抗战胜利;曾经是四方面军的主要军事指挥员的徐向前,在为山东根据地奠定基础以后,早在一九四○年夏天就奉命到延安,其间,彭德怀曾经致电毛泽东,期望任命徐向前为八路军一二九师师长,毛泽东当然不放心,宁愿长期让山东根据地内部不和,工作极差。直到刘少奇在一九四二年四月到达山东以后才加以整顿,就是不让这个善战的指挥员去指挥枪杆子,而让徐就住在靠近毛泽东窑洞的地方,也是直到抗战胜利以后才重新指挥军队;刘伯承是在一九四三年九月秘密返回延安的,直到一九四五年八月才让他回前线;陈毅从井冈山起就与毛泽东保持着不错的关系,所以在新四军遭难以后被任命为代军长(军长叶挺在狱),他因为与新四军代理政治委员饶漱石不和睦,被饶排挤走,是在一九四三年十一月二十五日离开军部,一九四四年三月七日到达延安,一九四五年八月二十七日乘美国军用飞机离开延安;周恩来和林彪在一九四三年七月回到延安。林彪从井冈山时期起就是毛泽东的爱将,从苏联养伤归来,毛亲自到机场迎接,到达延安以后,又让林彪代表他本人去重庆见蒋介石委员长,自然不属于被整的范围,但是周恩来就不同了。
   
     周恩来在党内的地位长期在毛泽东之上,势力雄厚,在江西曾经和王明集团的人一起排斥毛泽东,王明回忆说,毛泽东命令周恩来从重庆回去是要挨整的,结果周一转向,很快就过关了。周恩来在七月十六日返回延安时,毛泽东等人亲自迎接;八月二日,又举行欢迎周的晚会,周恩来竟然在欢迎会上当面歌颂毛泽东说:“没有比这三年来事变的发展再明白了。过去一切反对过毛泽东同志领导或其意见的人,现在彻头彻尾地证明其行为错误了。”“我们党二十二年的历史证明,毛泽东同志的意见,是贯穿了整个党的历史时期,发展成为一条马列主义中国化,也就是中国共产主义的路线!”“毛泽东同志的方向,就是中国共产党的方向!毛泽东同志的路线,就是中国布尔什维克的路线!”(注4)虽然周转变的快,可是仍然以回顾中共历史的方式作书面检查,在一九四三年十一月份,分为《自我反省》和《历史检讨》两部份,光是书面提纲就有两万多字。然后和王明的另外一个重要成员博古一起被激烈的批判(以上见胡乔木的回忆录);因此毛泽东放过和拉拢了周,只是把王明本人定性为左倾路线的理论创造者和制定者,博古则为执行者和发挥者。周恩来被毛泽东拉入六届七中全会的五人主席团。一打一拉,分别对待,总是占据多数。
   
     回到延安最迟的是彭德怀,彭德怀对中共的事业忠心耿耿,但是对毛泽东的绝对领袖地位并不过分崇拜,有意见照样提出,对王明在抗战中的主张部份同意,而且发表过几次与毛泽东主张相左的文章,在一九四五年二月开始至夏天,竟然对这个八路军的实际全权主持人(朱德长期在延安,不在八路军总部)批判围攻四十几天。聂荣臻回忆道:“整风过程中,在延安还举行了华北会议,参加华北会议的,除去新四军的同志,各根据地负责人都出席了。华北会议的议题,是总结华北敌后抗战的经验教训,到后来,发展成对彭德怀同志的批判了,主要是百团大战的问题。正如我在前面说过的,百团大战战果很大,用意也是很好的,只是后来硬啃敌人弱点,非要攻下来不可,使我军付出了较大的代价。华北会议对彭德怀同志的批判,显然是过头了,过火了,搞得彭德怀同志也难过。”(注5)这后台当然是掌握整风绝对大权的毛泽东,整整半年的时期,毛泽东送来没有加以制止。
   
     通过文件的学习和高级干部的思想检查批判,毛泽东的绝对地位得以建立。
   
     只是高级干部统一了思想还不够,对社会深有影响的,还有文学艺术。许多不满意国民政府统治现实,或者为了抗战而跑到延安的文艺工作者并不信仰马列主义,而是以自己为中心的个人主义,毛泽东的个人王国如果要建立,必须要消除这些与他的王国相抵抗的东西,他在一九四二年五月对延安的文艺工作者发表了三次讲话。即在整风学习阶段,除了高级干部从路线上统一到毛泽东路线以外,毛对于文艺政策亲自制定,发表了有名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用中国大陆文学家的话来说,这为所有中共统治下的文学艺术家套上了一道“紧箍咒”,长达几十年之久。按照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文艺是上层建筑,必须为经济基础服务。因此,文艺就必须为共产党的现实政治服务,毛泽东把文艺称为“文化的军队”,与“手里拿着枪杆子的军队”并列。这就使得表达文艺工作者个人对人生和社会看法和价值判断失去了自由,文艺工作者从此被套在共产党的车轮上拖着走,违者被碾碎。毛泽东认为首先要解决文艺工作者的思想问题,他说:“在整顿三风之间,一切同志都要整顿,文艺界也包括在内。其目的就是要把资产阶级思想、小资产阶级思想加以破除,转变为无产阶级思想。”毛泽东王国最可怕和惨无人道的,就是禁锢思想,控制思想,改造思想,要在人们在“灵魂深处闹革命”,改造的标准就是绝对地成为毛泽东一切杀人、整人政策的歌功颂德者。而知识份子往往眼光比较开阔,总是有一些个人的独到看法,所以知识份子成为毛泽东历次整人运动的对象,后来在文化大革命中成为革命对象的第九种人,悲惨异常。而首次提出全面的改造思想,就是整风中的有关文艺工作的讲话。而“转变文艺工作者的思想”,为的是“服务于工农大众,向工农大众普及”,多么动听!而实际上,就是歌颂毛泽东、歌颂共产党、歌颂共产党统治下的一切现实,不然就是“资产阶级的文艺”,这方针在中共建国以后伴随恐怖政权变本加厉地进行,到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使得全国只剩下八个“样板戏”“为工农兵服务”,除了直接歌颂毛泽东、共产党,其它的任何作品都不能见世,成为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思想恐怖专政时代。这起点就是整风中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
   
     在高级干部和文艺工作都纳入毛泽东的王国以后,组织上也必须建立一个专制王国,这就把对中下级干部的政治审查工作提到了日程上,这造成了延安的一片恐怖。现在的中共为了维持毛泽东的形象,总是把文化大革命中毛泽东害死千万的中国人的罪行推到所谓“四人帮”的头上。而整风中的造成延安恐怖的罪行,则推到康生头上。一九四三年七月十五日,康生在中共中央直属机关的干部会议上制造恐怖说:“延安发现了这样多的侦探、奸细,所有的同志要警惕到,过去的麻木不仁及反对革命份子的自由主义,对党的为害是何等严重!”于是,“整个延安一夜间变成为私立公堂和人间地狱了。到处是大喊大叫、声色俱厉的逼供。有的单位,甚至于特务已占了压倒优势,好人倒反而寥寥无几了。……挖出的特务越多,康生的成绩也就越大。‘毫不夸张地说,’康生在一次会议上分析敌情时,以十分肯定的语调说:‘我说出来,也许会把你们吓一大跳,到延安来的党员也好,干部也好,有百分之七十、八十,在政治上都是靠不住的,是各式各样的特务、叛徒、坏人!’他说:‘各单位要按照这个指标去抢救失足者,谁不完成指标,不是麻木不仁,就是他本人有问题。’”康生所造成的恐怖状况触目惊心:“军委三局电讯学校二百人,抓了一百七十个‘特务’;关中师范学校参加整风运动的八十八人,挖出了六十二个‘特务’;绥德师范挖出了二百三十个‘特务’,占该校总人数的百分之七十三;延安警卫团居然挖出百分之八十到九十的人是国民党特务;陇东一个县,在不到两周的时间内,挖出了二百多人的‘特务系统’!连中央秘书处,只有六十多人,也挖出十多个‘特务’。延安和延安地区,成为特务的天下了。挖红了眼,像发疯似的,一个人高兴时像特务,忧愁时也像特务;爱说爱道像特务,沉默寡言也像特务;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怎么看怎么像特务。”(注6)这是现在中共中央党校的领导干部之一公布的情况。但是现在大陆有关人的著作中都众口一致地说,这是康生干的,而回避康生的后台毛泽东,毛干的坏事仍然被长期地掩盖起来,证明有三: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