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井蛙看画日记:2011-5]
井蛙文集
·隐藏的花裙
· 罂粟与蝴蝶
·荷兰的风车
·荷兰冷却的火焰
· 在塞纳河延伸的地方
·巴黎日记
·她们的儿子
·想念老太太
·姐妹
·尴尬
·夜半风吹
·书评:《追风筝的人》
·一套被极力推荐的童书
·井蛙云抱:诗人对话录
·生命的地图
·男人的内衣
·《芬芳之旅》的激情与绝望
·《人皮客栈》的色情与无聊
·《三月的企鹅》:冰川上的抒情
·另一种囚禁——《凡高之眼》艺术评论
·诗人的年龄
· 异端的命运
·蒙克夕阳下的精神地狱 艺术评论
·从凡尔赛到路维希安的道路
· 艺术与瑜伽
·书讯:井蛙新著付梓
·塞尚的苹果
·修拉的十年光色分割
对话筒
·老共产党高级干部的反动后代-----郭小川之子郭小林的六四狱中记(访谈
·访谈诗人吴非——上海作家的牢狱史记(之1)——
·访谈诗人胡俊──上海作家的牢狱史记(之2)──
·民运人士何永全──上海作家的牢狱史记(之3)──
·民运领袖杨勤恒──上海作家的牢狱史记(之4)——
·诗人林牧晨──上海作家牢狱史记(之6)——
·人民广场运动斗士魏全宝---上海作家的牢狱史记(之7)
·访流亡作家张先梁(沈默)──上海作家牢狱史记之八──
·流亡诗人孟浪──上海作家牢狱史记(之9)——
·对抗是知识分子最舒服的姿态——异议作家刘水访谈(上)
·从佛国流亡到佛国--西藏诗人东赛访谈录
·Interview poet Dongsai
·穆文斌狱中生活访谈录
·俞心焦访谈录
孩子的语言
·童诗系列:春田花花和秋天的苹果树----给天才儿童依诺
·童诗系列:看海的狗
·一只斑点狗很想搭火车
·童诗系列:孩子张开口
·童诗系列:红翅膀鞋子
·童诗系列:爸爸和笨笨鸡
·童诗系列:春天鸟的苦恼
·童诗系列:翘鼻子
·童诗系列:爷爷,我也老了--献给安徒生
·童诗系列:童年的战争
·童诗系列:一只猫的困惑
·童诗系列:虫子的监狱
·童诗系列:六一猪油糖
·童诗系列:麦当当里快乐的一秒
·童诗系列:旺旺和友友
·童诗系列:拉毛的小脚
·童诗系列:儿童节献礼:《阿巫》
·童诗系列:南瓜爸爸和麦田里的乌鸦
·童诗系列:亲爱的小孩--给自己
·童诗系列:棒棒糖
·童诗系列:蚂蚁的狂欢节
·童诗系列:三个坏小孩
·童诗系列:朵朵的礼物
·童诗系列:干嘛拿走我的礼物
·童诗系列:小黑咪的伙伴
·井蛙童诗三首:向日葵在做梦
·童诗系列:蒲公英
黑人俱乐部
·疯子与稻草
·复活的爱尔兰
·乡下跳蚤集市
·伊豆敌人
·X花纹领带
·吞下这一棵罂粟我们就自由了
·苦蜻蜓的祈祷
·一棵不打算叛逆的云尼那草
·索诺玛
·不要诅咒蝴蝶
·HOPSKIN街道
·??但丁的地?
·陪葬罂粟花
·你不该看不见你看见的
·不让你下沉
·北京
·诗人老人
·左倾的脖子
·约鲁巴人的木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井蛙看画日记:2011-5)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2011/5/16 JINGWA)
   
   
   我经常想象,我是一个安静的老人。一个比博尔赫斯更健康的老人。我想象中的老人,像个不写诗不抒情的高僧。茶余饭后只下下棋散散步读读书。一个男人老了之后还在追求情色,一个女人老了之后还在渴望钱财,一个著作等身的老作家老了之后还在参加什么会议接受什么奖项,这多无聊啊。一个普通人老了之后,在花园里浇浇水种种花多写意。人就非得被欲望驱使,干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吗?多没境界。我想,我老了之后,肯定还很可爱,因为走了很多路,视野很辽阔;因为读了很多书,心境很淡薄;因为看了很多人,性情很静雅。我老了之后,若写不动了,就只读年轻诗人的诗,重新融入新的时间和空间。就像把一个画好了的长方形颠倒过来,重新解构另一个更好看的长方形。让长方形变得比长方形更完美。这就是我的理想。
   
   (2011/5/15 JINGWA)
   
   
   远距离看那些纵欲者,就像远距离看一个破败的场景。有点悲壮和残酷。可是,近距离是不能目睹也不能接近的。人就是这样,悲剧与自己保持着距离,同情才会产生。悲剧发生在自己身上,那就不是同情了。能够同情自己的人,是不会纵欲的。一个自恋的人,是不忍心伤害别人的。自恋与自私之间,不存在距离。因为,这两者的关系相对。自恋者,有爱。自私者无爱。自恋者,懂得怜悯,有怜悯之心何来自私。纵欲,包括一切的欲望。吸烟者不能没有烟;酗酒者不能没有酒;吸毒者不能没有毒品;好赌者没有一天不赌;好色者不能一天缺色;所谓玩物丧志者,便是这些纵欲自私之人。他们的人生就是一个侵略别人的战场,轻者轻,重者重。
   
   (2011/5/14 JINGWA)
   
   确实,鲁本斯是巴洛克绘画风格的代表人物。德拉克洛瓦是这样评价鲁本斯的:“His principal quality, if one may be preferred among so many, is a prodigious spirit, that is to say, a prodigious life; without it, no artist is really great…Titian and Paul Veronese are tame beside him.” 他所强调的是强大的精神与生命形式是每个艺术家步向伟大的主要特质之一。这个我同意,不过,提香若不如鲁本斯,我倒不这么认为。毕竟,提香是鲁本斯的先辈,是提香和米开朗基罗或意大利绘画成就了鲁本斯。他只是后来人,就像德拉克洛瓦是鲁本斯的后来人。安格尔也不例外。
   (2011/5/13 JINGWA)
   
   可爱的德国画家鲁本斯(Peter Paul Rubens 1577-1640)说:“画画是我的职业,当大使是我的爱好。”这位身体健康,精力充沛,人缘极好,外交才能卓越的艺术大师的一生可以证明一种幸福的艺术家的命运也同样需要身体的健康良好的人际关系与勤奋的锻炼再加上天才的气度。一想起鲁本斯,就像见到了灿烂的阳光,我能感受到一种积极健康的艺术生命在激励我好好生活下去。他的诸多宗教画中,我最喜欢的两幅就是《基督上架》与《基督下架》。我手中的画册是我去年在图书馆的书会上买到的《世界艺术大师》丛书中的一本,华丽的巴洛克风格,他的颜色亮丽,人物生动。这不得不使我们把他和提香、米开朗基罗联想在一起。确实,从他绘画的内容上看,他们是一起的。宗教为题材,画面宏大,强烈的道德感。也就是兽性与美之间,天堂与地狱之间,最能展现他巴洛克华丽辉煌的风格的画,还不是基督上下架,而是《维纳斯的盛宴》。整幅画都充满了一种狂欢的激情,一种欲望与天使的交错。我醉心于这种庞大的画面,裸体线条的纯熟和老练。
   
   (2011/5/12 JINGWA)
   
   “The chess-board is the world, the pieces are the phenomena of the universe, the rules of game are what we call the laws of Nature.”这是Thomas Henry Huxley(1825-1895)在《一盘棋》里的话。因此,懂得游戏规则的人是幸运者,也是棋局的胜利者。这些话适合大部分人,但是,很可惜,大部分人活着都不幸福也不快乐。终日营营役役者就是大部分人,只有少部分人自我地活着,才找到了活着的乐趣,这乐趣多半也不是什么幸福。幸福的真正意义,是在寻找幸福的同时懂得一霎那间的安宁和忘我。而不是可以停顿的东西。一个高人,一旦懂得这个幸福的道理,也许已经历尽沧桑,不幸就在幸福的背后,距离不远。
   (2011/5/11 JINGWA)
   
   去年图书馆书会时买回来的十箱书中,有一叠小小的油画明信片。没仔细看,就随意把它放在书堆中,谁生日了从中撕一张送人。但是,我从不记得好好翻开来看看,甚至这是谁的画我都没留意。因为,德国印象派画家马克思.利伯曼(Max Liebermann 1847-1935)在法国印象派绘画之间没产生多少波澜。因为法国印象派,每一位都是大师,自然,德国的印象派画家就没让我花时间。今天,我无意中发现了这叠明信片。我后悔我以前太忙,没在意这位犹太画家也有与其他的法国印象派有着惊人的接近也有惊人的不同。《老女人与山羊》1890年的作品,太棒了。不管是画面还是颜色,老妇人的衣裙扭动时的线条感,以及她使劲儿拉着山羊时面部向前,而山羊在相反方向上使劲儿地也向前。这种力度的抗衡使画面感非常生动。另一只羊却在左边与老妇人并行,温和顺从,恰好与那一只相对。绿色的草野,一种波纹似的野草的线条感与老妇人的衣裙扭动时呈现的线条感和谐地组合在一起。安静中带着生活的力度,动态中也夹杂了空间的辽阔。
   利伯曼鲜有莫内与雷诺阿的水光山色。他曾师从巴比松画派的米勒,像《荷兰村落里晾衣服的一角》以及《荷兰牧场的洗衣女人》等等画作,颇有乡村质朴的风味。这种精神,很容易理解是继承了米勒惯有的劳苦农民形象的描画。
   
   (2011/5/10 JINGWA)
   
   有人问我是怎么阅读的?我无聊时读史;忙时读文;正常时读画;烦躁时读诗;闲时写;病时玩(玩,包括看电视,上雅虎打麻将下象棋)。很少病也就很少玩。富有时外出旅行,旅行中闲时逛博物馆逛画廊,忙时购物。穷时,当然是安分守己每天去上班了。
   
   (2011/5/9 JINGWA)
   
   伦勃朗,使我懂得我的光明就在我身上。因为,在同一个物体中可以同时看到黑暗和光明。我自身的光圈就在我自身的颓废中清楚地被辨识。我梦见伦勃朗指着一棵树说,那就是你。生命的也是死亡的。荷兰画派,就让你的肖像,在一棵树上永恒了。
   我梦醒,我掀开窗帘,看见窗外的柿子树,我指着那棵树说,我的永恒就在你这棵树的肖像上了。你的影子。
   
   (2011/5/8 JINGWA)
   
   
   没睡好,疲劳。看伦勃朗的画册。想念青年旅馆旁边的阿姆斯特丹河。河上人来人往,我也在人来人往里。
   (2011/5/7 JINGWA)
   
   今天,看俄罗斯电影。感叹,环绕黑海的诸多民族都令人头疼。他们的关系,他们的和平,他们没有统一的黑海精神。既不是东正教的也不是伊斯兰的,他们的精神是各自的自卫和彼此的侵略。东正教从来没能统治伊斯兰,相反,伊斯兰也从没能成功地去挑战东正教。基督教与伊斯兰教之间的权力较量直至今天,也还是两大派系的冠军战。
   (2011/5/6 JINGWA)
   
   图书馆就是官场的一个角落而已。中国图书馆是中国官场的一个角落,美国图书馆也是美国官场的一个角落。里面尽管书籍成堆,别以为那是读书人聚集的地方。其实不然,我工作的地方就是一个官场。人与人之间不谈论书籍,人与人之间不谈论真心话,人与人之间不友好往来也不不友好往来。非常官场地各自礼貌问好,接着各自回去自己的家。偶尔谈论时事那是因为这些时事特别引人瞩目;偶尔谈论诗歌文学那是因为别人在特意讨好你,因为他们知道你只谈论诗歌文学。似乎不这样我们之间就没了谈资,剩下来的时间就不知如何打发。但是,图书馆是个有趣的官场的一个角落。这里不谈论政治,偶尔谈论政治那是因为这个地方的政治实在太引人瞩目。
   
   (2011/5/5 JINGWA)
   
   图书馆工作的人多半不勤奋。也就是多半都很懒惰。除了我以及一些和我相似的人,我看到的都是些不喜欢劳累的人群。他们都很清楚如何打发时间。如何让时间消逝但又过得特别有意义。比如在茶桌上看书,比如在图书室内喝咖啡。这里没有特别忙碌的氛围,这里没有竞争但多少有些人事斗争。少也很小,真的不像真正的官场。
   
   (2011/5/4 JINGWA)
   
   十年前我很喜欢聂鲁达的情诗。今天重读,感到无法下咽。他的诗歌还是很棒,但是,我已经不能在这方面太抒情。转为辛波斯卡,以前我也很喜欢辛波斯卡的生活细节与现代符号,但是,今天重读,我也感到无法下咽。原因是这些诗我都太熟悉了。读八零后的诗,还好。有些还很干净利落。空气因此也变得清新。
   
   (2011/5/3 JINGWA)
   
   我不知道为何从来就不喜欢吃:那些酸溜溜的话梅啊,杨桃啊油柑子之类的东西;或者甜得人撕心裂肺的雪糕以及餐馆里特意送的饭后甜品。我就感觉如果我喜欢上这些东西我肯定变得非常神经质。咳嗽得利害。
   (2011/5/2 JINGWA)
   
   咳嗽,不能阅读。不能食寝。(2011/5/1 JINGWA)
(井蛙看画日记:2011-5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2011/07/0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