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李俊与李庄,都使薄熙来受伤]
姜维平文集
·薄熙来占据了“道德高地”?
·薄熙来为什么公开抢劫李俊?
·遗忘了孩子就没有了未来
·新闻界的李庄继续坐牢
·贪官判刑后都赞成新闻自由?
·冉云飞获释与北岛还乡
·大连万人抗议,要求清算薄熙来
·我很想成为江南/姜维平声明
·中共应从善如流把大连定为政治改革特区
·证词:薄熙来的“共同富裕”
·望着林顿远去的身影
·大连又火上浇油?
·王立军造假的真实目的
·贪官爱当性奴
·薄熙来吃蛋糕与分蛋糕
·911给世界留下了什么?
·唐军处理大连PX官民双赢
·曹天问政,意义何在?
·薄熙来赶考不合格
·陈伟华痛斥薄熙来是叛徒?
·中国进入君弱臣强的时代?
·温家宝绝地反击,薄熙来另起炉灶
·邓恳救不了薄熙来
·孙中山成了一杆旗
·胡锦涛没来,胡锦星代劳?
·重庆沃尔玛事件的两面性
·薄熙来鼓吹的“大下访”是真的?
·薄熙来利用罗淙钓鱼
·赵长青说,李俊不是黑老大
·汪洋能斗过薄熙来?
·薄熙来的哀鸣
·薄熙来要发动军事政变?
·薄熙来吹捧李岚清为了啥?
·罗豪才帮助薄熙来擦皮鞋
·薄熙来拢络“网络水军”
·汪洋大胆地往前走
·北大投靠薄熙来?
·校车,警车与跑车
·薄熙来打黑,株连九族
·薄熙来是不是大汉奸?
·黄奇帆的谎言与薄熙来的厚脸皮
·中加政客的“二人转”
·日本官员为什么看重薄熙来?
·今日《红岩》谁来写?
·薄熙来枉法追诉的又一例证
·李庄申诉,意义重大
·徐鸣调动说明了什么?
·薄熙来搞“追逃”,意欲何为?
·“乌坎事件”照亮了中国未来的道路
·张永祥与李修武
·3·19枪击案是一个阴谋?
·薄熙来为什么要杀死王紫绮?
·两面派的孔雀开屏
·薄熙来打黑,抢钱买官
·薄熙来破坏法治的新动向
·温家宝把握最后的机会
·重庆的牛皮吹破了!
·薄熙来入常,中国要遭殃
·薄熙来入常,中国将遭殃
·金正恩是扶不起来的阿斗
·薄熙来目光短浅吗?
·马英九的台湾梦是什么?
·赵长青为什么流泪
·一样的孩子,不一样的命运
·东阳富姐案尽显贪官本色
·薄爷爷的孙子梦
·请不要在我文章里强插广告
·林海涛不要自杀
·薄熙来唱红挥霍2700亿
·成都军区与薄熙来划清界限
·王立军为什么被调离
·林书记永远是清官?
·王立军事件给我们的启示
·薄熙来已经被监控
·王立军落马,汪洋何以高调打黑?
·哈珀救不了薄熙来
·赵长青说,薄熙来乱法误国
·关海祥别成为下一个王立军
·五个重庆少一个:谎言重庆
·重庆降温,王立军被冷冻
·王立军为什么与薄熙来反目为仇?
·薄熙来的末日到了
·薄熙来的《爱财说》
·如何处置薄熙来?
·石首人为何撕毁通缉令?
·薄熙来的厚与薄
·薄熙来还有戏吗?
·薄熙来傍大款,郭台铭还要多少跳?
·王立军的自白
·薄熙来学雷锋了吗?
·赵启正在鹦鹉学舌
·薄熙来迅速转向,胡温举棋不定
·李俊回家的路还会远吗?
·贺国强谈天气意味深长
·黄奇帆越描越黑
·赵长青说,李修武案应当发回重审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李俊驳斥薄熙来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王彪子跑了,薄熙来倒了一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俊与李庄,都使薄熙来受伤

    中共十八大之前的政坛,有点春秋战国时的味道,不仅各个派系重新组合分化,集结,而且多种治国理念纷纷亮相,但最根本的未变,那就是专制制度,所以,纸写的谎言和血凝的暴力,对他们都同等重要,不过是程度不同而已,因此,李俊的流亡及其打黑内幕的披露引起了读者对李庄的回忆,而前者的不屈不饶的抗争与后者的鸦雀无声形成鲜明的对照,勾起我们的深思和联想,但不论如何,这两个案件均出之红都重庆,都出之于标榜公平与正义的山城,毫无疑问,他撕开了唱红打黑的假面具,确使野心勃勃的薄熙来受伤。
   
   如果说去年底和今年初,薄熙来搞的唱红打黑运动还具有一点魅力,还引来了习进平等中南海高层领导的首肯的话,如今应者廖廖无几,已是孤家寡人,强弩之末了,它像一幕猾稽剧,被李庄案无情地撕开了幕布,红色的背景是流淌的血泪和惨淡的夕阳,从里边走出的,不仅有黎强,文强,龚刚模等,还有方洪和李俊,当然也有好话说尽,坏事干绝的薄熙来。
   
   非常遗憾,由于薄熙来在重庆对媒体的高压,特别是对原重庆市媒体主要领导经济问题的调查,整肃,使他们都变成了沉默的羔羊,严密的封网又使海外的批评之声受限,所以,我们目前对黎强案和文强案的实情都所知甚少,而且,当地民众对民企富豪和各级官员的仇视,又容易迷惑人们思索的眼睛,理性的分析似乎不得民心,就造成了思想上的混乱,好像老板和官员抓的判的越多,社会就越公平和稳定,薄熙来治下的被定性为黑社会的人越多,成绩就越大。现在这个误区已经被捅破,李俊出逃和披露真相的意义就在于此。

   
   李俊告诉我们一个最重要的事实,就是薄熙来在争夺中南海领导权时,不惜任何代价,要和军方拉关系,他以非法和卑劣的手段,公开抢劫了民企老板的财产,把俊峰集团几十年积累的数十亿的“大蛋糕”,恭手送给了张海洋等,而且还要给李俊戴上一顶黑社会的大帽子,连他的25个亲友也受到了牵连。最近诉诸报端的证据材料,不仅有带公章的数十份文件,而且还有看守所里拍摄的现场图片,以及李俊和专案人员的谈话录音,同时,昨日自由亚洲电台还播放了记者白帆对李俊的电话录音访谈,总之,铁证如山,这就是说,薄熙来操控下的重庆公检法可以掩盖黎强案,彭治民案的真相,但对李俊案已经无能为力了,而只要扯开了这一个典型案件的内幕,其它的都可以以此类推,不是徇私枉法的编造,也会是夸大其词的渲染,其目的都是为了愚弄民意,彰显政绩,为自身造势。
   
   李俊的血泪控诉还透露了一个秘密,就是中南海高层领导人都在靠近军方,为了得到更高的权力和避免被整肃,都在军队里寻找代理人,这是六四事件的后遗症;而薄熙来是目前对胡锦涛等构成严重威胁的主要人物,他在条件一旦具备,得到军心支持的情况下,必将会血腥地发动军事政变,而李俊等民企老板则成了他进贡的牺牲品。或者说,他们诬陷李俊,和巧取豪夺俊峰企业财产的成功,为薄熙来上位奠定了一块基石。
   
   因此,我们清醒地看到了,目前薄熙来和汪洋争议的蛋糕论,不过是一块遮羞布,我们不能说争议没有意义,但可以说它根本没有接触实质性的问题:由谁来分配蛋糕,或者说,谁给了他们分配蛋糕的权力?显然是中国不民主的专制制度,而口口声声讲公平和正义的薄熙来,却把李俊的大蛋糕,荒唐地送给了军方,而换取了部队的捧场,也就是说,拐了一个弯,撒了一个弥天大谎,薄熙来把这个蛋糕给了自己,而由制度使然,又没有人敢追究他的刑事责任。所以,他的贪腐和枉法可以大行其道。
   
   不过,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薄熙来绞尽脑汁和虚张声势的作法,却首先在李庄案的第二季遭到了巨大的挫败,他过份地看重了王立军的能力,和重庆公检法的顺从和奴性,仿佛在他所管辖的山城可以一言九鼎,但玩出的“法火”,却最终烧了自己的屁股,同时也使全国的律师界和舆论界看清了他的本质:他有多大的职权,就会在多大的范围内徇私枉法和变相贪腐,他不论是在大连,还是在重庆,都会凌驾于公检法之上,捏造罪名,排斥异己,把他不喜欢的人投入监狱,北京律师李庄是大连律师陈德惠的继续,而李俊则是李庄案的变换角色之后的续集。
   
   所幸,当李庄出狱之后,身处皇城脚下,不得不保持沉默的时候,李俊却走上了流亡海外的漫漫征程,虽然目前他还不太安全,但先期发出的证据材料却已被世人所知,这不仅为其最终得到合法身份打下基础,而且,使薄熙来的仕途遭遇了又一个新的猾铁卢。
   
   但是,我们且不可掉以轻心。依我对薄熙来为人的了解和思想性格的分析,他不会退却,他会变换新的手法,用新的创意转移人们对李庄和李俊的关注,还要组织他的团队,通过海内外的媒体,继续为自己上升摇旗呐喊,比如,他领衔的进京唱红的逼宫阴谋失败了,又利用万达集团的实力进军足坛,以便摆平爱好足球的储君习进平,这正如此前他的老爹薄一波死了,自身没了靠山,就利用儿子薄瓜瓜和陈云的后人联姻,以拢络与邓小平对应的陈家势力的支持,等等。所以,不要小看他的马仔故意放出的一组薄瓜瓜和陈家小姐的玉照,也不要轻视他的所谓蛋糕分配论,更不要小看他的铁哥们王建林忽然高调重返足坛,这些重大事件,都与他的政治前途密切相关,但是,李俊好像等待在历史的十字路口,等了很久,当薄熙来迈开大步,唱着具有欺骗性的红歌,飞快地向中南海奔跑的时候,他轻轻地使了一拌子,薄熙来猛然又跌倒了!
   
   如同上次李庄使他摔坏了下巴一样,他不得不匆忙召集香港新闻界的马仔,给自己狡辩,这回他摔坏的则是脑袋,由李俊提供的事实,使胡温看到了政治危机,如果薄熙来抢夺了更高的权利,他就会颳一场腥风血雨,让中国倒退数十年,那时逃亡者不会只姓李,只是一个人或几个人,将是排山倒海的难民潮,薄瓜瓜就成了金正恩,中华民族将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所以,我说,李俊案已经成了他的死穴,这正是重庆法院要在七月十五日宣判俊峰集团相关人员案件不得不推迟的原因,有迹象表明,薄熙来派出了大批马仔正在某些国家,从事所谓通缉追逃的工作,他们志在必得,像对待常亮那样,试图永远地封住知情者李俊的嘴巴,而且更为可笑的是,薄熙来命令重庆国安的特务,不仅入侵和同步操控我的电脑,删改我的文稿,监视我的电邮,而且还找了多位说客,以读者粉丝的名义,南来北往,软硬兼施,极尽恐吓和收买之能事,但是,薄熙来愚蠢地忘记了最关键的一点: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只要他徇私枉法,伤及无辜,既便他把李俊抓回去,也封了李庄,方洪,方迪的嘴,甚至把我变成了江南,但是,还会有新的人出逃,还会有带泪的新的呐喊从红都中响起,直到有一天,薄熙来在高层内斗中出局,他可能成了黎强和彭治民的狱友,他将为自己今天的疯狂付出血的惨重的代价。
   
   毫无疑问,江泽民快咽气之际,正是其死党成鸟兽散之时,夏德仁任期未满忽然离职,大连市委书记换了新人,薄熙来老巢再次起火燃烧,他贪腐十几年的案情已经败露了,薄熙来疯狂表演的机会已经不多了,李俊,李庄等被冤枉的人,扬眉吐气的日子越来越临近了!届时,薄熙来传授的枉法追诉的卑劣手法,会反治其身,生不如死,这是历史的必然,也是制度的结果。薄熙来深知这一天总会来的,所以他早就说过,他不怕五马分尸。
   
   2011年7月21日于多伦多。
(2011/07/2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