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廖亦武被拒出境之我见]
姜维平文集
·聂树斌案难在何处?
·辽大校友任北大校长,我进一言
·应当立即拘捕聂海芬
·薄谷蹦得太欢,自己跳进锅里
·黄奇帆挂羊头卖狗肉
·欺人太甚的永州蛇
·谎言与偏见
·薄熙来检举揭发大老虎
·李剑铭暗斗民企,李俊背水一战
·女神探谎言的破灭
·习近平坐出租,重庆却抓司机
·雅安地震,王东明面临严峻考验
·老常《王立军在狱中写的供词》是抄袭之作
·李克强去雅安,谁说废墟下已无人?
·李克强去雅安,谁说废墟下已无人?
·黄奇帆最后的疯狂
·浙江高院何以闪烁其辞?
·彭佩瑶说,她的眼泪哭干了
·孙政才关照,李俊企业起死回生
·实名举报吴文康,薄熙来吓傻了
·姜维平声明:安玛张冠李戴
·《重庆日报》为李俊恢复名誉
·李俊企业遭围攻,黄奇帆偷着乐
·致昝爱宗和李主任的信
·刘志军哭了,薄熙来能笑吗?
·我与王志馨老师
·薄谷才是大汉奸
·周永康下苏州,强颜欢笑心里愁
·只有胡耀邦才能救中国
·赵副局长飙了,薄熙来下毒?
·唐慧案二审胜诉意义重大
·多伦多同性恋大游行目击记
·瓜农的脑袋不如瓜
·陆昊调动引发的回忆与思索
·薄熙来受审时会系领带吗?
·李俊算总账,薄熙来死罪
·杀掉薄熙来是上策
·薄熙来将为“翻供”付出代价
·李望知有脸吹捧薄熙来?
·薄熙来庭审为何延期?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一』
·25年前,就有人预言薄熙来垮台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二』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重庆变局,薄熙来死党李剑铭被调离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谷开来与王立军有一腿吗?
·一审宣死,薄案还有好戏看
·薄熙来翻供,黄奇帆乐了
·习李去大连,薄案有点悬?
·12年巨变,薄熙来必然有今天
·评价薄熙来,秦晓鹰的常识性错误
·薄熙来戴上手铐,为什么发抖?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生活太苦,湖南卖甘蔗的老人猝死
·薄熙来家书子虚乌有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廖亦武被拒出境之我见

    廖亦武可能是被拒出境最多的中国作家,也是在德国及海外影响力最大的坐过牢的文人了,但在我看来,他更是一个对中共专制统治存有侥幸心理和天真幻想的书生,这位仁兄曾经17次被有关当局拒绝出境,唯一的一次例外是2010年秋季,他在德国待了6个星期后,令我意外地返回到了中国,现在,他再次陷入了没有高墙的“牢笼”。这说明了什麽?应当吸取怎样的教训?
   
    海外的报道说,在本周三接受德新社记者采访时,廖亦武对当局拒绝他前往美国和澳大利亚参加文学活动而发出抗议。现年52岁的廖亦武表示,与具有政治理念的好友刘晓波不同,他本人仅仅是一个描写底层民众生活的作家,却因此而被阻止出境。他表示,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受到如此限制。
   
    我已经注意到,此前廖亦武收到主办方邀请,参与5月16日至22日在澳大利亚悉尼举办的文学节,但遭到当局阻止。今年4月底他因为同样原因而无法出席在美国纽约举行的文学活动。看来,被拒的两次活动都仅局限于文学创作方面的交流,但中共建国以来向来把文学艺术当成政治工具看待,数以万计的文人曾身受其害,这方面廖亦武应当很清楚,而且,中国不是一个法制国家,虽然出入境有法可依,但有的条款则是模凌两可,伸缩性很大,谁是出境后,有可能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人,也不好界定,所以,一切都看上级的批示而临时决定。像廖亦武这样有名的作家,允不允许出境,肯定是由高层国家领导人定夺的。

   
   海外媒体的报道说,对于当局近来加强对艺术家和作家的压制,廖亦武显得异常气愤,尤其是在艾未未事件上。廖亦武表示,艾未未最多算是一个说话直白的人,但这不仅仅是对政府,对朋友也是如此。此外,廖亦武对于与自己同为作家的冉云飞遭到逮捕同样不理解,“他就是个书呆子。他怎么会被逮捕了呢?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对于这样的疑问,廖亦武不必困惑,中共从来都是把刘晓波,艾未未,冉云飞等人全部看成是眼中钉,肉中刺的,只是他们“一言堂”的专制统治呈现三个不同的特点:一是同样体制,不同的领导人有略微不同的观点;二是不同时期,他们有不同的观点;三是同一个领导人在不同时期的不同情况下,观点也不一样。因此,长官意志决定了历史上发生过的许多有关文人出入境的大事件,对领导人来说,或许只是信口开河,但对文人来说,则决定一生的命运。这方面的事例很多,比如,著名记者陆铿在1978年,借改革开放之机,去了香港,后来才有刊物《百姓》,并以此为阵地发声!往上追溯,中共曾步其后尘的前苏联,也是这样,比如《古拉格群岛》的作者索尔仁尼琴,1974年被驱逐出境,晚年却幸运地得以回国,并在普京时代终获“俄罗斯国家奖”。
   
    我们知道,2010年秋季,在德国联邦政府施加压力的情况下,廖亦武获准前往德国进行为期6周的访问,这是他迄今为止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出国。3月28日,回到中国的廖亦武被安全单位“喝茶”,理由是他希望接受来自美国和澳大利亚的邀请。对方表示,接到上层的命令,不允许他前往国外。对此,不仅廖亦武,而且,很多读者也迷惑不解,为什麽中国政府变来变去的,一会儿放,一会儿拒,让廖亦武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呢?我认为,廖亦武至今没有弄明白上次侥幸得以出境的真实原因,我认为认真回顾一下与此相关的一切问题,或许可以找到启发。
   
   据新华社的报道,2009年10月7日至21日,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应邀对比利时、德国、保加利亚、匈牙利和罗马尼亚进行了正式访问,并出席“欧罗巴利亚-中国艺术节”和法兰克福书展及中国主宾国活动开幕式。大家至今记忆犹新的有两件事,一是中国作家对海外异议作家,诗人的不礼貌的抵制行动,二是习近平向德国领导人赠送了江泽民的著作,我看了有关的这方面两极的报道,我认为,中国作家的举动是依据上级的指示决定的,显然,这个作协的上级不是习近平,因此,他向德国领导人送书是委婉地说明,前一代领导人还在影响新一代班子的决策,有些不文明的作法,是不得已做出的。这颇为类似1989年5月15日,赵紫阳会见戈尔巴乔夫时谈到邓小平一样。
   
   因此,去年,与其说廖亦武的获准出境是中共政策有变,不如说是习近平势力略有增长, 他对德国高规格接待的一种回报,也是显示一种弥补2009年的不良影响的善意,很可能他在有关请示文件上作了不同寻常的批示,但接近廖亦武的国保人员未必知道详细内幕,只会送口头人情,即,苦口婆心嘱咐他出境后千万管好嘴巴,并说,如果表现好,下一次还让你来去自由。于是,廖亦武深为不解:为何官方出尔反尔。
   
   据称,廖亦武对德新社表示,自己只是一个书写历史、保存历史的“手艺人”,并不觉得违反了任何规定。他不理解中国政府为何要如此对待作家。但是廖亦武强调,作为记录中国历史的作家,自己不想流亡国外,“我到现在只出过一次国,而且我也回来了。”
   
   的确是这样。在逗留德国期间,廖亦武曾经接到邀请,前往奥斯陆参加为刘晓波举行的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仪式,但最后并没有前往,他坦诚地说,“我和刘晓波有二十多年的交情,尽管如此我还是决定不去参加颁奖典礼。因为我担心,也许再也不能回国了”。但现在,廖亦武却面对无法再次出国的境遇,他觉得自己的经历简直可以写一本“荒诞小说”,政府的作法“实在可笑”。
   
   我认为,中共的举动历来都是荒诞的,但可笑的不是政府,应当是廖亦武自己,试想,既使是习近平上次拍了板,也会依时而变的,我推定,应当是在茉莉花革命发生之时,中南海的高层领导集体开会达成了共识,所有的类似廖亦武这样的作家,都等同于刘晓波看待,既使不关进牢房,也严密监控,一律不准出境,因此,时过境迁,往事如烟,连习近平也不敢给他网开一面了。
   
   因此,廖亦武失去了一个难得的机会,中国政府不可能允许一个在本国采访阴暗面,却在世界各地高调行走的人,或许廖亦武舍不得故事素材产生的土壤,但他毕其一生也不能穷尽中国民众苦难之万一,他以前采访的东西已经不少了,完全可以挥笔写上十年二十年,为人类保存那些底层人民的记忆,这一点比什麽都重要,比女友重要,比故居重要,比乡情习俗,酒肉文化圈子更重要,而如今,他怎样在一个警察站岗的环境里写作呢?他为什麽不听从遇罗锦的劝告留在德国呢?
   
   不过,廖亦武也不必太失望而难过,我推测中共在明年的十八大之后,即各派官员都各就各位时,会在政治上相对宽松一些,如果习近平和李克强搭档会更好些,习近平在处理“文字案”时,会想起他父亲习仲勋因小说《刘志丹》坐牢的事,李克强在辽宁的言行也证明他希望政府依法办事,所以,或许廖亦武能在2012年底会获准出国,此为至盼,呜呼!我等中国文人都是这麽善良,凡事总往好处想,总把中国进步的希望寄托在下一代领导人身上!但愿习近平别让廖亦武和大家再失望!
   
   2011年5月12日写于多伦多大学图书馆,6月30日修改。
   
   自由亚洲7月1日首发
(2011/07/0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