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黃世仲對辛亥革命的傑出貢獻]
胡志伟文集
·「相當多的高幹是右傾機會主義,惟恐天下不亂,幾包紙煙就能收買一個支部書
·空軍副政委劉亞洲中將說:「有的人一輩子在討伐別人的思想,其實他不曉得他
· 激濁揚清 言必有據
·不以人廢言 不以蠡測海
·傳記文學、口述歷史與當代史研究
·傳記與傳記文學的分野
·中國古代的傳記文學的分類
·傳奇文與碑傳文的區分
·兩千五百年前就有口述歷史
· 《我的前半生》是口述歷史佳作
·《顧維鈞回憶錄》是黃鐘大呂
·《周宏濤回憶錄》披露不少內幕秘辛
·《周宏濤回憶錄》披露不少內幕秘辛
·《李宗仁回憶錄》謊話連篇
·訪錄者切忌逢君之惡
·白崇禧太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大陸從事口述歷史者門檻太低
·近代史書刊的編輯人員大多不具備勘誤補遺能力
·五、六十年代的香港,傳記文學空前繁榮
·兩岸的當政者,長期以來都習慣於將史料列為秘藏而禁止借閱
·海峽兩岸的當政者,長期以來都習慣於將史料列為秘藏而禁止借閱
·有關傳主與執筆者分享版權的爭議
·口述歷史引發的誹謗訴訟
·在兩岸都當烈士的騙案
·誹謗死人的立法與判例
·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 真史戰勝偽史
·歷史是勝利者寫的,歷史書是知識份子按照勝利者的要求寫的
·全文註釋
·民國肇建後第一宗政治冤案——辛亥革命功臣黃世仲之死
·啟德機場七架飛機是誰炸毀的?
·宋祥雲隻身潛入機場一舉爆破七架飛機
·台灣總統府褒揚哪些香港名人?
·台灣總統府兩次褒揚董建華之父董浩雲
·總統一九八○年褒揚患肝病在香港養和醫院逝世之球王李惠堂
·總統頒令褒揚退役陸軍二級上將余柏泉,其七弟余叔韶是香港首位華人檢察官
·總統下令褒揚香港中華廠商聯合會副理事長董之英
·總統下令褒揚香港人人書局創辦人余鑑明
·總統頒令褒揚香港珠海書院董事長江茂森,稱其「育才有方
·總統下令褒揚香港人人書局創辦人余鑑明
·總統頒令褒揚香港珠海書院校長梁永燊
·總統下令褒揚香港殷商何
·中共決策層頒布的諡號,是可以隨著黨內派系的升沉而「加膝墜淵」的
·郝柏村訪問記
·國軍巨炮並未向廈門發射原子彈
·國軍巨炮並未向廈門發射原子彈
·二四○巨炮造成共軍損失慘重,這才迫使毛澤
·九月三日一天,金門醫院就遭直接命中五十三次之多,傷患百餘人慘被炸死
·八吋榴的彈頭重二百多磅,二四○炮的彈頭重三百六十多磅
·金門炮戰這一幕歷史不可以再重演了!
·金門炮戰這一幕歷史不可以再重演了!
·毛澤
·閻海文擊落敵機後不幸被敵彈擊中,他跳傘落地後擊斃多個前去圍捕他的日寇,
·國民黨是以知識份子——記者、教師——為主體的政黨,她在基層工作、組織工
·台灣對大陸擁有的優勢仍在於政制民主化
·大陸學者尊崇錢穆鄙視郭沫若范文瀾
·錢穆推崇孫文學說能融會中西開創新局
·共軍渡江前錢穆號召知識份子人自為戰
·效法明末朱舜水流寓日本傳播中國文化
·怒斥「毛澤
·怒斥「毛澤
·二十世紀學術思想史上的一座豐碑
·把新亞書院辦成香港的一流大學
·馬列主義的強迫灌輸始終未能泯滅錢穆思想的光芒
·馬列主義的強迫灌輸始終未能泯滅錢穆思想的光芒
·一個熱愛中國民族歷史文化的心靈
·《國史大綱》增強民族凝聚力
·反對民族虛無主義 維護中國歷史文化
·《國史大綱》振奮國人抗戰必勝信念
· 譴責康有為罵盡中國全部歷史
·錢穆愛國家愛民族的堅定信心
·早亨廷頓廿四年批判文明衝突論
·鄧小平江澤民盡皆拾錢穆思想之牙慧
·晚清文學刊物《中外小說林》殘本重印價值
·黃世仲的小說作品比諸李伯元、吳趼人、曾樸等譴責小說更勝一籌
·《中外小說林》殘本經校勘修補後重印為廿冊
·黃嘉音與黃嘉德弟兄的遭遇
· 黃嘉音死得冤枉
·鄭成功父子與蔣介石父子
·鄭成功父子與蔣介石父子
·鄭成功父子與蔣介石父子
·鄭成功父子與蔣介石父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黃世仲對辛亥革命的傑出貢獻

黃世仲對辛亥革命的傑出貢獻
   ——兼論叛徒陳炯明翻案之絕對不可能
   【論文摘要】黃世仲,字小配,一九○一年加入孫中山摯友尢列在新加坡組建的興中會週邊組織中和堂。一九○三年入陳少白主持的興中會機關報香港《中國日報》,歷任記者、編輯和主筆,此後八年盡全力投入反清革命的宣傳鼓動工作。一九○五年在孫中山監誓下加入同盟會,負責香港分部的交際和庶務。他寫了《廿載繁華夢》、《洪秀全演義》、《五日風聲》等十八部長篇小說,構成了一部自鴉片戰爭至辛亥革命的形象的中國近代史,或鞭撻封建王朝專制昏憒,或暴露官場黑暗腐敗,或歌頌革命志士的英勇奮鬥。他創辦或主編了《世界公益報》、《廣東日報》等,積極鼓吹反清革命、拒俄、反美(迫害華工)等愛國運動;還先後創辦《粵東小說林》《廣東白話報》《嶺南白話雜誌》和《中外小說林》等白話雜誌,後者成為當時華南地區最重要的小說刊物。他在省港十多家報刊發表的政論文章,批駁康有為的保皇主張,支持留日學生的愛國行徑,鼓吹拒俄運動、抵制美貨、收回路礦權益、禁煙禁賭反苛捐雜稅,充份表現了中國傳統知識份子的良知。他不僅是辛亥革命的吹鼓手,而且身體力行,親自參加了一九○四年策反湘籍駐粵防軍的惠州起義以及一九一一年的廣州黃花崗起義。
   自一九七八年以來,將黃世仲作品收入文學史、小說史、新聞史的已有《中國小說史稿》、《中國小說史簡編》、《中國文學簡史》、《中國近代報刊史》、《簡明中國文學史》、《中國文學史》、《中國近代文學發展史》、《簡明廣東史》、《嶺南文學史》、《中國近代文學發展史》、《嶺南文學簡史》、《廣東近代文學史》、《中國文學批評通史》、《晚清小說史》、《中國近代散文史》、《中國新聞事業通史》等十七種。其中《中國近代文學發展史》中<資產階級革命小說家黃世仲及其他>一文佔了兩萬四千多字篇幅。
   今年是黃世仲殉難九十九週年。從三百多篇研究黃世仲的論文中可知海峽兩岸三地的史學家早已肯定他對辛亥革命的傑出貢獻,他的冤情也已真相大白,持相反意見者僅一、兩篇而已。然而,殺害黃世仲的主兇——陳炯明至今陰魂未散,他的後人不斷地以竊運到外國的贓款編印書籍、召集研討會,對此革命的叛徒塗脂抹粉頂禮膜拜。本文的最後三頁,逐條批駁無良文人受僱編造的諛陳謬論,斷言陳炯明是千古罪人,必將遺臭萬年。

   
   近代革命派小說界首屈一指的代表人物
   黃世仲,字小配,一八七二年生於廣東番禺大橋鄉(今廣州芳村區西塱村)。少時就讀於南海禪山書院,與陳千秋同為康有為弟子。廿二歲隨兄伯耀赴南洋謀生,常投稿新加坡《天南日報》。一九○一年加入孫中山摯友尢列在新加坡組建的興中會週邊組織中和堂。一九○三年入陳少白主持的興中會機關報香港《中國日報》,歷任記者、編輯和主筆,此後八年盡全力投入反清革命的宣傳鼓動工作。一九○五年在孫中山監誓下加入同盟會,負責香港分部的交際和庶務。他寫了《廿載繁華夢》、《洪秀全演義》、《五日風聲》等十八部長篇小說,構成了一部自鴉片戰爭至辛亥革命的形象的中國近代史,或鞭撻封建王朝專制昏憒,或暴露官場黑暗腐敗,或歌頌革命志士的英勇奮鬥。他創辦或主編了《世界公益報》、《廣東日報》等,積極鼓吹反清革命、拒俄、反美(迫害華工)等愛國運動;還先後創辦《粵東小說林》《廣東白話報》《嶺南白話雜誌》和《中外小說林》等白話雜誌,後者成為當時華南地區最重要的小說刊物。他在省港十多家報刊發表的政論文章,批駁康有為的保皇主張,支持留日學生的愛國行徑,鼓吹拒俄運動、抵制美貨、收回路礦權益、禁煙禁賭反苛捐雜稅,充份表現了中國傳統知識份子的良知。他的文學才能不僅表現在小說、政論方面,而且表現在發表於上述報刊的大量詩詞、粵謳、竹枝詞、童謠、解心腔及時事腔,他還參與組織港穗報界成立「優天影劇社」,多次赴澳門演出粵劇,以移風易俗為名,實則宣傳革命。女革命家秋瑾在紹興英勇就義後,黃世仲即以此事為主幹,結合時事,創作粵劇《火燒大沙頭》,到澳門演出。他不僅是辛亥革命的吹鼓手,而且身體力行,親自參加了一九○四年策反湘籍駐粵防軍的惠州起義以及一九一一年的廣州黃花崗起義。
   辛亥革命成功後,黃世仲與廖仲凱、陳少白等十七人被各界代表推選為廣東軍政府樞密處參議,旋任民團總局局長。民國肇建時,孫中山以臨時大總統的名義給廣州《南越報》頒發褒許狀,而《南越報》的重要文章如《五日風聲》、《朝鮮血》、《十日建國志》、《孽債》等長篇小說及政論多數出自黃世仲之手。故孫中山對南越報的褒揚即是肯定黃世仲對革命的卓越貢獻。
   一九一二年四月九日,廣東代理都督陳炯明突然以「私購軍火,圖謀不軌」等三項罪名將黃世仲逮捕入獄,未經審訊秘密槍殺。十年後,陳炯明背叛孫中山、炮轟廣州觀音山總統府,晚年又投靠帝國主義反對革命軍北伐,這充份證明陳炯明是中華民族的千古罪人。一九二三年一月,滇桂聯軍攻佔省城,陳逆逃往惠州。孫中山回師廣州後,革命元勳高劍父、謝英伯等人曾呈請當局為民國肇建後這宗第一冤案平反昭雪,不幸因政局多變未果。(1)
   辛亥革命的宣傳家、實行家和組織家
   黃世仲被害消息傳出後,在粵同盟會同志咸表憤慨,潘達微(冒著危險埋葬黃花崗殉難烈士遺骸的義士,全國人大代表李崧醫生的岳父,香港作家杜漸的外公)曾去函向陳炯明責問(2)。黃世仲之子黃福蔭為免株連,漏夜逃往香港。一個月後,陳炯明才派人通知黃世仲家人收屍,由年僅十七歲的女兒黃福蓮與同盟會友人陳鄒卿一齊將遺體入棺,雇船運回大橋鄉。黃世仲身後蕭條,不名一文,連棺木都是沖口村彭景山送的。不久,大橋故居被大夥強盜打劫(3),陷於家破人亡慘景。省港大罷工後,黃福蔭被胡漢民堂弟下毒失明嘔血而死,日軍攻陷香港前黃伯耀病逝於故鄉。後又經抗日、文革等兵燹,黃世仲遺物以及文獻資料蕩然無存,迄今我們隆重紀念先烈時,竟連一張像樣的遺照都拿不出來。由於黃世仲生前友好全已病故,我們即使能找到一九○五、一九一二年他與孫中山的合影,也因照片中人頭濟濟多達二、三十位,而無人能辨認相片中哪一位是黃世仲了。
   黃世仲雖然死於非命,但是後世文學界、史學界、新聞界對他的評價一直是不錯的。例如浙江大學中文系副教授趙明政說;「在近代小說史上,沒有第二個作家像黃小配這樣,創作如此繁富的作品來正面反映反清鬥爭」(4)《香港戰史系列叢書》作者、著名史學家謝永光說:「黃世仲是香港最具有影響力的革命派小說家」(5)甘肅省社科院文學研究所所長顏廷亮教授說:「黃世仲是近代中國資產階級民主革命派小說界首屈一指的代表人物……他對嶺南地區近代小說史、文學史以及革命史的貢獻,遠比吳趼人和蘇曼殊要大」(6)廣東省社科院歷史研究所所長方志欽教授說:「黃世仲的革命業績是不朽的,他留下的革命文學作品也是不朽的」(7)抗戰文學元老、華南師範大學中文系教授李育中說:「黃小配不僅是一個很有成效的革命小說家,還是一個政論家、一個身先士卒的衝鋒陷陣的革命宣傳家、實行家與組織家。在晚清眾多小說家中,他是一個傑出者。」(8)
   然而,近百年來,在相當長的一段時期中,黃世仲研究是陷於低谷的,這裡牽涉到政治禁忌、為尊者諱、資料匱乏等等原因,但是有心人還是陸陸續續做了一些令人欽敬的研究。
   章太炎為《洪秀全演義》所作的序文是研究黃世仲作品的開山門之作,他說「次郎(黃世仲有一個筆名是世次郎)為此,其遺事既得之故老,文亦適俗。自茲以往,余知尊念洪王者當與尊念葛、岳二公相等」。意謂:次郎寫這部書,是從故老(按:指太平天國侍王李世賢幕府參謀、因逃避清兵追殺而遁入空門的白雲山寺僧璜山上人)口中得知的天朝遺事,其文字也適合人們讀懂。從今以後,我們應該尊念洪王同尊崇諸葛亮、岳飛一樣呀!
   嶺南大儒羅香林在《香港與中西文化之交流》一書中盛讚:「一九一五年以後,中國各地所倡之文學運動,亦嘗受在港所出黃世仲等白話小說之影響」「在清季所出諸社會小說中,世仲《廿載繁華夢》殆巨擘矣」。
   錢杏村馮自由最早研究黃世仲
   黃世仲被冤殺後,南北軍閥不斷廝殺,孫中山晚年為北伐殫精竭慮,根本無暇考慮民初廣東軍政府的這宗冤案。一九二八年後,國民黨治理中國大陸的廿一年內,內憂外患綿延不絕,抗戰八年和國共內戰三年大傷元氣,執政者委實難於在危急存亡之秋考慮平反冤獄,所以自本世紀初至一九四九年大陸政權易手,有關黃世仲研究的文章寥若晨星(在總數三百多篇的黃世仲研究文章中,一九四九年前發表的僅佔七篇)。直至陳炯明身敗名裂以及胡漢民被幽禁湯山(一九三一年二月)乃至出亡香港(同年十一月)後,才有人敢涉足黃世仲研究此一禁區——一九三四年譚正璧編的《中國文學家大辭典》(10)收入了黃世仲條目。一九三七年二月,錢杏村在《好文章》雜誌第五期發表了《宦海升沉錄》一文,同年他在商務印書館出版的《晚清小說史》指出黃世仲著作有《洪秀全演義》、《廿載繁華夢》、《大馬扁》和《宦海升沉錄》,且著重論述了後二者。錢氏認為黃世仲著《大馬扁》,表面上是抨擊立憲派的康有為,實質上是為了種族革命的利益而作;而《宦海升沉錄》則「在當時的暴露官場小說裡,是很優秀的,把重心放在政治上,文字很簡練」。
   民國廿年代末,老同盟會會員馮自由發表了《洪秀全演義作者黃世仲》一文(11),勾畫出了黃世仲這個歷史人物的大致輪廓。他談及《洪秀全演義》「出版後風行海內外,南洋、美洲各地華僑幾於家喻戶曉,且有編作戲劇者,其發揮種族觀念之影響可謂至深且巨」,也談到陳少白為黃世仲伸冤之言:「世仲宣勞革命有年,功大罪小,陳炯明入黨日淺 ,或不知其過去歷史;故(胡)漢民宜無不知,就職時應即移交法院依律審訊,以昭公允。倘情罪確實,亦當計功減罪,未可置諸重典,任(胡)漢民竟甘認陳炯明之劊子手而不辭,殊不可解!」這些細節已被許多論文所引用。
   第三篇重要文章是一九四五年四月楊世驥發表於《文苑談往》第一集的短文《黃世仲》(按:此文原載於《新中華》雜誌復刊第一卷第十二期),他指出黃世仲的生平也很像一篇小說,他的作品「皆有所為而為者,宛若經天的虹彩,在近代文學史上發放著瑰異的光芒」。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