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孙文共和民主革命]
郭国汀律师专栏
·王水珍“寻衅滋事”案辩护词
·王水珍“寻衅兹事”案刑事上诉状
·王水珍寻衅滋事案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中共法院被阉割成不伦不类的东西的铁证
·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辩护词
·关于张赫监视居住死亡事件的法律意见书
·关于公安强行介入经济纠纷拘留无辜公民做人质逼债的紧急呈阅件
·奸淫幼女案辩护词
·受贿案辩护词
·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案刑事上诉状
·谢某受贿案刑事申诉状
·张春“双规”屈打成召刑事申诉状
***(7)经典商事合同民事案
·一起重大善意取得争议案重审代理词
·网络电子邮件名誉侵权争议案
·外观专利设计争议案代理词
·福建省首例著作权争议案代理词
·果园承包合同纠纷案代理词
·借贷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借款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天下第一剑”商标侵权争议案代理词
·析产争议案代理词
·不当得利争议案起诉状
·不当得利争议一审代理词
·不当得利争议案上诉状
·不当得利争议案上诉状
·不当得利重审案代理词
·出租车乘客伤害应向谁索赔?
·服务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权利质押借款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涉外商品房屋买卖合同质品争议案代理词
·抚恤金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
·劳动争议(运钞车被劫)争议仲裁代理词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答辩状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之二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运输费争议案代理词
·租赁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房屋预售合同(债权转让)争议案代理词
***(8)海事海商名案要案
·“国鸿”轮光船租赁合同争议仲裁案代理词
·船舶碰撞侵权争议案代理词
·Ocean Glory轮碰撞争议案代理词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代位权)争议案代理词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上诉案情代理词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审代理词(正)
·翻船货损代位追偿案初步法律意见
·扣押船舶申请书
·海上货运合同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
·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上诉状 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船舶买卖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造船合同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上诉答辩状/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审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运费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无单放货争议案上诉代理词/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运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船舶碰撞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运货损代位追偿案代理词/郭国汀
·越权放行提单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运费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放行提单侵权争议听证代理意见书
·诉前还船海事强制令申请书/郭国汀
·渔业船舶碰撞侵权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关于“8•5”油污染事故损害赔偿的初步法律意见/郭国汀
·关于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纠纷上诉案代理词之二
·强制执行令复议申请书/郭国汀
·诉前海事强制令听证代理意见书/郭国汀
·诉前还船海事强制令申请书/郭国汀
·沉船货损索赔争议案重审代理词/郭国汀
·关于进口货物货方要求签发两套提单有何风险的法律意见/郭国汀
·进口鱼粉自燃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货损争议案起诉状/郭国汀
·清风洲轮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航空货运运费争议案析/郭国汀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不服行政行为纠纷案代理词/郭国汀
·货代合同争议案上诉答辩状/郭国汀
·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状/郭国汀
·涉外航空运输侵权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苏东台渔02051与苏赣鱼02981船舶碰撞案情分析/郭国汀
·华亭进出口公司无单放货案代理词/郭国汀
·提单丢失应如何处理?郭国汀
·无单放货(记名提单)案评析/郭国汀
·五矿国际货运福建公司与厦门外轮代理有限公司保函争议再审案/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固定物、浮动物? )争议案的反思/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修船作业火损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一起重大船舶保险合同(告知义务)争议案之代理词/郭国汀
·浙江金纺诉日本川崎汽船株式会社无单放货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中钢轮沉船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中钢轮沉船货损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孙文共和民主革命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孙文共和民主革命
   
   
   1894年夏末,孙文赴夏威夷,大哥孙眉对孙文的宗教信仰极为不安,无意资助孙文的革命狂想,华侨虽不满清庭,但因担心国内亲人受牵连,极少人愿意下力推翻它。11月24日孙文最终说服约20名年青的广东人,组建了反清组织兴中会。[1]1895年1月孙拟组织首次起义,筹集经费23000港元,其中孙眉和糖种植园主邓阴楠(将产业卖掉支持孙文革命)两人奉献了一半。兴中会2月18日成立香港总部,会员宣誓“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建共和” 香港杨衢云也是个雄心勃勃者,并提出出售10元革命债券,待革命成功后按100元兑换。
   

   1895年4月17日李洪章与日本签约,除了赔偿战争费用一亿六千万美元外,中国割让台湾和南满辽东半岛。但不到一周,俄国,德国和法国迫使日本交还辽东。但不到六个月俄国对满洲的企图令英国震惊,英国主要想对中国商业竟争而非要领土。[2]
   
   许多被遣散的士兵变成土匪,孙文早期曾利用秘密会社和土匪。孙文计划于10月26日举行广州起义。香港筹资由杨衢云负责,一位清末首批留学美国的官派生的儿子卖掉房子得款8000元,另一名商人捐了10000港元。加上夏威夷筹集的和孙文的其他收入成为起义资金。[3]
   
   孙文在广州负责起义,陆皓东设计了白阳蓝天旗,陈诗梁及几名西方人,一名美国军事专家,孙文予会社和土匪首领现金,并承诺他们抢劫。[4]刘(LIU)是香山知名人物视此为改朝换代的良机,躲在后面亦支持孙文。起义前两周,杨衢云被选为临时政府总统,但10月26日阴谋者们未放一枪便四处逃散。孙文逃脱,但陆皓东和其他领导人被捕后被杀。28日杨衢云组织的约400名苦力部队(杨承诺他们作为未来政府军士兵月薪十元),在广州登陆时受到警察迎接。港英当局应清政府要求禁止孙文进港五年。
   
   孙文10月29日逃至香港,随即与陈少波,陈诗梁逃至日本神户,杨衢云逃至东南亚后转逃至南非约翰内斯堡。神户有数千广东华侨,但孙文召开兴中会大会时仅15人出席,然后两名追随者资助孙文旅费,孙文1896年1月抵夏威夷住了六个月,然后孙文前往美国三个月一无所获。孙文发现美国华侨更缺乏政治觉悟,而洪门更完全忘记了其反清复明的宗旨。但清政府悬赏高价全球拿捕孙文。
   
   4、伦敦绑架闻名全球
   
   当孙文离开纽约前往利物浦时,清使馆立即通知了驻英大使,后者询英国外交部是否可在孙文抵利物浦时拘留他,得到否定答复。10月1日孙抵伦敦,入住康特里尔(Cantlies)为他预定的格雷旅宫(Gray’s Inn Place)。清使馆聘侦探一直跟踪孙,并决定将孙绑架回中国审判,孙自已给他们提供机会;孙两度进入使馆,因而被拘软禁在使馆三楼12天。但另一说是10月11日在到教堂途中,孙文被清庭驻英公使馆派人秘密绑架,拘禁在使馆三楼。[5]清驻英公使馆已按清庭指令花七千英镑雇船拟将孙文运送回国处死。
   
   孙文说服一个年青的英国人,使馆勤杂工乔治(George Cole)告诉他自已不是疯子而是象英国社会党的领导人一样的人。当乔治仍犹豫不决不想抗命时,孙给了他20英镑,并承诺若成功送信给康特里尔再给他1000英镑。[6]同时一名英国女管家决定自已送信给康特里尔,她在信箱中留下匿名信息。10月18日乔治将孙文的亲笔信送达康特里尔,他立即向警局(即苏格兰场),外交部和时代报纸披露。[7]结果孙文因此一夜成名。
   
   “我的一切均得到上帝的惠顾。通过上帝之道,我希望进入政治之路”孙文说,“我不是属于基督教会,而是属于革命的耶苏基督。”孙这时承认“没有朋友的帮助,他无法用英文写任何东西”。[8]
   
   5、政治理念
   
   自清使馆解救出来后,孙文留欧洲两年,学习第一手西欧社会政治发展史,见证了各工业国家社会改革和政治革命发展现实。1896年12月-1897年6月期间,孙文共到大英博物馆59天,此期的大量阅读和思考,形成了他的社会革命与早期的民族革命与民主革命相结合的观念,形成了着名的“三民主义”(民族,民权,民生)的基础。[9]民族主义不仅反满而且反帝;民权主义旨在用四种民权(举选,被选举,动议,弹劾,)制约政府的五权(行政,立法,司法,监察,考试);民生主义强调节制资本,平均地权。期间孙文认识了在英国流亡的俄国革命家,孙文说“中国需要30才会出现革命”,而俄国人则说俄国需要100年。[10]
   
   [1] Immanuel C.Y.Hsu. The Rise of Modern China.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New York 1970.p.543。兴中会成员有112人。
   
   [2] 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 Boston 1980.p.42.
   
   [3] 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 Boston 1980.p.45.
   
   [4] 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 Boston 1980.p.46.
   
   [5] Immanuel C.Y.Hsu. The Rise of Modern China.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New York 1970.p.544
   
   [6] 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 Boston 1980.p.54.
   
   [7] 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 Boston 1980.p.55.
   
   [8] 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 Boston 1980.p.57.
   
   [9] Immanuel C.Y.Hsu. The Rise of Modern China.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New York 1970.p.545
   
   [10] 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 Boston 1980.p.59.
(2011/07/2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