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身世]
郭国汀律师专栏
·思想的高度统一是人类社会之大敌
·统一思想之谬误由来已久矣/南郭
·我的心里话--有感于杜导斌先生被捕
***中共专制暴政政治迫害郭国汀律师实录
·郭国汀律师遭遇黑色元宵节
·中共对我的八次政治迫害--在温哥华告别恐惧讨共诉苦座谈会上的发言(上)
·中共暴政对我的八次政治迫害(中)
·中共暴政对我的八次政治迫害(下)
·If You Really Want Control Lock up Their Lawyers
·Anti-communist sentiments landed Chinese lawyer in an asylum
·我的思想认识与保证/郭国汀
·郭国汀律师的[悔罪][悔过]与[乞求]
·郭国汀因言论“违宪”行政处罚听证案代理词
·我推崇的浦志强大律师/郭国汀
·我被中共当局非法剥夺执业资格的真实原因
***(24)《共产主义黑皮书》郭国汀编译
·共产党皆变成杀人犯罪团伙的历史与理论分析
·朝鲜的罪恶与恐怖和秘密:共产党暴政罪恶批判系列之一
·古巴共产极权政权的罪恶:共产党暴政罪恶批判之二
·越南共产党暴政罪恶昭彰:共产党极权暴政罪恶实录之三
·中欧和东南欧共产党暴政的深重罪孽: 共产党极权暴政罪恶批判之四
·埃塞俄比亚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共产党政权罪恶实录之五
·安哥拉和莫桑比克共产党政权的血腥暴力:共产党政权罪恶实录之六
·阿富汉共产党暴政罪大恶极:共产党极权暴政罪恶实录之七
·尼加拉瓜共产党政权的罪孽: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之八
·秘鲁共产党的血腥残暴: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之九
·虐杀成性的柬普寨共产党暴政: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评论系列之十
·波兰共产党政权的罪孽: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系列评论之十一
·苏联共产党暴政的滔天罪行: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系列评论之十二
·中国共产党极权流氓暴政的滔天罪孽: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系列评论之十三
·论共产党极权暴政的归宿-- 2010年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斯特拉斯堡大會专稿
·金正日真面目
·韩战真相
***(25)《苏联东欧天鹅绒革命》郭国汀编译
·东欧天鹅绒革命导论
·苏联政治民主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系列评论之一
·罗马尼亚暴力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系列评论之二
·匈牙利静悄的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三
·捷克戏剧性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四
·东德和平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五
·波兰自我限制的革命:共产党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六
·罗马尼亚35天革命成功真相
·社会转媒(国际互联网)对阿拉伯之春革命的巨大作用
·郭国汀:苏共政权垮台的根本原因
·阿拉伯之春埃及部分成功的革命
·阿拉伯之春:突尼斯成功的革命
·觉醒的人民粉碎专制体制:阿拉伯革命
·民主革命决非恐怖主义
·东欧各国追究共产党罪犯的罪责概况
·共产党专制暴政皆依赖秘密政治警察实行极权恐怖统治
·共产党极权暴政利用强制劳改劳教集中营野蛮残暴迫害人民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实质上皆与人民为敌
·共产党极权专政暴政的大清洗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皆利用强制劳改集中营野蛮迫害人民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皆践踏法律司法暗无天日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皆疯狂迫害宗教信仰者
***(26)《共产主义的历史》郭国汀编译
·序《共产主义的历史》
·共产主义的理论与实践批判
·列宁主义批判
·斯大林主义批判
·西方国家的共产主义
·第三世界的共产主义
·共产主义谬误的根源及其注定失败的原因
·共产党政权跨台的理论与实践根源
·马克思确认共产主义是“可怕的妖精”和“鬼魂”及“幽灵”
·共产主义注定败亡的十四项理由
·人类不平等的起源究竟是什么?
·郭国汀马克思主义批判
·宗教是毒药!宗教是引人堕落的意识世界吗?!
·马克思列宁毛泽东为何仇恨宗教?
·共产党政权为何仇恨宗教?
·共产党仇恨宗教的根源
·中共政权极度腐败的宗教根源
·共产党仇恨宗教的根源—与网友的讨论
***(27)《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郭国汀编译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
·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2)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3)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4)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5)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6)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7)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8)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9)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0)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1)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2)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3)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4)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5)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6)
·列宁是天真无知与考茨基的远见卓识
·马克思私生子考评
***(28)《苏俄革命》郭国汀编译
· 列宁共产主义实践的恶果
·极权主义术语的由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身世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

   

   郭国汀编译

   

   1、身世

   

   孙文,字逸仙,又名中山。6岁入学孔子,12岁读四书五经[1]。13岁时至夏威夷在大哥孙眉资助下进入英国教会主办的小学Iolani全班除了孙文和一名夏威夷土着子弟外,全是英国人。入学时孙文连一个英文字也不懂,三年后毕业时孙文获英语语法二等奖。[2]但孙眉对孙文受基督教吸引却很不高兴。1882年秋,孙文进入当地最高学府Oahu College高中,它是由美国Congregationlist and Presbyterian教会主办,但孙文仅在该校就读了一年,因孙眉得知孙文将受洗,于1883年夏天将孙文送回香山老家。由于捣毁老家的偶像,孙文被迫离家赴香港进入Diocesan学校,当时是由英国教会主办,次年转归政府中心学校,后改名为女皇学院。[3]

   

   1884年孙文由美国公理会传教士Charles Hager博士洗礼成为基督徒,他的受洗名是由孙的好友C牧师选定逸仙。同年其父母安排下孙文结婚。在家时孙文再次捣毁偶相“金花娘娘”,其父亲被迫代付赔偿,而孙眉得悉孙文受洗后极恼火,取消给孙文的经济资助,令他自已打工搛钱。孙文却向夏威夷教会申请资助,教会从美国商人筹得300美元,使孙文于1885年春重新入香港学习,次年,孙文从传教,法律和医生三项中选择了学医。在Hager博士帮助下,得以进入由英美传教会主办的广州医院医疗学院;同时孙眉原谅了孙文的不敬行为,恢复经济资助,孙文自已则边做翻译支付学费和生活费。同学陈诗梁与秘密会社有联系,说服孙文应当与会社联手推翻满清。1887年孙转入香港医学院,后成为香港大学一部分。

   

   2、孙文改革

   

   孙文的改革想法或许受到一位毕业于英国阿伯汀大学的香港大律师侯凯的影响。1887年侯凯发表文章称中国的问题是其自已造成的,根源不是西方的恶意,而是中国的落后。不仅仅是军事力量的落后,中国落后的真正原因是其松懈的道德和恶习,是社会和政治原因。他的妹夫伍庭芳是第一个在英国和香港执业的大律师的中国人,在伦敦学法律,1882年成为李洪章的秘书。在家乡同样缺乏公民品质的广东人,在英国官员管理下,却能成为好公民的楷模,使孙文相信是由于领导的无能,而非由于人民的固有品性,应对中国的落后负责。[4]1990年孙文先后函前清庭驻美国大使陈兆居和郑观应,提出改革建议。

   

   孙文1992年以全班第二名的成绩毕业于香港医学院[5],全班12名同学唯有孙文与另一名同学完成学业,孙文是康特里尔(Cantlies)最喜爱的学生,孙文获得最高级别奖和大多数奖项。但由于该校的课程未达到香港医学协会的一般标准,使他无法在香港行医执业。而且有钱的中国人宁愿选择中医,唯有穷人愿意到西方教会医院就诊,因是免费服务。

   

   孙文在澳门开立一家中西医联合诊所,对疑难症,康特里尔(Cantlies)博士可以方便地会诊。然后葡萄牙当局介入,就象港英当局一样,并不欢迎中国人在殖民地执业,既由于报复港英当局不承认葡萄牙医院标准,或因恨中国人与葡萄牙人竞争,禁止孙文治疗葡萄牙人。进一步禁止药房给外国医生的处方配药。由于被限制于草药医生的地位,孙文于1893年决定迁至广州,设立了一家东西医诊所和数家草药房,孙文还注重外科,业务进展相当顺利,直到因业务过渡扩张出现资金周转困境。孙文时常义务为人看病,旨在结交朋友。期间遇一位道士,建议他革命成功需要秘密会社的帮助。在澳门时孙文时常回老家研制炸弹,在广州时经常与几个志同道合的反清人士陈诗梁,叶雷,陈少波,陆皓东等讨论;还在澳门出版宣传反清的周刊。夏威夷和香港的生活予孙文影响极大,香山的落后与腐败令孙文无法忍受,后来孙文发现省会广州和首都北京比香山又腐败得多。中国四千年文明,没有城市而香港在英国人管理下不过几十年发展得如此繁荣法治严明。[6]

   

   1894年以前,孙文亦考虑改革作为救中国的一种途径。1890年和1892年,孙文试图与陈兆居(Cheng Tsao Ju)和郑观应(Cheng Kuan Ying)联系。1894年初,孙文向李洪章上书建议改革,经陈少波修改润色,北上先抵上海会见郑观应及王涛,王建议修改孙文的上书,并介绍孙文给李洪章的一个秘书的朋友。但孙文的主要目的是推销自已,而不是他的计划。在信的结尾孙文提出谦卑的请求,希望能到李手下工作,使他能研究sericultrue和其他西方农业方法,能为改善中国的农业作贡献。[7]但是1894年6月当孙文抵天津时,李洪章正忙于应付朝鲜危机,日本正在迫使中国回应。7月,日本击沉一艘运载中国增援船,8月1日中日宣战。因此,李未见孙文且他是否读过孙文的上书亦值得怀疑。虽然孙文的上书于10月间发表在万国公报上。

   

   [1] Immanuel C.Y.Hsu. The Rise of Modern China.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New York 1970.p.541.

   

   [2] 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 Boston 1980.p.24.

   

   [3] 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 Boston 1980.p.26.

   

   [4] 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 Boston 1980.p.30.

   

   [5] Immanuel C.Y.Hsu. The Rise of Modern China.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New York 1970.p.542.

   

   [6] Immanuel C.Y.Hsu. The Rise of Modern China.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New York 1970.p.543

   

   [7] 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 Boston 1980.p.35.

(2011/07/2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