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什么是西藏问题?]
郭国汀律师专栏
·乐清外贸公司与长荣航运公司海上货物运输合同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书/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代理词
·“富江7号”轮沉船保险合同争议案析/郭国汀
·上海吉龙塑胶制品有限公司诉上海捷士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无单放货争议案析/郭国汀
·马士基集团香港有限公司与中国包装进出口安微公司签发放行提单再审争议案析/郭国汀
·评一起重大涉外海商纠纷案的判决 郭国汀
·请教郭国汀律师有关留置权问题
·新加坡捷富意运通有限公司诉上海中波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运费争议案析/郭国汀
·中国海关实际运作的宣誓证言/郭国汀
·亚洲的国际商事仲裁中心及其仲裁制度的特点-颜云青 郭国汀译
·亚洲的国际商事仲裁中心及其仲裁制度的特点-颜云青 郭国汀 译(下)
***郭国汀律师专译著
***(1)《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郭国汀校
·寄语中国青少年——序《英国保险协会保险条款诠释》
·《英国保险协会保险条款诠释》译后记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二编 海上货物保险格式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三编 海上船舶格式保险单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四编 对船东的附加保险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五编 为各利益方的保险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六编 战争和罢工险格式
***(2)英国协会保险货物保险条款英中对译
·1934年1月1日协会更换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A)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保险(B)和(C)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8月1日协会恶意损害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9月5日协会商品贸易(A)(B)(C)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4年1月1日协会黄麻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冻肉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战争险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战争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0月1日协会煤炭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10月1日和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4年1月1日协会天然橡胶(液态胶乳除外)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冷冻食品(冻肉除外)保险A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运费定期战争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冷冻食品(冻肉除外)保险(C)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2月1日协会散装油类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12月1日协会盗窃、偷窃和提货不着保险条款(仅用于协会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国际肉类贸易协会冻肉展期保险条款(仅适用于协会冻肉保险(A)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4月1日协会木材贸易联合会条款(与木材贸易联合会达成的协议)/郭国汀译
***(3)英国协会保险船舶条款英中对译
·1983年10月1日和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船舶港口险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8年6月1日协会造船厂的风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乘客设备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共同海损和3/4碰撞责任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机器损害附加免赔额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5年11月1日协会游艇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船壳定期保赔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附加免赔额适应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额外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限制危险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6年1月1日协会运费共同海损-污染费用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1月1日协会集装箱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渔船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搬移另件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附加危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共同海损、3/4碰撞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营运费用和增加价值(全损险,包括额外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租赁设备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7年3月1日协会船舶抵押权人利益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4)英国协会保险运费、战争、罢工险保险条款英中对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营运费用和增值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战争险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The Practice of Marine Insurance: Marine Insurance Policy Forms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战争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运费定期战争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6年1月1日协会运费共同海损-污染费用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5)《CIF 和 FOB 合同》第四版 郭国汀主译校
·《cif与fob合同》序
·《cif与fob合同》译后记
·郭国汀译《CIF 和FOB合同》读后
·《CIF和 FOB合同》第四版 郭国汀主译校
·《CIF 和 FOB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二章 装运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四章 保险(王崇能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五章 交单和付款(高建平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六章 法律救济(梅欢雪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七章 冲突法(黄辉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八章 各种类型的FOB合同(陈真,王崇能,黄辉,郭国汀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九章 FOB交付(蔡仲翰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章 FOB价格条款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一章 付款与接受(王力耘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什么是西藏问题?

   西藏问题的概念

   

   郭国汀

   

   达赖啦嘛在多种场合表述西藏问题涉及主权,[1]政治,社会性质,法律,人权,宗教,文化,人民的身份,经济和自然环境等问题;[2]“不仅仅是人权侵犯的问题,而且是政治争议”;[3]“是事关六百万西藏人民保护我们独特的文化,身分和文明的问题”;[4]“是人民决定其本体的抗争;”[5] “是为民主,人权与和平而抗争,是为独特文明的民族和国家的生存而抗争”;[6] “为了西藏人民特有的文明,独特的文化,灵性传统以及自然环境的生存”;[7]“西藏拥有无价的金,铜,铁,石油,天然气,煤炭和铅矿藏。是否允许那些对我们的宝藏(即自然资源)没有任何权利的野蛮的盗匪,抢劫和夺走这些属于我们的宝藏;[8] “西藏是一个被占领的在殖民统治下的国家”;[9]“今日的现实乃是西藏是一个被占领的处于殖民统治下的国家”。[10]归纳言之:西藏问题至少以三种形态表现:社会政治体制,诸如主权,人权,政治,社会;宗教文化文明,比如宗教信仰,语言文化,习俗;及自然资源生态环境保护。

   

   中共官方则认为:不存在西藏问题,只愿意解决达赖啦嘛个人的前途问题。温家宝2008年3月16日在记者招待会上称: 只要达赖喇嘛承认西藏是中国不可分割领土的一部分,放弃分裂活动,可以就他个人的前途问题进行协商和对话。[11] 针对达赖啦嘛数十次公开表示不寻求独立,只要求真实的自治,以维护西藏宗教文化传统,保所西藏自然环境的真诚意愿,则一概斥之为谎言。达赖喇麻反复公开声明:“我并不需求西藏的独立。我需求的是西藏人民能有机会享有名副其实的自治,以保存自己的文明、独特的文化、宗教、语言、生活方式,并使之发扬光大。我最关心的是确保西藏人民独特的佛教文化遗产。”

   

   中共官方历来用政治意识描述西藏问题,例如《西藏日报》称:「西藏由于受到历史地理等诸多因素的制约,经济、社会发展水平还相对落后,从封建农奴社会遗留下来的迷信、愚昧、非科学的东西至今还禁锢广大农牧民群众的思想」。姑且不论西藏是否所谓“封建农奴制社会”,也不论中共暴政历来凭借暴力恐怖威慑国民,以欺骗谎言愚民,即使西藏社会真如中共所说,中共也根本无权擅自强制“解决”西藏,否则,英国法国甚至俄国及日本当年入侵中国完全有理,因为他们的社会政治经济司法体制远比当时的中国先进得多。帝国主义国家是“解放”中国人民,那还用中国人浴血奋战保家卫国吗?

   

   党用文人往往迎合中共暴政旨意,例如兰州大学中亚研究所所长杨恕教授认为西藏问题是由于宗教、语言、政治等因素造成的,他还证明西藏自古就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并分析西藏分裂主义的产生过程,详细介绍英帝国主义势力介入西藏事务、支持藏独的始末,指称由于英帝国主义当年的种种行为,造成今天的西藏分裂主义。[12]

   

   愤青赵春可谓深受中共洗脑之害的典型。[13] 或许不消几年后,他便会为自已的垃圾硕士论文羞得无地自容。

   

   持大汉族主义的文人如徐明旭称:“达赖喇嘛一夜之间,从政教合一的最高领袖变成了民主领袖,人权斗士。西藏的民族问题掩盖或扭曲了政治制度问题。达赖喇嘛所说的自由,不是废除农奴制,他的人权也不是要解放农奴,而是要民族独立。达赖喇嘛至今还是反民主的政教合一的领袖。从这个意义上说,达赖喇嘛充其量算一个民族领袖,根本不是一个民主领袖”。[14] 徐先生很有睁眼瞎说的勇气,达赖喇嘛流亡五十二年的不屈顽强英勇抗争,居然是“一夜之间”?其指责达赖喇嘛争取的自由不是废除农奴制,抗争的人权不是解放农奴,更与共产党的瞎指控如出一辄。事实上,早在1955年始达赖喇嘛即着手对西藏进行民主改革,但由于各种外力阻碍未取得实质进展,西藏流亡政府自1960年便开始选举议会代表,2000年民主选举产生了第一个民选政府首脑,早在十年前,达赖喇嘛便在政治领域已半退修,而2011年月则完全退出政坛。

   

   西方亲共的梅·戈尔斯坦(Melvyn Goldstein)之《喇嘛王国的复灭》被译成中文吹嘘成权威。他在《龙与雪狮:二十世纪的西藏问题》文中提出解决西藏问题的对策:中国应保有西藏政治、军事与经济的控制权,但应让藏人在“文化保留地”生存。纽约时报的纪思道说它是“对西藏最佳的介绍文章”,并称“西藏情况如此糟糕,是达赖喇嘛与中国的错,华府不应支持西藏”。纪思道2008年5月18日发表《受够和平了》一文主张,若支持西藏,美国会鼓励,甚至赞助潜在极度危险的极端主义运动。“香格里拉将会变成恐怖份子的滋生地。”[15]

   

   一位海外专家称“西藏问题一半是汉人的问题。从上到下,对西藏宗教文化缺乏起码的认识和尊重。[16] 北京口是心非,实际采用关门主义:故意提出达赖不可能接受的政治自杀性条件:“只考虑其个人前途问题”;无论达赖说什么,一律戴上“实质上是要求独立”的帽子,旨望拖死达赖后,西藏问题自然消失。[17]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中国知识分子同情支持西藏。达赖啦嘛证实“过去两年来,中国的很多作家、知识分子,写出一千多篇支持解决西藏问题的文章,都是了解西藏问题之后发出的心声”。强调应尊重西藏人民的自由,西藏人民有权选择自己的领袖、社会制度、自己的信仰、文化和生存方式。这种选择权不属于汉民族[18]。西藏问题涉及领土主权,政治体制,区域自治,社会经济,司法法律,人权侵犯,宗教文化,语言教育,移民和自然生态环境保护等问题。其中最重要的乃是真实的自治权与西藏全球独一无二的宗教文化保护及脆弱的生态环境保护问题。

   2011年7月10日于美国华盛顿特区

   

   [1] Chinese sources kept changing its claim over Tibet. In its 1992 whitepaper on Tibet, China regards Tibet as part of China since 7th Century, but later due to the several contest from the Tibetan side, China shifted down to 13th century. Again reverse back and profess that Tibet was a part of China since time immemorial.

   [2] The Statement of Dalai Lama on the 49st, Anniversary of Tibetan National Uprising Day on 10 March 2008

   [3] The Statement of Dalai Lama on the 17st, Anniversary of Tibetan National Uprising Day on 10 March 1976

   [4] The Statement of Dalai Lama on the 35th, Anniversary of Tibetan National Uprising Day on 10 March 1994

   [5] The Statement of Dalai Lama on the 15st, Anniversary of Tibetan National Uprising Day on 10 March 1974

   [6] The Statement of Dalai Lama on the 40st, Anniversary of Tibetan National Uprising Day on 10 March 1989

   [7] Statement of His Holiness the Dalai Lama on the Forty-Second Anniversary of the Tibetan National Uprising Day on March 10, 2001

   [8] The Statement of Dalai Lama on the 17st, Anniversary of Tibetan National Uprising Day on 10 March 1976

   [9] Statement of Dalai Lama to the Foreign Affairs Committee of the Danish Parliament Hearing on Tibet Copenhagen, May 13

   [10] Statement Of His Holiness the Dalai Lamato Hearing on Tibet by The Foreign Affairs Committee Bundestag (German Parliament) – Bonn 19 June, 1995

   [11] "温家宝达赖放弃分裂就可同其协商个人前途问题", 中国网, 2007-03-16 .

   [12]杨恕教授在中国科大作西藏问题的形势报告2008年6月3日

   [13]赵春,浅论“西藏问题”的历史演变和未来走向(硕士论文)云南师大,2007年:“西藏自古以来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晚清中国的衰微由于帝国主义的入侵导致了“西藏问题”,即一小部分藏人主张独立,其实质是达赖集团为了少数人利益迎合西方国家的需要分裂国家的问题;是西方帝国主义势力培植、支持西藏地方分裂分子企图将西藏从中国分离出去的问题;是美国等西方反华势力企图牵制遏止中国的一个筹码。以达赖喇嘛为首的西藏上层农奴主为维护封建农奴专制制度发动叛乱,最终走上自决于人民的叛国道路。达赖集团极力鼓吹“西藏问题”,妄图在国际反华势力的支持下实现独立,而国际反华势力则利用“西藏问题”对华施压,遏止中国的崛起。

   [14]徐明旭:“西藏问题:真实与谎言” 。徐明旭荒唐地把中共一九八九年春天在拉萨暴力镇压藏人,与美国一九九二年春在洛杉矶警方制止“黑人骚乱”相提并论。曹长青先生斥之为“这种毫无正义和是非原则的混帐逻辑”!曹长青: “西藏问题真相与洗脑”,《北京之春》月刊一九九五年六月号

   [15] Zhang Wenji, professor of 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 said that most of the Tibetans abroad are descendants of the ruling class of old Tibet. They have been dissatisfied with the Democratic Reform simply because they lost their ruling position. "Tibet's future doesn't lie in unrealistic promises made by India or any western country, but lies in the motherland's prosperity. The serfdom represented by the Dalai Lama is gone forever, which constitutes a historical inevitability," Zhang added. [15]April 4 -- Westerners need to know more about "the reality of Tibet" and the fact that it was a "slave society over 60 years ago," French Ambassador to China Herve Ladsous said in Beijing on Friday.

   [16] 梁文道论西藏

   [17] 周农建:“西藏问题的前景与北京的选择”,联合早报,2011年6月24日

   [18]何博:“关于西藏问题的讨论”,【聚焦中原】2010年10月5日


此文于2011年07月20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