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什么是西藏问题?]
郭国汀律师专栏
·《我的二十年律师生涯》(2):灭顶之灾
·《我的二十年律师生涯》(3):奋力拚搏
·《我的二十年律师生涯》(4):东山再起
·《我的二十年律师生涯》(5):山重水复
·《我的二十年律师生涯》(6):我的中国心
·郭国汀坎坷律师路(8):不得不说的故事──精神病患者
·郭国汀坎坷律师路(7):知青岁月
·郭国汀坎坷律师路(9):孤独的长跑者
·郭国汀坎坷律师路(10):为法治而战
·郭国汀坎坷律师路(11):冤杀的「恶霸」
·郭国汀坎坷律师路(12):哲思飞天
·郭国汀坎坷律师路(13):我的精神病院生涯真相
·《我的二十年律师生涯》—与《中国律师网》网友们的对话
·New York Time A Mild Shanghai Lawyer and His Accidental Crusade
·Guoting(Thomas) Guo's Resume
·A Chinese Human Right lawyer’s story by Guo Guoting
·My life mission , to help my country to set up the true rule of law. By Guo Guoting
·New York Judge interview with Thomas G.Guo( Guo Guoting)
·China Human Right report 2005
·Is there human rights in China?
·Thomasguo 's speech on the searching Justice conference
·My Human Rights Lawyer’s Career (Profile)
·Index of Guo’s on Articles and Activity of Human Rights
·rticles written by and about Guo Guoting and International Report links
·Index of Guo’s works and articles on advocating freedom, human rights, democracy
·A Mild Shanghai Lawyer and His Accidental Crusade
·郭国汀从最佳海事律师到人权律师 【人物】
***政治学研究
·政治的基本概念
·正义的学说
·正义的第一原则:政治权力的合法性
·正义概念的进化与发展
·人民反抗暴政的革命权利
·当代世界政治现状
·独裁专权(即威权)与独裁统治及极权暴政
·政治权力的限制与平衡原理
·政治文化与政治
·什么是政治形态
·民主法治及权力
·True meaning of the Republicanism
·Judicial Independence and Canadian Judges
·如何制约流氓暴君下屠杀令扑灭宪政民主大革命?
·关于成立临时或流亡政府我的原则与立场
·公平游戏规则公平竞争是第一价值原则
·中国民主运动要不要遵守公平游戏规则?
·中国民运长期四分五裂的根源何在?
·郭国汀:唯有程序正义才能根治中国民运四分五裂顽症
·民运内部必须是平等尊重基础上充分争论协商妥协式的真诚合作
·自私是否人的本性?
·暴君与暴政
·暴力革命与和平演变的前提与条件
·关于暴力革命答深山质疑
·勇敢地参政议政吧!中国律师们!/郭国汀
·语言风格——关于袁红冰改良还是革命的争论
·就袁红冰之《改良还是革命》与申先生的论战/郭国汀
·英雄人格哲学—袁红冰《自由在落日中》读后
·划时代的政论——简评袁红冰《改良,还是革命?》
·为什么袁红冰之《改良,还是革命?》是划时代的政论?
·再论政治案低调消音妥协辩护论的严重危害性
·再论政治案件低调消音妥协辩护论的危害性引起争论
·政治案辩护律师的最佳策略
·驳政治肮脏论
·文字狱与极权专制体制
·暴政与人种的优劣/新南郭
·虚伪是极权专制的必然付产品
·极权专制政体与思想家
·最暴虐无道的政府!/南郭
·郭国汀:歌功颂德或批评批判?
·判断一个政权合法性的公认标准
·判断政府合法性的普世公认标准 郭国汀
·中国律师理所应当关心政治 郭国汀
·政治体制的根本问题
·中国的前途在于专制改良还是政治民主革命?
·西方现代政治民主的基本要件
·郭国汀: 政府无权杀人!
·政府绝对无权武力镇压(屠杀)和平集会示威游行或罢工的公民
·国民有权推翻暴力镇压(屠杀)和平抗议民众的任何政府
·中国历史上不存在极权
·民主政治的终极目标是自由——答尼采黄昏君的质疑/南郭
·极权专制独裁者与知识分子
·与网友谈论民主政治与政权合法性
·政府不得滥杀和平请愿公民的最新国际公约
·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祸国殃民绝对乏善可陈
·郭律师评价中国律师诉讼及司法体制现状
***(40)宪政研究
·什么是宪政?
·什么是共和?
·宪政的实质
·分權制衡理論的历史淵源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与宪政研究
·The Arguments For and Against the Notwithstanding Clause
·Freedom is not free but it is costly
·宪法改革的设想 南郭提要
·联邦共和民主宪政体制是美国经久强盛不衰的原因
·党化党控教育是中共祸国殃民的一大罪恶
·立宪时代的法政哲学思考提要
·有限政府与法治宪政
·联邦主义要旨
·It’s Not Patriotic to Violate the Constitution
·An Imperial Presidency Based on Constitutional Quicksand
·US Constitution revolution for real democrac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什么是西藏问题?

   西藏问题的概念

   

   郭国汀

   

   达赖啦嘛在多种场合表述西藏问题涉及主权,[1]政治,社会性质,法律,人权,宗教,文化,人民的身份,经济和自然环境等问题;[2]“不仅仅是人权侵犯的问题,而且是政治争议”;[3]“是事关六百万西藏人民保护我们独特的文化,身分和文明的问题”;[4]“是人民决定其本体的抗争;”[5] “是为民主,人权与和平而抗争,是为独特文明的民族和国家的生存而抗争”;[6] “为了西藏人民特有的文明,独特的文化,灵性传统以及自然环境的生存”;[7]“西藏拥有无价的金,铜,铁,石油,天然气,煤炭和铅矿藏。是否允许那些对我们的宝藏(即自然资源)没有任何权利的野蛮的盗匪,抢劫和夺走这些属于我们的宝藏;[8] “西藏是一个被占领的在殖民统治下的国家”;[9]“今日的现实乃是西藏是一个被占领的处于殖民统治下的国家”。[10]归纳言之:西藏问题至少以三种形态表现:社会政治体制,诸如主权,人权,政治,社会;宗教文化文明,比如宗教信仰,语言文化,习俗;及自然资源生态环境保护。

   

   中共官方则认为:不存在西藏问题,只愿意解决达赖啦嘛个人的前途问题。温家宝2008年3月16日在记者招待会上称: 只要达赖喇嘛承认西藏是中国不可分割领土的一部分,放弃分裂活动,可以就他个人的前途问题进行协商和对话。[11] 针对达赖啦嘛数十次公开表示不寻求独立,只要求真实的自治,以维护西藏宗教文化传统,保所西藏自然环境的真诚意愿,则一概斥之为谎言。达赖喇麻反复公开声明:“我并不需求西藏的独立。我需求的是西藏人民能有机会享有名副其实的自治,以保存自己的文明、独特的文化、宗教、语言、生活方式,并使之发扬光大。我最关心的是确保西藏人民独特的佛教文化遗产。”

   

   中共官方历来用政治意识描述西藏问题,例如《西藏日报》称:「西藏由于受到历史地理等诸多因素的制约,经济、社会发展水平还相对落后,从封建农奴社会遗留下来的迷信、愚昧、非科学的东西至今还禁锢广大农牧民群众的思想」。姑且不论西藏是否所谓“封建农奴制社会”,也不论中共暴政历来凭借暴力恐怖威慑国民,以欺骗谎言愚民,即使西藏社会真如中共所说,中共也根本无权擅自强制“解决”西藏,否则,英国法国甚至俄国及日本当年入侵中国完全有理,因为他们的社会政治经济司法体制远比当时的中国先进得多。帝国主义国家是“解放”中国人民,那还用中国人浴血奋战保家卫国吗?

   

   党用文人往往迎合中共暴政旨意,例如兰州大学中亚研究所所长杨恕教授认为西藏问题是由于宗教、语言、政治等因素造成的,他还证明西藏自古就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并分析西藏分裂主义的产生过程,详细介绍英帝国主义势力介入西藏事务、支持藏独的始末,指称由于英帝国主义当年的种种行为,造成今天的西藏分裂主义。[12]

   

   愤青赵春可谓深受中共洗脑之害的典型。[13] 或许不消几年后,他便会为自已的垃圾硕士论文羞得无地自容。

   

   持大汉族主义的文人如徐明旭称:“达赖喇嘛一夜之间,从政教合一的最高领袖变成了民主领袖,人权斗士。西藏的民族问题掩盖或扭曲了政治制度问题。达赖喇嘛所说的自由,不是废除农奴制,他的人权也不是要解放农奴,而是要民族独立。达赖喇嘛至今还是反民主的政教合一的领袖。从这个意义上说,达赖喇嘛充其量算一个民族领袖,根本不是一个民主领袖”。[14] 徐先生很有睁眼瞎说的勇气,达赖喇嘛流亡五十二年的不屈顽强英勇抗争,居然是“一夜之间”?其指责达赖喇嘛争取的自由不是废除农奴制,抗争的人权不是解放农奴,更与共产党的瞎指控如出一辄。事实上,早在1955年始达赖喇嘛即着手对西藏进行民主改革,但由于各种外力阻碍未取得实质进展,西藏流亡政府自1960年便开始选举议会代表,2000年民主选举产生了第一个民选政府首脑,早在十年前,达赖喇嘛便在政治领域已半退修,而2011年月则完全退出政坛。

   

   西方亲共的梅·戈尔斯坦(Melvyn Goldstein)之《喇嘛王国的复灭》被译成中文吹嘘成权威。他在《龙与雪狮:二十世纪的西藏问题》文中提出解决西藏问题的对策:中国应保有西藏政治、军事与经济的控制权,但应让藏人在“文化保留地”生存。纽约时报的纪思道说它是“对西藏最佳的介绍文章”,并称“西藏情况如此糟糕,是达赖喇嘛与中国的错,华府不应支持西藏”。纪思道2008年5月18日发表《受够和平了》一文主张,若支持西藏,美国会鼓励,甚至赞助潜在极度危险的极端主义运动。“香格里拉将会变成恐怖份子的滋生地。”[15]

   

   一位海外专家称“西藏问题一半是汉人的问题。从上到下,对西藏宗教文化缺乏起码的认识和尊重。[16] 北京口是心非,实际采用关门主义:故意提出达赖不可能接受的政治自杀性条件:“只考虑其个人前途问题”;无论达赖说什么,一律戴上“实质上是要求独立”的帽子,旨望拖死达赖后,西藏问题自然消失。[17]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中国知识分子同情支持西藏。达赖啦嘛证实“过去两年来,中国的很多作家、知识分子,写出一千多篇支持解决西藏问题的文章,都是了解西藏问题之后发出的心声”。强调应尊重西藏人民的自由,西藏人民有权选择自己的领袖、社会制度、自己的信仰、文化和生存方式。这种选择权不属于汉民族[18]。西藏问题涉及领土主权,政治体制,区域自治,社会经济,司法法律,人权侵犯,宗教文化,语言教育,移民和自然生态环境保护等问题。其中最重要的乃是真实的自治权与西藏全球独一无二的宗教文化保护及脆弱的生态环境保护问题。

   2011年7月10日于美国华盛顿特区

   

   [1] Chinese sources kept changing its claim over Tibet. In its 1992 whitepaper on Tibet, China regards Tibet as part of China since 7th Century, but later due to the several contest from the Tibetan side, China shifted down to 13th century. Again reverse back and profess that Tibet was a part of China since time immemorial.

   [2] The Statement of Dalai Lama on the 49st, Anniversary of Tibetan National Uprising Day on 10 March 2008

   [3] The Statement of Dalai Lama on the 17st, Anniversary of Tibetan National Uprising Day on 10 March 1976

   [4] The Statement of Dalai Lama on the 35th, Anniversary of Tibetan National Uprising Day on 10 March 1994

   [5] The Statement of Dalai Lama on the 15st, Anniversary of Tibetan National Uprising Day on 10 March 1974

   [6] The Statement of Dalai Lama on the 40st, Anniversary of Tibetan National Uprising Day on 10 March 1989

   [7] Statement of His Holiness the Dalai Lama on the Forty-Second Anniversary of the Tibetan National Uprising Day on March 10, 2001

   [8] The Statement of Dalai Lama on the 17st, Anniversary of Tibetan National Uprising Day on 10 March 1976

   [9] Statement of Dalai Lama to the Foreign Affairs Committee of the Danish Parliament Hearing on Tibet Copenhagen, May 13

   [10] Statement Of His Holiness the Dalai Lamato Hearing on Tibet by The Foreign Affairs Committee Bundestag (German Parliament) – Bonn 19 June, 1995

   [11] "温家宝达赖放弃分裂就可同其协商个人前途问题", 中国网, 2007-03-16 .

   [12]杨恕教授在中国科大作西藏问题的形势报告2008年6月3日

   [13]赵春,浅论“西藏问题”的历史演变和未来走向(硕士论文)云南师大,2007年:“西藏自古以来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晚清中国的衰微由于帝国主义的入侵导致了“西藏问题”,即一小部分藏人主张独立,其实质是达赖集团为了少数人利益迎合西方国家的需要分裂国家的问题;是西方帝国主义势力培植、支持西藏地方分裂分子企图将西藏从中国分离出去的问题;是美国等西方反华势力企图牵制遏止中国的一个筹码。以达赖喇嘛为首的西藏上层农奴主为维护封建农奴专制制度发动叛乱,最终走上自决于人民的叛国道路。达赖集团极力鼓吹“西藏问题”,妄图在国际反华势力的支持下实现独立,而国际反华势力则利用“西藏问题”对华施压,遏止中国的崛起。

   [14]徐明旭:“西藏问题:真实与谎言” 。徐明旭荒唐地把中共一九八九年春天在拉萨暴力镇压藏人,与美国一九九二年春在洛杉矶警方制止“黑人骚乱”相提并论。曹长青先生斥之为“这种毫无正义和是非原则的混帐逻辑”!曹长青: “西藏问题真相与洗脑”,《北京之春》月刊一九九五年六月号

   [15] Zhang Wenji, professor of 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 said that most of the Tibetans abroad are descendants of the ruling class of old Tibet. They have been dissatisfied with the Democratic Reform simply because they lost their ruling position. "Tibet's future doesn't lie in unrealistic promises made by India or any western country, but lies in the motherland's prosperity. The serfdom represented by the Dalai Lama is gone forever, which constitutes a historical inevitability," Zhang added. [15]April 4 -- Westerners need to know more about "the reality of Tibet" and the fact that it was a "slave society over 60 years ago," French Ambassador to China Herve Ladsous said in Beijing on Friday.

   [16] 梁文道论西藏

   [17] 周农建:“西藏问题的前景与北京的选择”,联合早报,2011年6月24日

   [18]何博:“关于西藏问题的讨论”,【聚焦中原】2010年10月5日


此文于2011年07月20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