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9、革命派与改良派]
郭国汀律师专栏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经济 、社会 、文化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保护人人不受酷刑和其他残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或处罚宣言
·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
·联合国有关健康保健人员尤其是医护人员在保护和防止囚犯和被拘禁人员不受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或处罚的医疗伦理原则(1982)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囚犯待遇最低限度标准规则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
·消除基于宗教或信仰原因的一切形式的不容忍和歧视宣言
·联合国囚犯最低标准待遇规则
·联合国囚犯待遇基本原则(1990年)
·联合国保护所有被以任何形式拘禁或关押人员的主要原则(1988)
·结社自由和组织权利保护公约
·联合国反腐败公约
·联合国发展权利宣言
·促进和保护普遍公认的人权和基本自由的权利和义务宣言
·中国已签国际人权公约联合国人员和有关人权安全公约
·联合国律师职责的基本原则
·联合国司法独立的基本原则(1985年)
·联合国检察官的职责准则
·世界人权公约英文版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
·犯罪及权力滥用受害者恢复正义基本原则
·国际刑事法院规约(1998)
·国际刑事法庭(芦旺达)程序与证据规则(1995)
·国际刑事法庭(芦旺达)规约
·起诉严重侵犯国际人道法责任人的国际(前南斯拉夫)法庭规约(1991)
·消除一切形式歧视妇女的国际公约1981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取缔教育歧视公约
·关于就业及职业歧视的公约
·消除一切形式歧视妇女的国际公约选择性议定书2000
·联合国防止和惩罚种族灭绝罪的公约(1951)
·联合国有关难民身份的国际公约1954
·儿童权利国际公约1990
·起诉和惩罚欧洲轴心国主要战争罪犯的国际军事法庭协议(纽伦堡宪章)
***区域性国际人权法律文件
·1996年欧洲反破坏性异端决议及其邪教定义
·非洲人权和人民权利公约(1981)
·美洲人的权利与义务宣言(1948)
·美洲人权公约(1969)
·美洲防止和禁罚酷刑的公约
·防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或处罚的欧洲公约1989
·欧洲保护人权和基本自由公约(1950)
·欧洲社会宪章1961
·建设新欧洲的巴黎宪章1990
(B)***美国人权法律文件
·美国1620年“五月花号”公约(The Mayflower Compact)
·美国1786年弗吉尼亚宗教自由法令
·美国1776年弗吉尼亚权利法案
·美国1862年解放黑奴宣言
·美国1777年邦联条款
·美国1776年维吉尼亚权利法案
(C)***英国人权法律文件
·英国1998年人权法案
·英国1676年人身保护令
·英国1689年权利法案
·英国1628年权利请愿书
·英国1215年自由大宪章
***(52)郭国汀论法官与律师
·悼念前最高法院大法官冯立奇教授逝世四周年
·法官律师与政党 郭国汀
·尊敬的法官大人你值得尊敬吗?!
·郭国汀与中国律师网友论法官
·法官的良心与良知/南郭
·法官!这是我法律生涯的终极目标! 郭国汀
·律师与法官之间究竟应如何摆正关系?
·从 “中国律师人”说开去
·唯有科班出身者才能当律师?!答王靓华高论/南郭
·律师的责任——再答李洪东/南郭
·中国律师朋友们幸福不会从天降!/南郭
·我为北京16位律师喝彩!郭国汀
·郭国汀律师与网上警官的交锋
·我是中国律师我怕谁?!
·郭国汀 好律师与称职的律师
·温柔抗议对郭律师的ID第二次查封
·第五次强烈抗议中国律师网无理非法封杀郭律师的IP
·中国律师网为何封杀中国律师?
·中律网封杀删除最受网友们欢迎的郭国汀律师
·最受欢迎的写手却被中共彻底封杀
·我为何暂时告别中国律师网?
·南郭:律师的文学功底
·中国最需要什么样的律师?
·勇敢地参政议政吧!中国律师们!
·将律师协会办成真正的民间自治组织
·强烈挽留郭国汀律师/小C
·the open letter to Mr.Hu Jintao from Lawyers' Rights Watch Canada for Gao Zhisheng
·自宫与被阉割的中国律师网 /南郭
·做律师首先应当做个堂堂正正的人——南郭与王靓华的论战/南郭
·呵!吉大,我心中永远的痛!
·再答小C君/南郭
·凡跟郭国汀贴者一律入选黑名单!
·历史不容患改!历史专家不敢当,吾喜读中国历史是实
·思想自由的益处答迷风先生
·答迷风先生
·答经纬仪之民族败类之指责,汝不妨教教吾辈汝之哲学呀?
·南郭曾是"天才"但一夜之间被厄杀成蠢才,如今不过是个笨蛋耳!
·答时代精英,
·长歌独行至郭国汀律师公开函
***(53)大学生\知识分子与爱国愤青研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9、革命派与改良派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9、革命派与改良派

   

   

   1900年8月21日英驻汉口领事帮助清庭湖北总督张之洞镇压了康有为保皇党发动的武装暴动。唐才常在秘密会社和革命者的支持下,组建了一支保皇独立军于1900年8月23日进攻武汉,战败后被捕,唐才常等20名起义领导人被砍头。[1]起义失败的部分原因在于康有为的海外资金未及时到位,缺乏后援。康有为被指控挪用华侨集资款80万美元投资于墨西哥出租车业,登记投资者为康有为女儿的名字,她当年是Barnard学院的学生。[2]保皇党起义的失败使保皇改良派声誉严重受损,人们纷纷转向革命党,因而孙文的声誉日隆;从此以后,孙文不再被视作叛乱者或违法者,而是为了国家和人民致力于革命的爱国者。海内外学生,特别在日本的留学生均支持孙文,革命党在日本出版《公民报》和《二十世纪中国》推动革命事业,号召暗杀清政府官员。1910年,摄政王成为革命党人汪兆铭的目标。摄政王躲过了暗杀,汪兆铭被捕。按照大清律例,这是满门抄斩的大罪。摄政王不顾大理院对其发 出“公然践踏法律”的抗议,选择了法外开恩。载沣的考虑是:“党祸日夕相寻,恐益重其怒,乃作释怨之举,博宽大之名。”

   

   1903年林语堂称之为中国媒体的黄金时代。自1895年始中国出现了几十家民间报纸,晚清共有66家民间自由报纸。上海激进分子公开宣传反满,最着名的是《苏报》。5月底该报公开发表反满煽动推翻满清的文章。一个月后,满清当局说服国际区的外国当局干预,报纸被查封,着名编辑章炳粼被捕受审。1903年仅18岁的邹容在上海出版煽动反清的《革命军》,再版发行了几十万册。邹容和章炳粼经法庭审理判决构成煽动颠复罪,邹容于1905年20岁时死于狱中。除了上述出版物外,许多学者支持革命。蔡元培在上海组织光复会,1903年黄兴在长沙组建华兴会,首期会员有500人,包括宋教仁。这些组织会员大多是知识分子和秘密会社成员,特别是哥老会有10万众。1904年在攻占武汉的企图夭折后,黄兴逃到日本,拥有许多追随者。

   

   孙文没有知识分子的声誉,没有着作也没有高深的理论意识形态,而这些是最吸引青年学生的因素,因为他们对文字和观念的信仰。有些学生跨大孙文缺乏传统训练,指责孙文是中国文盲,不少人对孙文的行动仅认为是一种没文化的非法作乱。少数与孙文有过直接面谈者对孙文有较好印象,但孙文与许多职业革命家一样,人们怀疑其智能的可靠性,其易变性与势力眼令不少人敬而远之。[3]

   

   1902年革命形势好转,孙文周游越南,日本,夏威夷,美国。1903年2月孙文赴越南Hanoi,虽然他再度承诺如果他在中国南方成功建立起革命政权,将予法国优惠权利,法国人则再次否决使用殖民地作为叛乱基地。[4]孙文在印支活动了六个月,仅招到8名华侨,其中三人是裁缝,组建了印支兴中会支部。其间清政府开始禁止私人学生在日本军事学院学习,孙文决定建立一家秘密军事学院,提供8个月学习军事科学课程和制造武器,但该学院一共仅招到15名学生,大多是广东人。孙文与Inukai聘请两名日本军官秘密教授14名中国学生制造武器,军事战略和游击战术。几个月后学院关闭。

   

   1903年秋孙文抵夏威夷,发现梁启超模糊了改良与革命的区别,挖了他的墙角。孙文对华侨演讲时区分了立宪君主制与共和制的优缺点。但6个月期间仅招到几十名新人,由于兴中会的号召力不足,孙将他们招到中华革命军。这时孙眉已无力继续资助孙文的革命活动,孙文主要靠出售以革命成功为条件的10倍厚利的革命债券筹资。此时在夏威夷孙文加入洪门会,任洪棍职(相当于元帅)。为方便入美签证,孙办理了一个宣誓证词说自已出生于夏威夷。[5]1904年4月初,孙文抵旧金山,被拘留了数周直接华盛顿认为他的信用合格后才释放,随后七个月的活动情形令人沮丧。但另一教授则称1904年孙文在美国大受欢迎,将不少保皇派转变成革命派。[6]

   

   

   

   [1] 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 Boston 1980.p.81.

   

   [2] 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 Boston 1980.p.139

   

   [3] 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 Boston 1980.p.88.

   

   [4] 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 Boston 1980.p.96.

   

   [5] 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 Boston 1980.p.99.

   

   [6] Immanuel C.Y.Hsu. The Rise of Modern China.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New York 1970.p.549

(2011/07/3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