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8、义和拳乱]
郭国汀律师专栏
·呼吁全球华人关注支持民族英雄郭泉博士
·真正的知识分子英雄郭泉博士
·决不以出卖灵魂出卖人格尊严为代价打官司
·严正警告流氓无赖中共匪帮
·南郭警告胡锦涛别再玩火!
·强烈谴责中共暴政枉法滥捕自由作家谭作人先生
·胡锦涛最害怕最恨谁?
·为申曦(曾节明)作证的证明函
·论颠覆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法理解析
·中共阉法院认定的颠覆国家政权案件"犯罪事实"简析
·关注声援支持中国知识分子英雄郭泉博士
·我为郭泉博士抗辩
·敬请各界朋友关注声援支持民主斗士郭泉教授
·郭国汀律师称中共颠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系违宪恶法
·烈女邓玉娇传记六则
·“法学专家”是因“理性”还是因“奴性”而胡说八道?!
·强烈谴责胡锦涛及中共专制暴政枉法杀害英雄义士杨佳!
·杨佳精神不朽 抗暴当走退党之路
·岂能将英雄义士杨佳与希特勒、哈尔曼、唐永明相提并论?!
·杨佳案7名涉案警察证人和杨佳的母亲必须出庭作证
·郭国汀预言死刑将造就更多杨佳
·杨佳略传六则一揽
·悼颂杨佳
·杨佳依自然法无罪而且是个值得国人敬重的英雄!
·郭国汀再谈杨佳案的辩护
·郭国汀律师的臭文
·正义、尊严、公道与犯罪----杨佳有罪吗?
·敬请关注声援失踪的律师英雄张鉴康
·强烈谴责中共胡氏当局非法剥夺人权律师张鉴康的执业权
·坚决支持李国涛先生的义举,反对极权专制独裁政治!
·严正责令胡锦涛及中共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民运志士李国涛!
·强烈谴责中共恶意迫害自由战士杨天水、许万平/郭国汀
·强烈谴责中共流氓暴政政治迫害冯正虎先生
·历史耻辱柱上的中国法官
·中国律师受迫害的根源何在?-—声援支持高智晟律师
·良知律师朱久虎被刑拘突显中国司法制度的流氓化/郭国汀
·闻小乔遭警方驱逐毒打有感
·强烈谴责中共专制暴政纵容黑社会暴力侵袭郭飞雄先生的暴行!
·敬请各界朋友们关注声援支持正在为全民族承受无边苦难的英雄郭飞雄
·郭国汀敦促胡锦涛立即无条件释放人权英雄郭飞雄、高智晟的公开函
·强烈谴责上海市当局非法拘禁李剑虹 郭国汀
·专制流氓暴政本质的再暴露——强烈谴责中共流氓黑社会企图暗杀高智晟律师
·严正责令胡锦涛立即无条件释放朱宇飙律师!
·评论严正责令胡锦涛立即无条件释放朱宇飙律师!
·强烈谴责中共专制暴政迫害人权律师杨在新!
·强烈谴责胡氏专制暴政滥施淫威迫害当代中国最高贵的人吕耿松
·中共专制暴政再次公然指鹿为马!——我为陈树庆先生抗辩
·强烈谴责中共流氓专制暴政悍然施暴人权律师李和平!
·谁是精神病?!敬请关注自由思想者贺伟华先生
·郭国汀敬请全球华人关注自由思想者贺伟华
·强烈谴责胡氏专制暴政对中国知识分子的政治迫害!---我为荆楚抗辩
·严正警告胡锦涛:立即无条件释放高智晟律师!
·郭国汀谈胡佳案
·恶法不除,国无宁日/郭国汀
·严正学先生何罪之有!
·中国涉外案件没有一起获得执行 郭国汀
***(50)坎坷人权律师路
·郭国汀致中国律师网全体新老网友的公开函
·成为一名人权律师!---郭国汀律师专访
·令我热泪横流的小诗 郭国汀
·无知缺德者当权必然造成人为灾难--正视科学尊重科学
·我们要说真话-答红旗生的蛋 郭国汀
·出身论,成份论应当休矣!
·民族败类!你是否中国人?
·说句心里话
·孔子当然伟大.郭国汀
·时代不同了! 郭国汀
·可敬的国安公安或网警请自重!
·我们决不再沉默! 郭国汀
·秋池君倡议创立中共中国律师网上支部有感/南郭
·我有罪,我可以再作一次自我辩护吗?
·错兄你该醒醒了!
·给某北大高材生的公开函
·答"语文大师"之指责
·答错别字的终结者/南郭
·吾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捍卫阁下的自由表达权。错兄的贴还是应当保留
·答龙吟君/南郭
·答紫兄质疑/南郭
·答醉翁
·答迷风先生/南郭
·驳上海当局特务造谣抵毁郭国汀律师的谎言/南郭
·答紫兄质疑/南郭
·吾不同意你的观点,但坚决捍卫阁下的自由表达权。
·郭国汀:我向错兄致歉--同时为错兄说句公道话
·我的观点与立场--驳非法入侵
·郭国汀 汝吹牛!
·南郭不但会骂人而且必将把“乡愿,德之贼”型的小人骂得狗血喷头!
·纯属多余的担忧
·伟大的中华文明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答孟庆强
·我看郭国汀律师
·剥放屁狗们的皮----公安国安网警与郑恩宠
·亦曰将无同,兼斥郭国汀、刘路之类,并向相关版主求教
·对内直不起腰者别指望其对外挺身而出
·南郭/对周树人的评价吾深以为然
·世上最美丽者莫过于大自然——人的本质、伟大
·令郭国汀律师老泪纵横的真情
·南郭:为当代中国人的幸福而努力奋斗
·心里话三步曲/郭国汀
·致刘路及中律网友们新春祝福/郭国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8、义和拳乱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8、义和拳乱

   

   

   1897年两名德国传教士在山东被暗杀,德国趁机要求赔偿,结果胶州湾成为德国为期99年的租借地。山东是孔子的故乡,儒家影响深厚因而山东人特别排外,导致冲突不断,德国人的报复手段相当残忍,包括烧毁整座村庄,结果引发山东义和团爆发。主要受害者是皈依基督教和天主教的中国信徒,外国人受害者总数不超过250人。[1]俄国战争部长欢迎义和团“这将是我们夺取满洲的一个好借口”。满清王公骗慈禧说外国干涉拟推翻她扶持光绪皇帝,拳乱给了孙文一个良机。野心勃勃的Liu Hsueh Hsun此时是广东总都督李洪章的幕僚,写信给孙文称李有意与孙文合作建立广东广西政府,孙文决定探讨刘的要约。从横滨乘一法国船于6月17日抵香港,随即转船到西贡,三名日本顾问随刘赴广州,与李洪章的谈判没有结果。孙文曾向法国驻东京大使提议:如果法国予他武器和军事顾问,若他在中国南方建立独立的政权,他承诺奖励他们丰厚的回报。但是巴黎与伦敦一样害怕革命,因此孙文在西贡会见的法国官员不敢支持他。[2]同时梁启超在夏威夷为保皇党筹集了大量资金,而康有为则在新加坡获得一个华侨百万富翁的支持。日本历来想调解改良与革命两派,由于保皇党的筹资活动威胁到孙文,故他派Miyazaki于6月底抵新加坡与康有为谈判。英国驻新加坡总督James Alexander对孙文说“当中国正面临外国入侵之际,发动新的叛乱,对于一个中国爱国者是多么不合适。”并禁止日本人入境五年。

   

   义和团围困北京外交使团期间76名外国人丧生。1901年基于报复远非基于公平合理原则达成的义和团赔偿协议,令中国赔偿八国联军三亿三千万美元。[3]

   

   利用1900年义和团暴乱,孙文1900年在惠州领导了第二次起义,这是首次实际战斗的亮出革命旗帜的起义。孙文与数十位日本人和军官拟赴香港指挥,因港英当局仍拒绝孙文入境,孙被迫转至台湾。日本总督K表示支持孙文。孙在广东沿海地区发动起义,初时成功,起义者等待孙的后继援助之际,日本新首相I亲王突然改变立场禁止日本人服务于孙文的军队,命令台湾总督停止支持孙文。革命军由于没有后继支持,最后被迫解散。关健领导人是陈诗梁,邓阴楠和Shih Chien ju。李济堂奉献最大的一笔款20000港元。9月在台湾孙文给刘一函,若其支持100万现金,孙文准备让刘当总统甚至皇帝,或任何他愿意的称呼,若革命成功的话。[4]虽然刘梦寐以求称王,但他怀疑孙文是否真让位于他。因此另一可能的资助也断了。孙文在此情况下,令起义暂时取消,但太迟了。一个八人起义小组已开始行动。两周内数千农民加入起义队伍,后来上万起义者却仅有28枝枪,孙文下令停止起义,因原来答应提供武器的台湾都督被东京制止介入。他的日本代理人侵吞了菲律宾人资助的款项。Shih Chien ju想袭击广东都督,用炸弹炸死了6人,但主要目标却躲过一劫,他随即被捕并在两周内被砍头,年仅21岁。日本人Yamada Yoshimasa在惠州起义中牺牲。[5]杨衢云1909年1月19日正在香港课堂上讲英语课,被广东当局雇佣的杀手谋杀。杨的手下从孙文的阵营中分裂出去,七个月后,陈诗梁死去,严重削弱了孙文革命的领导力量。[6]

   

   [1] 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 Boston 1980.p.72.

   

   [2] 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 Boston 1980.p.75.

   

   [3] 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 Boston 1980.p.82.

   

   [4] 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 Boston 1980.p.84.

   

   [5] Immanuel C.Y.Hsu. The Rise of Modern China.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New York 1970.p.548

   

   [6] 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 Boston 1980.p.87.

(2011/07/3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