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6、日本政要支持孙文]
郭国汀律师专栏
·秘鲁共产党的血腥残暴: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之九
·虐杀成性的柬普寨共产党暴政: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评论系列之十
·波兰共产党政权的罪孽: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系列评论之十一
·苏联共产党暴政的滔天罪行: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系列评论之十二
·中国共产党极权流氓暴政的滔天罪孽: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系列评论之十三
·论共产党极权暴政的归宿-- 2010年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斯特拉斯堡大會专稿
·金正日真面目
·韩战真相
***(25)《苏联东欧天鹅绒革命》郭国汀编译
·东欧天鹅绒革命导论
·苏联政治民主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系列评论之一
·罗马尼亚暴力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系列评论之二
·匈牙利静悄的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三
·捷克戏剧性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四
·东德和平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五
·波兰自我限制的革命:共产党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六
·罗马尼亚35天革命成功真相
·社会转媒(国际互联网)对阿拉伯之春革命的巨大作用
·郭国汀:苏共政权垮台的根本原因
·阿拉伯之春埃及部分成功的革命
·阿拉伯之春:突尼斯成功的革命
·觉醒的人民粉碎专制体制:阿拉伯革命
·民主革命决非恐怖主义
·东欧各国追究共产党罪犯的罪责概况
·共产党专制暴政皆依赖秘密政治警察实行极权恐怖统治
·共产党极权暴政利用强制劳改劳教集中营野蛮残暴迫害人民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实质上皆与人民为敌
·共产党极权专政暴政的大清洗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皆利用强制劳改集中营野蛮迫害人民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皆践踏法律司法暗无天日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皆疯狂迫害宗教信仰者
***(26)《共产主义的历史》郭国汀编译
·序《共产主义的历史》
·共产主义的理论与实践批判
·列宁主义批判
·斯大林主义批判
·西方国家的共产主义
·第三世界的共产主义
·共产主义谬误的根源及其注定失败的原因
·共产党政权跨台的理论与实践根源
·马克思确认共产主义是“可怕的妖精”和“鬼魂”及“幽灵”
·共产主义注定败亡的十四项理由
·人类不平等的起源究竟是什么?
·郭国汀马克思主义批判
·宗教是毒药!宗教是引人堕落的意识世界吗?!
·马克思列宁毛泽东为何仇恨宗教?
·共产党政权为何仇恨宗教?
·共产党仇恨宗教的根源
·中共政权极度腐败的宗教根源
·共产党仇恨宗教的根源—与网友的讨论
***(27)《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郭国汀编译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
·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2)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3)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4)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5)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6)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7)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8)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9)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0)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1)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2)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3)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4)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5)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6)
·列宁是天真无知与考茨基的远见卓识
·马克思私生子考评
***(28)《苏俄革命》郭国汀编译
· 列宁共产主义实践的恶果
·极权主义术语的由来
·苏俄十月革命真相
· 列宁首创一党专制体制
· 卖国求权的布列斯特和约
·革命的真实含义
·支撐沙皇的五大政治力量--俄國革命前夕的历史格局
·1917年俄国二月革命
·权欲知识分子与苏俄革命
***(29)《基督教与人类文明》郭国汀编译
·《基督教与文明》
·基督教是自由资本主义之母
·基督教与共产党暴政
·天主教皇与犹太人
·纳粹和法西斯极权主义与基督教及罗马教皇
·极权主义是基督教文化的产物吗?
·纳粹决非极左而是极右也非国家社会主义而是国家资本主义
·恐怖主义与反犹太主义
·纳粹极权兴亡简史
·进化论与基督教信仰
·西班牙宗教法庭
·中国基督教发展简史
·基督教与现代语言
·基督教与理性
·基督教的慈善爱与大学文化教育
·罗马帝国为何迫害基督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6、日本政要支持孙文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6、日本政要支持孙文

   

   

   1897年7月2日孙文乘船至蒙特利尔,后穿越加拿大到温哥华,8月初抵横滨。最重视孙文的日本政要是泛亚主义者Miyazaki Torazo。其他支持孙文者,主要出于权宜之计。孙文对Miyazaki毫无保留,告诉他要推翻满清创建共和。日本自由党领袖Inukai Ki对孙文的个人气质极欣赏,通过他孙文得以会见日本首相Okuma Shigenobu和上议院副议长Soejima Janeomi,其他上议院议员Miyazaki兄弟和Hiravarna Shu成为孙文的坚决支持者。这些日本友人与孙文享有共同的反对西方帝国主义欺负亚洲人的情感。他们相信中国一度伟大的文明,仅是暂时落后,一旦有外界适当帮助和新的领导,会重新站立起来。日本先现代化,必须帮助中国改革现代化,从外国帝国主义的欺压下获得自由,以回报古时文化之债。这些观念即1898年Okuma主义,许多日本人认为孙中山的使命即促使中国泛亚主义。[1]极端泛亚主义者认为他们是亚洲大陆的主人(1932年极右派暗杀了时任首相的Inukai)孙文被视为值得投资的对象,他们在东京提供给孙文一幢房子,与Hirayama Shu同住,孙文名义上是Miyazaki和Hirayama的中文教师,这时孙文有了日本名字Nakayama(即中山)。[2]

   

   但孙文并非日本唯一或主要的扶持对象,Okuma Shigenobu支持康有为改良派,孙文和梁启超愿意两派联合,但康有为甚至不愿意面见孙文,并否决任何合作的建议。[3]日本政府予康有为一大笔钱后,康于1899年至加拿大,成立保皇会,开始侵入孙文的海外原有领地,占取孙文的资源。梁启超则转向革命,孙文介绍梁到夏威夷后,他却又归向康有为,并将当地华侨吸收进保皇会。几经犹豫不决后,梁启超怀疑孙文的判断力和领导能力。孙文则变得不信任文人的革命决心。

   

   7、康梁保皇君主改良派与孙文共和民主革命派

   

   与这些日本人比较,在日本的中国人大多极保守且患政治冷漠症。一万多名留日学生仅100馀人支持孙文。在中国的革命进展更缓慢,人们普遍害怕卷入反清活动。而康梁领导的保皇会的敌意,使革命更加艰难。他们恶意攻击革命和共和观念。[4]孙文采取合作态度待之,因为都是政治流亡者。然而,孙文的合作建议被康有为拒绝。康自视为帝王师,不耻于与任何反叛者同流。Inukai善意调停安排孙康会谈,但届时康却未出席。梁启超表现得更乐于合作,改良派与革命派水火不相容,直到日本政府下令康有为离境才有所改变。[5]梁启超与孙文开始讨论合作甚至合并,康有为则游走欧美,加指令梁启超赴夏威夷负责当地的保皇党。

   

   为加强革命活动,抵制保皇党的影响,1899年孙文派程少波至香港创办中国日报。派Shih Chien Ju到长江地区加强与秘密会社的联系,陈诗梁到香港开设接待中心,七名哥老会首领加盟支持孙文革命。[6]

   

   1898年夏,菲律宾自由运动领导人Fcmilio Aguinaldo派代表到日本请求援助对抗美国,孙文热情支持,会谈后,Mario Ponee毫不犹豫授权孙文负责行动计划,运载武器的船只在途中遇风暴沉没,随身的三名日本军事顾问及13名中国人丧生。但菲律宾人仍感谢孙文的热情支持,给了孙文十万元,使孙文得以创办一份报纸,由程少波在香港发行中国日报。1900年后,孙文的革命似乎有了起色。一名从保皇党转向孙文在长江地区建立了与哥老会的联系,广东天地会也建立了联系。杨衢云于1899年从南非回到香港,这时杨承认孙文任未来中国总统。[7]

   

   自1897年德国占胶州湾以来,各列强争相在中国分势力范围,建铁路,开矿山,办任何有利可图的企业。1895年,中日之战的巨额战争赔偿,加上赎回辽东半岛的款项,使中国成为债务国。清政府只得求助于外国银行,外行则要中国以税收作为担保。在四十个月内,该战争赔偿高达五千万英镑,而由于黄金升值,实际赔偿更高昂。

   

   [1] Immanuel C.Y.Hsu. The Rise of Modern China.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New York 1970.p.546

   

   [2] 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 Boston 1980.p.64.

   

   [3] 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 Boston 1980.p.65.

   

   [4] Immanuel C.Y.Hsu. The Rise of Modern China.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New York 1970.p.546

   

   [5] Immanuel C.Y.Hsu. The Rise of Modern China.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New York 1970.p.547

   

   [6] Immanuel C.Y.Hsu. The Rise of Modern China.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New York 1970.p.547

   

   [7] 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 Boston 1980.p.68.

(2011/07/2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