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贵州公民论坛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贵州公民论坛]->[工人的正当权利不容侵犯]
贵州公民论坛
·TF:全林志——人权——中国政治改革的生命线
·欢迎李元龙出狱大家合影
·TF:方家华——政治与个人生命
·TF:莫建刚——关 注 作 家 师 涛
·TF:方家华——评《民主是个好东西》
·TF:莫建刚——坚决捍卫自由与民主
·TF:吴玉琴——中共十七大——是前进还是倒退?
·TF:李元龙——侃侃杨利伟的"最高"党支部
·TF:你可以举办奥运 我有权点评奥运——在贵阳民主沙龙活动上
·TF:方家华——开放民运及其朋友
·TF:吴玉琴——人性的丧失——罪恶的刑讯逼供
·TF:紫电——人权--中国人的梦
·TF:方家华——中国宪政视野中的“贵州人权研讨会”
·TF:莫建刚——国民的觉悟是建立民主宪政的基础
·TF:甘肃省民主人士王凤山先生在贵州被公安抓走
·TF:甘肃天水王凤山先生在贵州失踪
·TF:黄燕明 ——迎接“世界人权日”的到来
·TF:吴玉琴——争取人权 重视人权
·TF: 廖双元——捍卫人权,吾辈天职!
·TF:黄燕明——贵州第三届人权研讨会“记事”
·抓捕著名网络作家荆楚先生是中共当局进一步践踏人权的罪恶行径
·赶快行动起来,营救胡佳先生
2008贵州民权活动
·TF:罗长福——政治使人陷入绝境 宗教使人平安喜乐——来自上帝的问侯
·TF:莫建刚——人权是人类发展与创造的唯一力量
·TF:方家华—— 拒绝招安
·TF:廖双元——新 年 致 辞
·TF:陈西——惊动了中共公安部的贵州人权活动(上)
·TF:陈西—— 惊动了中共公安部的贵州人权活动(中)
·TF:方家华——呼吁社会全力营救胡佳
·贵州自由民主人士方家华被贵阳警方传唤
·TF:方家华——祝贺贵州响应“世界人权年”活动
·惊动了中共公安部的贵州人权活动(下)
·响应联合国“世界人权年”活动
·TF:吴玉琴——《世界人权日》体验中国特色之“人权”
·TF:方家华——中国呼唤民间社会组织
·TF:李元龙——南辕北辙抓胡佳
·TF:方家华——中共官员日常生活中的霸道
·TF:李元龙——我的惭愧和荣幸
·中国人权专题报告:贵州当局定世界人权日为非法,维权人士就此呼吁国际关注
·马晓明先生在贵阳合影留念
·赵昕先生在贵阳的合影留念
·民 主 之 神
·TF:黄翔——为一个时代立此存照
·TF:吴玉琴——中共在人权年制造社会危机
·TF:廖双元——城管——恶劣社会形态的象征
·TF:方家华——物价疯涨:中国社会动荡与革命的前兆
·TF:贵阳市“瑞花广场”被拆迁户再次向两会代表呼吁
·TF:贵州维权人士"315普法",被强行绑架软禁
·TF:3月15日廖双元、吴玉琴遭到非法绑架
·贵阳维权人士散发人权宣传材料遭拘留
·贵州民间人士致中共党魁的公开信
·自由亚洲电台:一批贵州人权活动人士发表致中共中央领导联署公开信
·TF:莫建刚——雪山雄狮的反叛
·TF:吴玉琴——贵阳暴力绑架事件真相
·TF:莫建刚——台湾民主选举的反思
·TF:张菁——争取人权之路.任重道远
·TF:张菁——香港人眼中的“新中国”
·践踏人权的事又在贵阳发生
·TF:李元龙——我想把中国的“普金”们塞进地震废墟下面……
·贵州人权研讨会为汶川灾民献爱心(图)
·TF:张菁——镇压藏人栽赃达赖中共亏大了
·陈西去北京 在贵阳机场被国保强行押回
·TF:评陈西被截:中国人哪有基本的自由?
·TF:祭“六四”英烈文
·TF:最强烈的抗议当局严重践踏人权!
·TF:李元龙—— 永不熄灭的烛光
·TF:吴玉琴——六.四”19周年 ——我们的心在泣血!
·TF:吴玉琴——民众贵阳纪念“六四”19周年纪实
·TF:中国公民向联合国请愿书
·TF:谴责成都警方绑架黄琦
·TF:黄燕明——黄琦不求名利,只为耕耘的老黄牛
·TF:李果——“十年书”与“一句话”能相提并论吗/
·贵州成立民间瓮安事件调查组
·“贵州瓮安6.28事件”真相民间调查组——给林树森省长的紧急报告
·“瓮安事件”真相调查组资料被公安违法扣押作者:陈西
·保护和支持“民间瓮安真相调查组”是民主宪政建设的曙光/陈泱潮
·贵州瓮安“6.28事件”民间真相调查组公告
·TF:强烈抗议成都警方非法逮捕黄琦
·TF:陈西——瓮安真相民间调查组叩关瓮安城
·紫电 : 强权下的瓮安“6.28”
·美国之音:中国承认警民冲突有地方吏治原因
·美国之音:贵州当局罢免瓮安公安局书记局长
·TF:吴玉琴——贵州瓮安群体性事件——强权压迫下的必然
·TF:张菁——夜狼拒做順民與中共對美情結
·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特别致贺——胡石根先生出狱
·TF:吴玉琴——奥运与我何干
·TF:吴玉琴——“奥运”使我们失去了基本自由
·陈西与访民见面被公安强行驱散
·《世界人权宣言》被贵州公安以“非法”没收
·自由亚洲电台:贵州异见人士于中秋聚会
·贵州第四届人权研讨会:贵州人权研讨会对杨佳事件的立场
·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专题讨论英雄杨佳
·TF:贵州异见人士于中秋聚会
·TF:列车长带头捆绑人致死必须受到法律的严惩!
·自由亚洲电台:分析人士反感中共党内学习运动
·张尤森:拼上身家性命,也要为流失的国有资产讨说法!(贵州)
·辛栋:瓮安暴动的深层原因-(贵州)
·“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声明
·TF: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贵州公民第四届国际人权研讨会:邀请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工人的正当权利不容侵犯

   公民记者
   
   2011年7月20日早上8点,贵州大众橡胶有限公司的300多名工人云集在工厂门外静坐,等待省委有关部门的负责人就贵州大众橡胶有限公司(原贵州橡胶配件厂)的老板王庆海侵吞国有资产,盘剥和侵害工人利益的问题作出具体答复。
   
   在静坐的工人中,有80多岁的退休人员,有因工残废的员工,有被强迫买断工龄失业在家的工人,也有被迫买断工龄后又被王庆海廉价反聘回工厂上班的职工。

   
   时下正值酷夏,烈日当空,热浪鼎沸,室外气温高达32度。贵州大众橡胶有限公司大门前既没有树荫,又没有遮阳蓬,工人们在又烫又硬的水泥地上连续坐了七八个小时,而且没有水喝。有些高龄老工人和女工实在难以支持,他们满头大汗,呼吸困难,有几个身体虚弱的几乎晕倒。就此情况,有人到附近租来三顶帐篷,但帐篷也只能遮挡阳光直射,而酷热、饥渴仍然折磨着工人们。然而,大家都表示一定要坚持到底,因为他们的问题已经向上反映了四年多,至今没有得到妥善解决,甚至连个说法都没有。为此,大家决心团结起来,坚持斗争,直到问题彻底解决。
   
   下午三点钟省国资委和省委及有关部门的工作人员共十多人来到现场,他们同时还带来几个穿制服的警察。但是,除了国资委的人照本宣科地读了一通所谓文件和不疼不痒地说了几句调查结果之外,没有任何实质内容,工人们提出的问题一个也没有得到具体答复,工人们的要求一个也不予解决。工人们当然不满意这样的结果,他们要求政府部门的领导出面答复工人提出的合理要求,并宣称如问题得不到解决,他们就一直在工厂门外静坐。
   
   下午5点左右,当局突然调来一辆大客车和一辆密不透气的闷罐车。大客车上坐满防暴警察,而闷罐车显然是用来囚禁被抓工人的。但是,工人们毫不畏惧,秩序井然,情绪平和,没有丝毫过激行为。警察找不到任何抓人的理由,也找不到任何驱赶工人的法律依据,最后不得不灰溜溜地撤离现场。眼看天渐渐暗下来,工人们决定第二天接着到原地静坐,然后分散回家。
   
   7月21日清晨,贵州大众橡胶有限公司的工人们不约而同地来到公司大门外继续静坐。为了作好长期斗争的准备,他们凑钱买来三顶帐篷和一百多条小凳子,以及大桶装的清水。人们困了,就坐在凳子上睡觉,饿了就买几个馒头来充饥,渴了就喝几口水。就这样,贵州大众橡胶有限公司的工人们又坚持静坐了一天。显然,当局不会再理睬工人们提出的要求,他们企图让工人们在酷热和饥饿的折磨中自动放弃。
   
   但是,中国的工人已明白了一个简单的道理:要维护自己的正当利益,只有团结起来共同斗争,而其中团结和坚持最重要。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工人们应该坚决斗争,继续静坐,直到问题得到解决。
   
   作为一个民间记者,我亲眼目睹了工人们的斗争,并进行如实报导。坚决支持贵州大众橡胶有限公司的工人兄弟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所采取的行动!正义同工人兄弟站在一起!胜利属于工人兄弟!
   
   2011年7月21日于贵阳
   
   附件:贵州大众橡胶有限公司工人们自己编写的有关材料
   
   关于国有资产被大量侵吞流失的调查报告(原文)
   
   市委、市政府,我们是大众橡胶有限公司(原贵州橡胶配件厂)退休职工和被强行买断的在职员工和内退工人。鉴于这种极端(强行)不合理的事实,特向贵阳市政府及原贵州橡胶配件厂执政的当事人要求给一个合理的答复!并解决我们应得到应享有的补偿。
   
   一、事实真相
   
   贵州橡胶配件厂始建于六九年初,当时在党的领导下,全厂职工兢兢业业,工人当家作主,可是到了1986年王庆海上任后,性质就不断发生改变,私设分厂。他先在山东肥城(其妻宋惠颜的家乡)创建了山东橡胶配件厂,并让其子担任厂长之职,以扶贫的名誉将我厂的资产明目张胆,源源不断地转移到山东肥城,但他并未就此满足,竟将山东肥城的橡胶程升格为山东大众橡胶有限公司,我厂对其无偿的进行人员培训并长期派驻技术人员,技术工人及财务会计去所谓的大众分公司传授技术,开发产品,原厂定制加工的设备,模具进厂后,包装未拆就发往山东肥城,王庆海对公司资产的蚕食侵吞到了疯狂的地步,他规定凡贵州大众橡胶有限公司的产品,只能在中国长江以南的地区销售,并将全厂第一线一日三班,冒着高温辛苦劳作的职工及广大销售人员,多年苦心经营的广大市场及利益于不顾而将华北、东北、山东、河南、山西、内蒙等地区拱手相让给山东大众橡胶有限公司,即由其儿子任主管的公司。
   
   王庆海为使其侵吞国有资产(贵州大众公司几代人的血汗)合法化,大拉山东当地政府官员,盛大肥城的各级政府官员多次到贵州旅游,帐目含混不清。
   
   盛大大众橡胶有限公司生产中出现的残次产品,卖不出去则运到贵州大众,明码标价由我厂买单,残次品堆满厂里的职工食堂,这些全厂职工及厂里领导都有目共睹……,王庆海侵吞国有资产的手段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所谓盛大肥城分公司经营之时不管盈亏贵州大众橡胶有限公司每月都得向山东打款100多万元,实行三包政策,至改制前山东大众月月亏损直至破产,并以法院的名誉起诉贵州大众并追究其源源不断运至贵州大众的所谓货款(只要财务签收的销不出去的残次品)并查封贵州大众所开立银行帐户,划款几百万,乃至贵州资金链溃断,山东大众的破产纯属精心策划。其间又在浙江三门紫金港开了一个橡胶有限公司,在贵阳太慈桥开了一家卖车的4S店,又在新华路九中旁开了一个巴西烤肉店,在大西门开了一个泰和服饰,现在贵州大众公司的大股东也是其女儿,小河房产无数,请问作为一个企业的领导,能有这么大的能力开这么多公司吗?
   
   另有在他离任时,未按国家政策法规,对其任职期间的经济责任进行离任经济责任审计,这是违反《国有企业及国有控股企业领导人任职期经济责任审计暂行规定》的,未全厂职工及职代会一个明确的审计结果。
   
   按当时情况评估,我厂的无形资产;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商标“前进——”市值一亿多人民币。有形资产,厂房土地,机器设备也值一亿多人民币,两项相加2亿多的产业竟3000多万就卖了,对此为什么不开职工代表大会?即使召开也是以他所信赖的中层干部参加。因为王庆海执行的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路线,只要和他意见有分歧,阻碍其发展的就被排挤,编外。被他提举的是他言听计从的各级领导,无任何主见,遇事束手无策只会哭泣的无能之辈。我们试问在企业改制的前后,他为全厂职工做了些什么?我们厂当时的评估是多少?就我们的“前进商标”,这一无形资产,试想不仅美国人知道其价值,市委市政府也应该知道其价值吧!这些均是有据可查的,试问国有资产如此流失谁来问责!
   
   土地的征拨多少个平方?评估几何应有据可查?评估前的资产流失多少?在改制前后资产粮食多少?资金款额回笼多少?厂里的固定资产多少?
   
   “前进商标”“廉价职工”“国有土地”仅以如此低价流向个体业主的囊中,再请问这是对全国、全省的名优品牌竟如此保护的吗?(具体数字望相关领导追查核实,因当时全是暗箱操作,全厂职工代表代表大会也是在层层瓦解,正退、内退、层层施压的情况下签署)。
   
   在贱卖贵州大众橡胶公司的同时,另一竟标人出资远远高于江浙乡镇企业,但却被拒之门外。在改制之时政府及公司执政者已知北京西路的规划方案,采取欺骗、隐瞒这片国有土地的升值事实,置善良员工的利益不顾,匆匆了事,这都源于内外勾结,里应外合所至,这里问是既得利益者?
   
   二、事实真相
   对于内退职工:为什么我们2007年改制时说的是7天改完,但是4天就逼我们签字,不签字后果自负,其中的原因是他们得到内部消息,现在7月份改制是52号文件,8月份就是发新文件。8月份改制的话,买断和内退的员工的工资就会高一点。
   
   1、为么2007年改制内退的员工,是按2002年的社平工资来算的,人均工资仅700元左右。
   
   2、为什么2007年改制买断的员工,是按2003年的社平工资来计算。
   
   3、为什么退休人员退休之时以前每月所扣的小额医保25元未反还?
   
   4、为什么厂里员工,夏明忠右手因工伤全部失去。没有得到合理赔付?
   
   5、为什么我厂职工交了增量费用,却没有得到增量补贴。
   
   6、对于贵州大众工伤及身患残疾员工,按国家政策法规是不允许将残疾员工推入社会并与之解除劳动合同的,在政府及任职领导的利诱胁迫下和全厂在职职工一起签定了解除劳动合同书,买断工龄,致使自己的生活难以维系。
   
   7、在政府施压签订职工改制方案时,政府向职工承诺,新企业保证解决1000人的就业岗位,请问实现没有?请政府调查新企业解决多少?也仅肆百余号,这些人员流向哪里-----社会!一些人过着食不果腹的生活,成为社会的不稳定因素。
   
   8、对于不到退休年龄40——50人员,在国营企业工作近二十几,仅一年1800元买断,所得补偿蹦说面对日益上涨的物价,就连上缴年年上调的社会养老保险金都远远不够。
   
   9、现配件厂办公楼、食堂、医务室、托儿所及厂门口门面全都出租,租金何处?这笔租金的用途?下一步对于这些国有土地征拨全厂员工应有权享受所带来的经济效益。
   
   至此,贵州大众全体退休人员,内退人员,被强行买断员工,在职职工强烈要求:
   
   1、)要求市政府调查处理2007年贵州大众橡胶有限公司由于改制带来的国有资产流失,侵吞几私有化的蛀虫。
   
   2、)要求市委市政府在对国有土地进行处置的同时按2003年最低社会平均工资的基础上,调增2000元。
   
   还我大众!还我工厂!我们是“橡配”的主人!
   
   我们要吃饭!我们要生存!
   
   改进2007年不合理的改制制度。
   
   贵州橡胶配件厂全体职工
   
   工人的正当权利不容侵犯

   
   工人的正当权利不容侵犯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biweekly.hrichina.org/article/1121
(2011/07/3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