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傅申奇文汇
[主页]->[百家争鸣]->[傅申奇文汇]->[ 《革命不可避免》(六)]
傅申奇文汇
·《略论四条标准》
·《世纪末感言》
傅申奇1999年评论
·《新年的期望》
·《走向民主的机会》
·《从几个消息谈起》
·《荒唐的举措》
·《打压民运人士和异议人士的新花招》
·《再开新篇章》
·《江泽民的讲话与组党形势》
·《站到历史正确的一边》
·《评朱熔基的讲话》
·《中国目前的修宪》
·《反腐败的正确途径》
·告中共党政军全体人员和全国人民书
·《专政不改、腐败难除》
·《永恒的纪念》
·《平静的背后》
·《红包文化与腐败》
·《镇压在继续》
·《北京清理法轮功》
·《镇压与抗争》
·也谈走向宪政的突破口……与赵小麟先生辩驳
·《问朱熔基》
·《站到历史正确的一边》
·《中国目前的修宪》
傅申奇1998年评论
·《从赵常青的竞选谈起》
·《重要的转折点》
·《大家都来关注赵常青》
·徐文立的公开信
·《重要的转折点》
·《立即释放王庭金》
·静坐绝食行动在继续
·中国民主正义党成立
·中国民主正义党的特点
·中国民主正义党的声明
·时事简评
·《印尼民主革命的启示》
·《民主与社会主义》
·《中国在等什么?》
·《香港选举的启示》
·《压不解决问题》
·《备忘录》
·《克林顿的中国之行》
·《先谈一制,再谈一国》
·《中国民主党是压不垮的》
傅申奇1997年评论
·民主与革命
·永恒的纪念
·傅申奇诗一首
·庆贺与担忧
·和平统一的前提
·进步还是倒退?
·告公民
·《谈谈公民权利》
·《再谈腐败》
·《主权在民》
·《为杨勤恒申辩》
·《从党纪和法律谈起》
·《增强公民意识》
·《工人应当有自己的工会》
·劳教必须取消
傅申奇1996年评论
·邓小平走了!
傅申奇如是说
·致友人-今天我们都是民主党人
·傅申奇如是说:
·傅申奇如是说:2
·傅申奇如是说:3
·傅申奇如是说:4
·傅申奇如是说:5
·傅申奇如是说: 6
·傅申奇如是说:7
·傅申奇如是说:8
·傅申奇如是说:9
·傅申奇如是说:10
·傅申奇如是说:11
·傅申奇如是说:12
·傅申奇如是说:13
·傅申奇如是说:14
·傅申奇如是说:15
·傅申奇如是说:16
·傅申奇如是说:17
·力虹先生治丧委员会通告第一号
·力虹先生治丧委员会通告(第二号)
·力虹先生治丧委员会通告(第三号)
·治丧委员会名单完整版
·张建红先生治丧委员会(纽约)举行追悼会
·通告第四号(第一部分)-力虹先生治丧委员会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执委陈立群女士宣读浙江的悼词
·中国社会民主党主席刘国凯的悼文
·《民主论坛》主编洪哲胜的悼词
·贵州人权研讨会的悼文
·力虹治丧委员会通告第四号(第二部分)
·力虹治丧委员会通告第四号(第二部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革命不可避免》(六)

   2011年7月11日傅申奇在自由亚洲电台的评论

   20总553

   

   《革命不可避免》(六)

   江泽民死而复活,至今生死成迷。其实要证明江泽民还活着只要一张某人看望他的真实照片就足够了。当局至今没有做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是不敢做?还是不能做?他们究竟怕什么?江泽民的死活对一般民众的影响是微乎其微的,对他的死亡感到悲伤的民众恐怕没有,欣喜若狂的也不多,没有人会认为他的死会引起社会风潮,多数是漠然置之。与之密切相关的是各利益集团或团伙,他们必须在处理后事的时候以某种权力安排的格局出现,这就有一番暗箱的角力和格斗。

   所以,江泽民的生死之谜,除了说明中共高层的权力卡位战烽烟弥漫诡谲迷离,更向世人展示中共的一党专制制度是多么的落后和荒唐,一个离任多年的老人对最高层的人事安排居然具有重大的影响。

   毛泽东几次指定接班人都自己废黜了,临死匆忙指定的华国锋三下五除二给邓小平干掉了。邓小平比毛泽东成功,他直接指定了接班人,而且还隔代指定接班人,使得他的意志能多年延续。江泽民的威权大大减弱,不能按自己的意志指定接班人,想过一把隔代指定接班人的瘾。如果能撑到十八大,这个梦还是能圆的。但天不假时日,关键时刻掉链子。现在隔代钦点王储的大戏将充满变数。

   就是这样一个制度,根本没有权力形成和权力转移的正常规则和机制,充满率性和个人的随意性。却还好意思说:权为民所赋、权为民所用之类的漂亮话。这样的制度除了用警察、便衣、监狱和军队来证明和维护自己的合法性,没有别的选择。因此用暴力压制不同的声音、封杀民间力量、镇压反对派成了这个制度的惯性。自上而下的政治改革和民主转型缺乏基本的动力和氛围。

   有人在猜测,是否有可能江泽民的提前死亡使得包含大量开明派和自由民主派人士的团派执掌大权,开启自上而下的政治改革。也许已经晚了,因为整个官僚系统已经全面溃烂,本身就成了权贵资本的命脉。自由民主派即便掌握了最高权力,所能运用的体制内力量也非常有限,相反整个官僚制度将极力反对政治改革,迫使改革派要么放弃改革,要么不得不依靠民间力量,不得不广泛动员民众的力量,不得不进入民主转型的转移模式的轨道。也就是说不得不进行温和的政治革命。因此政治革命不可避免。

   反对派阵营应该丢掉幻想,以不同的方式加快发展和集结民间力量,为必然要发生的温和或激烈的政治革命作好准备,这才是硬道理。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

   http://www.rfa.org/mandarin/pinglun/fushenqi-sitefolder

   【傅申奇文汇】全部文章

   http://boxun.com/hero/fushenqiwenhui/

   http://fushenqi.blogspot.com/

   【民主之声】全部文章

   http://boxun.com/hero/minzhuzhisheng/

   E-mail:[email protected]

   Skype:shenqi.fu

   Facebook:shenqi fu

   Twitter:@fushenqi

(2011/07/1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