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方鲲鹏
[主页]->[百家争鸣]->[方鲲鹏]->[美国两党长期分享政府权力的奥秘]
方鲲鹏
·最高法院重新释宪令种族隔离为非法
·祸害美国百年的乌鸦法
·美国有些州曾经黑兔与白兔也不能通婚
·为美国民权事业作出重要贡献的马丁•路德•金
·美国黑人争取平等选举权的历史
·美国最高法院也可以拒绝释宪
·中国人不应对中华民族产生自卑
·俞陵诉吴弘达案
·俞陵诉吴弘达案(续)
·两则经济学理论的联想
·复制美国司法运作模式必定失败(1)
·俞陵诉吴弘达案(三)
·钱力滥用取代权力滥用
·法官终身制和绝对豁免权
·法官职位很大程度上被政治庸酬左右
·司法权力不受约束可以自我膨胀
·美国陪审团审判正在消失
·美国各种监督机制在司法权面前止步
·中国的司法改革无需站在政改的大旗下
·共产主义理论兴衰史预告了普世价值论的未来(1)
·美国两党长期分享政府权力的奥秘
·谷歌自诩不作恶“避税”邪门赛过洗钱专家
·虽然一人一票但分量大不相同
·同性恋权利与普世价值
·中华民族的精神家园在何方
·鼓吹普世价值论对民主、自由、人权没有帮助
·普世价值幕后的故事
·阅读提示:《共产主义理论兴衰史预告了普世价值论的未来》
·盘点新世纪头10年美国腐败和性丑闻州长
·以美国为镜发展中国特色的社会制度
·前众院议长如此发横财是否属腐败行为?
·一位美国联邦法官断案期间吃了被告吃原告
·美国政府官员财产申报制度
·石油起源理论和伊拉克战争(一)
·石油起源理论和伊拉克战争(二)
·石油起源理论和伊拉克战争(三)
·议长丑闻下台焉知非福
·议员与助手的合伙生意模式
·(美国国会的)耳印记拨款
·议员家属做说客的生意经
·说客拥有、说客治理、利益集团享受的政府
·占领华尔街运动半周年述评
·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一)
·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二)
·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三)
·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四)
·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五)
·脸书(Facebook)股价趣谈
·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1)
·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2)
·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3)
·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4)
·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5)
·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1)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2)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3)
·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4)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5)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6)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7)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8)
·从“诺福克四水兵”冤案学习如何保护自己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10)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11)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12)
·总统选举年话美国的选举政治(1)
·总统选举年话美国的选举政治(2)
·总统选举年话美国的选举政治(3)
· 总统选举年话美国的选举政治(4)
·总统选举年话美国的选举政治(5)
· 总统选举年话美国的选举政治(6)
·总统选举年话美国的选举政治(7)
·总统选举年话美国的选举政治(8)
·选区划分的怪胎 - 蝾螈选区
·虐囚、凌辱新兵、高自杀率现象背后的美军文化(1)
·虐囚、凌辱新兵、高自杀率现象背后的美军文化(2)
·虐囚、凌辱新兵、高自杀率现象背后的美军文化(3)
·虐囚、凌辱新兵、高自杀率现象背后的美军文化(4)
·美国司法神话后面的世界(1)
·美国司法神话后面的世界(2)
·美国司法神话后面的世界(3)
·美国司法神话后面的世界(4)
·美国司法神话后面的世界(5)
·美国司法神话后面的世界(6)
·美国司法神话后面的世界(7)
·美国司法神话后面的世界(8)
·美国司法神话后面的世界(9)
·美国司法神话后面的世界(10)
·美国司法神话后面的世界(11)
·美国司法神话后面的世界(12)
·美国司法神话后面的世界(13)
·美国司法神话后面的世界(14)
·美国司法神话后面的世界(15)
·美国司法神话后面的世界(16)
·美国司法神话后面的世界(17)
·美国司法神话后面的世界(18)
·美国司法神话后面的世界(19)
·美国司法神话后面的世界(20)
·美国司法神话后面的世界(21)
·波士顿警方实验室一位检测师的工作效率
·洗脑术及新闻霸权与新闻自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两党长期分享政府权力的奥秘

   共产主义理论兴衰史预告了普世价值论的未来(2)

   作者: 方鲲鹏

   二、美国两党长期分享政府权力的奥秘

   人之初,性本善还是性本恶的争论,恐怕永远不会了结。但是,人的本性中含有自私自利成分,这一点大约没有很大的争议。由于人自私的属性,人们遇事首先考虑自己的利益是一种正常状态。需要说明,这里讨论的是统计意义上的趋势值,世上也有先人后己、无私助人的大好人,只是数量很少。对于这些少数“异类”,我唯有充满崇敬。

   政党由人组成,所以也一定是自私的,无论其纸上的宗旨如何冠冕堂皇,运作中总是首先考虑本党利益而不是普世价值。在现代社会,政府是由政党操纵,执政党的行为也反映了政府的行为。

   组党自由被认为是普世价值。美国有组党的自由,但不等于新的政党可以不受阻挡地发展。事实上,美国长期两党分享政府权力,没有第三党问津的局面,并非自然生态,而是民主、共和两党联手封杀的结果。下面举一个比较显见的例子。

   2000年美国总统大选,民主党候选人戈尔比共和党候选人小布什在全国范围多得了53万余张选民的选票,但是赢得总统宝座的却是小布什。这是因为美国的总统选举采用选举人团制度。

   根据选举人团制度,全国50个州和首都华盛顿特区共分配538名选举人,总统由选举人投票选出,候选人获得超过半数的选举人票即当选总统。而各州选民虽然是根据选票上写着的总统候选人名字选择一位投票,但实际上不是直接选总统,选举结果产生的是名义上的(总统)选举人。

   美国的选举制度又规定“赢者通吃”,即一个州的所有选举人票,必须全部投给在这个州获胜的总统候选人。比如说,某一个州共有20张选举人票(即有20个名义上的总统选举人),该州总统大选后计票结果,35%的选民投给共和党候选人,34%的选民投给民主党候选人,31%的选民投给其他候选人,根据“赢者通吃”的游戏规则,这个州的20张选举人票全部给共和党候选人。2000年当选总统得到的选民总票数少于对手的怪现象,就是由于有了“赢者通吃”的规则才会发生。

   选举人团制度和“赢者通吃”规则产生在200多年前,在当时可以促使候选人巡游各州发表竞选演说,让选民了解熟悉候选人的政见,另外还有一些历史原因。在传播媒体如此发达的今天,传播政见已完全不需要面对面进行,总统候选人在任何地方的讲话,可以不费劲地同步传播到美国的任一个角落,而且既有声又有色。可是现在美国总统候选人仍然至少有一年多时间流窜于各地搞竞选。如果是争取连任,还影响到总统的日常工作。竞选连任的总统候选人,在任期的最后一年(即四分之一的任期)魂不守府了,在竞选团队前呼后拥下,像个马戏团似的巡回演出。

   由于民意调查方法越来越科学先进,民主、共和两党对于自己哪些州通吃无虑、哪些州再努力也被吃、哪些选举人票数少的小州得失无碍全局,早就了然于胸。于是算计下来,竞选变成不是面向全体美国人民,而是主要在几个胜负难决的关键州中进行。两党总统候选人不断造访这几个州,专挑这些州的人喜欢听的话讲。而两党在这几个州砸下的巨额竞选广告费,如果可以分给那里的老百姓,每人可发一笔小财。

   美国的总统选举要消耗天文数字的费用,而且差不多每次选举费用都会创新高,这种浪费与选举方法有相当程度的关联。

   无论从哪一方面看,美国的总统选举方法愚蠢、复杂、浪费,有百弊而无一利,长久以来为世界各国嘲笑,早就应当改革了。而且从普世价值观点来看,这种不民主的选举也应该改革,因为获得较多(选民)选票的候选人当选,乃是民主选举的最基本原则,是小学生的常识。

   民主党候选人在2000年总统大选中虽然赢得了多数(选民)选票,却没赢到总统宝座,吃到闷亏之际,该党有些议员扬言要废掉选举人团制度和“赢者通吃”的规则,改总统当选由选民的选票直接决定。可等到大选尘埃落定,小布什入主白宫后,就再没见任何议员谈论选举改革了。这里的奥秘在于,选举人团制度和“赢者通吃”规则极其不利于新的政党和小党的发展。试想一个新成立的政党,在大选中得到2成选民支持,但没有在任何一个州赢到多数的选票,在“赢者通吃”规则下就一无所有。而如果没有这条规则,赢得全国20%的选票对于新成立的政党来说也是一种了不起的成就,有利于扩大影响,逐渐发展壮大。所以,美国选举方法尽管违背民主选举原则,不合普世价值观,为其他民主体制国家耻笑,但民主、共和两大党都以党的利益为重,只是在选举阶段说些要改革的敷衍话,选举过后就绝口不提选举民主化的问题了。

   刻意保留落后的选举人团制度和“赢者通吃”规则,以抑制小党发展,只是一个举例。由于两党垄断了制定国家游戏规则的权力,其他类似情况有很多。

   即便是台湾的国民党和民进党,在其他一切问题上势不两立,议会厅里常常打得头破血流,几年前也看到新闻报道,说国、民两党立法委员联手修宪,通过了不利于小党发展的新选举方法,气得蓝营的亲民党、新党和绿营的台联党齐声破口大骂,但也奈何不得。

   由此可知,获取权力和不容权力流失是所有政党的最高原则。通常的情况,一党独大或两党轮流做庄的政府,必定会扼杀其他政党的发展;只是有些干的是赤裸裸的行径,有些做得隐蔽而又“合法”。在一党独大的政局下,只有像李登辉、叶利钦这类特洛伊木马式的人物成了党的魁首,才会真心实意扶植其他政党发展。

   (待续)

(2011/07/2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