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九十光阴尚有几?----中共九十诞辰献言]
东海一枭(余樟法)
·改革原来是革命
·让蠢人生活幸福是聪明人的责任
·今日微言(仁是人和万物的尺度)
·驳“大仁不仁”
·今日微言(正君心和正民心)
·今日微言(美剧美国美人美味)
·今日微言(中道,王道,友道,后福)
·司马谈和班固对儒家的评价之比较
·儒家的超脱
·与黑恶保持距离
·今日微言(八华八夷,民主民粹)
·萨德微论
·丛林法则和因果铁律
·今日微言(曾公大开杀戒,实乃大仁大义)
·革命微论
·中美差距微论
·《论语点睛》:义利之辨
·事君小议
·为恶必苦,明心自乐
·今日微言(答客,劣根,建议,铁律)
·启蒙小议
·z从江湖“老枭”到《春秋》解人
·汉惠帝娶外甥女和同姓不婚
·今日微言(两原则,王天下,王宝强)
·纠正“莫洛夫”
·今日微言(无耻是最大的国耻)
·哈耶克支持我,我支持哈耶克
·贾谊微论(君主也要妥协呀,鬼神之义大矣哉)
·毛粉王宝强微论
·逢民之恶微论
·历史的因果(微论)
·辟毛微论(请习王明察)
·强烈抗议
·强烈抗议
·意识形态安全微论
·今日微言(反儒实力还很猖獗)
·煌煌大义为君陈---《论语大义浅说》荐读
·z中霖:中国出版的黄金时代正在到来
·学历和学力微论
·百年误会至今深(马学微论)
·读经断想
·假如你有十个亿
·读经断想(二)
·人生断想
·让儒家言论先自由起来
·给马英九和国民党提点建议
·最需要启蒙的是启蒙派(微集)
·读经断想(三)兼驳《人民日报》
·《论语点睛》之:贤不贤都是我师
·女子毙子女和读经反读经(微论)
·辟毛微言小集
·儒道微论
·抹黑习近平和流行软抵抗(微集)
·三纲论
·呼吁:将反儒分子驱离教师队伍
·从杨改兰讲起(微论)
·不是孟子真迂远,而是诸侯近视眼
·孔府微论
·荀子性恶论批判
·不可逢民之恶,不可徇民之私
·Zt推荐课程:《儒家真精神》十五讲
·王道礼制与王权专制
·清风朗月夜窗虚
·Zf【罗辉】读史指南:《春秋大义——一个儒者的历史随笔》
·Z余东海作品推荐
·《论语点睛》:父母有错怎样劝
·深入心庄又一回---辛庄师范讲学感言
·Z儒家真精神
·写在东海丛书出版之际
·写在东海丛书出版之际
·为钱穆先生补漏
·超越物质主义
·责黄金以足色,指宝璐之微瑕—《论语新识》读后
·罢黜民国,重建中华(微集)
·所谓王道
·发言要谨慎,行动要敏捷
·小批许小年
·国民党的蠢与生俱来而愈演愈烈(微言)
·呼吁教育大革命(微言)
·因果和王寇(微论)
·全盘否定毛氏,全面树立孔子(微论)
·切割毛氏,重建中华人民共和国
·Z滴水凤儿:是时候读读孟子了(东海附言)
·文化和历史
·崇毛是下地狱的捷径(微论)
·《论语点睛》之:坚守正道两君子
·《论语点睛》之:坚守正道两君子
·学舌“保守主义格言”
·反鲁反毛反盗贼(微论)
·历史和人事---《中华历史精神》之二
·毛时代不可能,习时代未必不可能(微论)
·文化决定论---《中华历史精神》之三
·讪君卖直与犯颜直谏(微论)
·鲁迅批判
·关于仁本主义和儒家宪政
·敬步战前兄七绝一束
·声援邓相超教授(微集)
·人的身体和精神都要经常洗澡
·凡是毛左,皆非善类(微集)
·z《《大学》《儒行》精义》:再现儒家活泼泼的真精神
·z《《大学》《儒行》精义》:再现儒家活泼泼的真精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九十光阴尚有几?----中共九十诞辰献言

九十光阴尚有几?----中共九十诞辰献言
   
   一,副校长的混扯
   中央党校某副校长在中央外宣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回答记者问时表示:
   

   “旧中国山河破碎,民不聊生,国将不国,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完成了民族独立、国家独立、民族解放、救亡图存的历史任务,建立了新中国,这就是中国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
   
   这段话犯了三大错误。
   
   一是贪国民党之功为己有。在抗日战争中,国民党“负责”的正面战场,无论在战略上还是在战役上,都是抗击日军的主战场。日本侵略军也是把国民党作为主要作战对象的。
   
   二是对“旧中国”恶意抹黑。“旧中国”、旧社会当然存在种种问题,但比起所谓的“新中国”来,民众享有的权利大得多,社会自由度高得多。请注意:那可是列强觊觎、日寇入侵、狼烟四起的时代。
   
   《建党伟业》中孙中山台词如是说:“民国的精神是自由、平等、博爱!然则成立以来,平等被无视,自由被蹂躏,博爱精神荡然无存!以先烈无量之鲜血、无量之头颅所换来的“共和”之空名。是可忍,孰不可忍!”比起“旧中国”,而今平等更被无视,自由更被蹂躏,博爱精神更加荡然无存,一切都更加不可忍!
   
   日军侵略,罪恶滔天,但“新中国”的毛党比日寇更厉害,仅两点就足以证明。一、日寇侵占山东时保护、参拜孔庙,文革时期红卫兵打砸孔府掘墓毁碑;二、南京大屠杀日寇杀我同胞三十万,三年“困难时期”国民非正常死亡几千万。
   
   金瓯有缺可复圆(事实上在国民党的领导下已经重圆),山河破坏复元难。现在生态环境恶化之严重、各种资源浪费之超级,都是空前的,政治社会文化道德各方面环境更是全面恶化。再这么“坚持”下去,在并不遥远的将来,中国这片土地是否适合人类居住都成问题。
   
   该副校长最可耻的一点,是故意曲解了“执政的合法性”问题。如果其言成立,那么,古今中外任何政权都不存在合法性问题。秦始皇也可以说:我们领导中国人民完成了国家统一,建立了大秦王朝,这就是大秦王朝执政的合法性。
   
   其实,现代政府的合法性,主要指民意的合法性,即民意诉求是否得到制度的保障。在此基础上,儒家还重视文化、历史的合法性,即政权的正统性:是否合乎儒家道统,是否属于“中华正朔”。
   
   二,笔杆子的功能
   副校长的话倒是符合毛氏胜王败寇之逻辑的。毛氏教导: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明明白白地把枪杆子作为其政权的执政合法性。而笔杆子的功能和工作,则是充当假大空谎谣的制造商和批发商。
   
   他们什么谎都能撒都敢撒,中国政治、社会、经济、文化、教育各个领域都成了谎言的天下;他们什么谣都能造都敢造。传统的谣、历史的谣,西方社会的谣, “旧社会”的谣,国民党及蒋介石的谣,异议分子敏感词的谣,还有那些在党内斗争中落败的“自家人”的谣,他们无不大造特造。
   
   在狡辩方面他们更是才华横溢辩才无碍,把假的辩成真、把恶的辩成善、把丑的辩成美、把劣的辩成优、把黑的辩成白,把罪恶辩成功勋,把黑暗辩成辉煌---当然他们也得到了初步的“报应”:从中央到各级政府及官员的公信力已经彻底丧失甚至变成负数,人们不仅不相信它们说所说的话,而且往往从负面去理解。
   
   在所谓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人生观、荣辱观和价值观都是不正常甚至颠倒的,很多词语的名与实是乖离的。例如,名为公仆实为老爷和公害,名为立党为公实为结党营私,名为站起来实为跪下去,名为红十字实为黑狮子,名为为人民服务实为为特权为人民币服务……如果说“旧中国”国将不国,现在国早已不国。
   
   任何政权都难免有大言空语套话官腔,但象中共那样大规模全方位地假大空而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政权,那样完全没有一点羞耻感和政治社会责任感的政权,绝对前无古人外无洋人。太多的谎谣、太多的欺诈、太多的狡辩、太多的监控、太多的腐败和黑幕,几乎令人窒息。
   
   时逢中共九十诞辰,没有反思更没有忏悔唯有依旧的巧言令色,唯有可笑可耻的无量拍马声又一次响彻云霄。有马屁文章歌颂道:“党的九十年历史是一部创业史、奋斗史、英雄辈出的历史。光荣属于党,光荣属于人民。”云云。事实恰恰相反,党的九十年历史是一部造业史、恶斗史、盗贼辈出的历史。特权属于一小撮,灾难和痛苦属于广大中国人民。
   
   寻根溯源,这一切其来有自。
   
   三、反实事求是的伪理
   实事求是这个概念常被与马克思主义唯物主义毛泽东思想拉扯在一起,说实事求是“是辩证唯物主义方法论”、“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之一”、“是毛泽东思想的出发点和根本点”、“是无产阶级世界观的基础,是马克思主义的思想基础。”云云,纯属拉郎配。两者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而且恰恰相反,马家从一个概念到另一个概念,从一个假设到另一个假设,是反科学的空想妄想与反真理的邪知邪见的杂交物,最缺乏的就是实事求是精神。
   
   马家的政治经济学及所谓的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上千疮百孔,实践中罪恶累累。当年邓小平为了破除“两个凡是”的迷信,借助了“实事求是”这句毛言来推动真理标准大讨论。根据“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一标准,马列斯毛的政治社会实践无不以惨败结束,充分说明这个盲目的信仰、封闭的体系不是真理是伪理。
   
   马家在实践中结出反文化反仁义反道德的现代专制主义之“果”,原因错综复杂,其根本性的内在之“因”深深藏在其“特殊”的人性观里。
   
   马家的人性观片面而肤浅,不见本性之真,不符人性之实。马克思对人性的考察是从社会经济基础、社会所有制状况和人本身的历史发展进行的,于是把人的本质归结为“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认为人没有先天的东西,都是环境的产物,都是“社会人”,“人的本性”只有社会性特别是阶级性,认为“人性就是阶级性”云云。
   
   这是连本性的边都没摸着,完全错把习性视为本性了(其实社会性及阶级性也不是习性的全部,儒佛道三家都认为,人的某些习性与生俱来,“人之初”就有。此问题大,另文详阐,兹不详论。)
   
   天地之间人为贵,贵在良知(佛教称之为佛性,道家称之为道心),贵在人性本然之善。不认识、不承认这一点,对人性尊严就缺乏基本的尊重。唯物主义的道德观不承认本性的存在,必然对人类产生严重误导,对良知造成巨大遮蔽,并使道德空心化和理想空想化。让所谓的“共产主义道德”和“理想”丧失了人性基础。
   
   马家错误的人性观必然逻辑地导向公有制。既然人的本性或本质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而社会关系取决于生产关系,生产关系的性质又取决于生产资料所有制的性质,岂非人性取定于生产资料的所有制?那么,“私有制让人私心大发,公有制让人一心为公”这样错误到荒唐认识的产生,也就顺理成章了。
   
   马家的人性观必然通向所谓的社会主义。“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善,人性就善,否则就恶,不承认人对社会关系的能动选择和超越,一切由社会关系决定,社会当然应该“主义”了。
   
   以外在的社会性概括人的本质和本性,必然颠倒人与社会的关系,把主体的人当作社会的手段,造成人的物化和工具化甚至奴隶化。没有个体的利益、尊严和自由的基本保障,社会也会受到伤害和败坏,这样的社会主义,在实践中难免流于反社会。马家阶级斗争、暴力革命、无产阶级专政等等理论,都可以从其人性论中逻辑地推导出来。(以上详见《“性自私论”与“性关系论”-----自由主义和马克思主义的人性观批判》一文。)
   
   四、最根本的错误
   马家人性观的错误,又源于其唯物主义“本体观”的错误。(马克思主义不承认“形而上”的本体---道体的存在,但它以物质为第一性,相当于以物质为本为体。故称唯物主义为“本体观”,加括号以示与真正的本体论的区别。)
   
   物质与意识,两者显发有先后,物质先成,意识后生。唯物论遂误以物质为第一性,以为意识是物质所“生产”所决定。其实物质与意识都属于“形而下”,都不具备“第一性”的资格。意识固然决定不了物质,物质也决定不了意识----被物质决定的意识是低级的,被物质“决定”的人物是物化的。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尽管性质相反,但都犯了同一个错误:错认现象为本质了。
   
   对“第一性”的“东西”,儒佛道皆有正确的认知,其中儒家的认知又特别透彻。这个“东西”,道家称之为无、道、太极(后来又加“无极”于太极之上),佛家称之为如来藏(称谓达一百多种),儒家称之为天、天道、乾元、太一等等。王阳明说良知是造化的精灵,有“生天生地成鬼成帝”的功能,也是把良知抬举到“第一性”的地位了。
   
   这个“东西”当然不是物质,却也不是意识,她同时潜具、兼备物质意识两种性质和信息。中华文化强调信解行证,信解行证,在根本上就是针对这个“东西”的。(对此东海《大良知学》有透析,兹不赘。)很多人误以儒佛道为唯心主义,是受了马家的误导。
   
   根本一错无不误。“本体观”的错误是最根本性的哲学错误,必然导致马家体系生命观、人性观、世界观、政治观、社会观的全面谬误,导致其政治纲领、经济纲领的深度谬误,导致对人类历史发展动力和资本主义前途的判断失误。我早已指出:
   
   唯物主义不足以为生命提供信仰,以物质为第一性,“信仰”物质,必然以“物”为本,等于没有信仰甚至比没有信仰更坏。在这样的伪信仰之上,任何美好的理想都必然沦为幻想或者骗局。这样的伪信仰,最容易让人“丧心”“物化”,沦为极端的利己主义和享乐主义---据说唯物主义和享乐主义在英文里是同一个词,非巧合也。(《欢迎附庸孔孟,警惕假冒儒家》)
   
   “信仰”唯物主义的人,最好也好不到哪里去,一旦坏起来则没有底。唯物主义以物质为第一性,不仅无法提供安心立命的栖居,不足以为生命信仰。“信仰”唯物主义,比没有信仰更坏,因为它会对人的心灵产生毒害,对人的良知造成遮蔽,让人成为物质的奴隶。因此,唯物主义者在政治上往往是专制主义、特权主义者及其拥护者,在生活上和品德上则很容易堕落为物质主义、利己主义者。(《中国缺的就是好主义》)
   
   后马时代,唯物主义很容易庸俗化,丧失原来表层的伪理想色彩,蜕化成赤裸裸的物质主义及特权主义实用主义及时行乐主义----这是唯物主义哲学的必然趋势。(《后马时代》)
   
   马主义尽管似是而非,但诉诸于人类的习性尤其是各种恶习,自成体系貌似自圆其说,貌似辩证科学,故具有相当的迷惑性煽动性。经其洗礼,德性和智慧往往会遭到严重的遮蔽,而人性中贪婪丑陋恶劣的一面得到发扬光大,人之心术、国之治术学术全面邪恶化。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