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成败之间的两个重大选择]
陈泱潮文集
·《特权论》是文革期间写成定稿的一份历史文献。我已经无权改动它
·ZT:警告张国堂!你在侮辱全人类。请慎重考虑法律后果
·ZT:争战这个疯子不容易,老陈费心了!
·假耶稣张荒唐除了投降悔改,逃跑是没用的!
·请假耶稣张国堂回答:到底为什么《圣经》强调不能搞偶像崇拜?
·假耶稣张荒唐:在《圣经》如许明确的话语面前,你还有什么可以狡辩的?
·难道你假冒上帝就是“比所有凡人都更加敬畏上帝耶和华”?
·假耶稣张国堂不仅亵渎神圣,而且欺辱广大读者
·质问假耶稣张荒唐:弥赛亚怎么能够妄称自己是上帝???
·假耶稣张国堂“不可在教会之外另搞一套”的虚假性
·请看骗子假耶稣张国堂说谎诬蔑论敌的极其无耻的嘴脸!
·骗子假耶稣张国堂绝对不是精神病问题
·ZT:警告张国堂!你在侮辱全人类。请慎重考虑法律后果
·假耶稣张国堂是个十足的、丑恶的、恬不知耻的、地地道道的骗子!
·斥骗子假耶稣张国堂“人都不是上帝,这却是谎言”的胡说
·假耶稣张国堂缺乏常识的梦呓
·不断重复谎言,是假耶稣张国堂的拿手好戏
·请读者看看我的原文原话,看看骗子假耶稣张国堂的卑鄙
·问假耶稣张国堂:世界都以骗子为中心行吗?
·题所谓中国共和党假耶稣张国堂总书记标准像(1张图)
●2012年来临之际铁杖教训邪灵附体的假耶稣
·陈泱潮和张国堂论争的焦点是什么?
·假耶稣张国堂要求别人做圣贤,自己做流氓
·你张国堂到底是耶稣再来,还是一支鸵鸟?
·义人不会为了个人的官位名利放弃原则丧失原则
·假耶稣张国堂疯狂诋毁和诬蔑前辈到底为什么?
·假耶稣狼心狗肺的自我暴露
·斥假耶稣张国堂诬蔑《特权论》是“极左”等几则短评
·质问邪灵耶西别附体的假耶稣!
·什么人才会跟随邪灵附体的假耶稣张国堂?
·铁杖辖管假耶稣张国堂:【唯一真神】上帝的特质和本体不容亵渎
·陈泱潮与假耶稣的论争焦点(二则)
●對假耶穌張國堂的最後論定
·痛斥政治流氓潑皮張國堂!
·檔案解密之日,就是假耶穌原形畢露之日!
·上帝所喜爱的人鞭抽假上帝张国堂(三则)
·今日对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问题应持的正确态度
·无神论文化特务张国堂蛇蝎心肠与无知丑态的自我暴露
·郭国汀先生对中共三自教会豢养的文化特务张国堂的质疑
·所谓“张国堂学说”是彻头彻尾自相矛盾的酱缸谬论特务文化
·認清以“反共”面目出現的戰略特務和文化特務的真面目!
·教訓世上最邪惡最無恥的假貨——文化特務張國堂!
·到底誰是天赋救世大使命者?誰是爭名奪利淺薄無恥之徒?
·《特權論》的歷史地位和張國堂為什么瘋狂詆毀《特權論》
·假耶穌張國堂已經原形畢露,不值得再浪費我寶貴的筆墨
·对伪儒假先知张国堂的新批判/曾节明
·假耶穌再次露出了中共文化特務欺世盜名的馬腳
·假耶穌張國堂不擇手段爭名奪利的邪惡的可恥盤算
·假耶穌張國堂力圖用信仰問題抹煞和替换政治問題的邪惡用心
·假耶穌張國堂是一個十足的投機分子卑鄙野心家
·警惕中共豢养的文化特务张国堂的反动性
·打着“反共”旗号的拙劣政客的拙劣表演!
▲耶穌授權轄管/牧養列國的人子,
得勝又遵守耶穌之命到底,捍衛造物主惟一真神上帝信仰之戰鬥4:
●与反對繼承、更新、發展、升華聖經的新法利赛人的争战
·善本:陈泱潮关于宗教论坛争战的总结和声明——兼谈我为什么要回击小溪对我的攻击?
·基督教新法利赛人必须认真研读、认真查经、认真思考
●宗教论坛结缘记
·就余王排挤郭飞雄事件和【假耶稣】的出现,致中国基督教友
·一还掌:老对手……请看《圣灵福音6·所罗门王转世》
·二还掌:陈泱潮不能不再度质问宗教□□小溪先生
·陈泱潮2006年6月【宗教论坛结缘记】帖文总览
·复小溪公开信:建议你最好不要再背鼓上门找捶打了
·反对【小字号宗教裁判所】突围战首战告捷
·陈泱潮:天字第一号
·哈哈!撤销【小字号宗教裁判所】才是宗教论坛正常化的唯一道路
·上帝賜给了他的仆人教训邪恶的刺棍和铁杖……
·劝你切切不要以为这是戏言!
·事实胜于雄辩:究竟是谁在对谁进行人身攻击?
·哀其不幸,怒其睡梦中都在想当妃子成群的中国皇帝!
·陈泱潮宣布在博讯宗教论坛安营扎寨
·检验是否真正敬畏神的契机和表现
·陈泱潮是“造神搞政治”吗?
·哈哈!这里 上帝所呼唤的“我儿”,到底是谁?
·小溪才具仅只中下,却毫无谦卑心性……希望您引以为戒!
·铁证如山,看最后谁才是真正的狡辩者!
·《圣经》里明确记载着转世轮回,而且是以耶稣和所罗门王为例……
·先说后应更能呼招世人回归主怀!
·以在下所居住的丹麦为例(外一首)
·这才是真正符合佛祖释迦牟尼本意的佛教的正信!
·一切荣耀归于 上帝(西方基督教为何已经式微是否与违背此理有关?)
·奇怪,刚才输入bzh,本欲打出斑竹,却跳出来霸主!
·请教思童兄:如何解释这一现象——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一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二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三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四(2张图)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五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六
·陈泱潮回应小溪的诬蔑
·小溪先生,请朝前看
·7月6日~10日余帖目录
·陈泱潮问宗坛斑竹:为何删除我的这篇跟贴文章及其跟贴
·请问小溪先生:删除【尊神为大】的文章,是什么性质的事情?
·您们两位是真正的认识问题,而不是本质问题
·我的立场,不是否定“三位一体”,而是一如《圣灵福音》所说
·蛙老弟请看《圣灵福音》第60、61两章
·弥勒另一名号:【无能胜】与今日中国所当必有的精神领袖
·希望你能够有所进步,不要失却宗教论坛结缘的机会!(外二篇)
●揭穿宗教极端分子黑恶势力
·真理使恶人畏惧,但是,真理绝对不会被恶人扼杀得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成败之间的两个重大选择

————————————————————————————
   
    四、我的第四次人生十字路口——挤身官场投靠邓小平,还是为“解民于倒悬”将真理诉诸人民?
   
    五.我的第五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选择:出国创建【民主国际】,还是冒险留在国内促进中国民主化的和平变革?

   
   ———————————————————————————
   
    此后我又经历了若干次面临重大人生十字路口必须做出何去何从抉择的考验。但是,尽管这些考验有的依然是事关生与死的抉择,或者生与死的考验依然夹杂其中,但是总的来说大多数已经不是直接涉及生与死,而是事关名利之得失、事业之成败。
   
    显然,在本着“以天下苍生为念”的原则经受住了历次直接涉及生与死的考验之后,在名利得失成败与否问题上,就更加容易择善而从。
   
    对于我在生与死参杂名利得失面前必须做出选择的第一个考验,当数1979年4月初清明节前后徘徊在北京西单民主墙前那将近一个星期的日子。那几天一个重大的问题困惑着我:到底是挤身官场投靠邓小平?还是为解民于倒悬将真理诉诸于人民?
   
    我在1977年中秋节从广西大学和甘自恒商量回来后,把《特权论》原文的一些不容易为邓小平-叶剑英等接受的章节删除后,以【殉道者】的笔名复写出来,交由张国樑先生前往成都投寄两报一刊(人民日报、解放军报、红旗杂志)、中国社会科学院胡乔木以及广州中山大学(当时考虑广东是叶剑英故乡又靠近香港)。
   
    1978年4月30日,就在我准备出发去北京参加文革后首届研究生考试的前夕,也就是在江西新建县为李九莲鸣不平的钟海源被枪毙活摘肾器官的几乎同一时间,我因为《特权论》首次被捕了。
   
    这次被捕确确实实是脚踏鬼门关,几乎被枪毙(详见《陈泱潮事略》http://www.boxun.com/hero/chenyc/82_1.shtml )
   
    ……万分感谢上帝的保佑,我竟然大难不死遇难呈祥活着于1979年3月7日奇迹般地获释。这马上使我面临第四次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选择——请看我2002年所写回忆文章:

四、我的第四次人生十字路口


——挤身官场投靠邓小平,还是为“解民于倒悬”将真理诉诸人民?


http://www.boxun.com/hero/chenyc/89_1.shtml[/url


   
   陈泱潮(陈尔晋)
   (2002-8-24)
   
   ~~~~~~~~~~~~~~~~~~~~~~

目录


   
   1、【侥幸获释,余悸在心】
   2、【适逢邓小平发表“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讲话】
   3、【高士的叹息:旋“放”即“收”,谁之罪?】
   4、【凋零的民主墙】
   5、【岂可为一己之私贻误天下!必须赶快把火种撒出去】
   6、【血肉之躯使我犹豫和徘徊在民主墙前】
   7、【幸存者责无旁贷的选择】
   8、【“你这篇东西太超前了!”】
   9、【鼾声二重唱,激起不速之客“恼火”大冒】
   10、【真可谓废寝忘餐\,相谈甚欢】
   11、【拼此一搏,也要将它诉诸于人民】
   12、【民主墙的复活节】
   13、【忆峥嵘岁月,友情珍贵,笑迎明天】
   
   ~~~~~~~~~~~~~~~~~~~~~~

1、【侥幸获释,余悸在心】

   
    我第一次坐牢于1979年3月7日获释。在出狱签字时,见〖释放原因栏〗写的是“接省公安厅电话通知:立即释放,结论待作”。
   
    在当时的宣威县公安局长的眼里,我是因与邓小平有亲戚关系,才被“上头”通知释放的,比起宣威县因对《毛主席语录•前言》发出疑义就被判处死刑打了九枪才毙命的孙丹怀等那许许多多“反革命分子”,我简直该当枪毙千次万次了,怎么\能释放?因而他声色俱厉警告我:“不准乱去哪点!”
   
    公安局长对我这种声色俱厉的警告,使我强烈感到不是无罪释放,在这山高皇帝远的地方,在这几十年一贯杀“反革命”如杀鸡一样的残酷政策惯性作用下,我的人身安全显然尚无保障!且有两件事仍然心存余悸:一是曾寄清华大学请“四人帮”干将谢静宜转给毛泽东陈述《特权论》中心思想的信;二更为严重的是,1977年实施发动新疆赛福鼎起义计划的行动——尽管因邓小平复出而自动中止了此行动(见http;//www.zhhzg.org所载《陈泱潮事略》)。对前一件事,我采取了(a)推迟本文成文时间加以掩饰;(b)在拘留审查期间任凭“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刑讯逼供诱供,均未自陈,“查出来算我的,查不出来算你的”;对后一件事,更是如履薄冰,十分悬心!
   
    这次获释,一方面可以说是势所必然,因为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公报很多提法,早已见诸我这次坐牢的唯一事由——上书毛泽东暨中共中央的《特权论》(《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例如解放思想、民主法制……等等;但另一方面也可以说是侥幸的,因为中共从建政以来所枪杀的无数“反革命分子”,有谁像我这样系统、尖锐、深刻、犀利地解剖、批判、抨击了共产专制制度?有谁像我这样不仅提出了变革共产专制制度的完整方案,而且提出了捣毁共产专制制度实行第二次武装革命方案、且已有所行动的?
   
    如今,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的政治局势,印证了我几年前的预见和论断。籍对“四人帮” 的清算,华国锋、邓小平围绕最高权力的新一轮争夺,给公有制经济基础上的宪政民主革命,提供了乘热打铁获致成功\的可能。为了能够把握往这个机会,为了彻底获得安全与自由,我没有和母亲、妻儿多享受一下幸存者的天伦之乐,又马不停蹄开始了新的奔忙。

2、【适逢邓小平发表“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讲话】

   
    我4月初来到北京。原准备通过亲戚关系往见邓小平夫妇。去见邓小平夫妇之前,我先走访和看望了一些亲友。其中一位是祖父的结拜兄弟原清末云南讲武学堂总办、辛亥革命云南“重九起义”领导人、曾出任过一任国务总理、中共建国后亦曾为全国人大常委的李根源先生之子李希泌。李先生当时住在西便门国务院宿舍,他给我看了邓小平刚刚于3月30日在中央理论工作务虚会议上关于“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讲话。李先生从世交的角度直言相告,邓小平不可能接受共产党产生了一个官僚特权阶级的观点,更不可能接受实行两党制议会制总统制的主张。他可能给你一个官当,但不会允许你这些观点流传到社会上去。以你的情况,要当官可以去找邓小平;要发表这样的文章,除非去西单上民主墙……

3、【高士的叹息:旋“放”即“收”,谁之罪?】

   
    同时,李先生还告知,邓小平本来是支持民主墙解放思想以冲破老毛那一套“框框”好扳倒华国锋汪东兴的,不料前几天有个姓魏的高干子弟,可能其父是华国锋一派的,跳出来在民主墙上贴了矛头直接对准邓小平的大字报,叫什么\“警惕新的独裁”,这就引来了邓小平这篇“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讲话!可惜呵!好不容易等了三十年,三中全会才“放”开到现在,仅仅三个月,就这样又给“收”了!这姓魏的小子要出名也不能这么\个出法!对中国真是太损了呵!这个时候说什么\邓小平都比华国锋对中国要好呵!……你早两个月来,去民主墙发表你的文章还来得及,现在恐怕不行了……

4、【凋零的民主墙】

   
    在李先生的介绍下,我找到了西单民主墙。此时它确如李先生所说,已在中共北京市委有关决定等措施的打压之下,一片凋零。有上访人员申冤的诉状,而鲜见对国事的宏论畅言。唯一有点希望的是,它还存在,还有军人为它站岗。但显而易见的是,诚如李先生所说,按共产党的本性,是不会允许它长期存在下去的,一旦邓小平完成了取代华国锋的外科手术,民主墙就将被封冻,不复存在!

5、【岂可为一己之私贻误天下!必须赶快把火种撒出去】

   
    在这样严酷的现实面前,我该怎么\办?读过《陈泱潮事略》的人知道,我政治上遭逢必须作出结果有如天壤之别的重大选择的人生十字路口已有多次。第一次是在“思想犯”动辄被杀害的高压下,要不要动笔写作《特权论》?第二次是当华国锋政变后,要不要发动新疆起义?第三次是在邓小平复出有可能进行和平变革的时候,要不要放弃发动起义时机,选择和平变革之路?现在,命运使我在继这三次人生十字路口之后,又一次来到了人生十字路口!
   
    赴京前,我曾领着刚换牙齿的女儿去昆明看望刘传真老表(卓琳同胞大姐之长子)、李希纲(亦李根源之子)等亲友。此刻,我怀里揣着刘传真给其两位姨娘即卓琳与其同胞二姐玳英(儿时曾由父母包办许配给我的叔叔陈绍曾——1936年到延安后改名陈希)的亲笔介绍信、中央军委在西城区雨儿胡同33号接待室的电话和刘传真胞妹、卓琳养女浦莎莎在机械进出口总公司的地址、电话。按传真老表的意见,我最好先见莎莎,再见浦玳英,然后由浦玳英联系安排去见卓琳。传真在信中还特别提及我父亲因为其父母担保,而遭拘押染传染病斑疹伤寒身亡“致使尔晋母子吃了不少苦”的事节……显然,如果走这条投奔邓小平的路,凭自己三十出头就已达到的理论高度远见卓识、所具有的真才实学、强烈的人民性、铁窗烈火的考验、卓越的宣传和组织能力、严谨认真的工作作风、坚韧不拔百折不挠勇于奋斗的精神和艰苦环境长期磨练出来的吃得苦中苦的非凡忍耐力和冲天干劲,弄个省长部长当当,自信不成问题。
   
    但是,到京后所看到的邓小平1979年3月30日这篇“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讲话,却使我当时内心立即对他产生了强烈的反感!毛泽东1976年初评定他“邓小平是大官们的代表”的讲话,在我心中再次定格成了抹不掉的阴影!如果他拒不承认现实体制共产党本身已产生了一个官僚特权阶级、如果他目的只在于从华国锋手里夺取最高权力而拒不接受民主革命的方案,拒不推行国体政制改革建立两党制议会制总统制,那就会失去中国经过长期痛苦磨难由毛泽东“你们要关心国家大事”所号召所造成所积淀起来的政治热情和可能爆发的能量!就会坐失此通过民主变革毕四功\(1、既可利用美苏矛盾有效争取西方全面援助加速我国现代化建设;2、又能借“反修防修”做文章,及时防范官僚特权阶级坐大把中国变成官僚特权阶级暴富广大人民百姓被进一步强化为奴的岖型社会,彻底战胜修正主义,有效瓦解苏东集团及其所奉行的特权专制超级奴役制度;3、用共产专制国家的民主革命有效制止因美苏东西方两大阵营尖锐对抗而可能导致的核大战;4、通过推动台湾海峡两岸的民主化变革和平统一祖国……)于一役的良机!
   
    ……呵,我岂可为一己之私贻误天下!必须赶快抓住此民主墙还一息尚存举世关注北京变化的时机,诉诸人民,把《论》文抛出去!把火种撒出去!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