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大兴安岭夜歌(《盲流记》之二)/丁朗父]
北京周末诗会
·星星一样的眼泪/丁朗父
·孩子,我们向你保证/网友讨论会
·守望者的旷野/楚延庆
·专制是社会矛盾的根/陆祀
·我关于民主的系统观点/王希哲
·司马南大败于90后有感/独自看电影
·一个工程师的社会理想/侯工
·这是大凉山的孩子(图)
·中共"特供"揭秘/张宝昌
·众媒体揭华西村老底重庆怒了/中华网等
·让你乐得打喷嚏的反三俗段子/cct、李启光等
·习近平将开始党内民主竞争时代/王希哲
·寒月依稀/丁朗父
·怀念三唱/丁朗父
·大清国皇家电视台新闻联播/loving life 李启光推荐
·国家不是任人抢夺的商品/王小华
·毛左语言特点/老大人
·“共产主义”与“民主”/王希哲
·民主就是一人一票!/ 守拙就赢(网文)
·争一人一票从今天开始!/守拙就赢等
·各民族联合推进民主化/费良勇
·凯迪删主张一人一票民主热贴/网友讨论会
·民权天赋不是任何人的私产/王小华
·人权高于主权和民族权/费良勇
·自由属于人民—我的法国生活/王小华
·华国锋陵墓建成有感/张洞生等
·军中右派炼钢记/陈挺(郭堡回忆录)
·李逵的板斧与希哲的共产/崔晟
·司马南马甲出游当头一片板转/网友讨论会
·杨支柱微博短评/朗父先生
·如此国家如何稳定!/楚钟道
·如此国家如何稳定!/楚钟道
·法国的爱心食堂和爱心旅店/思源、王小华
·香山红叶凄然落/高源
·牵挂(四首)/丁朗父
·毛泽东:民主颂献给美国的独立纪念日
·深圳大学独立候选人自我介绍/庞璀驰、凌嘉一
·拉土车为啥有草菅人命权/朗父哥们
·一人一票选举可维护中国利益/丁朗父
·致有良知的三年大饥荒幸存者/塞鸿秋
·党内民主派的三大特点/显扬
·“战争叫嚣”和民族主义/显扬
·西方领先五百年的六种秘密武器/雅尼克
·打江山坐江山是原始社会法则/王小华
·为什么我们只能看不能干?/丁朗父
·黑五类之家的大饥荒/ 依娃
·翻墙史——东德28年/东野长峥([email protected])
·东德翻墙28年史/东野长峥
·途径大运河(四首)/吴倩
·被两岸抛弃的抗日英雄黄绍甫
·富人忙移民穷人忙过冬我心凉透/winstonwang
·自由的歌/丁朗父
·世界人权日遭软禁有感/沙砾
·最新出炉名人名言录/喷嚏文摘
·没有担当算什么知识分子/王小华(公民通讯)
·黑道是怎样炼成的/博客渔人(中国视界)
·黑道是怎样炼成的/博客渔人
·评王小华“没有担当算什么知识分子”/丁朗父(公民通讯)
·我当了三次‘右派’/张英敏
·应当重视内地劳工维权/王小华
·寂寥帐下谁谈兵/戴旭(午夜新诗)
·旧作戏答年轻网友/丁朗父
·都想当将军谁来当士兵?/ 王小华(公民通讯)
·民运需要各种工作/王小华(通讯)
·新皇帝的新衣/陆祀
·一个哈萨克学者眼中的中国/М. ШАХАНОВ(网文)
·归来吧(四首)/吴倩
·饶恕和爱的期盼中的2011/楚钟道
·论争要有君子风度/王小华
·痛悼维权英雄薛锦波/费良勇
·与其关注理论不如关注维权/查建国、王小华
·中国如何沦为一穷二白国家/信力健
·油价飞涨人民想念赖昌星/九州不欢乐
·愤怒的土地/丁朗父
·伟大的作家必须讲真话/朱玲
·天堂里的中国孩子/玛丽(法国)
·茉茉娜的故事/玛丽(法国)
·迎新唱和/曹思源、王小华
·乌坎村与海陆丰/德德
·中国一党专制是世界最大悲剧/侯工
·王小华女士致江泽民先生的信
·别让那些发言人出来丢人了/天津周
·唐山大地震真相不容掩埋/老闵
·四十周年后学者同议“9.13”/萧远整理
·清亡于八旗中共亡于国企/金满楼
·民主的花瓶是美丽的/文明底
·现代高丽王驾崩/萧远 开汉卿
·一个俄国警察对示威者说
·我们的民主理想与基督信仰/楚钟道访谈之三
·一部《古拉格群岛》式的巨著/孔令平
·人人都赤条条来赤条条走/王小华
·2011的怀念与2012的期盼/曹思源、王小华、萧远、老闵、楚钟道、丁朗父
·感谢博讯!感谢google!/北京周末诗会
·平安夜三愿/郭少坤
·硬汉潘光旦是如何被摧毁的/戴建业
·《血紀》告訴你什麼/孔令平
·论卖国要有资格及卖国家/犀利公
·地位越高道德越低的中国社会/王小华
·志士陈卫求仁得仁/陆祀
·民主是我想要的作为人的感觉/楚钟道
·中国没有贵族只有红族富族/人大许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兴安岭夜歌(《盲流记》之二)/丁朗父

   
   
   
   
   

   盲流,“农村盲目流窜人员”的简称。大陆人民公社化时期的特有人种。指不服从共产党统治者的安排,自行从农村出逃,到城市、矿区、林区寻找临时性工作的人。可以说是人民公社体制行动上的反叛者,也是当今汹涌的农民工大潮的先声。——题记
   
   
   1975,夏。
   
   扛着二十斤高粱米,
   这是叔父一家
   从嘴里面省下来的。
   盲流没有供应粮,
   只能啃别人的口粮,
   或是买高价粮。
   
   克一河火车站,
   往东的客车已经过了
   ——我也不想花钱买票,
   看看有没有过路的货车。
   
   一列拉木材的车停在站里,
   上面有几个人,搭“便车”的乘客,
   ——火车是大兴安岭唯一的
   公共交通工具。
   问问,是往加格达奇去的。
   “到索图罕吗?”
   “到。不知道站不站。”
   上去再说吧,反正
   也没有别的车了。
   
   天黑了。
   车开了。
   大兴安岭的夜,
   很凉,很黑。
   
   在我紧张地注视中,
   索图罕小站一闪而过——
   没有停车,
   没有减速。
   上山下山,
   越开越远。
   
   终于减速了——赶紧跳下车,
   远途的“旅伴”把口袋扔给我。
   借着昏暗的灯光看着站牌
   还好,甘河,
   离索图罕只有二十几公里,
   在大兴安岭,这是很小的距离了。
   
   往回走吧,
   不用找路,顺着铁路走就得啦。
   
   越走越黑,
   两面的山,
   像两堵大墙,铁路
   像是两堵墙中间的一道顽强的缝。
   变本加厉的黑,静,好像
   能听见一片草叶飘落的声音。
   我急促的脚步,
   像在黑幕中擂鼓。
   
   越走越吓人,
   越想越吓人。
   喊点什么吧。
   不是唱,不是喊,是嗥叫。
   突然懂得狼了。
   
   嚎吧!
   这么个舞台,
   还管他妈的什么效果。
   ——哎,还别说,
   万籁俱静,
   群山呼应,
   那个效果还出奇的好。
   
   走了多久?三个小时?四个小时?该到了吧?
   山坡上闪动的鬼火,
   是不是林场的墓地?
   很多的关于黑瞎子、狼和鬼的故事都冒出来了。
   
   前面有人过来了——
   两个铁路巡道人,
   打着手电,扛着铁棍子。
   
   我和惊奇的巡道人擦肩而过,
   他们在身后说,
   “谁家小子?胆子忒大了。”
   
   到了。我小心地敲敲堂叔家的窗户。
   半晌,听见堂婶嘟囔:
   “谁呀?”
(2011/07/2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