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关于《秀水河子故事》/丁朗父]
北京周末诗会
·北京周末诗会作品集(二)2010年9月5日
·北京周末诗会(四)作品(2010年9月29日)
·诗会陈青林《以温家宝诗意作短歌》(2010年9月30日)
·李智英 辛亥革命九十九周年感怀 丁朗父 题扇
·孟元新:闻刘晓波获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感赋(2010年10月8日晚8时)
·东湖女兵 写在2010诺贝尔和平奖颁布之时
·wto1031:你们和我们
·关于锤子和舌头的有趣对话
·老牟:读野夫《尘世挽歌》
·余习广 致箫远 江辉二首
·柳忠秧《赋月》徐迅《和吴铁独怀韵》
·英王林海:1986级同学大聚会谐趣歌
·丁朗父 夜读吴芳吉有感
·綦彦臣: 凋 零——哀悼上海大火遇难者(2010.11.11)
·萧远《悼蔡定剑》江辉《和萧远》
·李是 冬天的星期一
·王华 波尔多情歌
·李是 后海墙街——记忆中的门牌号
·郭少坤 杂说人权——写于2010年世界人权日
·郭少坤 大写的中国人
·李是 公交车上的思绪
·王容芬:天堂里的笑声
·任畹町 12月19日在巴黎辛亥革命百年研讨歌咏大会的讲话
·王华:自述诗
·熊焱 石头上的天使
·大唐皇帝眼中之中国现状
·胡石根: 2010 步曹思源诗韵
·王德邦 岁末感怀
·李智英《迎接2011》
·许医农《去地狱还是去天堂》
·郭少坤《与死人同活》
·格林《你要怎样》
·江辉《清平乐 平安夜》
·綦彦臣《一小撮人的东篱》
·丁朗父《赠闵琦》
·熊焱《窗口》
·熊焱《蒙娜丽莎》
·熊焱《悼华叔》
·陈青林《新年 火种》
·李智英 新年再歌
·陈青林 世界给中国的新年礼物
·熊焱《悼华叔》格林《临行诗》
·熊焱 全体同仁沉痛悼念司徒华先生!
·格林 民国百年赞
·丁朗父《1月17日,赵紫阳纪念歌》
·君子歌/丁朗父
·让愤怒凝聚成子弹飞/沙砾
·草民-蚁组/沙砾、陆祀
·过年回家/丁朗父
·中国人,笑一笑吧!/王小华 二头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铁流、王小华
·民主花开遍中华 2010作品总目
·春词/闵琦、余习广、丁朗父
·茉莉花开/王小华、陈青林、孟元新
·北京
·德甫归来/张晓平
·中国之船撞向冰山/张晓平
·党是神马/张晓平
·人到老年/陈锐
·我看中国军队/王小华
·打工仔过年、和沙砾/张晓平
·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法国王小华
·中国老百姓为什么这样穷/朱忠康
·辛亥革命百年颂-兼祝贺埃及民主革命成功/丁朗父
·警告中共宣传官员/望文
·看埃及,想中国/张晓平
·赞埃及国防军/萧远、杨彬
·赋春/柳忠秧
·贺埃及/杨彬
·中国倒数第一/张晓平
·民主之风会从阿拉伯刮向中国/法国王小华
·发生在波尔多车站的一件小事/王小华
·今天我们是埃及人/奥巴马/卧梅译
·任由权力世袭成功中国人将世代为奴/王小华
·致力虹/张晓平
·中国埃及异同论/萧远
·民主要靠中国人自己/王小华
·将“毛主席纪念堂”改名为“中华先贤纪念堂”的建议/胡星斗/萧远供稿
·灭村运动/张晓平
·中国为什么一定要通胀/端宏斌博文
·太子党必须有否定和超越前辈的勇气和眼光才有出路/王小华
·抗议网上流氓攻击本会网页,无耻骚扰本会成员/北京周末诗会
·金龙鱼,一条祸国殃民的鱼!/加拿大通信
·华国锋89年托人劝广场绝食的学生不要绝水
·中美即将开战,我要保卫祖国/网文,萧远供稿
·致党的朋友、大清帝国跪族爱新觉罗先生的信/王小华
·向博讯献一束茉莉花
·踏青谣/沙砾
·十马歌/网闻
·真正的贵族担当天下,视道义为生命/王小华
·中国网民歌/沙砾
·茉莉新歌/丁朗父、萧远
·227梅花雅集作品/全体会员
·物价飞涨时去散步/张晓平、王林海、茉莉花X
·让我们唱着悦耳的茉莉花一起散步/孙大圣
·中共仍然相信枪杆子可以保住政权/王小华
·再论中国老百姓为什么这样穷——我们散步的理由/朱忠康
·两会纪实/张晓平
·吃转基因食品会断子绝孙吗?/友人来信
·一党民主小调/张晓平
·公民三字经/苏中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秀水河子故事》/丁朗父

   
   
   
   家国天下,
   惟得道者小心秉持。

   大道失,
   国破家亡,
   人民流离,
   死无葬身之地,
   上无以告列祖列宗,
   下无以付万世子孙。
   
   
   
   
   秀水河子故事/丁朗父
   
   
   沒有國哪裏會有家, 是千古流傳的話,
   多少歷史的教訓證明失去國家多可怕。
    ——刘家昌《国家》
   
   
   苞米青,
   大豆黄,
   马兰花开在路旁。
   走到前屯南山上,
   南坑北坑水汪汪
   小孩子在那里洗澡
   大人饮牛羊。
   
   南山坡,
   种苞米,
   松树林里有坟地。
   爷爷奶奶,
   睡在那里。
   
   爷爷奶奶说是地主,
   天天起早做豆腐。
   荣华富贵没见着,
   老来受尽人间苦。
   六零年,
   大人祸,
   爷爷奶奶饿死了。
   
   荞麦开花白幽幽,
   糁子比馇子容易熟。
   零零年,有人砍了树,
   刨坟掘墓要采石头。
   叔叔接上爷爷奶奶,
   去到远方
   大山里头。
   
   天地玄黄老辈子说,
   这园子再好不是咱家的。
   洼地抗不过旱三年,
   高地架不住四十九天瓢泼雨。
   
   树挪死来人挪活,
   爷爷奶奶走了,
   在大兴安岭山坡上
   看着孙男和娣女。
   
   秀水河子,辽北丘陵地带的一个村庄。以傍秀水河得名。秀水河,辽河支流。
   苞米,玉米。东北部分地方的叫法。
(2011/07/2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