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中國「官變」:18大以前政局看點/王軍濤]
北京周末诗会
·再谈政治不改革经济没希望/丁朗父
·要像消灭法西斯一样消灭国企/摇动的猫尾
·庄严弥撒/何与怀
·庄严弥撒/何与怀
·中间派联合起来对抗极右极左派/张洞生
·中间派联合起来对抗极右极左派/张洞生
·一个人人喊"我不相信"的社会/赵霏霏
·盘踞央企红二代重庆向胡示威/钉子汤
·中共民主派是民主社会主义者/高越农 候工
·且为胡先生击节/侯工
·温有勇有诚何来演戏之嫌/沙叶新
·有容乃大/张洞生
·列宁主义是20世纪最大灾难/候工
·方竹笋现身说法重庆模式/中国新青年
·搜狐借习仲勋去世十周年造势/丁朗父
·毛万岁徘徊在中国大地的幽灵/杜君立
·李庄案的一次秘密会议记录/摇动的猫尾
·继续走回头路中国将万劫不复/杨光
·如此不堪的操守还有什么文化/塞鸿秋
·共产党应学国民党/高不祖
·开口闭口”我爸爸”的二代们/KCIS公共观察
·京学生三无被政治老师踹出校门/南方
·北京两妖报鼓吹腐败反对政改/逆行斋主人
·—部为文革“去恶”的作品——《知青》/长庆
·癌病房里的医魔/小天使
·且看民国与中共的中苏条约/征夫
·19890603夜到19890604晨/丁朗父
·斥人民日报"西方老路"谬论/loser flow007 han74rryli
·人民日报反民主概念批判/张三一言
·把灵魂卖给魔鬼的走狗们/龚道军
·历年赵紫阳忌日见闻/俞梅荪(一)
·历年赵紫阳忌日见闻/俞梅荪(二)
·历年赵紫阳忌日见闻/俞梅荪(三)
·历年赵紫阳忌日见闻/俞梅荪(五)
·敬告梁晓声我们还活着/耶子
·评顺天府尹陈大人的喊冤/五柳村
·人民斥人民日报/塞鸿秋集
·人民斥人民日报腐败有理论/塞鸿秋集
·杨佳妈妈还有话要说/高越农点评:
·隐瞒历史培养脑残大学废了/摇动的猫尾
·不努力不作为不要脸的农业部/木小燚
·如何安全使用电讯通讯工具/于声雷
·大兴邵阳全州常宁文革大屠杀记/京诧等
·抄讲话百人团与八个样板戏/摇动的猫尾
·2012年安徽高考零分作文
·6月25日夜半听雨有感/耳顺
·世界上最被蔑视的职业——中国公务员/摇动的猫尾
·且听陈希同一辩/姚监复访谈
·齐奥塞斯库那条有上校军衔的狗/中国思维
·请注意你家里的水/萧远
·看看那些光屁股的学者们/摇动的猫尾
·金陵访古(上)/闵琦
·中国社科院的普世价值调查问卷
·金陵寻古(下)/闵琦
·一队蜡炬(四首)/吴倩
·中指,胖子——什邡的悲与怒/欧阳懿
·为死难的天津人我不会放弃/凉小奇
·记住由红到黑的那一瞬间/庄大军
·中国之大已放不下一张书桌——斥胡锡进少年不成熟论/Xin Chen
·中国民怨的根源在于政府不讲理/茅于轼
·政府和国企越小中国越好/张维迎
·曹思源致中共十八大三项建议
·隐藏在五道口的清朝火车站/五柳村、陈肇文
·超值笑料一箩筐/喷嚏大王
·赵常青子满月众友人聚/丁朗父
·天津大火国内报道破冰?/摇动的猫尾
·为什么说中国民营制造业完了/bloombergable
·被刻意掩盖的中东路事件/熊国昌
·第三次絕食/孔令平
·一个青年纪检干部的检讨书/周末笑谭
·虹口公园的自由论坛/沪上国粉
·七月大雨倾盆的夜/丁朗父
·一个民主社会主义者的信/侯工
·文革紧急警报/赵宗彪
·清华大学的4条出路/王思想
·南方周末被毙掉的八个版/雾色山脉
·盯住那个割断张志新喉管的人/周秋鹏
·天下兴亡全看匹夫/杨银波
·人民日报拟大庆上山下乡40周年/破冰船
·苏中杰铁流争论中国民主化路径
·我所知道的纳拉迪波王子/刘兴
·五千年一遇的政府/高越农荐
·中国新“黑五类”/肖国珍
·奥巴马的梦想/喷嚏国纪事
·过年/孔令平
·左派混蛋要扒香港保钓人士的皮?/王希哲按
·从金陵大学看中国教会大学/联合祷告会荐文
·嘉荫的歌声/丁朗父
·从梅华宁看极左势力的下场/逆行斋主人
·纪一在那里?/丁朗父
·北京周末诗会作者持续遭骚扰抹黑/上帝的线人
·乘舟/欧阳懿
·你敢不敢来重庆?/李启光
·上帝的线人/诗会作者持续遭骚扰抹黑
·脏水从什么地方泼过来/丁朗父
·想起那个冬天我吹一声口哨/丁朗父
·良宵/丁朗父
·读宋宫人词有感时事
·张掖游记(上)/闵琦
·张掖游记(上)/闵琦
·最后的斗争,最后的牺牲!/武宜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國「官變」:18大以前政局看點/王軍濤

   
   
   
   
     理解中國轉型的動力機制的線索

   
     中國大陸政治正在走向變局。在尋找轉型的動力時,多數觀察家聚焦在急劇發展的底層民變和中層抗議上,忽略高層出現變局及在變局中的角色。這是因為自「六四」鎮壓後,高層鮮有圍繞政治改革的大的政治衝突;中共權力鬥爭的信息不透明;越來越多的國人相信貪腐殘暴的統治者出於私利必然是政改的阻力。然而,從第三波民主轉型以來的經驗看,如果沒有高層分裂出改革派與民間壓力形成良性互動,和平轉型不可能發生。
     今年四月吳國光教授在紀念胡耀邦趙紫陽基金會的年會上發言提出,關注中國命運的人不僅要關注民變,而且要關注中國官變。他對現在中共執政集團內部的分化作了分析。筆者認為,這是完整理解中國即將發生轉型的動力機制的寶貴線索。
     第三波民主化前後開發出的政治轉型理論提出民主轉型的路徑圖:當國家出現危機或最高權力處在繼承關頭,民間會出現的大規模政治風潮,要求解決一些問題。此時,圍繞著誰承擔責任、怎樣解決問題以及如何處理風潮,統治集團會分化,權力鬥爭會尖銳;統治集團分化出的改革派會呼應民間改革風潮,爭取民間支持;最後,朝野改革派合作擊敗保守派,實施全面改革,建立國家新的憲政架構。
     在這樣的路徑圖中,統治集團內部分化出改革派是重要因素。低估中國官變的人認為,中國統治集團不會有這樣的分化,因為中共是個自我服務的利益集團,不可能改革的動力。這樣的看法的誤區是對轉型期間統治集團分化的動機理解不準確。
     面對危機高層分化是普遍規律
     統治集團中某些力量為什麼會支持改革?有兩種解釋,一是柏拉圖式的解釋,也是啟蒙主義的解釋,這是因為他們認識到改革是正義的事業。但這種柏拉圖式的理想主義在理解政治家的現實主義動機時顯然不夠。轉型理論更多的是馬基雅維利式的理解,即將政治家理解為追求權力的博弈者。他們在應對各種政治局勢中開發適當的行動策略,最大化自己的權位。當社會出現危機或最高權力出現真空時,他們會為更大權力而鬥爭;當以改革姿態出現會贏得民間支持從而提升自己的政治地位時,他們會主張改革。當權力鬥爭激化威脅到政治生存時,他們會打開體制尋求下面的支持。當然,他們最大化權力也許是因為私利,也許是因為權力欲和抱負,也許是因為理念,而且此後掌握最高權力後也可能會建立新專制,但最大化自己的權力的統治核心在出現危機時會分化、衝突和破裂,是普遍規律,這是和平轉型的契機。而轉型後的新制度是否會倒退也不是他們單獨決定的。
     當高層出現分化並且改革不可避免時,舊制度中掌握資源的官僚會大規模轉向支持改革。由於新的政體中,政府官員文官化,他們的職業地位受法律保障而不再會因為政治事件和政治統治者被剝奪官職,新的民主憲政政體其實比專制政體更符合他們的利益。
     政治就是不同力量和意見角逐公權力的領域,統治集團當然也不會是鐵板一塊。但是,說統治集團分化出改革派是專制政體中的和平開放轉型的必要條件,絕不意味著民間等待統治者分化才能啟動轉型,民間也不是簡單地呼喚和啟蒙統治者,柏拉圖式統治者啟動轉型的例子是少數;多數情況是危機出現導致大規模政治風潮創造出高層權力可能重新洗牌的機會時,統治集團才可能分化。良性互動,不是學院派的知識分子與統治集團中的改革派互動,而是民間風潮的領袖與被撕裂的統治集團中改革派的互動。
     撕裂統治集團,啟動政治轉型
     如果從轉型理論的架構看,毫無疑問,中國現在存在著轉型的機遇。各類問題導致的劇烈社會衝突表明,治理方式存在嚴重問題,難以為繼。這些問題引起各界的憂慮和不滿,進而產生變革的呼聲。十八大是最高權力再分配的關口,這些都為謀求最高權位的抱負者破局提供了機會。
     而中國的高層,也確實出現了各種動向。薄熙來唱紅打黑,溫家寶呼喚政改,都是高層中有人公開回應社會壓力出現分化的動向。如果溫家寶的發聲還是為了在退位前與罪惡制度劃清界限以保持歷史地位的聲明,薄熙來的乖張之舉毫無疑問有問鼎政治局常委的動機。但是,不論兩人初衷如何,以後的局勢及內部鬥爭都會壓迫他們沿著自己的定位方向走下去,並且成為某種變局方向的代表和領袖。
     不過,這個機遇在九十年代中後期也出現過。一九九七年鄧小平病逝,中國有大量問題,最高權位也不穩固,高層也有楊尚昆、趙紫陽和喬石等的挑戰,民間普遍對鄧後政局穩定缺乏信心。但是,中國還是平穩渡過那個權力交接關口。二○○二年十七大交接權力雖然也有風聞的鬥爭,但更是穩定有序。究其原因,主要是由於當時的精英心態保守,擔心出現亂局乃至崩潰,故而一方面支持暴力維穩邊緣化民間改革呼聲,另一方面對高層改革呼聲聽而不聞,這就使得沒有外在壓力撕裂體制,也沒有給有抱負者機會問鼎更高權位。
     今天的情勢比上兩次權力交接多些機會,主要是朝野都知道現有體制無力解決問題,民間反抗更加兇猛,精英普遍意識到改革的必要性。如果中間層能與民眾積極加入底層抗暴鬥爭,形成大規模政治風潮,那麼薄熙來和溫家寶甚至更多的政治抱負者會呼應民間,爭取支持,公開挑戰現有核心及政策,從而撕裂統治集團,啟動政治轉型。(肖远供稿)
(2011/07/2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