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消灭一亿中国人中苏协议曝光的声明/朱忠康]
北京周末诗会
·"重庆模式"兴富人移民急/中国新青年
·今日搜狐罕见呼吁民主/文明底
·中国人50年后才能看懂卢梭/王小华
·少年时的梦想/丁朗父
·逼近关键点/丁朗父执笔
·无雪的冬天/丁朗父
·在中国有不同意见就是敌人/王小华(公民通讯)
·抓住关键点/丁朗父执笔
·必须对右派进行国家赔偿并道歉/朱忠康 叶孝刚
·寄远在天堂的夏远鸿老师/林青
·回忆王炳章和早期《中国之春》/汪岷
·怀集监狱、六四及郑酋午/王希哲
·涉及南京大屠杀应谨言/此山
·恭迎毛主席回故乡议案(网文未经证实)
·行者之诗与诗者之行/沙砾
·丁朗父诗集推荐评点/沙砾
·中国——最重视诗歌的国度/讨论会
·两岸的距離当以光年计/Jamicat福建福州
·杨书记劝爱国记/里建
·胡文海困局与中国人困境/陈行之
·人民不是小白鼠/袁隆平
·面对法西斯暴政只有起来反抗独/王小华
·中国必读常识/好了歌童
·我的政治声明/王小华
·极左实力和权贵集团是一伙人/塞鸿秋
·不清算文革就不可能政治改革/塞鸿秋
·谁让中国人成为二等公民/塞鸿秋
·文革是人人受难的专制巨祸/塞鸿秋
·再不能让你的喉管被毛左割断/塞鸿秋
·文革灾难超过任何外敌入侵/塞鸿秋
·一个重庆警察的言论自由/塞鸿秋
·毛泽东大笑谈杀人/塞鸿秋
·重庆武斗杀俘孕妇不免/紫檀居士
·时局有感/萧远、丁朗父
·每个字都带着血的记忆/嘿嘿007、corpse猫
·极左派密谋6月在重庆动手/李乾
·君子歌/丁朗父
·文革裸尸与重庆红歌/中国老水
·春寒时的街头/孔令平
·57右派不是五十万而是五百万/罗冰
·党在国之上是中国最大乱源/王永成
·清明 题画三首/丁朗父
·中共派别民主?/王希哲
·文革中有多少人死于非命?/水煮舟
·回家1989-2009/丁朗父
·雾与光/丁朗父
·每个夜晚的等待/冷笑
·黑头套记忆/沙砾
·一首歌颂紫阳的歌曲在网上热播
·紫阳是我们生命中最美好时光/丁朗父
·官员站队秘诀/丁朗父
·热歌浩然正气赵紫阳歌词/红衣大叔
·要出大事了/楚钟道
·绝不再沉默/沙砾
·致王立军/沙砾
·那一刹那
·文革余孽依然猖獗/三师弟沙僧
·胡星斗呼吁第二次大规模平反冤假错案
·和薄熙来的根本分歧是什么?/张鹤慈
·垄断国企不除国难未已!/马宇
·垄断国企决不拔一毛而利天下/塞鸿秋
·石化两霸恶行大起底/塞鸿秋
·银行暴利源于金融垄断/王建勋
·带血的垄断/丁朗父
·中国经济的血癌/塞鸿秋
·胡石根访谈:国度性的福音化和国度性的民主化/钟道
·胡石根访谈录(二):国度性的福音化和国度性的民主化/钟道
·五十年后/箫远
·方竹笋,众网友喊你回家
·方竹笋,众网友喊你回家
·方竹笋回家
·我为什麽接受外媒採访/王康
·王立军事件有正面意义/王康
·武夷山上的神秘枪声/胡显中
·他们为中华民族立碑/孔令平
·他们为中华民族立碑/孔令平
·听潮者说/丁朗父
·看守所杂记等被禁书商恐入狱6年/余言、双江
·三年饥荒时期的凤阳县/先锋
·吃完土地吃肚皮的中国/支柱 建华 亚福 富贤
·吃完土地吃肚皮的中国/支柱 建华 亚福 富贤
·吃完土地吃肚皮/支柱 建华 亚福 富贤
·周四下午去了朝阳医院/浅水遨游之
·报春/王德邦
·有没有人管管告密者梅宁华/犀利
·1000中国人致环球时报公开信/徐选礼等
·海啸(四首)/吴倩
·中共不能再由国家财政供养/高不祖
·中共不能再由国家财政供养/高不祖
·总有些事是让人高兴的/喷嚏大王
·白封出版与萨米亚特群体/綦彦臣
·白封出版与萨米亚特群体/綦彦臣
·“白封出版”才是真正的出版/綦彦臣
·从六四一代到北京守望者/楚延庆
·什么是“萨米亚特”/綦彦臣
·炎黄春秋呼吁民间响应温家宝政改讲话
·高风亮节赵紫阳/陈仲旋
·一个倔强的萨米亚特分子——地下出版个案/綦彦臣
·再谈政治不改革经济没希望/丁朗父
·要像消灭法西斯一样消灭国企/摇动的猫尾
·庄严弥撒/何与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消灭一亿中国人中苏协议曝光的声明/朱忠康


   
   
   
   

   由俄罗斯档案馆解密的《1950年中苏友好同盟特别协议》是一份斯大林和毛泽东把中国变成社会帝国主义殖民地,把中国人民沦为亡国奴的卖国灭祖灭宗条约,协议中将中国人减少一亿人口,而“减少”与“消灭”在中共的词汇中只不过是同一层含义而已,就像“三年自然灾害”与“饿杀”、“大跃进”与“穷折腾”、“文化大革命”与“大革文化命”等都是同一个含义一样。对于一个咬文嚼字玩弄文字游戏的中国人来讲非常容易理解,然而却能招来众多拥毛派人士强词夺理式的反驳,但是毛泽东在27年中杀害了近亿计中国人所犯下的滔天罪行,却印证了这一事实,再想蛮横不讲理胡搅蛮缠也不那么容易了。这也证明了毛泽东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苏联社会帝国主义和日本军国主义的走狗,是中国的大汉奸大卖国贼,也是屠杀千千万万中国人的人类大魔王!
   有人对于此份条约的存在是怀疑的,它是不是假的?是不是境外有人故意泡制出来的?而我们过去更是有许多的怀疑,如中国三年自然灾害期间真的饿死了几千万人吗?文革中怎么会发生吃人肉的现象?北京大兴县屠杀五类分子时连刚出生不久的婴儿都杀死了吗?为了给大家一个明确的答复,请存有疑问的网友在百度搜索中键入“俄解密档案《1950年中苏友好同盟特别协议》”几个字,相信会把这份协议全文显示出来的。
   十多年前,我曾写过一本书《大汉奸大卖国贼毛泽东》,全书26万字,共分三部分:第一部分是日军在华的暴行录。第二部分是毛共集团汉奸卖国的罪行:在这部分中分了许多章节,包括毛共集团对日本战犯亲如兄弟的招待和宽大释放;把东京国际法庭上审判日本甲级战犯的中国大法官打成右派;为了掩盖汉奸卖国罪行,把曾与侵华日军取得过联络的上海市副市长潘汉年秘密抓了起来,杀人灭口;把日本国的战争赔偿一笔勾销,具有讽刺意味的中国民间索赔案是在日本义士的帮助下向日本国家起诉的;毛泽东是如何领导抗战的,中国国民党领导下的国军又是如何面对强敌组织数十次成百次大会战的。第三部分是中国文革暴行,中国人杀害自己同胞大吃人肉比侵华日军还残暴。书的第一页我曾写下如此的话:毛泽东把刘少奇打成叛徒、内奸、工贼,那么毛泽东是什么奸什么贼?——是大汉奸大卖国贼!
   2006年中国拍了一部《东京审判》电影,其中的情节就是我书中所描写过的内容,当然这不能说是“剽窃”,因为东京法庭的审判我也没有亲自到过,也是看了许多书之后写出来的。十多年之后的今天在我所写的一些文章中,大都引自我这本书上的,如《用事实说话》中的《见证大汉奸大卖国贼罪恶的地方》、《毛泽东的“暗箱操作”
   ——秘密抓捕潘汉年、杨帆》,这些文章经过修改后大部分都发给网友们了。
   十年前我还写过评毛泽东的九篇文章,在《以人民的名义》一组文章中有一篇《毛公好龙 彭帅挨整》就是其中的一篇。
   去年,我去了一趟已经离开了59年的东北抚顺,参观了平顶山惨案纪念馆、日本战犯管理所,拍了许多照片,然后与把网上收集到的照片放在一起,变成了《用事实说话》的组成部分——《〈中国同胞的地狱〉〈日本战犯的天堂〉照片集》,另一组就是公布的《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和《中苏友好同盟特别协定》,于2010年九一八事变的七十九周年纪念日时,发表在《博客中国》和我的博客上。
   但是这些惊世之作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点击率最高也就只有数千人。也许自己是个小人物的缘故,如果我是个有名气,有声望、有地位、有权势、有学历,能写文章,能辩论的人,那么影响力和号召力就大不一样了。如今我改用发给网友的办法。我想如果我发了五个网友,五个网友收到后每人又发五个网友,经过多米诺牌效应后,就会变成很庞大的数字。譬如一份稿件经过5位网友连续不断地传送,只传送了五次,也就是5的5次方后变成了3125个人在传阅着这份稿件了。
   今年辛子陵和茅于轼先生发表文章和讲话后,引起中共当局和毛派人士的不满,辛子陵先生被党纪约束,茅于轼先生被反咬一口变成了汉奸卖国贼,他们甚至组织起庞大的队伍要起诉二老。面对这些气势汹汹文革式打手们的大围剿,我挺身而出为他们辩护,看看究竟谁是真正的汉奸卖国贼?于是我再度把《用事实说话》这一组文章整理后,于6月11日寄发给了各个网友。想不到七月初在香港《开放》杂志和境外各媒体上都发表了其中的一篇文章即《中苏特别条约曝光》,而署名作者却是铁流。这样才有了我与《开放》杂志之间的纠葛。
   现在《开放》杂志的编辑先生来了信,称是一时的疏忽造成了误操作,并承担了责任,看起来此事可以告一段落了。
   而此事的发生也特别蹊跷,它是在毛派人物在各省市组织起声势浩大的公诉团准备起诉辛、茅二老,而铁流先生也准备反戈一击准备起诉毛泽东的时候发生的,铁流先生曾写了《我为什要倡议全国五七难友团结起来起诉毛泽东》、《乌有之乡左先生,你们“公诉”错了人》文章和发表过反毛的谈话。称毛泽东是反民主、反进步,践踏宪法、破坏党纲党纪,残害无辜,枉法杀人,以及乱党、乱军、乱政的罪魁祸首,认为毛是中国百罪之源,万恶之首,此根不除,国无宁日,民无宁日。
   因此香港《开放》与境外媒体同步发表以铁流名字命名的我的文章,我认为这可能是中共离间分化瓦解的一种策略手段而已,这是他们最惯用而且也屡屡成功的手法。为了政治目的他们什么方法和伎俩都会施展,只要能达到目的,就可以不择手段。像这种盗用别人名义来剽窃,既能离间对方让其互掐互斗,又能转移别人视线,再耍点花招把文章变成负面影响,真可起到一箭多雕的作用。所以这种现象的发生,对于中共耍尽阴谋诡计的老手来讲,实在是微不足道,在他们所从事的千千万万件罪恶活动中只不过是冰山一角。
   如今的高科技手段已经能够达到这样的程度:黑客能把任何人电脑中的资料偷走,把文件修改,也就是说当我打开电脑上网或输入文字时,电脑黑客也正同时在看着我电脑上的一举一动。当我收到别人的文件夹时,打开一看里面竟都是我放在硬盘上的资料,也就是说当我在发送信息时,别人已经把我电脑中的所有资料都汲走了,而且还要让我这个被窃取者看得清清楚楚,他们发过来的所有文件夹全部都是我的文件。有时我的文件突然不见了。如最近收到的《往事微痕》有一个专辑是悼念田建模的,收进文件夹后再打开就不见了。我写的文章在发出去之后再打开看时,竟发现了错别字,可能黑客动过手术了。
   可见如今的中共黑客技术有多高明,远程遥控就能操控别人的电脑。像我们这些不知如何防范的电脑使用者真是防不胜防。所以“剽窃”只不过雕虫小技而已,与中共这个窃国大盗相比简直是无法比拟。这次《开放》杂志改头换面术的搞鬼者究竟是谁,外人是无法知道的。
   我与铁流先生无冤无仇,曾在北京见过一面,也不过是来去匆匆而已,因为没有多大接触,所以不知他为人如何。我只知他与我同为五七难友,关押达23年,吃尽了苦头。他到过美国,女儿还在美国。他多次上书中共中央领导人要求给右派彻底平反,获得国家赔偿。他放弃了经济事业,专心从事着民主运动,他创办的《往事微痕》成为右派老人发言诉求的平台,为此我曾捐款1000元支持这个右派喉舌,但是这份刊物却屡屡遭到中共当局的没收和收缴,可见中共连我们这些吃尽苦头的七、八十岁老人都不放过。他创办了铁流基金会,准备奖励在推动民主事业有成就的年青人,而他本人也被一次次地“河蟹”,被盯梢被限制,我想他也是属于国安严密控制的人物,去年的上海世博会竟被“河蟹”了一番不让他成行去参观,我是很气愤的。这次辛、茅二老受围,他仗义执言发出了右派团结起来,起诉毛泽东的行动。像他这样的人能干出这种卑劣龌龊的事吗?为了区区的稿费不惜身败名裂吗?
   铁流先生是个反毛的勇士,但他又是个拥邓反毛派,而且也在维护着现今的统治者,在这点上是与我不同的,我认为中共政治制度所以维持六十年不变,吴邦国至今还在说着六个“不”,就是因为第二代接班人邓小平的缘故,四项基本原则,城墙上挂毛像,开展阶级斗争,镇压民运人士,无不证明了邓小平是毛泽东依附在他身上的皮。当然两人是有不同的地方,一个制造“一穷二白”,一个制造权贵集团经济。有人说现在不是去不去毛的问题,而是一党专政独裁的制度问题,说得有点道理。只要共产党统治着中国一天,中共领导人怎样换来换去,都是换汤不换药的,它的专制独裁本质是不会变化的。
   但是话又说回来,先做到第一步把这个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魔鬼影响清除掉,起码也表明在民主发展的进程中迈出了第一步。所以我是拥护铁流先生这些主张的,因为共产党把毛泽东当作老祖宗看待,如果把他们的老祖宗打倒了,这些孝子贤孙们如丧考妣失去了主心骨,也许在专制独裁方面会收敛一些,当然我们不能寄于厚望。
   如今右派难友已经所剩无几,当我们这些人都死光的时候,中国的历史会不会出现断层,真是不可想象。到那时,没有一个历史老人作为见证者,中共就可以胡说八道胡作非为,想怎么说就可以怎么说,想怎么干就可以怎么干。
   右派不多了,那反毛派的人多不多,我看也不多。请想一想中共党员有八千万,还有团员,中共的官员,军警宪特们,再加上喝着狼奶长大的五毛们,这些都是中共的帮凶打手,剩下的还有什么人——弱势群体中的农民工,打工仔们,别说他们反毛,就连混口饭吃都困难情况下,对于历史上发生的一切更是茫无头绪。
   如今在我们这些势孤力单的不管称是民主派,右派还是反毛派人群中,出现了一个挺身而出摇旗呐喊的人,声称代表着我们五七老人说话,我觉得有什么不好,这总比群龙无首一盘散沙强吧!中国的知识分子没有凝聚力,就因为没有一个人能敢作敢当,没有一个领军人物;当有人挺身而出时,又会遭到枪打出头鸟的境遇。
   铁流先生不是完人,在人品方面一定也存在缺点,爱出风头,表现自己,如常常代表别人发言。其实有些看起来还是个优点,西方国家的总统竞选,双方在电视上打口水战,不都是自己在夸耀自己怎么好怎么好吗,中国领导人出国访问不就是经常挂着“我代表中国人民……”吗?其实中国人民谁也没有选举过他们当主席当领袖,当他们还没有成为领导人之前,谁也不知他是何人。当他被上头指定为领导人时,就马上张口闭口“我代表中国人民……”了。所以铁流先生口口声声称他代表五七右派老人,又何不可呢?要产生一个领袖人物是不容易的,起码具备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铁流先生经过十多年的拼搏,已经成为具有一定影响力的知名人物,如果他想担当这个角色,我们为什么不可以成全他呢?他可以为我们尚能存活一天的社会里争取——哪怕是一点精神上的安慰。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