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复美国乌有乡民之骂/James Zhu 王小华]
北京周末诗会
·《九号院的年轻人》笔记/丁朗父
·热衷于仰望太子屁股的皇民心态/丁朗父
·我冬季要去蒙古草原/欧阳懿
·旧作牵出新思维/沙裕光
·梅花扇/丁朗父
·遍地英雄唱梅花/丁朗父等
·严正学铁玫瑰园前的“窄门”
·寻求合作与支持
·夕阳之歌(多图)/丁朗父
·造谣大V狱中对话/周拉兹
·你舞十八兵我画一扇子/丁朗父
·兴安岭上一片飘来的落叶/丁朗父
·北京守望者之萧远/丁朗父
·李天一案背后到底是谁?
·中秋/老秦人
·年轻人绝望是体制最大失败/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宋旭民/丁朗父
·六四一代今日送别宋大哥/明霞、袁跃、元新、林青、智英、朗父
·燕赵男儿宋旭民/李智英
·雨夜抒怀/李启光
·试问千古月,何日映长江/何非
·无月多雨的中秋/丁朗父
·听王心心唱唐诗时书法/丁朗父
·听王心心唱唐诗时书法/丁朗父
·哀沈阳/塞鸿秋
·献给为生存权牺牲的夏俊峰/丁朗父
·再哀沈阳/塞鸿秋
·将适塞北/欧阳懿
·击鼓/丁朗父
·在这没有星光的长夜/丁朗父
·校长要打油/欧阳懿
·寒夜、猪场生涯/丁朗父
·我所经历的文革(一)/梁北岳
·重阳/老秦人
·我所经历的文革(二)/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三)/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四)/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五)/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六)/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七)/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八)/梁北岳
·贺友人受洗/郭少坤
·老毛疙瘩路记/欧阳懿
·霜晨故园秋/丁朗父
·兴安岭上四个小站/丁朗父
·车过松嫩平原/丁朗父
·秋红/丁朗父
·丁二郎的旗帜/丁朗父
·陇头歌/北朝民歌
·民主夜话/丁朗父
·中国最好的宪法——四六宪法/勇敢的心(南京)
·四六宪法中的人权/甲午
·民国宪法的联邦主义精神/司徒一
·老莫绝食图
·秦人祝祷辞/老秦人、胡石根
·湖南少年歌/杨度
·徐永海的故事/丁朗父
·徐永海的故事/丁朗父
·谭嗣同的最后一日/民国复兴运动
·徐永海的故事续/丁朗父
·徐永海的故事续/丁朗父
·民国复兴运动纲要/民国复兴运动
·北京最勇敢的基督徒群体/于中原
·没有了徐永海后的清静/于中原
·关于王丹领导的互助捐款活动/徐永海
·关于1995年的互助捐款活动/徐永海
·民国复兴运动歌曲选
·日拱一卒图
·致我的兄弟们/丁朗父
·优雅深沉的民国歌曲/民国复兴运动
·青年之声:心底的中国/民国复兴运动
·民国复兴运动文化解读/丁朗父
·最新政治笑话(绝密)/新衣
·辛亥革命第一枪
·从皇族内阁到辛亥革命/丁朗父
·从皇族内阁到辛亥革命/丁朗父
·从皇族内阁成立到辛亥革命爆发/丁朗父
·遙望孙先生的背影/民国复兴运动辑
·台湾民主的品质与中国的出路/丁朗父
·一个大骗局,百年专制史/塞鸿秋
·国家/孫儀词 劉家昌曲
·北京中原教会的2005年/丁朗父
·死磕派律师如何死磕/钱杨
·张家瑞等在北京要求注册中国人权观察
·台北不是天安门/直言
·恍若隔世又见向阳花/老知青
·文革风气一览/老知青
·面对专制的恐惧与勇气/丁朗父
·对专制的恐惧与勇气/丁朗父
·陈炳焕不做大官做大事/丁朗父
·丁朗父观念设计作品之一
·我们的旗帜/丁朗父
·一黨專制是人类历史上最坏的制度/(民國復興運動)丁朗父
·观念设计作品之三、丁朗父
·什么是觀念藝術/丁朗父
·观念艺术的典范作品/民国复兴运动
·民国复兴运动领导人介绍
·留在大陆的中华民国/丁朗父
·我的耐力训练/(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我的耐力訓練之“夏”/(民國復興運動)丁朗父
·高洪明:献给母亲的祭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复美国乌有乡民之骂/James Zhu 王小华

   
   
   
   
   

   美国乌有乡民:
   你们也就是一伙极端自私自利的家伙,你们口口声声民主啊自由啊,似乎也关心民众。但在铁流的文字里除了自己的个人私仇和捏造加上危言怂听的所谓真相。只能把你们的无耻表现得更充分些,你们这些伪精英,就你们歇斯底里地攻击文化大革命就可以看出你们的本质——一帮与人民为敌,与中华民族为敌的西方走狗!你们赶快逃到你们的主子哪里去,否则,一旦人民胜利,你们在邓以后三十多年所犯的罪行,人民会怎样对你们呢?!
   
   James Zhu:你真是数典忘祖、中华民族的败类,人类的渣滓。你就是一只躲在阴暗角落里嗡嗡叫的苍蝇,让人恶心。美国人将因为你留在她们的国土上而感到耻辱
   辛亥百年,共产九十,共和失败,共产胜利,问究竟是哪个阶级胜利了?是马克思说的“无产阶级者”吗?不仅不是,工农大众还是共产革命的最大的受害者,为共产革命流血是他们,三千七百万条饿魂也是他们,哭天喊地的“弱势群体”还是他们……。可是,《乌有之乡》的乡民们不仅要清算邓小平“复辟资本主义”,还要“再共产”一次。试问,他们为什么这样愚蠢?我曰:《乌有之乡》是弱势中的弱智,并不代表工农的利益;其领袖人物张宏良孔庆东虽说都是大学的教授,实质都是政治疯子;至于薄熙来是什么?还须刮目相看。要问:为什么中国的工农大众人多势众,却一点力量也没有?莫非他们不是造反的英雄?不是的,造反的英雄是书生毛泽东,不是文盲的冲锋。那末,什么主义才对工农最有利?有人说是“民主社会主义”,我说是“福利资本主义”。看!
   西欧北美的工人阶级,为什么个个活得象老爷?因为他们手里有选票,所以他们能逼迫民意代表立法为他们从比尔•盖茨嘴边分一杯羹。张宏良或许说:我们把比尔•盖茨杀了,共了他的产岂不更好?我说,杀了他就杀了生产力,就没有鸡下蛋了。孔庆东或许说:工农大众才是生产力。我说:你大大地错了,工农大众是劳动力,是下游生产力,比尔•盖茨是上游生产力,是互为依托的两方面。过去共产党依靠下游,消灭上游;今天的共产党自己要争上游,把下游民众一脚踢开,结果又有人想造反了。然而,造反成功无非是再杀鸡取卵一次,把饿魂三千七百万条的数量再翻一番,最后还得找一个邓小平出来解决吃饭问题……于是“共产——复辟”的历史再循环一遍……。那末,毛泽东搞共产不对头,邓小平搞复辟为什么又出问题了呢?答案也很简单,邓小平是一个思想有片面性的人,共产时他很积极,复辟时他又义无返顾,结果里外不是人;我不能说邓小平没有均富的思想,但是他没有均富的理性手段。我们要实现“均富”,首先要坚持能“致富”的资本主义,因此就一定不能“共产”,就不能清算邓小平;我们还要和平理性地“均富”,首先必须“均权”,只要工农大众人手一张“选票”,就不必鼓吹“武器的批判”了。
   
   
   
   王小华:
   这位读者说:“与中华民族为敌的西方走狗”到底是谁?难道不是口口声声坚持马列主义的“中国共产党”?我看这个读者是白痴,不用理他!
   戴睛的文章就是好!如同一把手术刀,剖析到共产党的“骨髓里”!戴睛不但是个知识分子,还是个很有“道义”的人。现在的世界:我们缺少的不是“知识”而是“道义”!
   知识好学。任何人上几年学都可以掌握一些知识。上的学越多,掌握的知识越多。但“知识”可以轻易学到,而“道义”就不那么好学了(掌握及拥有)。有“知识”不见得有道义,但没“知识”可以拥有“道义”。一个人既有知识又拥有道义在当今世界更是“凤毛麟角”!更难得!
   道义是道德和正义。道义是一种意识形态,是作人的约束,规范,规矩。道义本身就是用来维系和调整人与人关系的准则。也是对当今现代“新人类”一个政府(政权),一个国家行政体系的“高道德标准!高原则!高要求”!是“超凡跃俗”!
   戴睛,艾未未,朱学渊及海内外在论坛上发表政论的众多中国人都是既有”知识,良知,还拥有道义”的人!这里还要提提王瑜的《逆说东亚史》。
   当王瑜给我发来《逆说东亚史》,我只是粗略地看看,就非常武断和粗暴的发表了我的评论。但有一天我闲着没事,打开《逆说》翻看,品味。这次看完就和第一次的感觉不一样了。毫不客气地说:文化知识浅 薄的人,(包括我在内)不认可及接受不了《逆说这部电子书》。虽然对《逆说》其中的一些论述我还是持保留意见,但不能否认的是:《逆说》给人展现“一种气势“!现在我更感到《逆说》有一种“道义感”!伏尔泰有句名言:你可以不同意我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力!正是《逆说》里的“气势和道义感”使我现在非常欣赏《逆说》。
   中国人来到海外欧美国家生活,留学,定居,不应光欣赏人家的田园风光,风景名胜,享受人家的福利待遇。不应以追求名牌汽车,住上洋房别墅而自豪。不应以过上了西方上等名流社会就是人生的成功!而是学会思考,用脑袋思考:怎么扭转几千年来外国人对黄种人,支那人,东亚病夫的偏见!思考:中华民族及后代”的道路怎么走!思考:中国人几时摆脱被自己的同类一代代奴役的历史!!
   只有我们十几亿中国人都醒悟了:那才是:中国崛起之时!中国人真正站起来之日!中华民族真正屹立在世界民族之林!
   我到现在虽然没有把法语学好,但我学会了思考!从小处说是作为我个人的“智力开窍”(清醒),从大处说是启迪,振奋本民族智慧必不可缺的民族精神!!而中国人恰恰需要这种志气和勇气!更需要“道义”!!!
(2011/07/0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