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二十回]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5
·艾鸽长篇小说《死亡地带》入选为新浪第五届原创文学大赛优秀作品
·艾鸽获第三届“中青社区十大网络写手”称号
·转载:网友热评艾鸽的诡谲派系列作品
·总有一天
·诗歌:心宫
·油画:飘悠
·人鸣
·再见吧,秋天
·梦中依然
·摘取一片雪花
·落魄的秋菊
·打不开的情结
·三角地之恋
·冻土
·何时何地
·致冬雪
·读你
·谁知谁心
·活页
·等待春天
·心衣
·钓鱼岛之恋
·我的心别离开我
·冰人
·苏幕遮------为义和团运动而题
·春天的手臂
·浪淘沙
·长亭怨慢------为中国青年报《冰点》名主编李大同而题
·天香--为中国青年报名记者卢跃刚而题。
·高阳台--为因暴力拆迁而无家可归者而题
·忆秦娥--为高耀洁而题
·惜分飞-----为中国记者而题
·长篇散文诗《活灵》331-361
·满江红-----为南宋军事家岳飞而题。
·拥抱春天
·油画 幻云
·沁园春《雪》
·短篇小说《名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二十回

   
   艾鸽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120回
   
   
    第120回:小尘寰难掩阅旧史 大观楼长联赋新词


   
   
    词:八声甘州
   
    余韵恋响绣天馥郁,江水依山流。
    却见红翠衰,残照丛寒,物底冷秋。
    自惹春芝肥瘦,何解断肠愁。
    占得人间霜,悲凄难休。
   
    明眸望穿幽恨,萧索暮情绪,怎来复收?
    殿堂才奠基,多少命魂丢。
    掀起那、灯花叠罩,方惊见、死水泛孤舟。
    明如我、醉眠犹醒,泪衍凝眸。
   
   
    活灵:光
    似聚黛眉的乌云,飞翔着,时而串进高墙;时而又带走光阴。地球的板块总在暗中漂移,人们很难知道那地下的哀矜何时会突显。可人类社会与大自然一样,规律是梦寐般的难以捉摸的,而变化是绝对的,永恒的。
    抚着时光的岸柳,我疑惑着终于可以离开这里了。
   
    一场孤寂凭谁诉?唯有那丹枫飘柔。
    我心岛激浪:“我这两年半如果还在外面当记者,没准又能搭救几个人。”突然,我脑海中又浮现丑人山坳的黑头黑妹,素香说的真准:与他们作对的人都先后进了监狱了,再没人敢反抗了!如今,连我都在劫难逃,黑头黑妹黑后台们更是可以为所欲为了!但愿这不是最终结局。还是西方那句谚语:最后笑的人才是笑的最好看的。
   
    铁门响起来的时候,总是牵动着人们的表情。
    听说我要走了,刑事犯们也来话别几句。
    强奸犯金一脸的妒意:“听说你在外面还有美女投怀送抱,何苦到这里?”
    我淡淡一笑:“那是偶尔误投怀抱。人生在世,你没碰过这类事吗?”
    金把烟头掐灭:“我是凭刀抢人。”
    我语气直接地:“所以,你应该在这里改造。看来,也不是人人都冤枉的。”
    金不解地:“听说你还睡过牛棚,栖过马厩……”
    我点点头:“我如果不来这里,或许也可能要睡一次猪圈的。”
    金打趣地:“这里不就是猪圈嘛!在你们的眼中,我们这帮刑事犯不就跟猪一样。对吧?”
    我绝口道:“不。人是人,猪是猪。”
   
    父母及亲友来接我,先见了一面。父母告诉我已经收到报社人事处出具的证明书:证明我89年6月13日前为中国青年报记者。母亲还拿来一麻布口袋的信件,倒了满满一桌子。她惊喜地:“瞧,都是女孩子的信,有一千多封!”我忙问究竟,原来,亲戚帮我发表了我写的一首情诗:宣言:我以我痴情的永恒,追求你动心的瞬间。和配了照片,在一家文学刊物上发表,引来回信如雪飘。母亲拿出一封信:“瞧,这女孩子,远在北方边远城市,她在信中说:读了我的诗,和看到我的照片,发现我正好是她要找的白马王子。今生今世她非我不嫁,如果有一天,她得知我结婚了,她就自杀!” 母亲接着说:“你精神未垮,人变化不大,出来后,赶快从中找个女孩子结婚吧。”我笑道:“我的地址落的是这里吗?”母亲:“没有。落的是深圳亲戚家的地址。”我叹口气:“难怪有那么多回信!她们哪里知道我现在一无所有。结婚?结头昏。男人没有事业,女孩子会看不起的。从零开始,先创业吧!”
   
    接见是始终受监督的。据说还有一些程序才能离开。一狱警把我带到一房间里,吩咐我脱光检查。我犹豫了一会:“短裤也要脱吗?”狱警表情严肃:“全裸!”我不太情愿:“不是说出去不用再赤身检查吗?”
    他目光焦距地:“上面交代过,你这个人很特别,要仔细些!”
    他细致地观察了半天,确认臀部没有夹藏什么狱中机密,才让我穿上衣裤。
    狱警神智恍惚地开始检查我的背包:“里面有什么?”
    我主动把包递给他看:“没什么,除换洗内衣外,还有些绘画作业和狱中情诗。”
    狱警轻度冷笑:“狱中还写情诗,真是‘多情才子,浪漫少年’!”
    我听他这么一说,便知道他看过我写的书。那话是书页上出版社之语。省委书记要求全省收缴我的书,看来连监狱都没执行。越禁越有人看。
   
    他突然从手稿的后面抽出一张纸,正好是我本人的形体素描。这两年半,根据我的要求,父母替我又申请了齐白石艺术函授学院和徐悲鸿艺术函授学院,我都先后获得了文凭。监狱里不可能有模特,我的素描练习都是把自己做模特的。我毕竟还是一个羞涩感很强的男人,故我自己的形体素描绘画,只放在我身边,并不想给任何人看。不幸,被他抽出一张。我见他神情专注,便猜想:“他可能在观测画面上的人体与他刚才看到的裸体有何区别?”狱警呆看了一会,赞叹了一句:“不错,确实很美!”他又抽了一张纸出来,正好是一首诗:《我是没有阴霾的天空》,他读到:“
    拥抱我的时候不要看晴雨表
    我是没有阴霾的天空
    ……”
    狱警瞄了我一眼:“浪漫不减当年。”
   
    他又摸出一张纸,念道:“新大观楼长联:三千尺碧波,卷入眼帘。款步提春,欣欣然云水蔚连!……”我马上意识到这长联的下半部分有政治内容,便急道:“你念错了,词不达意。”他听我这么讲,没好意思再往下念,把稿子塞了回去。他从屋里拿出一份文件:“签个字,你就可以走了!知道是什么吗?”
    我明白是释放证明,故意说:“铁窗学院毕业证书!”狱警一脸惊诧:“你这话也可以写入监狱史了!”
   
    我刚走出几步,他又把我叫了回来。我心中一顿:“完了,他又要细查扣书稿了!”
    狱警摸摸胡须:“临别没有一句话了?”
    我略有思忖苦笑道:“我在二审法院的终审裁决书上,不是已经留言了吗:这不是终审裁决,历史会作出最公正的终审裁决!”若干年后,我把新大观楼长联找了出来。昆明大观楼长联,曾被誉为“天下第一长联”,我从当代史出发,赋予了新词。依据文革中的省委书记谭甫仁搞围湖造田,八九年的省委书记普朝柱腐败及残酷镇压六四民主运动,和后来又出现的李嘉廷,高峰两位云南省委书记,也因腐败相续落马,便作了补充修改,落墨定稿为:
   
    新大观楼长联如赋:
    三千尺碧波,卷入眼帘。款步提春,欣欣然云水蔚连!看:东冠葱茏,西挽垂辫,南沁墨潭,北泛迤逦。龙门远眺,缘识日月抱中。借醉霞幽悠,摇曳那千叠翡翠。倚睡美人山,凭添些两袖天香。怎舍得四时馥郁,芳馨不谢,朱鸥飘逸,倒影荷梦。
   
    数十年悲凄,倾入心扉,把云揽怀,叹红朝庸碌谁堪?思:甫仁不仁,朝柱腐朽,嘉廷崩溃,高峰塌陷。袍笏登场,为官一方造孽。尽机关算尽,享不尽鱼肉苍生;便遗腥人寰,仅让那尘烟透烦。更残留滇池半填,水煮浮浊,环围冤坟,一笼昏瞑。
   
    ----剧终---
   
    致读者:
    历经种种艰难险阻,终于把艾鸽(人祭三部曲)修改和发表完毕。这(人祭三部曲)主题分别为反战、反腐、反恐。特别是《自由的诱惑》一书,是关于六四历史的自传体纪实小说。中华民族讲究礼节,故也算一份珍贵寿礼。由于各种原因,书中尚有三分之一的内容,因太内幕,太敏感,太复杂,没有发表,待正式出版时会加入。当年曹雪芹写红楼梦时,也曾“披阅十载,增删五次”。我准备将《自由的诱惑》及其它著作,精心修改,以致内容深邃,文采灿烂。若读者有一天购得此书,觉得值价收藏,善莫大焉。另外,我的绘画作品也希望有实力的经纪人做销售代理。据网友帮最新统计:艾鸽的作品在全球网络上的点击率已经突破三千万。
    我同时希望世界上的汉语言学家,独具慧眼把我的作品翻译成各国文字出版。同时,厚望电影制片人早日将艾鸽的(人祭三部曲)搬上银幕。同时感谢一直在为之努力的朋友们。共勉:秦宫汉殿化秽土,万古唯留文翰名。
    艾鸽信箱[email protected]
    2011年6月30日于巴黎
   

此文于2016年10月02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