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九回]
艾鸽文集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杭州西湖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桂林山水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承德避暑山庄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凤矫约仙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颍水清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蓬莱仙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吴佩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世界第一女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才女曹颖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校园风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张雨绮
·艾鸽诗歌让《生命远离死亡》
·艾鸽诗歌《自由有多远》
·艾鸽诗歌《我拒绝遗忘》——致现代中国的一切苦难
·诗歌:《致天之骄子》
·诗歌:《我与你同在》
·诗歌:《还我春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春来冬褪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小仓优子
·水调歌头(迎2009春)
·艾鸽留影于1989年春
·油画:十字架之春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徐倩之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玉无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网络娇娆
·《自由的诱惑》封面
·《人祭三部曲》之三艾鸽诡谲派诗体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回(图)
·艾鸽诡谲派诗体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二回(图)
·艾鸽诡谲派诗体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三回(图)
·艾鸽诡谲派长篇诗体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四回(图)
·艾鸽诡谲派长篇诗体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五回(图)
·艾鸽诡谲派长篇诗体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回(图)
·转发奥巴马就职演说中文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蒋欣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葳葳
·诗歌:自由再出发
·诗歌:寻找春天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的评论集(2)
·艾鸽词评天下民生:浪淘沙(悼念戈扬)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金玉婷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宮田麻里乃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苏州园林)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杨柳枝
·诗歌《那个时刻成为永远》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川藏第一美女
·转美国宪法(中文版全文)
·《活灵》400---406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周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张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封面
·艾鸽诗评古代十大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马艳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竞选之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邓玉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露荷疏影
·诗歌:我内心深处的节日
·胡耀邦说:“我的身体非常健康!”
·中国青年报曾顶撞胡耀邦
·诗歌:期待自由
·用自由的诡谲派艺术拥抱苦难
·《倒塌的天堂》纪念汶川大地震一周年
·纪念“六四”二十周年我们呼吁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春催枝头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黄莺儿
·中国改革开放的奠基人胡耀邦
·历史的回音壁—纪念胡耀邦逝世20周年
·六四时抵制戒严的军中豪杰英名流芳
·诗歌《宣言》纪念五四运动90周年
·艾鸽诗歌 《跪着与站着》
·艾鸽诗歌《流淌的玫瑰》
·艾鸽诗歌《开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澈夏露
·艾鸽诗歌:起来吧太阳
·艾鸽诗歌《自由的钟声》
·诗歌《今夜腥光灿烂》
·读者来信:被推入黑暗的无辜女孩
·艾鸽诗歌:心在荒芜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新疆美女
·诗歌《冰点》贺冰点论坛
·艾鸽诗歌:莫名思念你(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孙文婷
·艾鸽诗歌《人祭》
·艾鸽诗歌《我质疑》
·《踏莎行》挽林希翎
·艾鸽诗歌:感觉秋天
·艾鸽诗歌:我郁闷
·网友对艾鸽作品评论集(3)
·艾鸽诗歌《我奢望》
·短篇小说《重建现场》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442---449
·艾鸽诗歌:致冰川
·艾鸽诗歌《致自由之神》
·艾鸽诗歌:致巴士底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曹曦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红潮女魂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一:权力的悲哀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二:权力的由来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三:权力的变异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四:百年迷惘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五:权力的梦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九回

   艾鸽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119回
   
   
   第119回:参差百卉入幽生香 才思喷涌落乎九天
   

   
    词:《浪淘沙》
    暮雨穿铁帘,丛菊倚阑。
    春风不度魂断山。
    觅得梦中忘情草,忍看欣然。
   
    千秋别离牵,为何缠绵?
    雁响一片泪雨弹。
    落冰雪流冬去也,再解红嫣。
   
    活灵:光
   
    冰雨潺潺,月影婆婆,高墙深处,寒衾袭人。那夜光裹着刺人的冷色,又窜进这天缝地谷之中。被遗忘的人影,无缘故地移动着。下半夜,月隐星落,伸手不见五指,睡梦半醒中突然风雨声中似有哽嗓气噎,呜咽不绝。入夜难以入眠,入眠难以入魂。“是花在哭还是草在泣?”我呆想着。
   
    飘萍似的夜魂,恍惚而来,飘幽而去,甚为恐怖。一会儿竟然浮现异类的琳官金门,殿柱耸立,一些蛮头大汉出来嘶叫着:“天是老子们的天,地是老子们的地,看天下谁敢再放个屁!”又一会儿又见春花残落,秋水断肠,一些飘芳游苾萦绕着:“春风何在?芳魂何在?日月何在?山川何在?”柔肠百结玉馨琼妍逶迤而行,又突然间香消玉碎,落入深渊,鬼隐浮动,阴森可怖。
   
    我的魂魄早已被摄走,随着仅存的一丝夜纶浮游。断碣残碑,到处可见。又见前面有不上不下鬼怪山,把持着过道。只听在第一个关卡处,有声音喝断:“此地乃阴司泉路,留一首词方能通过!”我惊叹:“此为何地?可抒何情?”把持者说:“此为阴府千古帝王肃地,我们只留过往人诗词,不问政治倾向。”我便思索片刻,吟得一首《醉花阴》:
    款斟慢饮盛席久,原是猩味酒。
    青春涂地时,盈袖得来,是谁肥肠够。
   
    又是卷帘落日后,府地魂魄透。
    点缀幽香浓,何曾思忖,凝笳声声咒。
   
    遂离开此地,又来到一片荒芜处。污水通幽,如蓬若篙。又听人喝道:“此为千古奸贼死处,我们只留过往人诗词,不问政治倾向。”我沉默片刻,又吟了一首:《丑奴儿》:
    垂栏残灰絮乱飞,寡道穷,红尘昏冥。
    耻辱柱楞空。
   
    古来奸贼当清算,众爬虫,试灭狰狞。
    还原尽堪庸。
   
    吟毕,我又借着往前走,方见苍苔翠润,浓郁四垂。又有把道人叹了一声:“此为千古圣贤息身地,凡能通过前面地域而尚存者,才有机会到此一游。我们只留过往人诗词,不问政治倾向。”我若有所思,又吟出一首《满江红》:
    豪气如虹,珠溅处、壮怀叠迭。
    仰天叹,千古流芳,不曾道别。
    万载河山毁与兴,留取功名日与月。
    真君子、韶华绘史诗,不悲切。
   
    耻未平,梦不歇,屠夫恨,何时灭。
    长鹤又啼当年红,长安街上泪如血。
    太等闲、且看春又来,幽怨绝。
   
    填词过后,我又接着往前走,只见芳痕遍地,香瓣碎柔。又有把道人叹了一声:“此为千古香女馨溢处,凡能通过前面地域而尚存着,才有机会到此领略群芳。我们只留过往人诗词,不问政治倾向。” 我踟躇许久,又吟出一首《一剪梅》:
   
    悲秋情绪泪滔滔。
    才拾枫梢,又捧花姣,何人识得此零凋。
    人又窈窕,命又渺寥,春花未绽先被抛。
   
    几多柔皎,几多风暴,时世如此逢轻佻。
    黑了胡桃,红了纱帽。
   
    四关通过,我恍恍惚惚又来到一红漆黑顶大门前,突然,被一伙青头黑脸的人捉了进去。殿台上有三个判官似的人物。还挂着一副对联,上联是: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下联是:说你不行你就不行行也不行,横批:不服不行!
    他们见到我,其中一戴着一品乌纱帽的判官道:“你是何人,竟然误闯阴府?”我报上姓名后,他又道:“有何见面礼?”我便从怀中掏出《自由的诱惑》一书呈上:“请过目。”判官道:“大胆!此书发行日,便是自由民主时,对吧!”我不知凶吉,点了点头。三判官商议了一下,判官道:“此书当毁!但念及你一路走来,作得一串妙词,又有万千芳魂为你求情,故本官放你一条生路,允你返回阳间!速速,不得延迟!”我见判官欲将《自由的诱惑》抛入火炉,忙舍身搭救方抢了回来。转身逃奔。一路跌跌碰碰,差点又掉进万丈深渊。只听得一人喝道:“还不起床!天都亮了!”我揉眼一看,原来是恶梦一场。摸了摸藏在被絮里的书稿,还在。我们这个政治犯群体,之间几乎没什么秘密,只要有一个人去检举立功,《自由的诱惑》就将荡然无存。在我负责管理的这两年半里,云南的六四政治犯群体尽管也有人际矛盾,但没有一个人背叛,没有一个人认罪,也没有一个人后悔。狱方等着我们内斗出战果的企盼终于落了空。
   
    有诗为证:
    旋驱千里十万骑,
    英风如在饮风疾。
    谈笑敢赴峥嵘阁,
    地狱深处恬无惧。
    (共120回,未完待续)
(2011/07/0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