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我感谢的人(四)]
曾节明文集
·“邓计生”深远危害超越“毛文革”,必须尽快废除计生委
·由全面废除“一胎化”看习近平
·废除“一胎化”打开了否定邓小平的缺口
·中共当局抓捕姜野飞之背景分析和前瞻
·中共越境绑架桂民海事件的分析和前瞻
·习近平连抓姜野飞、桂民海反映了什么?
·“习马会”的实质暨台湾的前途
· “习马会”的实质暨台湾的前途
·今日射覆心得:台独无命,台海无战
·IS为何崛起?小布什的责任和奥巴马的责任
·荒唐!姜野飞十一日已被加拿大接收,次日即被泰国政府强行遣返
·中共当局为何一定要遣返姜野飞而不遣返李宇宙?
·胡、赵底谁更开明?习近平扬胡讳赵就是答案!
·由大历史和天道看中国兴衰
·流亡泰国异议人士现阶段生存兵法
·对“11.13”巴黎恐袭大惨案的反思
· 为什么现今反对派无法象孙中山当年那样筹款?
·如果希特勒不进攻苏联世界历史会怎样?
· 由“遗恨失吞吴”看诗人读史的荒唐和诸葛亮的私心
·央视为何破天荒地播出姜野飞案?
·诸多迹象反映出:姜野飞遭线人“钓鱼式”抓捕
·诸多迹象反映出:姜野飞遭线人“钓鱼式”抓捕
· 诸多迹象反映出:姜野飞遭线人“钓鱼式”抓捕
·过份的福利政策是西方衰败的原因之一
·中国不可能全面基督教化
·曾节明:姜野飞兄弟二三事
·中国不可能全面基督教化
·纪念台湾光复暨南京大屠杀38周年发言提纲
·基督教已成为中华文化一部分,排拒态度不可取
·习近平的两难困境
·中共国之亡,必更象满清而不象苏联
·中国民主化的风水难度暨国运前景
·伊斯兰势力抓住了西方民主制度的弱点
·欧洲的“绿化”,反衬出三民主义的价值
·美国的特点暨前景
·台湾民国的东吴宿命
· 中原兴衰对中国的巨大的影响
·中国近代以前技术不断倒退的原因
·中原兴衰对中国的巨大的影响
·中国历史上的人道功臣是道家和佛家
·正告习近平:普京你学不来
·习近平的小惠小信,不足以化险为夷
·做隋炀帝还是做唐太宗,选择权在习近平手中
·当今中国主要危机暨其原因
·做隋炀帝还是做唐太宗,选择权在习近平手中
·越管越糟,中共的大政府迷信可以休矣!
·只须四项政策,足以让清明上河图式繁荣在中国全面再现
·正告习近平:只有尊重人权才有真正的地位
·民进党维持现状,国民党气数已尽——蔡英文执政前瞻
·新华社的桂民海事件调查报道破绽百出、欲盖弥彰
·诸葛亮的真实才德
· 天数所在,人不得而改之 ——再论诸葛亮的教训
·习近平,请你把对普京的崇拜落到实处!
·岐山与王岐山
·逆天而行,诸葛亮精忠的缺陷
·在纽约台湾大选研讨会的书面发言提纲
·华夏古文明的新生——评《神韵》
·首观《神韵》花絮记
·华夏古文明的新生 ——评《神韵》(善本)
·武则天折杀习近平
·中国已深陷“少子化”危局,习近平要警醒!
·习近平重上井冈山释放信号:彻底打倒党内政敌
· 波旁王朝式之覆灭原因暨中国穿越
·真伪的天壤之别:诸葛亮之比曾国藩
· 颟顸冒进轻重倒置:习式无谋改革败像初显
·泰国情势恶化,难友自保须知
·2016年美国大选形势透视
·泰国情势恶化,难友自保须知
·蒙尘的精品,李法曾版的《诸葛亮》
·资本须节制,节制忌过当
·中国下一次迁都可能迁往山东
·“人人生而平等”指的是人格上的平等
·把黑奴排除于“平等”之外原因,是以之为小孩么?
·朝鲜金家极权旦不保夕
·朝鲜气数已尽的数术之象
·送外卖险些遭劫
·梁彼得一案背后的关键
·黎小龙全家恐遭遣返
·覃夕权:黎小龙失败的主要原因
·透视中共最新内斗:习王刘之争鹿死谁手?
·特朗普崛起的数术之象
·黎小龙全家恐遭遣返
·特朗普现象产生的真正原因
·王岐山再不动手,李克强将上位
·“双规”制度正逼迫党官反党,王岐山面临抉择
·对黎小龙一家的援救,重点宜在母子
·习近平“十九大”恐下台,王岐山摄政
·朝鲜半岛近期不会开战
·比利时连环大爆炸强力助选特朗普,克鲁兹梦破
·曾庆红企图维护寡头共治平衡,是在枉费心机
·穆斯林严重渗透欧洲的真正原因
·敬告余志坚:中共气数已尽垮台不远
·余志坚对方励之的评价,尖刻但准确
·术数显示中共内斗激烈濒危
·孤立主义大回潮,特朗普制胜希拉里已得天时
·压碎李焕君的肩胛骨的力量
·压碎李焕君的肩胛骨的力量
·英国不会脱离欧盟
·中外征战史均验证了中华数术的神奇
·姜野飞“被失踪”类似秦永敏,中国司法向极权倒退
·点评关羽“走麦城”:死要面子,不要生路的悲剧典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感谢的人(四)

    我感谢的人(四)
    韦石先生、张伟国先生、宋永毅先生和朱学渊先生
   
    2008年十月,朱学渊先生得知我出走曼谷的消息后,立即打来电话慰问,并询问我的生存状况。得知我的生存困境后,朱学渊先生试图向“中国人权”组织为我申请经济援助,未果,朱老先生就向他的朋友,香港《动向》杂志主编张伟国先生推荐我,并鼓励我向《动向》和同为张先生主编的《议报》投稿。
    我以前与张伟国先生素未平生,也从未有过联系,但是投稿寄出后,张伟国先生立即热情回信,表示采纳,并说他经常读我的文章,我的政论文章写得很好(我不敢当)。由于我的文风不够洗练,不太适合《动向》的要求,故投稿都在《议报》发表,一直到2009年五月份《议报》停刊为止,张伟国先生共刊登拙作约十篇,所得的稿费于我,如大旱中的甘露。

    2009年年初,我请求张先生为我开具证明文件,以作向联合国申庇之用;张先生很爽快地答应了,但同时说明:这需要宋永毅先生批准,他会为我找宋永毅先生。不到一个星期,证明文件就以特快专递的方式寄到了我手中,那是“二十一基金会”的证明文件,分中英文两份、样式庄重正规,黄色的纸张上附有宋先生的亲笔签名。
    因为宋永毅先生代表的是著名的“二十一世纪基金会”,因此,宋永毅先生的这份证明文件,对我获批难民,起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我永远感谢朱学渊先生、张伟国先生、宋永毅先生,他们在我一生中最困难的时刻,向我伸出了温暖的援助之手。
    同样是以前缺乏联系的人,洪哲胜先生对我的态度,与张伟国和宋永毅先生反差十分强烈。我在国内时向洪哲胜先生主编的《民主论坛》投稿(当时该刊物有稿酬),但洪哲胜先生要求署真名,否则不予采用,我因顾及个人安全而放弃了。到曼谷后,我先后以“曾节明”的笔名,向《民主论坛》投稿四五篇,并不在意该刊已经没有稿酬,这些文章都获发表。2009年年初,我请求洪哲胜先生为我开具证明文件,竟遭一口回绝,洪哲胜称:“我怎么证明你是曾节明呢?”后我再次请求,并向洪哲胜先生奉上更多的个人资料,但再次遭到拒绝,洪哲胜说:“我开具的证明一向是很权威的,可是我还是不能证明你是曾节明呀!”我很纳闷,洪哲胜先生一个如此“严谨”的人,为何在没有稿酬的情况下发表我的文章之前,不先“严谨”地验证我是否“曾节明”本人,再行发表?难道君子之道应该是:收受的时候粗疏而广进,给予的时候则严谨而有所不为?至此,我对洪哲胜深感失望,此种遗憾,我终生不会释怀。
   
    危难之际,另有一位从前生疏的人士帮了大忙,他就是博讯网站的主持者韦石先生。韦石先生方面宽额、白里透红,作风热心、务实、稳重而较真,一股的美国新英格兰作风;但韦石兄行事低调,外在平淡如秋湖之水,与博讯炙热的点击率反差迥然。韦石先生于关键时刻给了我重要的帮助,由于韦石兄有言在先,在此我不能透露韦兄到底给我那些帮助。
    对于恩人韦石先生,我至今深感惭愧的是:由于中国大陆人不注重隐私的陋习作祟,我不慎把韦石的私人电话号码给了某人,而某人竟于美国时间半夜拨打电话,把韦兄从床上搅起来,严重干扰了韦兄的休息;事后,韦石先生严厉批评我,我一度不以为然,甚至出言顶撞,这实在是无情无义的表现。在此我愿再次向韦石先生致歉!
    博讯是一直我发表异见的最大平台,博讯博客对我获得庇护起了极其重要的作用,我永远感谢韦石先生和他创办、主持的博讯。
   
   曾节明 写于辛亥革命百年四月九日上午于纽约家中
(2011/06/0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