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 :薄熙来把红地毯铺向北京——中国“红”灾违逆世界潮流]
新文明论坛
·牟传衍:安倍右倾与习近平左转──中南海「七不讲」引发舆论公愤
·“六四”前牟传珩:北京意识形态狼烟高起——习近平左转引发政治乱局
·牟传珩:中国百年斗争史就是宪政与反宪政的历史——政治转型的时代性挑战
·牟传珩:中南海异常划“政权安全”高压线
·牟传珩:习近平“奉天承运”最新政治信号——西柏坡再拜神宣示“两不变”/牟
·牟传珩:聚焦中南海派系冲突与意识形态斗争
·牟传珩:政治寒流来自中南海——北京反人权闸门大幅开启
·牟传珩:中南海“政权安全大局”与薄熙来案定性
·牟傳珩:薄熙來根連中南海──習近平煮豆燃豆萁
·牟传珩:中国正处于“等腰三角形”政治僵局——北京为何迟迟不能开启民主变
·牟传珩:中国法制进入最荒唐的时代——“两高”释法令世界错愕、侧目
·牟传珩:谁伪造了“习近平改革者”形象
·牟传珩:党性与人性:自由与服从的冲突——当代中国注定要政治动荡的根源
·牟传珩:习近平的红色帝国复兴工程 ——三中全会政改泡沫破灭
·牟传珩:我与习近平打赌
·牟传珩:十八届三中全会绽放空心花炮——“2.0时代” 改革泡沫能吹多大?
·牟传珩:民众踏着“炸弹”做“中国梦” ——青岛输油管大爆炸震惊国人
·牟传珩:中南海进入神经衰弱时代──习近平设「国安委」谁紧张?
·牟传珩:当今中国真“政改”分野——“集权在党”还是“还权于民”?
·牟传珩:预警社会思变时代的到来——北京恐惧“政权安全、社会动荡”
·牟传珩:从“人权对话”到“人权对抗”
·牟传珩:习近平带头民间吃包子不如带头公开财产
·牟传珩:2014年中国“刀把子”开门亮刃——十八届三中会后镇压寒流骤起
·牟传珩:习近平高举分裂国民的旗帜
·牟传珩:2014年开局“刀把子”亮刃——评许志永案开庭
·牟传珩:全国“两会”风口浪尖上的焦点——揭开“深改小组”与“国安委”迷
·牟传珩:用五条准据判定习近平的真面目
·牟传珩:习近平“打右灯,向左转”——政治妥协的精髓不容阉割
·牟传珩:中国太子党集权世袭——习仲勋寿辰打开政治观察窗口
·牟传珩:全国“两会”前人权环境持续恶化——致死异见人士父亲迷案被推向风
·牟传珩:“一个分裂的国家,两个对等的政权”——由“王张会”引发的政治议
·牟传珩:中国“两会” 代表、委员同台演戏——谁把中共“权力关进笼子里”
· 牟传珩:聚焦微信封号与网特培训——中南海恐惧网络舆论颠覆
·牟传珩:习近平垄断国安委大权新动向——北京不再受理越级上访
·牟传珩:习近平反腐会指向江泽民吗?——全军统一悬挂五代党魁题词启示
·牟传珩:辨识一个真实的中国——北京警方大演练剑指群体事件
·牟傳珩:假象穩定」背後的「爆炸聲」
·牟傳珩:假象穩定」背後的「爆炸聲」
·牟傳珩:假象穩定」背後的「爆炸聲」
·牟传珩:习近平刘云山谁绑架谁
·牟传珩:中国特色的“一把手工程”——中南海正在加紧向网络自由亮剑
·牟传珩:新“国安委”陷于“六四”纪念恐惧——北京向自由派知识分子下狠手
·牟传珩:国安会开创“反恐”、“打异”震慑维稳新模式——中国走向暴力治国
·牟传绗:习近平禁令下的“中国噩梦”
·牟传珩:邓小平为干预香港自治留天窗——“一国两制”白皮书验证“狼吃羊”
·牟傳珩:中國「死磕派」律師吹響集結號
·牟傳珩:中國「死磕派」律師吹響集結號
·鲁基:习近平发表国家主义网络宣言——网络自由不能封杀在主权黑箱里
·席卷中国的政治流言风暴——习近平“打虎”精于算计
·牟传珩:揭秘习近平的“反腐打虎”谋略
·牟傳珩:防禦紅牆倒塌的政治工程──中共北戴河會議前「反腐」新動向
·牟传珩:北京与香港当局联手做局——“8•17反占中”上演“群众斗群众
·牟传珩 ;最新毒性的精神产品:《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牟传珩
·牟傳珩:中南海為什麼恐懼「謠言」──剝奪民間自發信息權是一種罪惡
·牟传珩:评中共军队“严防政治自由主义”宣言
·“占领中环”鼓声擂响 ——香港“公民抗命”吹响集结号
·牟传珩:揭秘铁流被刑拘政治背景
·牟传珩:剥开习近平“尊宪”的华丽外衣
·牟传珩:“雨伞革命”宣告“一国两制”破产——香港揭开“公民抗命”新纪元
·牟傳珩:四中全會前習近平定調「鳥籠民主」──中共政治整肅運動加劇
·牟传珩:一党独大是法治的天敌 ——四中全会公报“依法治国”是个伪命题
·牟传珩:批判者宣言——永不给政府鼓掌
·牟传珩:中共四中全会时局诡秘──大陆意识形态狼烟迭起
·牟传珩:中共重提“依法治国”偷梁换柱——习近平倡导歌功颂德之风
·牟传珩:“绝不允许砸共产党的锅”——“依法治国”背后步步杀机
·牟传珩:中国特色十大怪——矮子翘脚喊自信
·牟传珩习近平:打造“党指挥枪”升级版——“古田会议”否定“以宪治国”
·牟传珩:中共“宪法日”昭示“文人牢狱年”——中南海的“法律工具主义”遗
·翻看“依法治国”硬币背面的污垢——聚焦中国“宪法日”光环下的阴影
·牟傳珩:「依法治國」牌照下政治生態惡化
·党喉舌岁末牟传珩:向“微博”亮剑——习近平时代网络封锁史上最严
·牟传珩:「依法治国」:「NGO」遭遇大喋血
·牟传珩:习近平漏报业绩“点赞”/牟传珩
·牟传珩:习近平领导的“新反右”斗争——民众被窒息在“中国梦”的黑箱里
·习近平大阅兵的领袖冲动
·牟传珩:中南海制造更多的反对派
·牟传珩:中南海集体学习不及格——习近平深陷“苏共教训”困局
·牟传珩:《穹顶之下》撞击“北京模式”
·牟傳珩:中南海顛覆「集體總統制」──習近平建構「金字塔」權力模式
·牟传珩:中共力挺“不投反对票”代表——中国“两会”因申纪兰抓人
·牟传珩: 全球走向民主的伟大历史进程——北京红卫兵螳臂挡车不自量力
·牟傳珩:二○一五年「兩會」政治打假
·牟传珩:中南海反贪腐政治化标志——打击“非组织政治活动”玄机
·牟传珩:习近平无法盘活“北京模式”的这盘死棋
·新文明论坛:高瑜案验证“依法治国”的工具本性——北京“六四”前再传镇压
· 重判高瑜习近平不知情——谁在护主心切指鹿为马
·莫斯科红场大阅兵的弦外之音
·牟傳珩:中紀委給畢福劍套上絞索──告密文化與特務政治相伴而行
·中华民族心灵至今无法结痂的伤痛——“六四”是“我们”和“你们”都过不去
·牟传珩:“北京模式”断子孙路与挖祖宗坟——“三个自信”对“两个生态”的
·牟传珩: “北京模式”断子孙路与挖祖宗坟——“三个自信”对“两个生态”的
·牟传珩:未来中国新视角──“红后”与“右后”的对决
·中南海的“六四”恐慌症——“一个提都不能提的日子”
·牟传珩:香港“公民抗命”议会取胜——北京“代理人治港”穷途末路
·牟传珩:“中国”因有共产党才有“特色”——“你国”一词何以风靡网络舆论
·牟传珩:中国人权虚构“巨大成就”──当政者包装华丽羽毛
·牟傳珩:香港公民抗命加深中南海「顏色革命」焦慮症
·牟传珩:围剿死磕律师背景下看“你国”——中南海维稳政治新动向
·牟传珩:围剿死磕律师背景下看“你国”——中南海维稳政治新动向
·牟传珩:腐败军头带出“腐败之师”——“钱指挥枪”奠基“豆腐渣长城”
·牟传珩:腐败军头带出“腐败之师”——“钱指挥枪”奠基“豆腐渣长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 :薄熙来把红地毯铺向北京——中国“红”灾违逆世界潮流

   
    当下,中国汛季到来,洪灾泛滥;如此同时,“红色风潮”也一浪高过一浪。2011年6月11日新华时政刊文称: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在这个特殊的年份,神州大地掀起了一股强劲的红色风潮,各地“红色”主题活动正如火如荼地举行:红色旅游路线游人如织,各地的红色经典餐厅生意红火,俗称“红歌”唱遍全中国,走进“新红歌时代”的红色题材电视剧、红色书籍大肆倾销,多省市监狱都在用红色文化“改造”服刑人员。
   
    眼下,中共十八大临近,发源于重庆的 “唱红”首次在北京亮相。重庆红歌唱响北京,14支“唱红”队伍将巡演7场。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亲自审定活动方案和每场节目,并在晚间开幕式上亲自带队出席。由此可见,薄熙来正在借官方大搞中共建党90周年的难得机遇,为走进中南海权力顶端,亲自把血红地毯铺向北京。
   

    中南海政治风标明显转向
   
    2009年,在中共建制60 年庆典游行中,曾出现了一个抬着文化大革命中毛泽东标准像的“毛泽东思想万岁”方阵,颇具中南海政治风向左转的象征意义。之后,大陆毛左网站“乌有之乡”为之亢奋,曾发出倡议,要把“缅怀毛主席日常化!近年来,中共宣传口绞尽脑汁,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给全民洗脑;而最高级别意识形态杂志《求是》也连续累牍地发表编辑部集体署名秋石的文章,大批特批普世价值。不仅政治局常委李长春与委员刘云山在意识形态、新闻出版等领域与薄熙来大肆呼应。中组部甚至学习重庆,曾培训4万司局级干部头戴红军帽,重走红军路,重返南泥湾,重上井冈山。
   
    为了“红色宣传”,北京奥运圣火曾在古田会议旧址点燃时,让染了一头红色头发的首棒火炬手张湘祥说,“为在革命老区传递圣火,我特意染了一头红色头发。”而当奥运火炬在重庆市区内传递时,官方控制的迎接仪式上竟上演文革时期的红卫兵欢腾场面,红旗漫天飞舞,红色标语张贴在所有显眼的角落,文革歌曲响彻云霄,拿着“红宝书”的红卫兵们向毛主席画像激昂地宣誓效忠……令世人大跌眼镜。
   
    “红”灾左祸来势汹汹
   
    2010年11月19日,《人民日报》头版发表通讯《构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有效载体──“唱读讲传”红遍重庆》。2011年新年伊始,薄熙来又抢先在国内媒体大造舆论,声称要高调打造省级卫视第一红色频道。2011年3月28日,新华社再次高调报导重庆市一万多人重温入党誓言,高唱红歌的火红场景。4月20日,重庆日报又载文称:重庆将进一步掀红歌传唱热潮,发通知要求全市干部群众人人都要学唱36首红色歌曲。新华社曾发布的一条图片新闻称,重庆三峡中心医院用红色革命文化为精神病患者治病。最近又有重庆官员宣传服刑人员“唱红”可减刑奇闻。此报道一经传出,立刻引发民意炮轰,称重庆“唱红”已达“疯狂”地步。
   
    不久前,总理温家宝在中南海紫光阁会见香港左派元老级人物吴康民时特别强调,中国存在两股势力——封建残余和文化大革命遗毒。薄熙来立即回应“唱红”不管别人“说三道四”。4月26日, 北京学者茅于轼在《财新网》发表了《把毛泽东还原成人》一文,要将毛“彻底赶下神坛”,接受公正评判,却遭遇到毛左势力倾巢而出,群起攻击。5月29日上午,山西以“各界人民”名义召开公诉大会,声讨大陆学者茅于轼、辛子陵,并将其冠以“汉奸、卖国贼”,要构陷的罪名引起舆论的哗然。眼下,官方又在为建党90周年庆典的“红色宣传”铺天盖地,“红”灾左祸已是来势汹汹。
   
    世界主流文明摒弃红色文化
   
    爱因斯坦曾写给苏联科学家一封信:“不应当错误地假定,只要建立起社会主义就足以医治人类的一切社会和政治的痼疾。这样一种信仰所必然有的危险,首先在于它鼓励‘忠实的信徒’的狂热的偏狭性,从而把一种可行的社会组织形式变成了一种像教会那样的东西,把一切不属于他的人都污蔑为叛逆或者是为非作歹的坏分子。一旦到了这种地步,谅解‘非忠实信徒’的行为和信念的能力也就完全消失了。我深信你们从历史上一定知道,那些坚持这样一类顽固信仰的人,曾使人类遭受了多少不必要的痛苦。”
   
    当今世界的新文明主流,就是彻底反思、批判“曾使人类遭受了多少不必要的痛苦”的红色文化给全人类集体造成的灾难。令人记忆犹新的是,2007年11月24日,在乌克兰首都基辅秘哈伊尔广场,举行了1932-1933年期间大饥荒纪念日活动。乌克兰总统尤先科呼吁国际社会谴责红色共产极权。他表示,“全世界谴责共产主义暴行的时刻就要来了!”这一新闻被媒体广泛报道后,已成为当今世界新文明的一个新主题。
   
    尤先科在此次活动上为摒弃红色文化特别强调:在谴责共产极权主义以前,乌克兰必须穿上“洁白的衬衫”,去掉身体里共产极权的烙印。他表示,布尔什维克罪行、史达林罪行、法西斯罪行,他们都具有一个性质,就是 “仇恨人类”。“它在这个空间屠杀了我们很多没有罪的人民,如俄罗斯人、塔塔尔族人、白俄罗斯人、犹太人、波兰人和一些别的国家民族的人。尤先科认为,乌克兰的政治问题就是以前的共产极权的存在所留下的问题。他说:“共产极权主义中断了历史一代人的联系,打断了我们的灵魂、记忆、思想、文化和语言。在各种阶层的人中种下了恐惧,而我们今天正在收割它的果实。”
   
    记得美国总统布什在华盛顿出席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揭幕仪式时,曾将共产主义比作恐怖主义,称二十世纪是人类历史上死亡最惨重的世纪。他说,共产主义在这个世纪里夺走一亿人性命,光是在中国就有数千万受难者。布什特别指出,许多中国人在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期间死于非命,柬埔寨人被刺于波尔布特的杀戮战场,东德人遭射杀在柏林围墙上,波兰人被屠杀于卡提恩森林,伊索比亚人被屠宰于红色恐怖,摩斯基多印地安人死于尼加拉瓜桑定独裁政权,而古巴人则溺死于投奔自由的海洋上。布什最后不忘提醒全世界,伊斯兰极端恐怖主义与共产主义一样杀人不眨眼,但只要自由世界团结一致,恐怖主义将和共产主义一样,终将走进历史灰烬。
   
    中国红色意识形态已经死亡
   
    中共红色意识形态所包含的“阶级专政”和“历史唯物主义”两部分内容,都已经给整个民族造成了极大的灾难,所以无法继续获得公民的认同。中共赖以崇尚的精神信仰,早已在一般民众眼中荡然无存,中国“改革开放”的时代转向,已经标志着毛左红色路线的彻底失败。
   
    然而,这些年来,后毛时代的官方却意图在继续拒绝宪政改革前提下,仅仅想从两个层面上发展出新的替代性意识形态:一是所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主要是“三个代表”和“科学发展观”;二是试图发展出一套“中国崛起”的民族性语话叙述,来填充中国人的世界观危机。这样的改革不仅无助于实现以“民主”和“均富”为核心的世界现代化整合诉求,反而使得它在道义上面临了更深刻的执政危机。也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党内坚持“两个绝不”与“五个不搞”的极左势力,又企图想借重回老路的方式寻找合法性,在当今全球都在埋葬红色文化的冲击下,违逆世界新文明主流,怂恿毛左势力大举进行反攻倒算,开历史的倒车。
   
    “唱红”发展不出新的正当性
   
    眼下中共十八大临近,中共正在借90周年庆典,“掀起了一股强劲的红色风潮”,企图借还魂“红色记忆”,来整合“中国软实力”,与世界埋葬红色文化的新文明主流争夺语话权。中南海如此寄希望于在一个完全依赖 GDP 增长支持执政权力的政治结构里,靠启动毛左势力“唱红中国”与世界文明社会唱对台,无论如何也发展不出新的统治正当性。
   
    现在,毛左势力是自邓小平92年发出“警惕右,但主要是防左”南巡讲话之后最甚嚣尘上的时候。这充分力证了中南海主流立场返身左转和国家法制、人权的大倒退,为毛左势力兴风作浪提供了肥沃的土壤与红色的舞台。因而薄熙来要领衔太子党,大唱《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借回归红色意识形态传承大搞权力世袭,亲自把血红地毯铺向北京的盘算,也已经引发了海内外舆论的高度警觉与普遍诟病。
   
    ——《纵览中国》首发
(2011/06/1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