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造反派与保皇派的政治分野——关于《武汉“文革”两派负责人解冤仇》的讨论]
小平头夜话
·李震“机票门”始末
·ZT:盛雪面首阿海接受公安部傅政華指示在香港出書陷害薛蠻子(两图)
·盛雪诡异的两次入境香港行(完整版、图)
·刘劭夫 :关于盛雪与中共记者李学江微妙关系的备忘录
·刘劭夫:谁是特务?——致民阵理监事会的公开信
·刘劭夫:盘点盛雪中共特嫌疑点
·盛雪助共纳共的真相(多图)
·张弛乌龙现形记——盛雪特线团伙通共铁证(多图)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上)之驻港特务陈榆林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中)之“九头鸟”国安曾大军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下 )之盛雪是"高瞻第二"
·盛雪"垂帘听政",用林"台前傀儡"——澳洲风云之一(图)
·外逃贪官用男妓搞掂盛雪——(澳洲风云之二)
·刘晓东在微信群遭遇女特务侯欣骚扰
·盛雪网特微信乌龙穿帮记(微信音频,史料价值,赶紧收藏)
·国安“微信搭台,盛雪唱戏”穿帮记 (八图音频完整版)
·国安“微信搭台,盛雪唱戏”穿帮记 (全新完整版)
·民运第二个“女谍”高瞻——盛雪(上)
·盛雪是不是民运第二个”女谍“高瞻?(中)
·盛雪是不是民运第二个”女谍“高瞻?(下)
·关于盛雪特线问题——致老乡熊炎的一封信
·关于盛雪特线问题——致老乡熊炎的一封信
·唐校长如此跳脚就显得小家子气了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上)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中)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下)
·欢迎秦晋同志归队——剖析赵家伪民阵新布局(多图)
·赵岩的“流泪”痛斥极其李伟东、盛雪等同党挺韦众生相
·总参与国安携手,打遍天下无敌手!
剥下盛雪的伪装面具
·邮组通信:我靠,盛大娘竟敢连昔日交恶的刘晓波都借光揩油!
·赖昌星给盛雪的五万美元民运捐款是“子虚乌有”吗?
·张小刚,请不要蔑辱广大读者的智商!(老魏信截图)
·盛雪团伙毫无道德底线——我的声明(3图)
·从赖昌星事件,看中共掌控民运的运作及民运走向的前瞻(图)
·红黑通吃的双面人张朴(图)
·有位“佳人”,在水一方,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图)
·盛雪到底有没有资格搞募捐?——有感于加人的贴而发
·盛雪肯定怒斥小张子:糊涂,愚蠢!你哪壶不开提哪壶!!
·换了马甲自称老夫的马二,夸起盛雪还是春心荡漾(图)
·盛雪,你是“六四”的见证人吗?(图)
·ZT:惊爆盛雪已被大陸策反多年 現正被加情報机關調查
·盛雪爱五毛 ,爱六(陆)毛,就像老鼠爱大米
·齐墨和李震不是“叛变”,而是“归队”!(图)
·简介阉人黄河边(高冰尘)(图)
·晒晒死保共特李震究竟是些什么人?(链接有图有视频)
·热议:“谁包装了盛雪?”
·盛雪团伙的黑帮套路
·盛雪与王国兴往来信件点评
·盛雪的劈腿与口头反共的目的
·盛雪大娘又擦光借油了
·一然和徐科技共同揭示盛雪与中共方面暗通款曲的实质
·与盛雪相比,王军只能算个小騙子
·盛雪的面首秀——张晓刚的国安背景(多图)
·被加拿大皇家骑警拖出会场的李学江及其它
·盛雪当“六四见证人”的好处 (图)
·盛雪造假何时了?(图)
·盛雪被“遣返”之谜
·记傻逼喝喝的“海派纪委书记”——黄河边(高冰尘) (多图)
·《前哨》为什么吹捧盛雪?
·盛雪同志与假五毛
·立此存照:陈用林意欲何为?(图)
·盛雪和陈用林,一只苍蝇盯上一个臭鸡蛋?
·盛雪之“当代秋瑾”和“民运领袖”是怎样被包装起来的
·求证:盛雪已被“自由亚洲”开除?
·回应张健、唐伯桥的泼诬
·旧闻新帖:盛雪的死党——法国张健证实是骗子!
·第一回:盛雪泥菩萨过河 “丧事且当喜事办”;广生急病乱投医 “躲鬼躲进
·第二回:盛母被吹嘘成“圣母” 死人给活人脸贴金 (图)
·第三回:锡红漂白成盛雪 与特务暗通款曲 (图
·第四回:写祭文 “著名作家”露馅了 ;欺天下 “领军人物”留笑柄
·盛雪糗事一箩筐之第五回:韩主席屁股没热闹辞职 盛领军安排后事露败象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小议盛记民阵悉尼大会
·盛雪低调示弱、博取同情的“怜悯”
·如此几个香港“民運老戰士”(图)
·盛雪的打手之一:丁鸿富(丁一夫)
·盛雪借申办假难民敛财最新一例 (提示:链接)
·你与他讲道理他和你耍流氓——反驳盛雪团伙李一平的抹黑(图)
·奇文共赏:盛雪团伙的谩骂贴集锦(图)
· 李天明兽医如是说:骟了费良勇!而且用不消毒生锈的破剪刀(图)
·中共《明报》为盛雪“中国间谍”辩诬(图)
·盛记民阵之团伙(图)
·真假吕千荣与神棍陈泱潮——致友人书(图)
·假“吕千荣”现形记
·真正的“六四”屠杀见证者—— 陈毅然
·道歉与揭露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致陈卫珍女士的信(图)
·陈破空比国援藏大会讨伐盛雪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上 )
众人评盛雪
·假难民梁咏春——多伦多难民系列之一(图)
·ZT:八旬老难民余老太——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二
·ZT:“狗血”难民张晓刚——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三
·ZT:“瘪三”难民诸葛乐群——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四
·刘希羽:盛雪曾试图帮情夫面首张晓刚在加拿大申办政治避难
·ZT又经沧海:盛雪惯于拿私事炒作和她的“五小”
·ZT又经沧海: 盛雪这次真吃瘪了
·又经沧海: 盛雪想出风头 在香港、台湾一次造假
·吃六四人血馒头的戏子——知情人对盛雪的揭露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ZT东西南北论坛:民運吸血鬼盛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造反派与保皇派的政治分野——关于《武汉“文革”两派负责人解冤仇》的讨论


   各位前辈:
   
   晚辈后生在此有礼了。正在挪威西部峡湾带团,刚入住酒店,看到各位前辈在网上讨论得热烈,拜互联网所赐,晚辈斗胆见缝插针在此讲讲广西两派在文革中,以及以后的各自遭际命运。
   

   今年是文革45周年,正在熬蜡点灯地赶写一组文革系列长文《中共文革密档记录的广西造反民众反抗运动》(总计十篇)。目前已写完五篇:《趁机造反,"打着红旗反红旗"——中共文革密档记录的广西造反民众反抗运动(一:造反篇)》;《文革人吃人事件揭密——中共文革密档记录的广西造反民众反抗运动(二:杀戮篇)》;《离经叛道的文革异端思想者——中共文革密档记录的广西造反民众反抗运动(三:觉醒篇)》;《韦国清炮制柳州造反派“抢劫援越物资”的惊天大阴谋——中共文革密档记录的广西造反民众反抗运动(四:行动篇)》;《镇压的天雷勾上反抗的地火——中共文革密档记录的广西造反民众反抗运动(五:反抗篇)》。
   
   而此时网上出现这么一篇《武汉“文革”两派负责人解冤仇》的文章,以“历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为噱头,与前些年王光美主导刘、毛后人和解,以及海外一些“帮闲”精英搞什么与中共“和解智库”的“维稳”闹剧如出一辙。其目的就是抹杀文革造反民众反抗运动反政治迫害要求平反为主旋律的正义性!也是“维稳派”“主子不急太监急”的表现。
   
   民國遺民在五十年代詖“鎮反、反右、大饑荒”之後,屠戮殆盡。“文革造反派”是在1949年之後成長起來的人民的第一次民主運動,留下了寶貴的精神財富。
   
   當時的中国,掌握政權的主要是劉少奇官僚系統,所謂“十七年資產階級黑專政”,以及與之爭權的毛澤東痞子集團。劉少奇官僚系統及其順民構成了壟斷性的社會主流,當然就有非順民的造反。
   
   愚以為,造反派的實質是“借旨造反”而非“奉旨造反”。所謂“奉旨”,乃是時代的局限的迫不得已,打著毛澤東的旗號反對劉少奇,類似後來的抬著周恩來反抗毛澤東、抬著胡耀邦反抗鄧小平。
   
   文革之中的暴力迫害的政治責任,應由官府承擔。
   
   如果否認人民文革,等於說在1949之後沒有人民造反,亦即人民一直甘願屈服?我們既要承認人民文革的歷史地位,又希望人民文革的當事人能夠超越自己的過去的局限。
   

前言

   
   “人民文革”论者刘国凯如是说:
   文革时期,精确地说是从1966年冬到1968年夏,造反派民众在全国大多数地区、在大多数情况下是正义的反抗者,以反政治迫害要求平反为主旋律的,以冲击省委、市委等党政机关和军区大院为表现形式的“人民文革”带有初级的民主诉求。同时也是悲壮的被镇压、被屠杀者。这在两广地区表现得尤其突出、尤其典型。广西比广东更为惨烈。这有两个原因。
   
   一是因为广西的第一书记韦国清是全国唯一没有靠边站的省委第一书记。他利用手中的权力,伙同广西省军区和指挥全省农村民兵对广西造反派进行极其残酷的镇压屠杀,而毛泽东因造反派不服从他的指挥棒也就默许各地军方和复职官僚对造反派进行镇压。
   
   第二个原因是广西造反派对迫害的反抗比广东造反派激烈得多。有道是:压迫愈深、反抗愈烈。其实情况往往更会是反抗愈勇敢、镇压愈残酷。文革时期造反派民众的政治逻辑是反抗-被镇压-再反抗-再被镇压,直至被彻底镇压。
   
   文革中的民众反抗运动虽被镇压,但它的作用是不可抹杀的。共产党绝对权威的式微、共产党神圣光环的暗淡正始于文革民众反抗运动。故此共产党对文革民众反抗运动深恶痛绝。四十几年来不遗余力地诬蔑它、抹黑它、把它妖魔化,把文革中共产党及其附属物所制造的种种祸水都倾倒到它的头上。文革暴力百分之九十几都是共产党国家机器和其附属物(军队,公安,民兵,专制队,贫下中农特别法庭,共产党干部子弟组成的血统论红卫兵)所为。更有甚者中共当局把这些暴行移花接木地栽赃到正义的反抗者、被迫害者、被屠杀者——造反民众的身上。力图把它打入十八层地狱,同时,共产党把当今维权斗争、民主斗争都扣上搞文革动乱的帽子。故此,当今我们为文革时期的民众反抗运动正名除了有框正历史的意义外,还有为当今维权斗争、民主斗争取得正义性的作用。(1)
   
   造反派与保皇派的政治分野——关于《武汉“文革”两派负责人解冤仇》的讨论

   
   图1:1967年4月22日,广西“四.二二”成立大会(南宁朝阳广场,六八年“七三布告”颁发后改为七三广场)
   
   以广西造反民众为典型例子!在这场反政治歧视、反政治迫害,谋平反、争人权的文革反抗运动中,极大地冲击了中共原有的统治秩序。广西造反派的反抗运动经历了反迫害、遭抛弃、被屠戮的过程。十万造反民众和无辜的“黑五类”惨遭中共当局的无情镇压。1984年“处遗”(处理文革遗留问题)工作中,中共官方对此概况道:“杀人之多,全国之冠;杀戮之惨,历史罕见”。
   
   滥施暴力,血腥杀戮的凶手大都是军队官兵、武装民兵和各级党、团骨干组成的保皇派“联指”所为,这些人无疑是国家机器的代表,而他们的屠杀和暴力行动,则可视为国家机器的行为。
   
   为了推翻中共当局和传媒舆论强加给造反派民众的种种不实之词和“莫须有”的罪名,为了还原文革广西造反民众反抗运动的历史真相,让我们以中共内部机密文件来梳理这段历史,有助于大家了解毛泽东牺牲造反派的前因后果,台前幕后。从中共文革机密档案中,(2)一窥韦国清罗织“反共救国团”等等一系列罪名屠戮广西造反派——这一旷古奇冤的来龙去脉,让血的事实说话,相信善良的人们会明断是非曲直。
   

(一)造反派与保皇派、太子党的政治分野

   
   文革中骚动不安的异端思潮成了后文革时期民主主义思潮的滥觞。从1974年广州“李一哲”名为《关于社会主义的民主与法制》的大字报出现;接着是1976年的“四五”天安门事件;直至1979年北京西单民主墙魏京生贴出“第五个现代化”。
   
   而这波异端思潮中的不少活跃份子,最后百川归海般地成了民主战士。纵观海内外的政治生态,如今在海外从事民运的领导者大都是前造反派,如:刘国凯(中国社会民主党主席、广州造反派,文革异端思想者,著有政论集《草根蝉鸣》);王希哲(“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顾问”,广州造反派,当年著名的“李一哲”的一员);徐水良(前民联主席,浙江造反派);胡平(《北京之春》主编,前成都造反派红卫兵);魏京生(海外民运联席会议主席,首都“联动”的异类)。文革中下乡务农,成为原来被他们迫害专政的“黑七类及其子女”的一员,迫害使他成熟,才真正跳出个人血统的狭隘背景,思索祖国和民族的未来,并成为民主运动的一员。
   
   反观在国内掌权的既得利益集团者,大都是保皇派和太子党,如广东的黄华华(广东省长)和陈绍基(前广东省政协主席、省公安厅长、省政法委书记,因贪腐落马)都是广州大学生中最有名的保皇派组织中山大学“革造会”的骨干;如轰动全国的大贪官刘知炳(广西自治区副主席,原柳州市委书记。因受贿86.63万元人民币被判有期徒刑15年),他原是柳州搪瓷厂团委书记,文革期间任柳州市团委干事、市革委会副主任。柳州“联指”的骨干。
   

文革“三种人”审判腐败分子

   
   再如2000年 9月14日,在秦城监狱,时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的成克杰被江泽民拿来反腐祭旗,接受注射死刑。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审判腐败分子的却是文革“三种人”!负责成克杰专案的正是成克杰在柳州铁路局的前任局长韩杼滨(江泽民的亲信,时任最高检察长),韩83年调任上海铁路局局长,成克杰接任柳州铁路局局长,成为中共高干有特权没人权的典型。而韩杼滨在文革期间是柳州铁路局的团委书记、局政治部办公室主任、都匀分局革委会副主任、柳州铁路局党委常委、革委会副主任、政治部副主任。柳铁“钢联指”的骨干。文革期间劣迹斑斑,斗打柳州铁路局老局长张炎,并最终取而代之当上柳州铁路局局长。
   
   而成克杰的父母就是在文革中被支持韦国清的保皇派广西“联指”批斗打死的!成克杰行将注射死刑却留遗言“共产党对我恩深似海,我对不起党和国家……”云云——典型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重患者的表现。
   

“出身论”与“血统论”斗争的继续

   
   出自红卫兵“西纠”和“首都联动”的太子党执政者的名单更长,这里不赘。在反对“血统论”的英雄遇罗克1970年3月5日被杀害的26年后,“血统论”的发明者谭力夫(其父是最高检察院副检察长谭政文)1996年被任命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办公厅主任。又比如涉嫌侵吞巨额国有资产的前招商局董事长,全国政协委员秦晓,就是著名的红卫兵“西纠”(首都红卫兵纠察队西城分队)组织头目。太子党成为中国大陆政坛、经济领域一个异常凸显的利益集团,他们的权力渗透到中国的各个省以至中央政府,当然也包括军队。并且严重地影响到中国政经走向。
   
   难怪今天的人们仍相当普遍地把人民群众与太子党的矛盾比作“出身论”与“血统论”斗争的继续。把“血统论”的推行作为今日太子党在当年文革中一次流产了的掌权的尝试。
   

(二)广西两派头头在文革中、后的各自际遇命运

   
   我十分认同国凯兄的“最好逐个查查,看看保皇派中愿意与造反派‘握手言欢’的是些什么人?他们是否在文革后期共产党统治秩序重建后,尤其是在90年代还身处共产党统治层中?我断定广州的黄华华(广州学生保皇派骨干,中山大学革造会头头,现广东省省长 )陈肇基(同黄华华组织,原广东省政协主席)这类人物是绝对不会跟广州学生造反派头头武传斌们“亲密接触”“握手言欢”的。”
   
   以及认同吴高兴前辈的“文革中真正得利的是保皇派,他们的骨干大都是机关干部,是既得利益者,是当时的‘维稳派’,这些人好多在文革中发迹做官,一直做到退休,如临海的‘地县联指’中有几个骨干,现在都是从官场退休以后家产千万贯的大佬。至于当年的造反派,现在都是六七十岁的人了,又是吃狼奶长大的(本人就是),他们虽然在文革中为别人火中取栗,但绝大多数人对文革的认识还停留在当年那个水平。”
   
   广西两派头头在文革中、后的各自际遇命运,在广西表现尤为泾渭分明。
   

(三)柳州“造反大军”传奇人物“廖胡子”

   
   1986 年春夏之交,在柳州铁桥头北岸柳江边上的廖伟然家,(他家斜对面不远处就是六八年春著名的“水厂保卫战”之所在)我采访了这位刚出狱不久的前柳州 "造反大军 "战斗总指挥。他年届花甲,两鬓染霜,精瘦清癯的面庞,留着一撮山羊胡,细瘦个,骨瘦如柴,玉树临风,两眼炯炯有神,不怒自威,很有城府的样子,绰号“廖胡子”。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