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维权广场
[主页]->[现实中国]->[维权广场]->[为中国茉莉花坐牢28天记/樊潇洁.1022.]
维权广场
·李新:民主力量需要更好的斗争策略(1)
·李新:民主力量需要更好的斗争策略(2)
·郭飞雄妻子张青向当局提出申诉
·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控告书(图)
·郭飞雄的律师寄出控告书 张青力争亲友能旁听庭审
·一场反右 三代受害/马文都
·一场反右 三代受害/马文都
·张三一言 写在国内可能重蹈海外民运覆辙的危险时刻
·范子良:百万手机短讯引发大游行的启示
·如何让更多的人参与维权?/卫子游
·还是让村长强奸比较好
·贺伟华(湖南):如何走出维权的困境——关于民权运动的思考
·贺伟华:如何走出维权的困境——关于民权运动的思考(之二)
·任诠:中共的权力斗争与民众的维权运动
·阿衍:火药桶需要的只是个引信
·阿衍:中国大陆民运工作为何不能正统地开展起来
·访郭飞雄太太张青 细谈警方四次登门/RFA张敏
·胡平: 如何解读中国的民意
·发起者: 胡平,胡佳等就高智晟律师案的严正声明
·31. 网评:刘晓波们的“经济学”(转贴)
·32. 胡平:*紧急呼吁** **援助郭飞雄*
·33. 致《联合国》新任秘书长潘基文先生
·34. 贺伟华: 民权与人权、民间群体抗争与民主之辩证/节选
·35. 就严正学案致有关国家首脑、议员及人权组织的信
·36. 草根:用药物打造和谐社会的建议
·37. 律师会见朱虞夫父子并提出法律意见书
·38. 林泉:骗人的上访制度
·39. 还飞雄以自由 示诚信于世界——就郭飞雄先生被构陷涉嫌颠覆政府的声明
·40.被遗忘的谎言——就《成都晚报》事件致中宣部长和教育部长的一封信
·41. 草根短评:六四领袖去死吧!
·42. 滕彪:《从"两会"看赎回选票运动》
·43. 唐荆陵:赎回选票行动义工雷跃辉先生申请护照被拒、个人电脑硬盘被扣押
·44. 山西黑窑案的要害是:警匪勾结,政府全面黑社会化/昭明
·45. 东海一枭(余樟法)少一点苛责,多一份自省!
·46. 王德邦:罪恶的体制滋生罪恶的经济——从山西黑砖窑役使童工与残障人事件中看
·47. 中国民主运动策略思考 / 荆楚
·48.“奴工”事件释放出了什么信号
·49. 贺伟华:胡温暴政的奴隶制本质与中国人奴的革命权利
·50. 薛伟《民運隊伍中的左派幼稚病》及天药网特别转载薛偉先生这篇文章的按语(外一首)
·51. 山西黑砖窑与“主流精英”
·52. “八九运动”再探 -- 谁为“八九运动”的失败负责? 武振荣(韩国)
·53. 俄国十天见闻 ----- 现时真实的俄国 (作者原文)
·54. 最牛钉子户还是在嵊州:九旬老太用汽油弹击退拆迁 (图)
·上海国有部门违规动用巨资炒股 节选 55
·城市改造必须将暴力落到被拆迁户头上吗?——记嵊州“六一八” 暴力事件.56
·由民运到维权/李锋 57
·对“中国自由民主运动的几个问题”58
·中國就業歧視嚴重 政府帶頭鼓勵不公 59
·中國就業歧視嚴重 政府帶頭鼓勵不公 59
·调查发现布什教育改革法案颁布以后学生成绩明显提升.60.
·俄航班延误对旅客不公 俄乘客住宾馆中国人睡厅.61.
·俄航班延误对旅客不公 俄乘客住宾馆中国人睡厅.61.
·胡平 :关于两起捐款的说明.62.
·郎咸平:中共贪腐 百姓遭殃 .63.
·贺伟华:2006年维权运动的反思.64.
·黑窑案只是家族犯罪团伙惹的祸?.65.
·当代维权运动的意义与后果/杨光.66.
·中国《维权联盟》声明人民的生命不能成为和谐社会的“骨砖”.67.
·传浙江嵊州警民爆发大规模流血冲突.68.
·阿衍:请大家告诉大家——对付特务的方法.69.
·智者能做好民运团队的导航员.70.
·阿衍:(32)民主运动更须《空城计》.71.
·2006年维权运动的情况和问题.72.
·未来中国民主化的希望当在民间 野火(广东).73.
·正直领导人产生的前提/安均@.72.
·正直领导人产生的前提/安均@ .74.
·施为鉴:揭穿洪洞警察解救黑砖窑奴工的可耻谎言.75.
·阿衍扶植真正的思想者来引导国内民运大局才是相关理念势力的正确决策.76.
·阿衍:应能战术上重视常规更应能战略上藐视常规.77
·阿衍:浅悟无可无不可.78.
·国内内乱到了如此程度为什么没有形成总爆发.79.
·阿衍:高智晟回家看威權條件不成熟.80.
·阿衍:(33)从《反间计》看胡帮办打开了潘多拉魔瓶.81.
·範子良:維權朋友如何看待突發事件!.82.
·维权时代的来临——张祖桦先生谈维权运动.83.
·荆楚:民主固然是个好东西,但人权更是民主的基石.84.
·古清儿:上海800位市民签真名 要人权不要奥运.85.
·王军:国内民运是海外民运的前提.86.
·昭明:胡温震怒痛批政法委与中央书记处搞独立王国.87.
·张敏:滕彪律师访美谈中国司法现状与维权.88.
·《大道无形并战无不胜的影子军团 》:不是整合的整合.89.
·从黑窑童奴等事件看到危机爆发与拯救前兆/小草民.90.
·中国南方暴徒殴打罢工工人.91.
·吴高兴:论解救政治犯和良心犯的策略——.92.
·黑砖窑黑幕情况越滚越大 政府如何赢回自己尊严.93.
·潘晴:黑龙江富锦失地农民代表于长伍被抓紧急呼救.94.
·傅国涌:自我解放告别衰世中国.95.
·刘蔚:唤醒国人之71—今天活着的人不比六四死难者幸运.96.
·维权促进民主的策略 ——非政治的政治/贺伟华.97.
·中国维权运动往何处去?/ 滕彪.98.
·范亚峰:重庆钉子户事件讨论会上的发言.99.
·自欺欺人:什么"民众最信任中央政府"?/武振荣.100.
·唤醒国人之61代中国百姓写的一封给联合国的信.101.
·贺伟华:不再上山打游击,.102.
·光芒万丈的郭飞熊/老戚.103.
·笑蜀:中国需要郭飞雄--.104.
·史无前例的法庭辩护.105.
·阿衍:也看民主运动的成败里的一点因素.106.
·群体性维权之弹性抗争 --- 维权策略与方式探讨.107
·匹夫不可夺志,感谢孑木、民生观察工作室,还有博讯!/昭明.108
·国内壮士在邪恶势力笼罩下的行为思想/阿衍.10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中国茉莉花坐牢28天记/樊潇洁.1022.

连载:28天坐牢记(一)

   

    我,樊潇洁,28岁,女,土生土长的浙江绍兴人,2007年毕业于浙江大学,目前在绍兴的一家私营网站里工作,是个典型的码农。

   

    3月11日晚,我在绍兴文理学院校园里偷偷张贴《茉莉花革命发起人致中华青年学子的一封公开信(3月5日发布)》被校警抓到,3月12日我被国家安全保密局的警察从家人带走,经过审讯后,3月12日至4月8日,我被送到绍兴市看守所关押了28天时间。在此之前,我因为传播几个翻墙软件以及《燃烧中国青年的埃及梦》等几篇文章,3月4日傍晚我被国保请去喝过一次茶。我觉得自己有必要把这其中的经过结果写下来。

   

    我在被关押之前读到过博讯网上公开的《一个青年参加茉莉花散步被捕审讯释放全过程》。我得说我的被捕、审讯释放的过程和他很不一样。因为我的整个审讯、关押过程中始终没有挨过一次打,没有被强光照射,没有被关笼子。无论是抓我的校警、审讯我的国保,还是看守所里的看守,还是同监狱友都对我挺好的。但无论怎么说,毕竟是受审讯和坐牢啊,这28天里我也实在是经历了太多的恐惧。我想把它写下来,全部写下来。

   

    我是在3月8日从博讯网上看到茉莉花行动官方网站(http://molihuaxingdong.blogspot.com)开通的消息的。我于是就去看这个网站。这个网站上的每一篇文章都令我心情振作。因为害怕被发现在看这个网站,我偷偷把这些网页先一一保存成.txt文档到自己的磁盘上再浏览阅读,就像偷了一块金子压在箱底。很快,我按捺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把这个网址连同文章一起传给了几个自己信任的网友,和他们悄悄地讨论。我看到那里有一份城市名单,上面有四十多个城市的名字以及集会地点,我多么希望这份城市名单上能有我的家乡绍兴的名字啊,但是没有。我想,我应该争取让绍兴这个历史文化名城进入下一批散步城市的名单。

   

    说干就干。我开始在脑海里物色起合适散步的地点来了。绍兴城市广场是绍兴市区各项文化活动的常用集会地点,但是它太空旷了,一旦被警察包围,散步的人逃都逃不掉。鲁迅文化广场?我依然觉得不太合适。最终我脑子一亮,轩亭口的秋瑾烈士纪念碑下如何?我想这言应该是一个不错的地方。它不仅是接近于绍兴市繁华的商业中心越都商城,旁边有秋瑾烈士的汉白玉像,以及孙文的手书“巾帼英雄”四个金光大字。秋瑾烈士汉白玉像下一年四季都有人去献花和摄影留念的。而且轩亭口广场空地比较小,附近的弄堂和小店辅比较多,那弄堂警车开不进去,比较容易逃跑,就算不逃跑,警察又如何区分那些人谁是来静站的,谁又是像以往那样只是来纪念一下秋瑾的呢?于是我给茉莉花行动的邮箱发去了一封电子邮件,把自己的建议传了过去。

   

    但是我觉得这还不够,我得让绍兴人知道这件事,否则,散步城市名单上出现绍兴了,但是绍兴人都不去散步,那该怎么办呢?把散步号召贴到网上论坛上去当然不行,因为现在所有稍有点人气的论坛都已经把“散步”和“茉莉花”设为敏感词了。如果在论坛上发这些文章,轻则立即被管理员删除,重则被网警喊去喝茶。我想来想去,只觉得有一个办法可用:把散步号召打印出来,然后找几个地方一丢,或趁天黑找个地方一贴,神不知鬼不觉,消息就传出去了。

   

    然后我开始物色地方张贴,绍兴本地只有一家高校在校生人数比较多。那就是绍兴文理学院。我决定把传单贴到那里去。

   

    于是我把茉莉花官方网站上的一篇《茉莉花革命发起者致中华青年学子的一封公开信(3月5日发布)》拷到word里编辑了一下,在末尾加了一句“绍兴文理学院的学子也应该行动起来了,3月13日下午两点,轩亭口秋瑾烈士纪念碑下,不见不散,大家穿点浅颜色的衣服作为碰头标志,唱《春天里》《一条大河》等歌曲,然后散会”。我当然不能到街头的打印复印店里去打印这份文档了。公司里是有打印机,但是我也不能当着别人的面打印这份文档。于是3月11日上午,我提前半小时来到公司里,看同事们都还不在,我马上开始动手打印。我手不停地抖擞着,看到一页纸从打印机里吐出来,就赶快把它放进我的笔记本包里,看着一页页纸从打印机里吐出来,我心脏跳得猛烈,心里想千万别被老板发现,千万别被同事发现。我一共打印了三十多份,直到我的老板突然走进来。“小樊,早啊!”他对我打招呼道。“早啊,曾先生”,我应着。我为老板未起疑心来看我在打印什么而感到高兴,匆匆结束了打印。

   

    然后什么时候去发传单呢?我想,我3月10日发给茉得花行动组织方的邮件,他们至少得等到3月14日才会把绍兴列入公布的下次散步城市名单中。也就是说我可以在下周去发。

   

    但是就在那一天,有几条新闻实在把我激怒了。那是吴邦国在两会上的狂言,声称中国不走私有化道路,声称要保持党对军队的绝对控制,声称所有立法要以党的牢固执政作为出发点,等等等等,我被彻底激怒了。不仅是我,我看到那天下午整个88(飘渺水云间)都被激怒了、沸腾了。88上的网友们都在生气地质问:为什么要坚持党的领导?给个解释先!我在QQ里也禁不住跟好友生气地谈论此般狂言。我说:我们一定得阻止这个疯子,否则他会把我们带到北朝鲜去的。我暗自下定决心,今天晚上我就要去发传单,我再也不想等待了。

   

    傍晚,我回到家,我父亲不在家。我吃了晚饭,我躲进自己的房间以避开母亲,把打印好的传单都从笔记本包里倒出来,一张张仔细对折好,弄了个超市袋,弄了个纸盒,把打印好的纸都装进去,然后我对正在和外婆一起看电视的母亲说:妈,我要到超市里去了。她说:去吧,早点回来。我见她没有产生疑心,赶紧出门,骑自行车去了文理学院。

   

    我进了学校,慢慢地骑车转了几圈,一时打不定主意先贴在哪里,后来我走进教学楼的一间厕所,把第一份传单放在厕所的小单间里,心脏真是狂跳不已。压住心跳走出厕所,看看没有什么情况,我又走进一家小超市,买了两卷双面胶,找了个无人的地方坐下来,把超市袋里装的纸盒 里的打印好的传单拿出来,一张张贴好双面胶,然后若无其事地在校园里到处走。我把传单放在一些车库里自行车上的车篮里,或者从一些学生宿舍开着的窗户里丢进去,教学楼的厕所里,开水房门口贴了两张,一些布告栏上也贴了一些,河东餐厅门口的广告板上也贴了两张,传信桥的桥头牌上也贴了一张。我一开始是很紧张地给自己望风,但是后来我发现没什么事,也没有遇到危险,于是胆子就大起来了。时间一点点过去了,我看看袋里的打印纸一张张少了,就想我快要完成任务了。我想我该回去了吧。不,我要把这些传单全都发完。就在这么想着,我看到旁边有一块印着秋瑾的头像和豪言壮词的乡贤碑。整个绍兴文理学院校园里有几十块这样的用钢铁和有机玻璃做的乡贤碑,印的都是绍兴本地名人的头像和励志言。我想这块碑我不能错过,又一看四下无人,我就去那上面贴。

   

    “你在贴什么?让我看看。”一个声音突然从后面冒出来,我一回头,吓了一跳,一个骑着电摩托的校警不知何时停在我身后了。我吓了一大跳,不分由说,丢掉超市袋夺路而逃。

   

    “逃”,我只有一个念头。我很快钻进了附近的一片小树林里,在一条浅沟里蹲下来,大气也不敢出。我想千万不能被抓到的。我在那里蹲了十多分钟,感觉得周围好像没人来找我,于是抬起头来四下望,觉得确实没有人。于是大胆地从小树林里钻出来,准备回家。然后我才走出小树林没几十步,就看到有三个校警正在打着手电筒东照西照呢,其中有一个校警手里还拿着我丢掉的超市袋。我拔腿想跑已经来不及了。

   

    “站住,你为什么见到我就要跑?”他们叫道。

    “啊,我没有偷也没有抢,没有做坏事!”我惊恐地叫道。

    “你没有做坏事干嘛要跑啊?”他们已经抓住我的袖子。

    “这些纸是不是你的?”他们问道?我只好承认是我丢的。那个捡到我丢的超市袋的校警显然已经读过传单了。

    他拿起对讲起讲了一通,然后对我说:“你得跟我到保卫科去一趟。”

    “我不去!”我叫道,“为什么我要去保卫科?”我害怕地说。

    “你不要怕,我们不会打你也不会骂你,但是你得去那里把你做了什么事情跟我们讲清楚”。他们说道。

   

    我见脱身不得,只好听从他们。然后三个人押着我去了文理学院的保卫科。有个像干部模样的人已经等在那里了。那个校警把我的传单交给他看,然后问我道:你还有哪些同伴?

   

    “我没有同伴!”我答道。

    “你没有同伴?不可能!”他叫道。

    “我真的没有同伴。”我争辩道。

    “你怎么胆子这么大的?”他问道:

    “是啊,我胆子很大的,所以我是孤胆英雄啊。”我答道。

   

    但是他还是不相信,又通过对讲机跟还在外面巡逻的同事对讲了几句,大意是要他们再仔细找一下。

   

    “你一共张贴了几张传单?”他问道。

    “我忘了,但是你可以数一下盒子里还有几份传单,我一共打印了三十来份”。我答道。

   

    于是他真的打开超市袋里的那个纸盒数了起来。“一共还有16份”。他说道。但是那个干部模样的人早已经拿了一份在读了。加上这一份,一共还有17份。那个干部模样的人一直在读传单,所以没有插话,但是末了,他问我道:“你是本校的学生吗?你为什么要在校园里贴这传单?”他问道。

   

    我马上回答:是的,我是在这里读书的。我至所以在校园里贴传单,因为网上不能贴这篇文章啊,所以只能贴到网下来。

   

    “网上当然不允许你们学生贴这传单啦。要是允许你们贴的话,还不出大乱子啊!”那个中年男人生气地敲着桌面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这些传单是谁给你的?”那个押我进来的校警问道。

    “是我自己打印的。”我答道。

    “是在哪家打印店里打印的?”他立即追问。

    我当然不能回答是在公司里打印的了。于是说谎道:“是在延安路的一家打印店里打印的。”

    “你是哪个学院的?”他问道。

   

    啊,我并不太知道文理学院分哪几个学院,但是既然它们曾经是绍兴师专合并升级而来的,那一定有教育学院了。我于是扯谎道:“是教育学院的。”

    “你把你的名字写下来,学号,宿舍号都写下来,再把事情经过写一下!”他推给我一张案情交待纸。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