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秦永敏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秦永敏文集]->[坐牢专业户再次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
秦永敏文集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之七——论良性互动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长篇小说 第四章)
·怎 样 自 学 成 才
·怎 样 自 学 成 才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之八-论将中国国家权力
· 前人民代表姚立法谈选举和被非法软禁情况
·廖祖笙在广场卖房被绑架拘留五天自感有生命危险
·吴丽红出狱又生波澜,没到时间就被旅游——起诉朝阳公安反被判行政拘留十五
·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之九(结束)充分条件是强大而稳健的反对派崛
·振华会创始人曹海波在昆明被公安带走
·政治犯许万平受非法刁难,又没能见到探监的家人
·廖祖笙拘留五天释放,出狱后愤然陈词
·第二次选民小组会上野靖春再次受到当局压制
· 30网友探视陈光诚被“打个落花流水”
·北京第二公民参选团参选热况
·高阳劳教所找徐义顺谈判徐义顺拟明天上访司法部
·振华会创始人曹海波妻张念受国宝威胁
·徐义顺上访司法部受阻 及 提名结束后陈西获释
·秦永敏 我们应该如何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
·主持人不择手段违法,参选人千方百计参选
·民主墙老人付月华家被强拆 人在法院
·付月华反强拆报道之二
·湖南新化一中数学教师罗美华因煽动罪已经拘留十一天
· 2011.10.29快讯 7 则
·郑重转发胡石根先生关于救助王国齐的呼吁书
·2011.10.30简讯 3则
· 祭聂敏之文
·民主墙老人付月华家被强拆 人被法院判行政拘留十五天
·2011.10.31简讯 3 则
·2011.11.1简讯 3 则
·秦永敏关于变更住址、电话以及电邮的通报
·刘萍探望陈光诚在沂南县双堠镇派出所的遭遇
·答 张三一对“论和平转型”的评注
·2011-11-7人权简讯 5 则
·廖祖笙拘留五天释放,出狱后愤然陈词
·关于有人冒充本人用电邮传播病毒的紧急通报
·2011-11-8人权快讯二则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五章《此情可待成追忆》
·角马抢渡马拉河 ——角马俱乐部负责人李宇探望陈光诚蒙难记
·民运女杰、“自由女仁”王译——程建萍出狱记
·2011-11-11人权简讯 三则
·民主墙老人付月华家被强拆人被拘留十五天后出狱
·北京第一公民参选团在吴丽红家聚餐畅谈
·2011-11-12人权简讯 五则
·山西省粮油食品进出口公司一宗国有土地的操作拍卖内幕
·陈光诚生日祝贺团动态追踪 (二)张小玉探访团被拦车并遣返至天津
·陈光诚生日祝贺团动态追踪
·从民主人权运动角度看当代中国系列 前言 (一)从民主人权运动角度看当代
·李旺阳及其家人饱受迫害之惨况
·秦永敏门口再次被安装大量监控器 电脑受攻击电邮地址被黑
·江苏无锡吴世明因强拆本人致伤其父至死
·姚立法家被非法入侵 派出所拒绝立案
·北京第一公民参选团到国务院法制办申请行政复议(二)
·选举办拒绝透露独立参选人野靖春得票数 何德普 秦永敏
·11.14快讯北京第一公民参选团到国务院法制办申请行政复议,何德普/刘秀珍
·坐牢专业户第三次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
·罗美华出狱后情况及、、、、、、
·无锡地方政府强拆致大量人死伤
·南冠客诗集(1981-1989)
·南冠客诗二集(1998-2010)
·孙文广教授遭到抓捕
·中国人权观察主席秦永敏简历
·文学作品的社会学解读
·振华会创始人曹海波妻张念谈近况
·“世博会三勇士”李成立、胡青、徐顺义目前一个劳教一个失踪一个被严控
·付月华女士的《重审行政申诉状 》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六 章 知青农民不可逾越的等级身份
· 美学的生理学探索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七章 精神交流相濡以沫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 第 八 章 下乡女知青岂配享受崇高爱情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九 章 欲为人妻无奈曾经失身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章沧海桑田旧梦难成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 第 十 一 章 重生再造苟且安命
·《茶花女》艺术特色浅析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二 章 恋慕激情不可遏止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三 章 机智应对化险为夷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四 章 波澜起伏大彻大悟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五 章瓜熟蒂落情不自禁
·关于要求克林顿总统会见中国政治反对派代表徐文立先生的公开信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六 章 “地主”家媳妇的双重苦难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七 章 水利工地批斗“地主”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七 章 水利工地批斗“地主”
·中国人权状况严重恶化,年终好歹探底回升——简评2011年中国人权状况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八 章 不堪欺凌金娥服毒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九 章冒失莽汉自杀明心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二 十 章 激情迸发凤凰于飞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十一章 为了招工恶性竞争
·中国社会转型有多种路径,乌坎事件昭示“拖延就意味着全民起义”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十二章 尘海恶浊香消玉殒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十三章 天涯孤女幸有至亲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十四章 河东河西亲人仇人
·陈卫已经被起诉
·广西异议人士端启宪以及张维在四川遂宁中级法院门口被国宝带走
·国际人权日黑龙江赵景洲陈慧娟夫妇和上千访民被扣九敬庄
·浙江省桐庐县当局残酷迫害核污染受害者
·核爆炸”的结果 血与泪的举报
·廖祖笙变通上网方式受阻,自感新的迫害前奏已经开始
·我们应该如何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
·孙文广教授遭到抓捕
·无锡地方政府强拆致大量人员死伤简报(4——1)
·无锡地方政府强拆致大量人员死伤简报(4——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坐牢专业户再次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


   
   坐牢专业户再次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
   
   

   
   
   
   
    为邵阳牢狱致残民运人士李旺阳发起救助活动捐款一千元被判行政拘留十天罚款200元
   
    无奈求助中国残联主席联合国人权奖获得者邓朴方请求其为李旺阳生存权提供道义帮助
   
    回应武汉公安局善意规劝 除中国人权观察当前不会也没有从事其他任何组织活动
   
    回到家中 两台电脑几个U盘内容全部被清空 几百万字残存文稿再次惨遭洗劫
   
    万般无奈 致函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要求成立中国人权问题特别工作组
    ——中国人权观察主席秦永敏二出拘留所声明
   
    本人今年春节因全国各地朋友要来拜年被行政拘留十天后申报了吉尼斯世界纪录,现因为呼吁救助并捐款帮助他人再次被判行政拘留十天并罚款200元,关押期间电脑以及U盘被以检查为名全部资料都被清空,再次庄严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同时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投诉要求成立中国人权问题特别工作组。
   
   
    一
   
    为救助李旺阳被判行政拘留十天罚款200元
   
    2011年5月13日上午十点,武汉市青山区国保张队长和新沟桥派出所户籍周光建刑警王辉一月之内第三次一起光临寒舍,将本人带到新沟桥派出所后,仍由王辉对进行问讯,这一次王刑警倒十分理性而简洁,没有再装腔作势地一一询问姓名性别之类,自己填完了常规性项目之后, 首先拿出一份打印材料问:“这是你写的吧?”
    我接过一看便回应他到:“这封致海外和国际人士的感谢信是三月分写的,自那时到现在你们已经传唤我多次,怎么还拿着说事?”
    张队长说:“这是以前漏掉的。”
    我边签边说:“不过是一份感谢信而已,能有几大个事?要这样纠缠,你们怎么不把1970年第一次抓我的‘恶攻’材料都找出来治我的罪?”
    王辉又拿出一份材料:“这是你最近搞的吧?”
    我接过一看:“是的,这个救助湖南邵阳牢狱致残者李旺阳的呼吁书是我最近搞的,但是,我只是在私人朋友中进行呼吁,并没有公开,一没有发给媒体,二没有弄到网上。”
    王辉说:“这是我们从网上查获的,而且媒体也报道了。”
    我边签边指出:“今天的世界保密工作已经非常困难,中共中央绝密文件也大量见于网络,何况我们的网络通信全部在国家的监控之中?我本人的电脑上次被你们以搜查为名弄过去后还加载了硬件,我的邮箱要么被你们黑了,要么你们能任意打开,从这种请况看,还不能排除是你们泄露出去的。”
    继而,张队长拿出几十份打印材料说:“这都是你的东西吧?你签一下。”
    本人接过一看,全部是和自己有关的国际传媒的报道,就把它们还给他说:“你们从事法律工作的应该懂得这个常识,两个对话者之间的记录可以要求对方签字,其中一人单方面公布的东西,没有理由强迫另一方面认可,这些东西凭什么叫我签字?”
    最后,刑警王辉拿出一份行政处罚决定书,以本人发起救助李旺阳并捐款一千元为由对本人处以行政拘留十天罚款200元的处罚。
    救助残疾人居然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不仅拘留十天而且还要罚款,真是颠倒是非混淆黑白莫此为甚!对这种荒唐的惩处本人的回答是:“要我去坐多长的牢都可以,这个字我不会签,这个钱我也不会付。”
    这一次,王辉倒始终没有为难,在拘留所门口也只采取了“利诱”方式,以开皇恩大赐的口气说:“你最好还是签了,你签了我就给你一份!”
    他这么说的原因是半个月前传唤我时居然不给传唤单我,直到我要求公安局长来解决问题才被迫依法办事。然而,我不稀罕他的这个行政处罚决定书,没有理睬他就走进了拘留所里。
   
   
    二
   
    向中国残联主席邓朴方转交对李汪洋的救助责任
   
    鉴于以上情况,本人作为中国人权观察主席已尽到责任,面对当局的全面高压再也无能为力,只好转而替李旺阳求助中国残疾人联合会主席邓朴方:
    邓朴方主席:你应该从你自己和你的刘伯伯身上早已明白了这样一个道理,权力是不足以保护人身权利的,刘少奇贵为国家主席手握宪法还是死于非命,你作为副总理的儿子也被迫害得高位截瘫,当然更近的实例还多得很,无需我一一细数当代国际枭雄们的可悲下场,所以,你正确的选择了做一个人权拥护者,真是可喜可贺,因为只有人权至上才可以保护每一个人的人权都不受侵犯。
    但你作为联合国人权奖获得者是否名至实归?
    若果如此,一定会接替鄙人接下酷刑致残的李旺阳所需的人道帮助大任!
    和你一样,李旺阳本是健康人,却因为政治迫害在湖南龙溪监狱和赤山监狱坐牢21年而落下比你更严重十倍的残疾——全身瘫痪双目失明一耳失聪。
    和你不一样,他没有一个好爸爸,虽有个好妹妹和好妹夫,却也被整得无法生存,连住房都毁了多年也不赔偿!
    面对2011年5月5日出狱的李旺阳毫无生活出路的惨况,本人慨然发动友人予以捐助的结果是坐牢罚款,从而被剥夺了帮助他的权利。
    而你呢,作为中国残联主席不仅有这个责任也有这个条件去帮助他。我相信,只要你真心过问此人此事,以你的身份和地位就一定能够做到!
    所以,我本人在被迫半途而废之余,正好郑重的请求你和你所掌控的中国残疾人联合会,衷心希望你们担负起要求向因政治迫害致残的湖南邵阳市民李旺阳提供人道帮助的社会责任!
    我本人虽然没法和你对话,但是,和你一样我也算是个公众人物,在此,我就拜托所有关心此事的国际媒体人代我这个中国人权观察主席向你这个中国残疾人协会主席转交对李旺阳先生的救助责任吧!
   
    三
   
    感谢武汉公安局提醒不搞中国人权观察以外的组织
   
    七天之后,也就是2011.5.20日上午10时,正在青山区拘留所107号坐牢的本人忽然接到去询问室的命令。
    原来是久违了的武汉市公安局一处的辛先生。
    和他同来的还有饶先生,这饶先生7天前我倒见过。1990年代以前和我打交道的都是市局一处的,2010年回来后多次抓我的人都是青山分局以下的,不过我清楚分局以下的人不过是出面者,真正对付我的还是市局的人,但他们通常只躲在远处。7天前也就是2011.5.13那天,躲在一边的饶先生被走出派出所上警车等我撞个正着,我笑道:“怎么今天亲自出面了?”他却支支吾吾的走开了。
    辛先生年约三十,戴副眼镜,面相斯文,谈吐不俗,一见他在隔离栏对面我就笑道:“一别五个月又见面了,看来你是有重任在身。”
    他马上拿出一份《检查证》递给我说:“等一下要对你的住处进行检查。”
    “我究竟做了什么事情要烦你们一个月抄几次家?何况你们每次抄家都不让我在场,我丢了那么多东西你们都不认账!这种做法未免太没有道理了吧?”
    我一听愤愤地说,接着介绍了五个月来因为抄家而丢失的东西:一月被行政拘留时丢了一千九百块钱,4月15号抄家丢了银行资料,4月26日抄家丢了中国电讯的上网资料和身份证,而且,就连登记不全的没收清单,王辉让我签字以后也不给我(好歹被我强讨回来)!“你们这次抓我来更没有道理,凭什么呼吁救助一个残疾人为他捐助一千块钱就要行政拘留十天罚款200元/?”
    “你做了什么事你自己清楚,不过我希望你不要又去坐牢。”他似乎有所指地说。
    “去年11月29日你在场,汉阳监狱抢走我两千万字的文稿,你们随后把我绑架了出来,既然你们武汉市公安局能把我从监狱里绑架出来,当然也能把我再绑架到监狱里去。”我冷冷地应道。“五个月来我基本上没有出门,能犯什么法?”
    “但是你在网上发东西。”
    “言论自由是不可剥夺的基本人权!”我驳斥道。
    “这方面,一回来就已经告诉了你,不管你怎么想,中国的法律你必须遵守,
    进不进监狱取决于你自己,”他以这么一个理由把话岔开,“我们这回来找你,是要和你谈另一件事情。你现在是不是在搞组织?”
    “我一出狱就发过申明:中国民主党属于未来,中国人权观察恢复运作。”
    “我现在找你谈的是关于搞《中国民主运动受难者救助协会》组织的问题。你是不是在当会长?”
    “我没有在国内搞中国人权观察以外的任何组织,至于在国外,我的头衔太多了,更显赫的还有几个!”
    “你认识刘璐吧?”
    “我在家里没出门,到哪里去认识他?”
    “我说的是在网上。”
    “我在网上认识的人就多了。”
    “还有浙江的某某某,贵阳的某某。”
    “你可以看看我的档案,在和公检法打交道到的时候,几十年来,我从来不提任何人的名字。”我郑重的告诉他。
    “你还指定资助了武汉的李铁,四川的刘贤斌,陈卫、、、、、、”
    这当然是事实。
    作为中国人权观察主席,我有责任起一点中介作用,让那些愿意资助的个人(不管他们代表什么组织)把他们的钱寄给那些需要受到帮助的人。因为处于瓜田李下,我的原则是自己不经手一分钱,以免任何中饱私囊的嫌疑,故仅仅帮忙指定一下。
    “我们今天来找你,就是这两件事:第一向你了解你搞这个组织的情况,第二,告诉你,如果你搞组织,就要负法律责任。”辛先生最后说道。
    我告诉他:“我没有在国内搞除中国人权观察以外的任何组织,和你说的那个组织没有一分钱的关系。”
    古人云:不教而诛谓之暴,从今天的中国国情来看,应当说,辛先生的这次询问是一个善意的表示,和从前望风扑影、锻炼周纳比起来是一个明显的进步。
    对此,我要再次申明:本人将坚持半年前出狱时宣布的方针,在可以预期的未来除了中国人权观察以外不会从事任何其他组织活动。
   
    四
   
    清空文字工作者电脑内容就是毁灭私人家财 天理何在
   
    2011年5月23日坐完牢回到家中,向武汉公安局来家中搜查时到场的亲戚询问搜查的情况时得知,来人没有留下任何没收物品清单,但是,却从电脑中拿去了一个东西,那东西不像是U盘。
    随即,我打开两台电脑进行检查,惊讶的发现我的两台电脑里的全部资料居然被清空了!
    五个月来,我的电脑里因为内容太多一直不得不进行压缩,特别是经常要用的“我的文档”里面更是塞满了东西,没想这次一打开,里面却只剩下了一点程序!
    随后,无论打开哪一个,里面都同样如此!
    真是欲哭无泪!本人十六岁开始写书,也开始坐牢,一辈子写的东西大部分被当局抄收去了。几个月前离开汉阳监狱,又是两千万字的文稿被副监狱长赵江利抢走,回来后赶写的一本书《新前年初中国监狱黑幕》已完成一半(25万字),另一半的文本资料在4月15日的抄家中被抄走,没想到,这一次武汉有关当局做得更绝,居然把电脑里东西也在全部下载之后清空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