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秦永敏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秦永敏文集]->[民众威慑是民主政治的基石]
秦永敏文集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5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6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7
·略论当代专制政权的中国特色
·声援乌坎的广州网民欧荣贵“反搬家”取得胜利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8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9(完)
·病重的张林被安徽警方传唤
·金堂监狱将陈卫退回遂宁看守所,王晓燕和公婆等人今天前往会见
·共产党人徐义顺腾讯微博被查封
·侈谈革命不如切实推进转型——评韩寒谈“革命”
·邹巍:传唤归来话稳健——关于王有才先生突然转向激进的访谈录
·张小玉等访民邮寄参加《2012年至2015年国家人权行动计划》申请书
·李敦勇律师会见朱虞夫
· 年关时期的政治犯动态
·年关时期的政治犯动态(8)
·关于荣获《北京之春》自由先锋奖的答谢词
·中国民主化的模式辨析
·更正和道歉
·致郑酋午
·和平转型建言(总论)
·中国民主化的路径探讨
·在狱的振华会创始人曹海波妻张念喜生贵子 需要帮助
·陈西关在兴义监狱,妻女朋友艰难探监
· 坐牢专业户第四次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
·上twitter辞
·郭洲坝发生上万名退休工人大示威
·中国反腐联盟发起人-楼主马维权被拘已有十天一直下落不明
·中国民主化阶段论
·乌坎改变中国
·葛洲坝退休工人大示威持续四天
·和平转型建言之2 和平转型的体制内希望
·葛洲坝退休工人大示威在高压下停止
·异议人士石玉林在武汉受骚扰驱赶
·异议人士石玉林被宜昌国宝约谈 宜昌异议人士被广泛微妙警告
·宜昌在汉异议人士石玉林连接三天被约谈
·刘晓波是中国理性反对派的光辉旗帜
·坐牢专业户第五次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
·王有才题字:看那秦永敏多混蛋(电邮三封)
·稳定社会的当务之急——土地私有化
·传奇女士野靖环
·通报
·秦永敏紧急声明
·论权利体系的成长(一)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一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二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三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四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五号)
·论权利本位观念的社会哲学(上篇)
·论权利本位观念的社会哲学(中篇)
·论权利本位观念的社会哲学(下篇)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六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8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7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9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0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1号)
·论权利体系的成长(二)
·“美”的概念辨析(美学研究)
· 直面迫害,坚守神州
·强烈谴责中共当局继续不给我们办结婚证
·论权利体系的成长(三
·秦永敏不自杀及委托律师的公开声明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3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4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5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6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7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8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9号)
·秦永敏关于女侠被地方当局及其前夫绑架情况的通报(1)
·王喜凤:高考黑幕及背后的根源浅析
·王喜凤文之三:恐惧轮罩下的婚礼和蜜月
·王喜凤文之四:离奇的蜜月之旅——“法制学习班”
·王喜凤:启蒙宣传、民运实践和维权运动的三位一体化整合
·王喜凤文之六:言论不自由之现状及公民应对之策
·王喜凤文之七:和平转型下的中国政治改革问题浅探
·王喜凤文之八:今天两次被当局找去的经过
·王喜凤文之九:就中国当局不仅不依法为秦永敏和我办理结婚证而且企图把本人
·王喜凤文之十:艰难的心旅
·王喜凤文十一:改革的式微与公共参与的契机
·秦永敏关于女侠被地方当局及其前夫绑架情况的通报(1)
·秦永敏关于女侠被地方当局及其前夫绑架情况的通报(2)
·秦永敏结婚失败谢罪书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20号)
·秦永敏反对浑源当局迫害王喜凤的声明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21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22号)
·关于我们的结婚契约和结婚誓词继续有效的共同声明_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
·秦永敏因王喜凤不能返回武汉履行诺言而被迫宣布解除结婚契约的最后声明^^^
·紫苏
·中共当局为阻止秦永敏获法国人权奖将其长期非法拘禁绝食54小时和国保瞿佑平
·中国民主人权活动家秦永敏第39次被抓捕、非法拘禁44天归来后发表严正声明
·秦永敏关于被推荐法国人权奖和失踪期间受到大家关爱寻觅的
· 要求山西当局停止迫害王喜凤并且立即恢复其工作待遇和工资的声明
·秦永敏为被非法拘禁事致武汉市青山区人民检察院 控告书
·秦永敏向青山区人民检察院对青山区综治办等提出控告
·离岛前夕即景
·群英赞歌
·秦永敏晨跑长江大堤遇倒卧者
·检察院拒绝受理控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众威慑是民主政治的基石

   民众威慑是民主政治的基石
   
   (武汉) 秦永敏
   
   

   【编者按】秦永敏,民主墙运动活动家,武汉《钟声》杂志和四五学会负责人,八
   一年被捕入狱,判刑八年,八九年出狱。今年以来,扔下生意全力从事反对北京劳
   民伤财的申办奥运。对北京申办奥运,反对与支持本来都是公民的基本权利。但是
   ,面对一个只准支持不准反对的政权,反办奥运活动的意义远远超出了奥运本身,
   值得我们大家密切注视。本刊辗转收到秦永敏的一篇有关文章,特予发表。
   
   
    今天,已经没有人怀疑,民主是时代的潮流。
    却有许多人认为,私有制市场经济的确立,自然会导致多元化民主政治。这话从
   历史范畴而言固然不错,解释为在社会实践中无需人去推动民主政治也会实现则大
   谬不然。
    当今时代,人们谈论民主政治时,往往多着眼于民主选举。的确,民主选举是民
   主政治的关键环节,只有在民主选举成为制度时,民主政权才能确立。
    然而,民主选举却不是民主政治的充分条件。在民国初年,中国就闹过曹锟花五
   千大洋收买一张议员选票,从而当上总统的贿选丑闻。如此“选举”出来的大总统
   ,当然比封建时代的“捐官”更坏,只会把竞选当成一本万利的生意,通过搜刮民
   脂来“创造利润”。即使在完全靠精神力量获胜的情况下,民选总统也不一定是政
   治家。这方面最著名的代表,首推德国希特勒,等而下之者,则各国均不乏其人。
   
    由此引出一条怪论——民主会导致暴政。仿佛希特勒是民主政治的产物。于是乎
   津津乐道,当人民群众知识能力不高时,实行民主选举将使野心家上台施暴!
    然而,民主制度的完善,必然形成强有力的制约关系。第一,从横向看,有行政
   、立法和司法的分权制衡;第二,从社会政治看,有多元化政治力量的相互牵制;
   第三,从时间上看,有任期和连任方面的限制;第四,从行使权方面看,有法律系
   统的制约;第五,还有自由舆论的监督;第六,最重要的是还有各种形式的公众压
   力。只要这些制约机制形成并发挥有效作用,希特勒之流就是上台也成其不了希特
   勒。针对上述怪论而言,也就是并非民主政治产生希特勒,而是民主制度上的不完
   善使希特勒之流掌权后以专制取代了民主制度。
    由此可见,制约关系才是民主政治的精髓,谈到底,民主选举也只是制约关系的
   一种形式。
    在东方专制制度下,人民对统治者也有一种制约关系,即唐太宗的“水可载舟,
   亦可覆舟”。在封建时代,人民总是遭受统治者无限度的压迫,但当统治形势失去
   平衡时,人民的狂怒也会颠覆统治者。但这不是民主制约关系,而是暴民制约并产
   生新暴君。
    民主政治的制约关系不象暴民制约那样千年不鸣一鸣惊人,而是无处不在如影随
   形。民主选举作为制约关系的一种形式,清楚地表明制约应先于民主制度存在,制
   约是比民主更基本的东西。
    回头来看以上指出的六种制约关系,三权分立、多元化社会政治力量、任期及连
   任限制以及法律的制约只能在民主化时期才能出现,而自由舆论和民主压力,则不
   仅必须早于民主化时代,而且是民主化的前提。
    民主政治不是暴民政治,它最终依赖的不是铁和血,而是口和心。口(公众舆论)
   表达心(公众意见)的结果,形成一种就形式而言天天变化,就实质而言永远同一的
   强大力量——民众对当权者的巨大威慑力。这种威慑力恰似悬在当权者头上的达摩
   克利斯剑,只要当权者越权谋私,它就立即砍向其天灵盖。美国前总统尼克松“水
   门事件”一曝光,第二天五十余万封抗议信电便潮流般涌向白宫,正是这种威慑的
   最好注脚。显然,民主政治不能保证领导人德才兼备,甚至不能保证他们不是专制
   主义者,但却能将领导人置于众目睽睽之下,有违民意时就会受到舆论的谴责,践
   踏法制则必遭严厉的惩罚,至少不让他们长期垄断权力。可见,这种威慑是掌握在
   亿万民众手上,戴在当权者头上,随时都能发挥作用的“紧箍咒”。
    如前所述,舆论自由和公众压力是民主政治产生和形成的前提,它们在专制政治
   末期便能形成,其形成则既是给专制制度敲响警钟,也是为民主政治开辟道路。正
   因此,当专制制度走向没落时,努力开创舆论自由的环境,开拓民众参政、议政、
   监督当权者和政府的强大威慑作用,是比要求民主选举、建立民主制度更为基本的
   任务。
    促成民众对当权者和政府的威慑作用,可以从社会生活中的各种具体事情着手。
   
    本人力图发起反对北京申办奥运活动,便是在现有条件下以身作则地运用公民权
   利,极力促成民众对政府的民主威慑力的尝试。
    一九九三年五月十日于武汉□
(2011/06/1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