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秦永敏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秦永敏文集]->[1993年反对北京申办奥活动记实]
秦永敏文集
· 秦永敏 赵素利结婚通报
·秦永敏 赵素利的道歉和感谢信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二十八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29——32批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系列之六重申和平宪章宗旨 促成人权
·中国人权观察主席秦永敏受权发布:紧急敦促海西州中院宣判刘本琦无罪的联名
·长期被非法监禁在家的钟亚芳女士逃出当地
· 中国人权观察组织注册文告(第一号)
·中国人权观察组织启动注册程序的 内部文告
·秦永敏第四十次横遭抓捕出狱声明
·致公安部、武汉市公安局、青山分局的
·西安一大学女老师冯红莲正在被传唤
·维权女工柳小华被无理行政拘留十天
·非法拘留的柳小华被提前释放后正在追究当局的责任
·武汉市汉阳当局无理将柳小华、郭宏伟押送东北
·关于许志永受审的声明
·尹卫和父亲的求助信
·秦永敏声明:凡是以我的名义在网上借钱的都是骗子
·紧急关注被关押在久敬庄的钟亚芳女士
·中国人权观察组织注册文告(第九号)敬聘法律顾问启事
·寻找丁灵杰女士
·断然拒绝当局禁止我春节请客的声明
·秦永敏关于山东当局致使薛明凯父亲被自杀的声明
·薛明凯父亲被自杀案追踪之二
·关于为薛明凯父亲薛福顺治丧捐款的呼吁书
·玫瑰团队2014年新年献词
·薛明凯父亲被自杀案追踪之三
·2014习李新政:不准请客,不准拜年,胶水封门
·秦永敏和网友的除夕讲话
·秦永敏楼下数十人阻拦来访者
·给顶风冒雪站岗抓捕来客的维稳办万长黑一伙的慰问信
·薛明凯父亲被自杀案追踪之五——薛明凯下落不明,马强、徐义顺等多人被遣返
·寻找在返回曲阜中失踪的薛明凯、李娜夫妻
·刘本琦判刑三年即将送走,刘英母子悲情探视
·只有自由了的薛明凯才能让我们知道真相
·“上访训诫教育中心”是否正在取代劳教所?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系列之 七——1120位公民致习近平的公开信
·我是谁?
·紧急关注钟亚芳的安危
·强烈督促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和联合国人权专员关注曹顺利的遭遇
·是抢劫还是收缴?——质问武汉市青山区公安分局
·长江在哭泣,大堤在哀鸣----长江武汉青山段图说之一
·长江在哭泣,大堤在哀鸣----长江武汉青山段图说之二
·关于有人假冒我的名义发有害邮件的声明
·长江在哭泣,大堤在哀鸣----长江武汉青山段图说之三
·“两会”在即,访民遭殃
·长江在哭泣,大堤在哀鸣----长江武汉青山段图说之四
·山东维权律师李向阳前往曲阜代理案件受阻在临沂派出所
·长江在哭泣,大堤在哀鸣----长江武汉青山段图说之五
·访民丁灵杰因为莫须有的举牌被拘留
·强烈要求立即拆除新建监控岗亭并停止非法监控——秦永敏致武汉青山公安分局
·强烈要求立即拆除新建监控岗亭并停止非法监控——秦永敏致武汉青山公安分局
·飞鸿一羽
·违章岗亭堵在门口:秦永敏上访市政府,官员推诿,保安逞凶
·正式聘请葛文秀律师做中国人权观察法律顾问
·秦永敏就曹顺利女士之死给习近平的公开信
·宋宁生被江西宁都梅江镇当局绑架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三十五批签署人名录
·中国人权观察组织注册文告(第十号)张家瑞等正在北京民政部社团管理局要求
·中国人权观察组织注册文告(第十号)张家瑞等正在北京民政部社团管理局要求
·中国人权观察组织注册文告(第十一号)当局以必须有部级挂靠单位为由拒绝中
·李燕军上访被联防队员拦截押到派出所
·被非法绑架的宋宁生/李燕军获释被非法绑架的宋宁生/李燕军获释
·被非法绑架的宋宁生/——为骗取维稳经费非法拘禁无辜公民
·迎接张家瑞注册中国人权观察归来
·中国人权观察组织注册文告(第十二号)重申中国人权观察仍然处于注册阶段的
·秦永敏关于“建三江事件”的述评
·从根本上治理“访民综合症”——《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系列之八
·点评“民主”、 “团队”和“领袖”问题
·中国人权观察组织注册文告(第十三号)中国人权观察成员参与社会政治活动的
·中国人权观察组织注册文告(第十四号)
·非法的建三江公安局居然也“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建三江事件”——争取法治的前沿阵地
·点评“民主”、 “团队”和“领袖”问题
·中国人权观察组织注册文告(第十五号)
·杨轶峰妻子陈飞燕被传唤
·支持将孔子诞辰日法定为教师节
·曹顺利之死
·张家瑞在澳大利亚入境被扣留
·核医疗事故受害者钟亚芳要举牌赴死
·张家瑞香港机场来电
·寻找张世清启事
·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三十六批签署人(1201——1300)名录
·寻找张世清启事之二
·寻找张世清启事之三
·寻找张世清启事之四
·纪念林昭点滴和玫瑰团队讨论
·(快讯)五十余位公民在苏州灵岩山下被抓
·以三条最低人权标准避免“人相食”和大清算——1400位中国公民致习近平的公
·张世清之子张想被“维稳”,法律救助张世清受阻
·无锡吴世明求救短信照发
·高举林昭的旗帜走向自由——祭奠林昭述评
·中国人权观察注册文告(十七号)中国人权观察永远不会参与政治活动
·秦永敏第四十一次横遭抓捕归来声明
·武汉女杰解丽大姐出狱
·强烈要求湖南湘乡当局依法释放尹卫和
·潘桃生寻找丈夫蔡从富
·玫瑰中国网站创办词
·玫瑰团队宣言
·风起于青萍之末(上)
·风起于青萍之末(中)太子党和官僚系的大博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1993年反对北京申办奥活动记实

1993年7月24日,我第三次离汉赴京开展反对北京申办奥运活动。为摆脱当局的跟踪盯梢,我先到我国东南沿海一带边做社会经济考察,边饱览祖国的壮丽山河,途中虽几次遭遇意外,幸而都有惊无险,终于在8月5日来到北京。
   
   1993年8月11日,时逢我四十岁生日,下午一点过后,我包租的小车在北京惠侨饭店的对面停了下来,一下车,我就展开一幅上排用大字书就的反对“北京申办奥运会”,下排是稍小字体“强烈要求释放因上海东亚运动会关进精神病院的王妙根,为王妙根呼吁而被捕的张先梁,受王妙根张先梁案诛连劳教三年的傅申奇”的大标语,向北京奥申委所在地惠侨饭店大门走去。
   
   一群(十数名)外国记者立刻围上前来,有的进行电视录播,有的频频拍照,有的伸过话筒录音。我从容地向记者和路人演说道:“我是中国公民我,为了反动北京申办奥运会,也为了救援因东亚运动会被捕的上海民运人士王妙根、张先梁和傅申奇,特地第三次前来北京奥申委,要求面见伍绍祖先生,进行陈情请愿。现在,请诸位记者在此稍候,陈情后我再向诸位通报见面情况。”

   
   说完,我便走进惠侨饭店,向大厅值班人员打听了详细地址后,便依指点顺玻璃封闭的走廊向惠侨饭店2号楼走去。上电梯前,我才发现许多记者都随着跟来了。乘电梯上了2号楼六层后,我向一位工作人员问道:“我要找伍绍祖先生,向他面陈反对申奥运会的理由和其他事情,请问他在什么地方?”
   
   “你是什么人?有什么资格见伍绍祖?”
   
   就在这时,走廊正对面挂着“保卫”牌子的办公室打开了,一男一女从里面冲出来对我声色俱厉地向问道:“你是干什么的?有什么事?”
   
   我还未来得用及回话,又有其他奥申委工作人员注意到外国记者的电视摄像机镜头正对着这个场面,便用温和的口吻说道:“不论你有什么要求,我们到接待室里去谈好不好?”
   
   “很好,我们走吧。”我对这位有负责精神工作人员应道。
   
   随其进入接待室后,我坦然地掏出身份证递过去,并按照对方的提问尽可能简洁而全面地回答了关于自己生平简历和“工作单位”之类的问题。接待人员自称阎仲秋,他详尽地抄下了我身份证上的一切,记录了秦的自述情况,这其间,不断有工作人员推开门闯进来匆匆问阎仲秋几句情况,有的还厉声问我几句,然后又赶忙出去了,同时,办公室的电话也几次响了起来,阎仲秋不得不暂停对话,拿起电话来回答显然是“上级”的斥问。好不容易问话结束,阎仲秋向门口走去,同时,态度变得温和起来:“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去向上级汇报。”
   
   “那我到走廊上去等到。”我站起来往外走去。
   
   “你最好就在办公室里等。”
   
   “你是要把我软禁在办公室里吗?
   
   “不不,没有那意思。”阎仲秋忙解释道。
   
   我便推开门走了出去。各国记者立刻过来围着他提问:“刚才见你的是什么人?”
   “谈了些什么问题?”
   
   几个奥申委工作人员立刻过来干涉道:“你是接待记者,就请到外面去。”
   
   “我要等待阎仲秋的回答。”
   
   “可以等,但不能在这里接待记者。”
   
   正争执中,走来一个五十多岁胖胖圆脸的男人,他打量着我说:“我是中国奥委会付主席,也是奥申委执行委员,我们到会客厅去谈好不好?”
   
   我便与他一起走进一间豪华的会客室,分宾主坐定后,他给了我一张名片,原来他叫都浩然。我侃侃谈起反对申办奥运会的理由,正说着,又进来了一位六十多岁一位三十多岁的两个人,年青的在旁边坐下,年长的则在对面的沙发上,两个人坐下,便轮番厉声质问:“是你把那些记者呼来的吗?”“我们都是中国人。中国人的事中国人自己解决不好,为什么要外国记者参与?”
   
   我冷笑一声,豪不客气地反驳道:“我前面两次要来奥申委,都被国家安全部门和公安部门抓起来了,这一次坐进了奥申委,怎么遇到的还是提审?对你们的看法,让国际与论知道难道违反中国的什么法律吗?”
   
   年长的那位立刻傲慢地冷笑道:“你以为叫这些记者来很了不起吗?我是奥申委发言人吴重远,他们哪个不认识我?接待记者是我的工作,我本人就是国际体育记者协会的副主席!”
   
   这毕竟不是专政机关,用恐吓威胁或权威对待我也无济于事,于是,话转到正题上。我陈述了此行的来意,他要求立刻停止申办奥运,要求面见伍绍祖,同时指出,中国人权状况使北京没有资格申办奥运。
   
   
   “别的不说,上海为东亚运动会,就无理关押了至少三名持不同政见者……”
   
   “你有什么证据?”吴重远不屑地诘问道。
   
   我立刻拿出几份材料道:“请听我念上海民运人士付申奇之妻李丽萍的证词:“‘……7月10号下午,我上访市公安局,结果得到口述:付申奇因犯有煸动张先梁闹事,煸动人绝食,向外透露消息被判劳动局教养三年。’”
   
   我又拿出一份材料:“那么,张先梁是为什么被捕呢?这是为张先梁被捕到上海市公安局门口绝食的四君子之一杨勤恒的证词:‘在93年5月份东亚运动会召开的前夕,上海市公安局下属的黄浦区龙门路派出所,无理取闹将公民王妙根当作精神病患者,强行送进了黄浦区精神病院关到现在。我与张先梁得讯后,曾赶到黄浦区精神病院探望了王妙根,而王妙根本人亦拜托我与张先梁二人,代其向社会公开真相,以澄清此冤枉……’”
   
   我说:“结果,张先梁于六?四前夕被上海市公安局抓去至今未放。以上事实,我希望你们进行查证核实,然后出面与上海公安局交涉要求他们放人。”
   
   吴重远立刻反驳说:“首先,我不能相信你的一面之词,其次,就算是那么回事,也与我们无关,我们既没有权力也没有义务过问此事。”
   
   我非常气愤,态度激烈地指责他道:“作为在中国政府支持下、代表中国官方申办就不符合奥运精神的北京奥申委,以这种态度对待此事,是缺乏体育工作者应有的良心的!因为在中国举办国际运动会就会给国民带来灾难,你们的荣耀是建立在他人无辜受难上的!”
   
   吴重远更加愤怒,他站起来走到我面前大声嚷道:“不按你的意思办就不符合奥运精神?你有你的良心,我有我的良心!”
   
   我见他动愤,反倒笑起来语气和缓地说:“是的,各人有各人的良心范围。既然你管不了上海的事,那我只能坚持要求见伍绍祖,他作为国家体委主任,当然要对上海东亚运动会带来的问题负责任。”
   
   “那是你的事情,你的要求我们可以转达。不过人家是政府部长,哪能要见就见?”吴重远拿出伍绍祖的吓人身分嘲弄我道。
   
   都浩然插言缓和说:“你的意见我们可以转答。这一点请放心。”
   
   “那好,”我拿出一叠材料边翻边说:“我这里有三四份写给国际奥委会的《公开信》,有给伍绍祖的《公开信》,还有反对申办奥运的专题评论和其他资料。由于两次为反对申办奥运被国家全安部门和公安部门抓去,很多资料被他们没收了,所以手头的材料是很不安全的。”
   
   “我不信国家安全部门和公安部门仅仅因为你反对申奥运就要抓你,”吴重远再次不屑地反驳我说,“在我面前说申办奥运是劳民伤财的人不少,怎么谁都没有干涉他们?何况我也从来没有听说你这个人反对申办奥运!你不是还要见外国记者吗?我可以跟你一起去嘛!”
   
   我立刻欣然同意道:“那很好,我非常欢迎。”
   
   都浩然却面有难色地阻止他说:“老吴,恐怕不妥吧?”
   
   见此情形,我立刻对吴重远先生激将道:“既然你的这位同事持反对意见,这样看来你刚才的话是不能算数了?”
   
   吴重远立刻条件反射般地反驳道:“谁说我的话不算数?我和他也可以商量。这样,我们去了只谈一个问题,就是赞成和反对申办的理由。”
   
   “这个限制没有道理,”我据理力争,“如果你愿意去,那么我们在记者会上讨论的内容可以限定于刚才所谈的范围内。”
   
   就这样,我经过与北京奥申委两位执行委员两个小时的面谈之后,与吴重远先生并排走出会客室,在几十名中外记者和奥申工作人员以及国家安全部门闻讯而来的人簇拥之下,穿过走廊走到了北京奥申委的会议室,或许此会议室正是北京奥申委平常发布新闻的地方。
   
   会议室不是很大,正对门的那面干墙前是主席台,主席台两边侧面墙前是作为贵宾的沙发,主席台对面是七八排作为观众席的长椅,总共约能容近百人。
   
   我在面向主席台左侧的贵宾沙发上坐了下来,吴重远先生坐在他对面的贵宾席上,四五名电视录相记者,摄影记者和录音记者则在我和吴重远中间,不断根据需要将镜头和麦克风转向辩论中的我或吴重远,主席台对面的观众席上,还坐着许多文字记者,奥申委工作人员和国家安全部门的便衣以及其它有资格闻讯赶来旁听的人。
   
   坐定之后,我开始对记者介绍刚才的面谈情况:“……在我与都浩然先生会谈时,这位吴重远先生即中国奥委会副主席……”
   
   “不用你介绍,他们没有人不知道我是谁。”吴重远打断他的话说。
   
   “吴重远先生一再向我:这些外国记者是不是你叫来的,这种作法很不妥……”
   
   “请尊重事实,”吴重远两次说话,“并不是一再,你的说法不准确。”
   
   “我的回答是,如果你是以执法人员的身份对我进行提审,那么我有权不作正面答复……”接着我进入正题,谈到反对申办奥运的第一条理由:“中国作为一个正处于资本原始积累和工业革命时期的落后国家,正像马克思描述的十九世纪的欧洲一样,随着两极分化,大部分农民和工薪阶层均处于相对贫困化状况,有一部分甚至在绝对贫困化。号称社会主义的中国。本应比资本主义国家政府更关心贫困者的处境,当局却不顾劳苦大众的艰难生计,把大量财力放在搞形式主义的花架子上做给外国人看,对奥运考察团萨马兰奇欢迎像迎接帝王,迎接总统,迎接国家元首一样……”
   
   吴重远立刻接过话题说:“按照他的看法,任何第三世界国家都不能申办奥运。”
   
   我指出,诸位记者和在场的人都可以证明,我并没有说第三世界国家都不能申办奥运,这是吴重远先生将我的意思加以推论后强加于我的看法。我指出,国际奥委会考察的报告表明,中国北京申办奥运会的有利条件全部是主观方面的,说到底,就是中国政府全力支持申办奥运,为此,他们可以无限度地从国库中拿钱出来修建设施以及为运动员及官员支付旅费,显然这种漫天许愿是对中国人民不负责的表现,至于不利条件,全都是客观现实,迄今为此,没有一个体育场馆,更衣和服务设施以及运动员生活区达到标准,这一切只能是因为中国经济总体状况实在太落后了,说到环境污染,更是中国经济落后的重要标志,即便拿出大量金钱,也不是很快就能解决的。
   
   吴重远先生反驳道:“你的资料是不正确的,我们现在已经准备好百分之七十六的设备条件,剩下的百分之二十四也能在于2000年前准备好……”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