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平宽译室
[主页]->[历史资料]->[平宽译室]->[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24) -- 史迪威脫離險境]
平宽译室
·我在中國的歲月 (3)
·我在中國的歲月 (4)
·我在中國的歲月 (5)
·我在中國的歲月 (6)
·我在中國的歲月 (7)
·我在中國的歲月 (8)
·我在中國的歲月 (9)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
·我在中國的歲月 (11)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
·我在中國的歲月 (14)
·我在中國的歲月 (15)
·我在中國的歲月 (16)
·我在中國的歲月 (17)
·我在中國的歲月 (18)
·我在中國的歲月 (19)
·我在中國的歲月 (20)
·我在中國的歲月 (21)
·我在中國的歲月 (22)
·我在中國的歲月 (23)
·我在中國的歲月 (24)
·我在中國的歲月 (25)
·我在中國的歲月 (26)
·我在中國的歲月 (27)
·我在中國的歲月 (28)
·我在中國的歲月 (29)
·我在中國的歲月 (30)
·我在中國的歲月 (31)
·我在中國的歲月 (32)
·我在中國的歲月 (33)
·我在中國的歲月 (34)
·我在中國的歲月 (35)
·我在中國的歲月 (36)
·我在中國的歲月 (37)
·我在中國的歲月 (38)
·我在中國的歲月 (39)
·我在中國的歲月 (40)
·我在中國的歲月 (41)
·我在中國的歲月 (42)
·我在中國的歲月 (43)
·我在中國的歲月 (44)
·我在中國的歲月 (45)
·我在中國的歲月 (46)
·我在中國的歲月 (47)
·我在中國的歲月 (48)
·我在中國的歲月 (49)
·我在中國的歲月 (50)
·我在中國的歲月 (51)
·我在中國的歲月 (52)
·我在中國的歲月 (53)
·我在中國的歲月 (54)
·我在中國的歲月 (55)
·我在中國的歲月 (56)
·我在中國的歲月 (57)
·我在中國的歲月 (58)
·我在中國的歲月 (59)
·我在中國的歲月 (60)
·我在中國的歲月 (61)
·我在中國的歲月 (62)
·我在中國的歲月 (63)
·我在中國的歲月 (64)
·我在中國的歲月 (65)
·我在中國的歲月 (66)
·我在中國的歲月 (67)
·我在中國的歲月 (68)
·我在中國的歲月 (69)
·我在中國的歲月 (70)
·我在中國的歲月 (71)
·我在中國的歲月 (72)
·我在中國的歲月 (73)
·我在中國的歲月 (74)
·我在中國的歲月 (75)
·我在中國的歲月 (76)
·我在中國的歲月 (77)
·我在中國的歲月 (78)
·我在中國的歲月 (79)
·我在中國的歲月 (80)
·我在中國的歲月 (81)
·我在中國的歲月 (82)
·我在中國的歲月 (83)
·我在中國的歲月 (84)
·我在中國的歲月 (85)
·我在中國的歲月 (86)
·我在中國的歲月 (87)
·我在中國的歲月 (88)
·我在中國的歲月 (89)
·我在中國的歲月 (90)
·我在中國的歲月 (91)
·我在中國的歲月 (92)
·我在中國的歲月 (93)
·我在中國的歲月 (94)
·我在中國的歲月 (95)
·我在中國的歲月 (96)
·我在中國的歲月 (97)
·我在中國的歲月 (98)
·我在中國的歲月 (99)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0)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1)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2)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最後的女皇 -- 宋美齡傳(224) -- 史迪威脫離險境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當大隊在烏尤河乘著竹筏順流而下的時候 -- 這些竹筏是史迪威著人在大隊到來之前準備好的 -- 他們聽到了飛機聲。一看﹐是英國機。這機打開了彈門﹐卸下一袋袋的食物和醫藥。但在這些逃亡者來得及把竹筏拖上沙灘之前﹐土人已經從森林裡走出來攫去了一大部份了。

   五月十四日﹐當大隊掙扎著爬上三千尺高山的時候﹐有一個英國地方官前來迎接他們。他帶了一批豬隻來作他們的晚餐﹐並說會有更多的食物﹑騾隻﹑威士忌﹑香煙﹑醫生和挑夫隨後而至。史迪威問他怎樣知道大隊的行進途徑﹐因為有四條道路可供選擇。這官員說他曾打電話到德里去問﹕「史迪威是什麼樣的人﹖他們答他非常聰明。這條路是唯一的合理途徑可以選擇﹐所以我們估計你是走這條路。」大隊再經五天的艱辛攀爬﹐越過山峰﹐然後開始下山﹐並希望趕在季風到來之前﹐落到山下。五月二十日﹐他們到達印度最東的曼尼普爾邦的首都英帕爾﹐全團人都安全無恙。塔克曼說﹐這是唯一的一團人﹐無論是軍人或平民﹐平安抵達﹐無人死亡。

   史迪威後來向戰爭部遞交一個報告﹐其對英國和中國的批評的凌厲﹐使報告的正本和所有副本都被當局銷毀了。他說英國從來沒有打算堅守緬甸﹐反而有意讓它落入日本之手以削弱中國。他也批評中國﹐因為它的「愚蠢和懦怯的領導人」以及「蔣介石的干涉」讓它一事無成。但是中國卻怪責史迪威擅自帶隊徒步離開緬甸。「毫無疑問﹐這是一個可歌可泣的旅程﹐」羅斯福總統的助手科克倫 (Thomas Corcoran) 說﹐「但在中國人眼中﹐這是懦夫所為和不夠體面。如果他打敗仗的話﹐中國人可以諒解﹐但是他拒絕讓美國派出飛機送他離開緬甸 -- 這是他作為總司令的特權﹐卻使中國人感覺他自貶身價和不可理解。」(注)倒是另一個記者塞瓦雷德(Eric Severeid) 對史迪威較為同情﹐他說﹕「史迪威將軍對當兵這個概念有很高的敬意﹐而他理想中的軍人可稱高不可攀。」

   緬甸失守意味中國軍隊數量有限的重型武器輸入已完全沒有了﹐而所有能夠輸入武器和人員的通道已經被日本控制。但中國的報導﹐卻一如既往的妄顧事實﹐竟然說﹕「日軍縱隊完全被消滅。」至於中國軍隊﹐報導說﹕「從東面和西面向曼德勒挺進﹐意圖收復這個城市」 -- 這幻想由美聯社從重慶發出的消息﹕「敵方遭受重大挫折」而得到支持。合眾社的報導﹐其虛假性和前者不遑多讓。它說﹕「日軍四散逃離緬甸。」而美國方面的編輯﹐則根據這些報導而擬出以下的標題﹕「入侵日軍被史迪威擊潰」﹑「史迪威指揮華軍包圍日軍」﹑「入侵日軍全面撤退」﹑「敵軍被切斷」等。

   史迪威到了印度德里他下榻的酒店後﹐一群記者在等候他。他同意召開記者會﹐以回答帶兵逃離緬甸的問題。他向記者說﹕「我們在緬甸是一敗塗地。我們從緬甸逃出來。這是一個屈辱。」

   第三十四章

   史迪威離開了緬甸後﹐他和蔣介石的隔膜又多了一重。「懷疑﹑隱秘﹑偏執」是史迪威的一個助手形容這個美國將軍這段時候的表現。「史迪威對他認為是他份內的事﹐有很強的責任感﹐其程度有如他對敵人的憎恨。... 對於那些他沒有敬意的人﹐一有不同意見﹐他的負面因素便會傾瀉而出。」(224)

   (注)﹕史迪威後來透過蔣夫人向蔣總司令道歉﹐因為他在未得到總司令同意前離開緬甸。

(2011/06/2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