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我们该到哪里去找水?]
刘逸明文集
·北师大教授董藩在鼓励学生干什么?
·政协委员被情妇杀死是悲剧还是喜剧?
·深圳驱赶“治安高危人员”是在倒行逆施
·朱镕基不在其位可谋其政
·维权律师失踪,谁来帮他们维权?
·许迈永被判死刑,他的99位情妇在哪里?
·艺术家被劳教是中国法制的悲哀
·新华社记者遭围堵再现中国人权状况之恶
·香港17万公务员仅20余人配车让谁脸红?
·我们该到哪里去找水?
·美女大学生抢烟,真能断掉男人的烟瘾?
·重刑之下,还有无勇夫?
·中国的高考是选拔人才还是选拔奴才?
·卫生部建媒体记者黑名单是不务正业
·官员为何可以“腾云驾雾”?
·红歌真的那么好听吗?
·红十字会怎样做才不至于沦为黑十字会?
·宋祖英的香肩为何碰不得?
·“凉民证”与民族情感何干?
·中国的网站数量为何突然大量减少?
·冒牌的“中央办公厅秘书”为何能骗得巨款?
·毒物逼迁彰显中国房地产开发商人性缺失
·为文学而生,为自由而战
·访民们被关“黑监狱”的噩梦为何挥之不去?
·中国女人为何大不起来?
·拆迁悲剧是社会悲剧更是政治体制悲剧
·天涯何处是家园?
·为何只向企业员工征收“月饼税”?
·用说真话来壮大公民力量
·《刑诉法》修正案(草案)意欲何为?
·上海静安大火的4000多万善款被谁吞了?
·汪精卫和陈璧君的生死之恋
·李双江之子再度点燃国人仇富、仇官怒火
·“十省防逃追逃”又一村
·有毒食品泛滥下的“幸福”中国
·朱镕基通过港报“找骂”让谁蒙羞?
·温家宝再吁政改,是干雷还是甘雨?
·女通缉犯改名为何顺利通过?
·《快乐女声》让谁不快乐?
·天宫一号飞天彰显中国崛起?
·李鹏“现身”黑龙江大学校庆背后的玄机
·“五毛蛋”让温家宝“影帝”桂冠失色
·且慢对“信访网络快车”叫好
·中共高调纪念辛亥革命百年意欲何为?
·诺贝尔和平奖何时再花落中国?
·历史必将为赵紫阳“正名”
·《北京日报》痴人说梦与汪洋其言难副
·卡扎菲之死触动了中国的哪根神经?
·维权人士将成“恐怖分子”?
·中国官员为何患上了权力癫狂症?
·派出所所长为何成了酷刑逼供受害者?
·陈光诚的遭遇与温家宝的沉默
·温家宝南开中学讲话与政改无关
·中国还有多少比杨武更勇敢的男人?
·维权时代的巾帼英雄
·温家宝错把《纪念碑》当《自由颂》
·艾未未“色情照”与官员聚众淫乱
·中国公民的游行示威权将得到尊重?
·要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暴力执法泛滥显示城管体制改革刻不容缓
·中共的面子与中国的国家形象
·“吴法天”的自由与长平的不自由
·大学生版《新闻联播》为何走红?
·胡作非为的问题官员为何能顺利复出?
·形同虚设的中国官员问责制
·乌坎村成检验汪洋政治派别的试金石
·北京出台微博实名制规定传递什么信号?
·金正日到底是谁的朋友?
·中国网络中的哈维尔与金正日
·乌坎村的维权行动能否成为公民运动标杆?
·温家宝讲话能震住地方官吗?
·赖昌星案侦结会不会引起官场恐慌?
·火车票实名制让人欢喜让人忧
·汪洋痛斥“狗官”难改中国官场现状
·用另一种视角看龙票
·从余杰出走看中国异议人士的命运
·台湾用选票打动大陆民众
·《人民日报》还是“愚民日报”?
·邓小平南巡二十年后遭冷遇?
·王立军“调职”背后的玄机
·汪洋高调打黑剑指薄熙来?
·《边城晚报》因言获罪,中国何来新闻自由?
·王立军寻求政治避难彰显官场险恶
·王立军事件让薄熙来前途充满变数
·广东组建“五毛党”能否灭火?
·赵紫阳词条为何昙花一现?
·十八大前维稳战已打响
·湖南湘潭政府为何叶公好龙?
·中国两会是一场盛大的Party
·汪洋能否“杀出一条血路”?
·本次“两会”上难得的杂音
·两会“议员”到底有没有人有外国国籍?
·温家宝记者招待会的几大看点
·看了《肉蒲团》就要做西门庆?
·薄熙来垮台掀开中国权斗面纱
·赵紫阳重见天日可视作政治风向标?
·从清明节的诡异看中国的政治改革
·不死的流亡者方励之
·政治摇滚明星薄熙来能否全身而退?
·薄熙来之子薄瓜瓜何去何从?
·官员将抵制强拆的村民殴打致死该当何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们该到哪里去找水?

   在我孩提时代,尚未进入学堂,便时常在长江边和小伙伴们一起嬉戏,开始并不知道村边的那条河就是长江,后来听大人们说是,我仍然有点将信将疑。等后来看了地图,才坚信那条河就是长江,因为长江和黄河都属于中国的母亲河,所以,在长江边出生和长大的我有一种自豪感,因此,对长江和水也有一种特别的感情。
   
   一代文宗苏轼的那首词《念奴娇•赤壁怀古》中有“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一句,在一般人看来,长江的流向是从西往东,但在我的家乡,江水却是向南流。其实,看一看中国地图就不难发现,我的家乡处于长江波动最大的地方。
   
   我的家乡鄂州在湖北可以说是湖泊最多的地区,几乎每个村子都有湖泊,就在我老家那个村子里,湖泊就有三个,池塘就更是数不胜数。在以前,几乎每年的春夏两季降雨量都很大,在洪水泛滥的年份尤其如此。所以,当地的父老乡亲最担心的不是干旱,而是水患。事实上,干旱的时候非常少,即使其它地方闹旱灾,我那个村子都可以用湖里的水来灌溉农田和保证人畜饮水。

   
   2011年的干旱大概是绝大多数人都始料未及的,从去年的冬天一直到现在,湖北等地的降雨量都不大。不过,虽然这样,但农民们冬天所种下的油菜等农作物还是有收成。按说,在每年的4、5月间都会有不少降雨,今年却一反常态,虽然稻种播撒到田里长出了秧苗,但还不等到秧苗可以分插到其它田里的时候,秧田连同其它水田都干涸了。在以往,不管天有多旱,只要湖泊里有水,水稻就可以顺利栽种。可今年不行了,以前在这个时候水都是满满的湖泊如今都已经见底,湖里长满了各式各样的草。
   
   半个月前,我突然接到父亲的电话,他告诉我,说田干得无法栽种水稻,就连地里的棉花和菜园里的菜都干死了,旱地里很多地方的裂缝都非常大。他十分肯定地告诉我说,上半年的水稻肯定绝收,如果旱情持续,今年一年什么都别想种了。我问他饮水有没有困难,他说有几天自来水都停了,结果村民都去泉水井取水,但没有取几天,泉水井也干了,只得到先前村民集体挖掘好的露天水井中挑点水吃。虽然露天水井的水没那么卫生,但在那种情况下只能靠它来维持生命。
   
   父亲告诉我,天太热了,到处都没有水喝,他和其他村民干脆把耕牛的绳子给解下来,让牛自由活动,自己去找水喝,否则的话牛肯定会渴死或者热死。父亲希望到铁路工地上找点工作做,虽然有熟人介绍,但负责人仍然表示拒绝,因为父亲年近七旬,担心他在工地上劳动身体会出问题。父亲非常无奈地告诉我说,年纪大了,想做点苦力活都没有人敢收,而田地又无法种植农作物,农民的日子不知道怎么过。其实,父亲肯定不算最苦的,因为儿女还能照顾他,对于那些全家都靠农业来生活的人而言,无疑将度日如年。在上周日,我回了一趟老家,在车子上碰到一对70岁的老夫妇,他们只有一个儿子,而儿子是残疾人,他们表示不敢想象接下去的日子会怎么过。
   
   长江中下游的湖北、湖南等省份素有“鱼米之乡”的美誉,湖北更是被称之为“千湖之省”。然而,谁都没想到在2011年,这些省份会迎来了千载难逢的旱季。据中国国家防办统计显示,截至5月29日,全国耕地受旱面积1.044亿亩。长江中下游地区湖北、湖南、江西、安徽、江苏5省旱情较为严重。
   
   湖北、湖南、江西、安徽、江苏5省耕地受旱面积为4535万亩,占全国受旱面积的43.4%。5省有329万人、95万头大牲畜因旱饮水困难,分别占全国的50.6%和24%。这些只是官方数据,可以说比实际情况要保守得多。面对严重的旱情,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讲话时,坦然承认和三峡工程有关。
   
   三峡工程在上马之前,媒体进行了激烈的造势,在片面的宣传下,一般的人也误以为这个工程不仅能解决用电紧张的问题,而且还能防洪和抗旱。事实上,三峡工程除了发电之外,对于防洪和抗旱毫无用处。早在1997年,三峡大坝就实现了大江截流,但是,在1998年的大洪水面前,三峡大坝并未发挥出人们所期待的功效。
   
   显然,老百姓被官方的宣传所忽悠了。在以前,我也和其他人一样,对三峡工程充满了期待,但是,自从可以突破封锁进入自由的虚拟世界之后,才知道原来三峡工程在上马前的争议有多大。黄万里先生穷尽一生的精力,试图说服当权者,阻止三峡工程的建设,但是,他所提的意见没有人听他半句。黄万里先生已经在几年前逝世,可以想象得到,他是死不瞑目的。
   
   在毛泽东时期,河南三门峡工程在上马之前也曾被宣传得天花乱坠,但是,后来才发现这个工程负面效应太大,最终被炸掉。三峡工程在未经过严格论证的情况下强行上马,可以说是在重蹈三门峡工程的覆辙。重庆在夏天的奇热以及今年长江中下游的大面积严重干旱,其实都和三峡工程有莫大的关系。
   
   最近几天,中国媒体都在说此次干旱是50年一遇,其实,事实上这样的旱情是几百年甚至是上千年都难以碰到的。父亲告诉我说,他从小到大都不曾遇到这种情况,而他今年已经67岁了。感觉今年春天特别的冷,从春天到夏天,就如同冬天直接进入了夏天。
   
   持续干旱加上通货膨胀,使得菜价暴涨,很多农民都没有菜吃,而城镇居民则需要拿出更多的积蓄来用于日常生活。倘若旱情不能有所好转,不用多久,很多地方就会出现抢水的现象,而牲畜则很可能因为没有水而渴死或热死。到下半年,估计很多地方就会闹饥荒,饿殍遍野的景象将重现中华大地。
   
   长江中下游的严重干旱不仅是天灾,而且是人祸,虽然三峡大坝暂时开闸放水,但对于缓解旱情并无明显的作用,只要老天继续不降雨,后果将不堪设想。温家宝承认干旱和三峡工程有关,但是,并无追究责任人责任的勇气。不管是否会对这些人问责,在史册中,和这个祸国殃民的工程一起遗臭万年的人一定会有不少。
   
   制度之恶大大胜过个人之恶,没有一个好的制度来制约决策者的权力,三峡工程绝不是最后一个害人的工程。在严重干旱的情况下,我们需要在现实中去找水,更应该想方设法地从制度上去找水,只有这样,才能一劳永逸。
   
   2011年5月30日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2011/06/0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