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拈花一周微]
拈花时评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4)
·拈花受骗记-揭露诈骗新模式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6)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9)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1)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2)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4)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5)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6)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7)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8)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9)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0)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1)
·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2)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3)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4)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5)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6)
·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7)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0)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4)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5)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6)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8)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5)
·雪山狮子的呻吟(76)
·雪山狮子的呻吟(77)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78)
·雪山狮子的呻吟(79)
·雪山狮子的呻吟(80)
·雪山狮子的呻吟(81)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82)
·雪山狮子的呻吟(83)
·雪山狮子的呻吟(84)
·雪山狮子的呻吟(8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86)
·雪山狮子的呻吟(87)
·雪山狮子的呻吟(88)
·雪山狮子的呻吟(8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终)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1)
·拈花一周微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2)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3)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4)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5)
·拈花一周微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6)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7)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终)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一)
·透视中国(二)
·透视中国(三)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四)
·透视中国(五)
·透视中国(六)
·透视中国(七)
·透视中国(八)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拈花一周微)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中青报曹林:卫生部官员毛群安准备建媒体记者黑名单,将食品安全问题的板子打到媒体身上。这个把脏水往媒体身上泼的逻辑,不只卫生部有,许多部门都有,比如广州政法委批评当地媒体,要他们为治安问题扩大化和公众的不安全感负责。记者好欺负,媒体没娘家人,娘家人是个更狠的角色萱大爷,所以各部门都会拣软柿子捏
   
    拈花时评:
    在512大地震中,他们死亡最重。他们的子弟冤死最多,还要受官吏盘剥。据香港在当地志愿者反映,有很多女孩子为了维持家庭生计不得不为娼、陪酒,而当地官吏却集体换上了新的豪车,他们是四川人。
   
    拈花时评:
    有人大肆炒作越南威胁,你们想想,越南能威胁中国?越南有海军吗?即便有又有多强大?深海一点的地方给他们都没有用,深海采油的技术他们根本没有。有人要转移注意力,转移视线。
   
    拈花时评: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我能唤醒沉睡的人,但是我却唤醒不了装睡的人。
   
    拈花时评:
    假如一间铁屋子,是绝无窗户而万难破毁的,里面有许多熟睡的人们,不久都要闷死了,然而是从昏睡入死灭,并不感到就死的悲哀。现在你大嚷起来,惊起了较为清醒的几个人,使这不幸的少数者来受无可挽救的临终的苦楚,你倒以为对得起他们么?  然而,几个人既然起来,你不能说决没有毁坏这铁屋的希望。
   
    拈花时评:
    中国人常把“名人”的话当成“真理”,却不知下有蠢民,上边才有代表,为了利用诸多的蠢材们,“名人”的话连他们自己都会感到可笑。 中国人难道还向华老栓一样的渴望人血馒头,而没发现保护那些义士们,这才是治病的良药! 中国人难道真的向鲁迅《铁屋子》说的一样,不要唤醒他们,而让他们高兴的
   
    拈花时评:
    中国人会大叫,gong万古千秋,因为有枪,却也不看看倒台子的政权那一个没有枪?他们是站在中国传统的,神话政治上思考问题,那是只有神话了人物,才会有可能大开杀戒,在一个没有了神话人物的时候,一界凡夫当政之时,有谁会为他卖命而办事不打折扣?
   
    拈花时评:
    中国人还会找到免农业税来炫耀,却不知当时有许多地方的农民都罢种了,一位高官这样说:如果不免税,不知要出多少个李自成,可见他们的目的不在为民,而在自保。 中国人也会说:腐败是全世界的难题,简直荒唐到忽略严重程度,可以把感冒和绝症等同起来那么的糊涂。
   
    拈花时评:
    中国人会千方百计地在恶贯满盈中找出gong的几件好事,以此来证明伟、光、正,那我想清楚地告诉傻子们,要是查找大日本皇军、和纳粹的宣传,你会看到他们也都是“天使”!
   
    拈花时评:
    中国人会把大病初愈的国体看成是辉煌的发展,完全不考虑没有gongdang这个人为造成的低谷,就显现不出“恢复”的突出,这好象人本来就吃饭,gong来了让人吃屎,快饿死的时候又让人吃饭,之后跳起来几个傻子大叫:gong,是你让我们知道了粮食的芳香一样可笑。
   
    拈花时评:
    不好啦,一些中国人又要说我,怎么老是替外国人说话,真不知道要是遇上中国人强暴外国人,你说我是打翻中国的恶棍?还是帮着掰大腿!
   
    拈花时评:
    中国人喜欢把动乱推到革新者的身上,说民主了就要天下大乱,那么,中华这个品种儿就只有当奴隶,向猪一样的活着?也不联想他们自己,又何承不是乘乱而来。 中国人经常似乎斯文地说,改变社会要慢慢来,却也不看看上层建筑都是些贪官与罪犯这样的事实,他们最知道:改了,他们首先就要掉脑袋。
   
    拈花时评:
    中国人能把赞同谁的观点说成是谁的狗,却不想想自己是谁的狗。 中国人有时候也庄严地站出来高叫到:我们是中国人,怎么能学西方的那一套!却又忘了共产的祖宗就是地道的西方一套!
   
    拈花时评:
    中国人不知道联合国宪章规定,用武力镇压民众的,联合国有权进行干预,把合法的制裁说成是有什么“为首”的“操纵”。 中国人单纯到把一个流氓专制的实质,包装成为“中国特色”他们马上就会认同得五体投地。
   
    拈花时评:
    中国的报道这边把虐猫、虐狗的小把戏炒得是沸沸扬扬,那边对人类的惨无人道却又视而不见。 中国人不知道中国在世界上签署过许多公约,可当人家要过问人权的时候就挑出来,说这是粗暴的内政。
   
    拈花时评:
    中国人认为“4”这个字不吉利,18层楼房就等于是18层地狱这么严重,可面对那么一大块“亡党石”确又毫不在意,还有趣儿地说:下台了,共党也是中国的“大党”,但不知当年的纳粹今何在?
   
    拈花时评:
    中国人党、国不分,帮权与人权不分的大有人在,当国际社会打击实行暴政的帮权时,总会有几个蠢民站出来这样说:你打人家,那你的人权在那里?
   
    拈花时评:
    中国人常把胳膊粗力气大的说成是“霸权”,是欺男,还是霸女?还是拔刀相助,难道这世界就必须没有道义、和道德!你也要霸,还是看看你的那几个流氓哥们儿,他们都是个神马东西。
   
    拈花时评:
    中国人常用自己的流氓社会风气来评价世界风气,说别人的都是“幌子”,却不看看自己有多少幌子,且别人的“幌子”有人拥护,自己的幌子却无人问津。
   
    拈花时评:
    中国人过去曾把西方送来的科技叫做“异端邪术”直到被打得鼻青脸肿;中国人现在把西方提倡的民主看成是“煽动”,也不想想为什么一“煽”就“动”?难道必须还要等到血流成河!
   
    拈花时评:
    中国人帮选出来的体制亲帮派,扶植贪官;西方人民选出来的体制亲民众,天下太平。 中国是礼仪的故乡,实践中却成为了流氓无赖的天堂,让人们有感于人性是那么的多余;西方是法制的典范,规矩方圆中感到,活着简单到尚存一份人性就足够了。
   
    拈花时评:
    中国人完全可以瞧不起弱势群体;但他们绝不会轻视上司。西方人大骂总统的大有人在;但更多的人都十分的同情弱势。 中国的宪法是婊子;西方的宪法是祖宗。中国的强人管司法;西方的司法管强人。
   
    拈花时评:
    中国人能说出来的不一定是真话;而真正干出来的却不能说。西方人能说出来就必须要想办法做到 ;做不到了那你就下台。 中国人把希望寄托在要找到一位英明的君主;西方人是把希望放在能够建立一套完善的体制。
   
    拈花时评:
    中国的菜里有许多的毒药,政府只是告戒人们如何的注意;西方只要发现菜里有毒药,就首先惩办主管人。 中国人做人的标准是吃饱了不饿;西方人做人的标准是看有没有人权。 中国人活着的理念是“知足者常乐”;西方人生活的格言是“小事满足小志者”。
   
    拈花时评:
    中国人发明了火药制成爆竹用来敬神;西方人学会了制成枪炮用来御敌。 中国人发明了司南看阴阳;西方人却用来走向世界。 中国的体制漏洞百出,媒体天天在歌功颂德;西方的体制十分的完善,可他们的媒体却每天都在找他们的不足。
   
    拈花时评:
    13日凌晨,镇压已经开始。有农民工号召,这次被镇压后,建议农民工全面撤退。一位农民工说,都暂时离开,或者罢工也可以,只要罢工一个月,这些地方的工业与商业就会陷入死水。广东这些地方的富裕都是建立在对农民工的盘剥上。已经有农民工答应响应号召。
   
    拈花时评:
    微博荟萃 @人民网风雨同途: “我是有红帽子的人,是正厅级,他们不会先查我,肯定先查你,你要顶住,要有钢铁般的意志,混凝土还不行。”这是浙江省石化建材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王先龙对情妇的要求。
   
    拈花时评:
    @杨恒均的微博(杨恒均): 这个网吧有点牛!今后我们更安全啦,中国人民解放军成立了网络部队,捍卫国家安全。我建议他们,率先剿灭网络上一切阻碍网民言论自由的邪恶势力、人为高墙与公权立支持下的舆论导向,因为中国真要毁灭,一定是毁于内部这些邪恶势力,而不是他人的进攻。
   
    拈花时评:
    群众为“罪犯”戴上“光荣花”2009年6月,无锡市民沈果冬的合法房屋被政府非法强拆。2010年3月,沈果冬在上访途中被截获,逃出后,又被地方副所长汪海波等人驾驶假证车辆,砸门抓走。最终,以“妨害公务罪”获刑10个月。沈果冬出狱,街坊邻里自发来到看守所迎接,向他献上鲜花!http://url.cn/2E7lOw
   
    拈花时评:
    微博荟萃 @严少雄: 【百姓承受三峡的灾害】中科院院士、清华大学水沙科学与水利水电工程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王光谦表示:“三峡工程影响生态,大坝建成后地震增加。三峡的害处都让来百姓承受了,三峡的好处都让个别人拿了!”
   
    拈花时评:
    消息指广州军区一个师约二千七百人开入新塘,当地13日晨一时许开始采取行动,现场指不断传出枪声,已导致逾百人死伤,数百人被捕。传当地实施宵禁,未来一周進入军管状态。
   
    拈花时评:
    成都在08年投资数千万建成的面积近万米大慈寺历史文化街区,被拆除完毕。而对于为何投入巨资建设的工程仅仅三年并且还未使用就被拆除,政府称,他们不满意建成后的整体效果,并表示拆除价值数千万的建筑政府并无损失。评:有这样的官员社会怎能有公平,又何来稳定?本末倒置。http://url.cn/2h6HKJ
   
    拈花时评:
    @天佑中华A:看完《建党伟业》预告片,忽然觉得,当时的那群人太幸福了,组织非法集会居然不用向巡捕房提前报备,建立非法组织居然不用向民政局申请。要是在今天,你建个党试试?党章没起草,维稳人员先请你喝茶了。
   
    拈花时评:
    【全球】南方人物周刊:1443年,一个杂货店主喊出了“当选的市长不是我们选出来的,我们有权不服从他的命令”的口号,加速了伦敦步入民选市长的“直选”之路。伦敦的直选,极大地削弱了王室与英国政府对伦敦事务的影响力。(257期,伦敦市长的政治DNA )http://url.cn/2A09SN 【评】500多年的差距啊!
   
    拈花时评:
    四川人也不示弱。據悉,在廣東各地打工的四川人正陸續「增援」新塘,從潮州、東莞、惠州和汕頭趕去,尤其是潮州,日前有四川人因討薪被打,反抗時又被當局鎮壓,不少在當地工作的同鄉怒氣未消,一呼即應,赴新塘加入示威。
   
    拈花时评:
    成都市公安局长说,警察是和平年代牺牲最多的群体,平均每天牺牲一人。这话完全是胡说!和产业工人相比,警察是个很安全的群体,顶多相当于交通事故与空难死亡比例的关系。中国仅煤矿工人,去年就死亡六千多。希望警插不要矫情,你们队伍中虽然有烈士,但你们做了什么事,在老百姓中的口碑怎样自己清楚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