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傅申奇文汇
[主页]->[百家争鸣]->[傅申奇文汇]->[《革命不可避免》(二)]
傅申奇文汇
·谈下贱和下跪
·推动提名刘晓波为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委员会全体签名
·关于提名刘晓波-长话短说
·感谢信-为诺贝尔和平奖花开中国授予刘晓波
·温家宝言论之假设
·到狱中给刘晓波颁奖
·但如果诺奖委员会提出到监狱颁奖,是非常有意义的一件事
·快讯:郑恩宠夫人蒋美丽被传唤/海平报道
·郑恩宠夫人蒋美丽被传唤/海平报道
·劳教必须废除,迫害必须停止
·在朝鲜局势讨论会上的发言:
·秦永敏:不屈的人权、民主战士
·邀请函
·同庆典礼
·中国政局走势之我见(二)
·蓝丝带连着你和我
·美国众议院关于刘晓波的决议案
·信心百倍!满怀希望!
·新年文告:继往开来
·悼力虹(草稿)
·沉痛哀悼司徒华先生
·快讯 纽约举行张建虹先生追悼会
·力虹治丧委员会香港同步沉痛追悼力虹先生
·曼谷同步举行力虹先生追思活动
·释放一切政治犯!!
·沉痛哀悼司徒华先生
·何德普的信
·欢迎何德普
·《向何德甫致敬》
·新年伊始上海访民聚餐,国保紧张,冯正虎遭绑架
·中国民主党的中流砥柱何德普
·长话短说:
·王希哲可以闭嘴了
·谴责、警告、提醒和致敬
·全委会追思华叔 顺致香港同胞
·中国在等什么?/国际歌新歌词
·抗议书和声明
· 新春贺词!
·公民选举关注团筹组启事
·埃及民主革命的启示、思考和呼吁
·关于埃及民主革命的公告
·呼吁美国人民和政府制止裁撤美国之音中文广播的联名信
·声援国内茉莉花革命
·值得纪念的日子!!
·致中国公民!!
·呼吁和建议
·谴责卡扎菲血腥镇压抗争民众!
·China's Egypt Song怒吼吧,埃及雄狮
·(视频)中国民主党全委会向利比亚驻纽约领事馆递交抗议书
·全委会再次与利比亚民众一起集会抗议
·中国民主党全委会在时代广场再次唱响《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
·中国民主党全委会时报广场第三次声援茉莉花行动(视频)
傅申奇2013年评论
·《罢免庹震》
·驳环球时报的谬论
·《雾国联想....》
·《基尼系数》
·《打老虎也打苍蝇》
·《习近平的容量》
·《习近平的算盘》
·《看这一老一少》
·《雅量与胆量》
·《中国梦、民主梦》
·《胡春华的考题》
·《谁在中国家门口生事?》
·《释放政治犯》
·《派别和道路》
·《习近平的半年》
·《谣言和真相》
·《习近平自信什么?》
·《习近平要肯定什么?》
·《中国梦、美国梦》
·《又逢七一》
傅申奇2012年评论
·《回顾和期盼》
·《评胡锦涛的讲话》
·《台湾大选的启示》
·《台湾大选的启示》
·《学习乌坎》
·《漫谈王立军事件》
·《从习近平访美谈起》
·《话说两会》
·《中国的统治者》
·《真相与谣言》
·《党外有党、党内有派》
·《温家宝的呼喊》
·《以党代法,必须取消》
·《人权、维权和维稳的尴尬》
·《追思王东海》
·《陈光诚抵美想到的》
·《不一样的六四》
·《公布真相,严惩凶手》
·《还冯正虎自由》
·《天怒人怨》
·《堵还是疏》
·《荒唐至极》
·《为谁长脸?》
·《维权与维稳》
·《春江水烫》
·《漫谈十八大》
·《强人与政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革命不可避免》(二)

   2011年6月6日傅申奇在自由亚洲电台的评论

   16总549

   

   《革命不可避免》(二)

   就从非民主制度走向民主制度这一转变而言,民主革命是不可避免的。但这一过程是以政治改革的方式还是以政治革命的方式来完成呢?

   我们看到温家宝作为中共最高层人士,在很多场合倡导政治改革。但中国没有发生任何称得上政治改革的事情。知识精英们关于党内民主、渐进改革、增量民主之类的一大堆说词和构想也没有任何一条被中共采纳。

   按照《炎黄春秋》杂志社现任社长杜导正的说法,温家宝因发出政治改革的呼声在党内被孤立,但温家宝仍顶住压力,屹立不倒。杜导正认为,毛泽东时代彭德怀因发出不同声音被罢官整肃,相对而言目前稍有宽松。

   根据转型理论的研究结果,改革一定是由执政当局自上而下发动的。但杜导正认为中国未来的民主宪政道路:“自上而下基本不可能实现”,他解释说:中共执政61年,治党、治国观念、理论等,内部已形成习惯性。更重要的是领导层和物质利益结合在一起,“改革必受利益集团束缚”。

   因此在杜先生看来,中国的政改以自下而上为主体,不能排除流血和动乱,但“这是要千方百计避免的”,所以走改良主义道路是最佳路线“代价小、多数人都可以接受,右派和左派都可以接受。”

   在这里杜先生的说法造成了许多混乱。既然自上而下的改革不可能,我们知道另外两大类的过程就是转移和置换。这两类都不是改良,因为改良是统治者的专利,反对派根本就没有改良的权利和可能。

   波兰是转移模式的典型,其前提是自下而上的反对力量能够在刚性的旧体制中萌芽、集结、逐步壮大。如果没有这种可能,地火只能在地底下运行最后爆发,结果只能是完整意义上的政治革命,当然这种革命也有暴力成分高低的不同。许多年来,尤其是今年以来,当局滥用暴力手段压制一切体制外力量,甚至把维权律师都逼到了墙角,封上了嘴巴。其结果就是堵住了转移模式的发生,把中国推上置换的道路,也就是推上政治革命的道路。因此我可以断言,如果情势不发生变化,政治革命不可避免!

   就我的理解,杜先生希望反对派能采取理性、温和的立场,“千方百计”的避免流血和动乱。我相信反对派的主流愿望就是这样,但实际的政治革命会发生什么样的“流血和动乱”这主要取决于掌握着暴力的当局,而不是取决于反对派。目前当局越来越滥用暴力,甚至采取流氓和黑社会的手段迫害反对派人士和异议人士,不断制造着仇恨,为未来的革命增加着激烈的色彩。这是所有具有理性的人们担心的事情,也是当局者必须儆醒的!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

   http://www.rfa.org/mandarin/pinglun/fushenqi-sitefolder

   【傅申奇文汇】全部文章

   http://boxun.com/hero/fushenqiwenhui/

   http://fushenqi.blogspot.com/

   【民主之声】全部文章

   http://boxun.com/hero/minzhuzhisheng/

   E-mail:[email protected]

   Skype:shenqi.fu

   Facebook:shenqi fu

   Twitter:@fushenqi

(2011/06/2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