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傅申奇文汇
[主页]->[百家争鸣]->[傅申奇文汇]->[《革命不可避免》(二)]
傅申奇文汇
傅申奇1997年评论
·民主与革命
·永恒的纪念
·傅申奇诗一首
·庆贺与担忧
·和平统一的前提
·进步还是倒退?
·告公民
·《谈谈公民权利》
·《再谈腐败》
·《主权在民》
·《为杨勤恒申辩》
·《从党纪和法律谈起》
·《增强公民意识》
·《工人应当有自己的工会》
·劳教必须取消
傅申奇1996年评论
·邓小平走了!
傅申奇如是说
·致友人-今天我们都是民主党人
·傅申奇如是说:
·傅申奇如是说:2
·傅申奇如是说:3
·傅申奇如是说:4
·傅申奇如是说:5
·傅申奇如是说: 6
·傅申奇如是说:7
·傅申奇如是说:8
·傅申奇如是说:9
·傅申奇如是说:10
·傅申奇如是说:11
·傅申奇如是说:12
·傅申奇如是说:13
·傅申奇如是说:14
·傅申奇如是说:15
·傅申奇如是说:16
·傅申奇如是说:17
·力虹先生治丧委员会通告第一号
·力虹先生治丧委员会通告(第二号)
·力虹先生治丧委员会通告(第三号)
·治丧委员会名单完整版
·张建红先生治丧委员会(纽约)举行追悼会
·通告第四号(第一部分)-力虹先生治丧委员会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执委陈立群女士宣读浙江的悼词
·中国社会民主党主席刘国凯的悼文
·《民主论坛》主编洪哲胜的悼词
·贵州人权研讨会的悼文
·力虹治丧委员会通告第四号(第二部分)
·力虹治丧委员会通告第四号(第二部分)
·力虹治丧委员会通告第四号(第二部分)
·力虹治丧委员会通告第四号(第二部分)
·力虹治丧委员会通告第四号(第二部分)
·力虹治丧委员会通告第四号(第二部分)(1)
·力虹治丧委员会通告第四号(第二部分)(1)
·力虹治丧委员会通告第四号(第二部分)(1)
·力虹治丧委员会通告第四号(第二部分)(1)
·力虹治丧委员会通告第四号(第二部分)(2)
·力虹治丧委员会通告第四号(第二部分)(1)
·力虹治丧委员会通告第四号(第二部分)(来信)
·力虹治丧委员会通告第四号(第二部分)(挽联)
·治丧委员会通告第四号(第二部分)(挽联)
·治丧委员会通告第四号(第二部分)
·释放一切政治犯!!
· 新春贺词!
· 新春贺词!
·《中国在等什么?》
·《吴邦国的五不搞》
·全委会:强烈抗议、严正声明和崇高的敬意
·中国民主党全委会力挺茉莉花革命
·蓝色革命,快闪集会!纪念六四、声援茉莉花革命
·《革命不可避免》(二)
·纪念六四的部分视频和综合报道
·民主党全委会通报
·推动提名陈光诚为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
·大批上海维权人士前往北戴河
·王小石的谬论-事实与逻辑
·《保护腐败,压制民众》
·《是福还是祸?》
·《清明节与蒋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革命不可避免》(二)

   2011年6月6日傅申奇在自由亚洲电台的评论

   《革命不可避免》(二)

   6月4日在纽约时代广场

   《革命不可避免》(二)

   就从非民主制度走向民主制度这一转变而言,民主革命是不可避免的。但这一过程是以政治改革的方式还是以政治革命的方式来完成呢?

   我们看到温家宝作为中共最高层人士,在很多场合倡导政治改革。但中国没有发生任何称得上政治改革的事情。知识精英们关于党内民主、渐进改革、增量民主之类的一大堆说词和构想也没有任何一条被中共采纳。

   按照《炎黄春秋》杂志社现任社长杜导正的说法,温家宝因发出政治改革的呼声在党内被孤立,但温家宝仍顶住压力,屹立不倒。杜导正认为,毛泽东时代彭德怀因发出不同声音被罢官整肃,相对而言目前稍有宽松。

   根据转型理论的研究结果,改革一定是由执政当局自上而下发动的。但杜导正认为中国未来的民主宪政道路:“自上而下基本不可能实现”,他解释说:中共执政61年,治党、治国观念、理论等,内部已形成习惯性。更重要的是领导层和物质利益结合在一起,“改革必受利益集团束缚”。

   因此在杜先生看来,中国的政改以自下而上为主体,不能排除流血和动乱,但“这是要千方百计避免的”,所以走改良主义道路是最佳路线“代价小、多数人都可以接受,右派和左派都可以接受。”

   在这里杜先生的说法造成了许多混乱。既然自上而下的改革不可能,我们知道另外两大类的过程就是转移和置换。这两类都不是改良,因为改良是统治者的专利,反对派根本就没有改良的权利和可能。

   波兰是转移模式的典型,其前提是自下而上的反对力量能够在刚性的旧体制中萌芽、集结、逐步壮大。如果没有这种可能,地火只能在地底下运行最后爆发,结果只能是完整意义上的政治革命,当然这种革命也有暴力成分高低的不同。许多年来,尤其是今年以来,当局滥用暴力手段压制一切体制外力量,甚至把维权律师都逼到了墙角,封上了嘴巴。其结果就是堵住了转移模式的发生,把中国推上置换的道路,也就是推上政治革命的道路。因此我可以断言,如果情势不发生变化,政治革命不可避免!

   就我的理解,杜先生希望反对派能采取理性、温和的立场,“千方百计”的避免流血和动乱。我相信反对派的主流愿望就是这样,但实际的政治革命会发生什么样的“流血和动乱”这主要取决于掌握着暴力的当局,而不是取决于反对派。目前当局越来越滥用暴力,甚至采取流氓和黑社会的手段迫害反对派人士和异议人士,不断制造着仇恨,为未来的革命增加着激烈的色彩。这是所有具有理性的人们担心的事情,也是当局者必须儆醒的!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

   http://www.rfa.org/mandarin/pinglun/fushenqi-sitefolder

   【傅申奇文汇】全部文章

   http://boxun.com/hero/fushenqiwenhui/

   http://fushenqi.blogspot.com/

   【民主之声】全部文章

   http://boxun.com/hero/minzhuzhisheng/

   E-mail:[email protected]

   Skype:shenqi.fu

   Facebook:shenqi fu

   Twitter:@fushenqi

(2011/06/0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