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红歌特别响亮的地方政治社会特别黑 ]
东海一枭(余樟法)
·民国能有几先生
·忆罗炽教授
·亡天下微论
·匹夫的责任,伟大的事业
·吴元士:《儒门狮子吼》读中感(东海附言)
·吴元士:《儒门狮子吼》读中感(东海附言)
·邪教微论
· 关于计生的思考
·马云是个道德盲
·驱饥肯乞米三斗,解渴欣逢水一湾
·狮子吼和老婆心
·关于杀生答客问
·马学不去,中国无救
·今日微言(摆在儒家面前的一个重大课题)
·教主和教师
·教主和教师
·最大的国耻
·最大的国耻
·存在主义微论
·杂时代微论四则
·今日微言(儒家的一大特色和小人的重要特征)
·瑞典事件微论
·云飞风起看秋潮
·儒群和马族微论
·中国梦微论
·澄清一个相当普遍的误会
·澄清一个相当普遍的误会
·歌功颂德礼所当然,歌罪颂恶天理不容
·我的一点态度
·佛学亦可破唯物
·抓住这头大象
·马主义中国化微论
·汉武帝微论
·文化品质微论
·仁本位、人本位和集体本位
·马主义中国化微论
·马恩批判
·天性微论
·鲍鹏山先生有点迂
·关于民主与专制
·马家教育在培养伪恶之徒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
·自由主义国家
·这段话对儒家不公平
·关于自爱和爱人
·谁是儒家高级黑
·季羡林的一个论断
·东海微言(现中国四大派)
·时代呼唤灭绝师太
·关于大一统
·马学之用大矣哉
·关于言、气、志、心
·关于采生折割
·造神和真神
·养不教,父之过
·名德微论
·冬成:开卷余东海,寻根孔圣人(东海附言)
·颂贼颂恶其罪大
·坚守高地与影响主流
·下跪与奴性
·中美年年讲人权
·关于宗教极端主义
·关于制度
·佛说和儒说
·定业和不定业
·猪瘟和马族
·《文化决定论漫谈》前言
·黎红雷一语三错
·民族自救唯一的法门
·儒家文化大革命
·与纳粹主义和种族主义毫不相干
·维权和维稳
·理论、实践和理想
·恶制的建设、维持和改革
·呼吁言论自由
·中华宪政纲要(第三稿)
·关于革命
·击蒙易中天
·儒学与科学
·借用叶利钦的话
·美德的基础是正常
·伊斯兰恐惧症
·为什么恶人特易遭厄运
·格物致知兼内外
·马帮不可能守信,圣贤不可能上位
·上下有别而不二
·人类的希望在儒家
·正义和文明
·何光顺先生过虑了
·原谅自己
·邪恶群体易灭绝
·为善不足为恶有余
·文明最高形态,历史最佳道路
·中美预测
·文化问题文化解决
·花千芳、王思聪和英语
·互害型社会
·关于税负痛苦指数
·万法归一,一归何处?
·小布什、张维为都错了
·不学无术李泽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红歌特别响亮的地方政治社会特别黑

    红歌特别响亮的地方,政治社会特别黑----儒家政治观与中国政治生态略谈

   一政治的政,由正与文组成。正者,正常、正气、正义、正道也;文者,文化、文教、文明也。只有正与文两者兼具,才能通达治理,才可治国安民,才符合政治的标准。

   首先,政治是“正人”之事,然不能正己焉能正人?故正人先须正己。季康子问政于孔子。孔子对曰:“政者,正也。子帅以正,孰敢不正?”《集注》引范氏曰:“未有己不正而能正人者。”马一浮先生说得好:“政是正己以正人,治是修己以治人,此乃政治真义。今人好言政治,只知尚权力,计利害,与古义天地悬隔。”

   其次,这个“文”字,亦值得深长思。孔子说“文王既没,文不在兹乎。”《集注》:道之显者谓之文,盖礼乐制度之谓。孔子又称尧“焕乎其有文章”,以尧舜事业为“文章”。《尚书》称尧“文思安安”、舜“睿哲文明”、禹“文命敷于四海”,其“文”字皆有深意。

   很多人包括某些儒家学者认为儒家政治是人治,错了。儒家是“文治”、德治、礼制。儒家对政治家的个体道德修养非常重视,同时又特别强调良制良法。儒家政治与民主制最根本的区别在于,一是道德挂帅,一是制度、法律挂帅。

   儒家的“文”,如上所述,儒家的德具有政治性和制度性,而礼是各种文物典章制度的总称,儒家礼法并称,礼也可以涵盖法律,儒家外王学就是直接关注制度建设的学说。总之,儒家的道德包括政治道德,政治道德必须体现为道德政治,而道德政治又以良制良法为核心。

   儒者重视家庭社会更重视政治,在人情、事势、物理上做功夫,更在政治上做功夫,追求在政治上兴善除恶:良制良法,兴之不容已;恶制恶法,除之而后快。不论是否有机会从政,儒者都有强烈的社会政治责任感,充满己饥己溺、先忧后乐、以天下为己任的情怀。

   在政治上,儒家不反对革命。孟子和荀子一主性善,一主性恶,学术路线歧异,但都肯定汤武革命的正义性,认为君主若“德不称位”,甚至残虐臣民,臣民就有革命的权利。针对世俗中“商汤周武是篡夺桀纣天下”的说法,荀子指出,商汤、周武不是篡夺天下,而是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详见《荀子-正论》)

   但是,儒家反对革命崇拜,反对马列主义“革命教”的教义,认为革命仅具有工具价值,任何革命行动,都必须遵守仁义、诚信、中庸等原则,真正以民为本。同样,儒家不反对阶级斗争,但反对“以阶级斗争为纲”,主张和谐为纲;儒家不反对利益追求,但反对利益至上,主张正其义再谋其利,先义后利,追求公利---真正的人民利益……

   人们都以为民主社会的“官”不好做,殊不知真正王道社会的“官”更难做,除了受到制度法律的制约,还要接受各种道德规范和良知原则的约束----这种约束尽管比较软,对真正的儒者来说却是更为有力有效的,是“天条”。某些不良法条,儒者或不怕犯之,却绝不敢“触犯天条”的。另外,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君子爱权,同样取之有道。孔孟栖栖遑遑周游列国,就是为了寻求实现仁政理想的机会和权力。但孔孟和历代圣贤绝不会为了得到权力而放弃道义、违背原则。

   二根据中华的政治标准,中国几千年以来的政治,达标者寡。孟子说:“以德行仁者王。”荀子说:“以德兼人者王。”且不说秦汉以后,便是夏商周王朝,也有大量的王不配称王,很多朝代不配为王道。

   至于现代中国所谓的政治,别说王道,连霸道也不配(以力假仁者霸,霸,也是借助仁义讲究道德的呀。)纯属赤裸裸地夺民之利、恶狠狠地侵民之权的流氓政治盗贼政治。

   《三国演义》第九十三回写道:“庙堂之上,朽木为官,殿陛之间,禽兽食禄;狼心狗行之辈,滚滚当道,奴颜婢膝之徒,纷纷秉政。”这段话用来描述当今中国,最传神不过了,而且绝对有过之而无不及。西汉末年尽管政治颟顸官场腐败,但清官良吏和正义之士也层出不穷,而现在,要在体制内找一个清正之士,只怕比大海捞针更加艰难。

   古人云:“使人敢怒而不敢言者,便是损阴隲处。随事皆然,当官尤甚。”现在当官、当政者,皆以“使人民不敢言”为荣耀,以“使真言无处发”为要务,岂仅损阴隲而已?人民不敢言而敢怒。直到地下的怒火铸就人间的地狱----中国已经成为弱势群体特别是正人君子的地狱,成为禽兽盗贼的天堂。

   (当然,从佛教角度看,禽兽盗贼与天堂无缘。他们不仅死后要下地狱,当下就已经生活于地狱了。贪嗔痴慢疑本身就是地狱境界也,仿佛荣华富贵,其实心灾重重危险重重,不祥莫大焉,苦痛莫大焉。)

   儒家严华夷之辨、王霸之辩、义利之辨、真伪正邪之辨。现代中国的“政治”,非华、非王、非义、非真、非正,是反政治的假恶丑政治:反正常、反正义、反正道、反文化、反文明,豺狼当道,特权第一,利益至上,防民之口,以民为敌…

   《论语》载:冉子退朝。子曰:“何晏也?”对曰:“有政。”子曰:“其事也。如有政,虽不吾以,吾其与闻之。”冉求所议,实为政务,只是议于“季氏之私朝”,故为孔子所讥。国家政务,必须“议于公朝”,即使退休大夫“犹当与闻”。如果“独与家臣谋于私室”,那就不成政务而成为家务事了。用现代话说,这是有违“政务公开”原则的。

   同样,现代中国没有政治,只有党务、家务、权术、私事;当然没有政治家,甚至没有西方那种政客,只有术士戏子阴谋家野心家势利客投机分子黑箱操作者及撞钟和尚,只有极端利己主义、利益主义者。自古小人有可能长大,恶人有可能善化,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唯有经过唯物主义洗脑的人,都会成为的“唯物质主义”者,把物质享受和特权利益看得高于一切。

   所以,六十多年来各级领导干部中的绝大多数,不仅缺德,往往还很缺智,缺乏适可而止急流勇退的智慧,总是得寸进尺贪得无厌。他们一旦拥有特权,就很容易权令智昏,很喜欢把权用尽、把路走绝。我死后哪怕洪水滔天哪。

   三至于毛氏,更是空前的独夫民贼窃国大盗。荀子说:“汤武者,民之父母也;桀纣者,民之怨贼也。今世俗之为说者,以桀纣为君,而以汤武为弑,然则是诛民之父母、而师民之怨贼也,不祥莫大焉。”(《荀子-正论》)

   毛氏比桀纣更加穷凶极恶,更属于“天下之害”、“民之怨贼”。崇拜、歌颂毛氏,以毛氏为统帅、领袖和导师,自然更加“不祥”。事实上,崇毛者个人大多命运坎坷,下场悲惨;毛时代和后毛时代,各种重大的人祸及天灾此伏彼起,真可谓不祥莫大焉。有网友一针见血地指出,毛左派有“爱滋病毒特性”:“它对其他不生养自己的机体却无力残害,专门残害的只是能生养自己的机体。”然哉然哉。

   有人认为毛氏搞大跃进饿死几千万罪孽最大(如茅于轼),东海以为他搞文革罪孽更大。文革残害的是五千年中华文化的慧命,毁灭的是无数无量生民的心性。哀莫大于心死,人人丧心社会病狂,那是比大规模的非正常死亡更可悲的。

   文革虽然早已结束,他的罪孽可没有停止,只要他还受到崇拜,他的思想还在流传,他的罪孽就在不断延伸和扩张之中。尽管后三十年政治路线是右转的,但马克思主义的幽灵还高踞宪位,左的幽灵还时隐时现,国内霸权主义国家恐怖主义还在名正言顺地延续着……

   现在,到处“红歌”嘹亮,中国向左转倾向鲜明,政治生态进一步恶化。其实,与其说是唱红,不如说是倡黑,因为绝大多数红歌是不正常的,是对暴君暴政暴力的歌颂,对邪知邪见邪说的宣传。据报道,重庆69岁的易如国老母去世,而他坚持随重庆“唱读讲传”进京演出团进京演出。真可谓:爹亲娘亲不如红歌亲,红歌一唱心便黑也。

   至于重庆方竹笋案件,更充分说明:红歌特别响亮的地方,政治社会特别黑,言论自由度特别低。对几个市领导发几句文字牢骚,居然锻炼成狱,这种事在秦始皇时代也是不可想象的,只有马家队伍中“特殊材料做成的人”才干得出来。2011-6-21东海儒者余樟法

   附注:有儒友指出:“政是正攵,不是文。九經字樣作攴,今依石經作攵,與文別。”其实这不影响东海的解释。《诗•大雅•皇矣》曰:“其政不获”,释文:“政,政教也。” 政与文教、教化密切相关。政与教皆有攴。《说文解字》:攴,小击也。“攴”是执以教导人者,有“正人”意,可以引申为教化、文化的意思。

   对某些文字作出别出心裁的注释,是儒家的传统。就像王字。王字的甲骨文为斧钺之形,斧钺为礼器,象征王者之权威。这是象形;本作“士”,是能独立任事的人,后加一横,表示在“士”之上,即人间的最高统治者,这是会意。又有,“王”字有“二”与“十”字组合说、“一”与“土”字组合说、“大”与“一”字组合说、“人”与“二”字组合说、“大”与“二”字组合说等等,各有其当。董仲舒的解释最有外王特色:‘古之造字者,三画而连其中谓之王。三者,天、地、人也;而参通之者,王也。孔子曰:‘一贯三为王。’”2011-6-21东海附言


此文于2011年06月21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