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论马克思主义]
东海一枭(余樟法)
·学达性天方为贵
·打倒极权主义,重建中华文明(二)
·关于“言必信,行必果”
·关于“言必信,行必果”
·极权主义的自大和自卑
·民粹与极权
·关于张扣扣案
·防火墙(外一篇)
·恶政府不如无政府
·严禁杀无辜就是最大的大局
·做一个懂事的人
·竭中华之物力,结劣族之欢心
·一个全球性的误会
·马官是马帮最大的受害者
·为民为国为自己
·没有中华,美国最佳
·没有中华,美国最佳
·没有中华,美国最佳
·关于香港,明确三点
·平民教育非孔子首创论
·圣言有没有漏
·中华特色的三权分立
· 还主权于民,还教权于儒
·依据马家刑法,控诉马帮四罪
·江湖空前险恶,好人多多保重
·当心黑社会和民族主义
·行政不唯民意,主权唯民意(外三篇)
·今日微言(最好的赎罪立功和改良命运的方式)
·中共的两条出路(外四篇)
·肋骨折来当火把,头颅昂去对狼牙
·铁笔树成思想帜,罡风唤醒自由钟---自誓二
·特权富不过三代,马邦将很快返贫
·亲美和反美
·关于服务型政府
·哀其不幸,怒为其争
·哀其不幸,怒为其争
·把矛头指向上层
·东海三判
·关于元朝
·天相吉国以色列
·无敌之术自由行
·火上浇油欲何为---香港问题之我见
·正确对待民意
·香港事件的深层内因
·中共为什么不行
·做一个纯粹的好人
·今日微言(马帮问题大,三界骗子多)
·今日微言(马帮问题大,三界骗子多)
·特区毕竟有特权,大陆人民最可悲
·正发展
·正发展
·道德与幸福
·暴君和革命
·灾星
·教育焉能民主化?
·统一从无神圣性
·东海客厅公告
·台湾最佳道路选择
·极权统治的社会基础
·关于国有企业
·极权主义“三必无”
·邪说是恶化命运的灵药
·做一个仁本主义导师
·两种外交原则
·中华文明何以优秀
·六最时代
·为马帮精英一叹
·东海客厅关闭启事
·为自由而奋斗
·今日微言(对治恶性和奴性最有效的大药)
·最正善的伟业,欢迎你的支持
·最大不幸及六大不幸
·真知必有行,真行必有知
·香港事件和辩证法
·三从三不从
·黎明前的黑暗
·未来属于人民但不属于人民币
·未来属于人民但不属于人民币
·这张牛皮有点大
·中国即将劫后重生
·凶人凶党必有天谴
·如何儒化中国
·文化品质检验法
·美国的强大是人类之福
·以德服人和以理服人
·以德服人和以理服人
·关于“等贵贱,均贫富”(外四篇)
·东海态度(一)
·关于香港(微言五则)
·关于民国和台湾
·救命三招(外二篇)
·把马邦变回中国
·关于郷岡警察
·东海态度(二)
·东海态度(二)
·东海态度(二)
·东海态度(三)
·历史自有记忆,恶言自有恶业
·李嘉诚的广告
·谁给你们牺牲几代普通人的权力?
·今日微言(历史终将主持公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马克思主义

明明德与亲民---兼论马克思主义

   一“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这就是大学三纲领,统摄八条目。“明明德”是内圣功夫,格物致知诚意正心,最高境界为圣;“亲民”是外王实践,齐家治国平天下,最高境界为王。泛而言之,“亲亲仁民爱物”都属于亲民的范畴。

   “止于至善”,就是两方面都抵达最完美的境界,内外圆满,体用合一,修成良知法身。对于儒者来说,这是一个永无止境的动态过程。圣境无极限,永无完成时,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中庸》说:“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明德”即天命之性,“明明德”即率性之道;《中庸》又说:“诚者,天之道也;诚之者,人之道也”,“明德”即“诚”,“明明德”即“诚之”。作为功夫,“明明德”即《易经》的“自强不息”,孔子的求仁,孟子的集义养气尽心尽性,程朱的存天理,王阳明的致良知。

   圣贤的差异,就在于“明明德”程度的不同。贤人程度次高,大德虽然不逾闲,小德难免有出入;圣人“明明德”程度最高,不勉而中,不思而得,从容中道,大小德皆不逾闲,从心所欲不逾矩。

   圣心即天心,即“惟精惟一允执厥中”的道心,孟子说“万物皆备于我矣。反身而诚,乐莫大焉”,这就是圣心圣境,常乐我诚,四德皆备。(常德,孟子没有明说,却已暗言。“万物皆备”的我,至诚大乐的我,本心自性的我,当然不会断灭,当然是“常”。详见《良知四德论》)

   “明德”是本体,“明明德”是功夫,“亲民”则是“明德”的作用和“明明德”的表现。故王阳明说:“明明德者,立其天地万物一体之体也;亲民者,达其天地万物一体之用也。故明明德必在于亲民,而亲民乃所以明其明德也。”(《大学问》)

   又说:“明德亲民一也。古之人明明德以亲其民,亲民所以明其明德也,是故明明德、体也;亲民,用也,而止至善,其要矣。”(《书朱子礼卷》)

   二明明德与亲民的关系,即体用关系,自爱与爱人、自觉与觉人、自立与立人、自达与达人、修己与安人安百姓,即体即用,明体达用,全体大用。相比而言,佛道两家在亲民方面就有所不足,或者说它们亲民的法门、方式和表现不如儒家丰富多彩、无忌无碍,用不够大,体难免不全也。

   关于“亲民”,程子认为“亲,当作新。”朱子阐发其意曰:“新者,革其旧之谓也。言既自明其明德,又当推以及人,使之亦有以去其旧染之污也。”;王阳明则认为应依《大学》古本原文“亲民”为是,我与王阳明。亲民兼教养,即兼有孔子“庶之、富之与教之”的含义,如《诗经•小雅•都人士之什•绵蛮》所载的周政“饮之食之,教之诲之。” 亲民,亦含“新民”之意。

   其实古代亲、新二字本可通用,如《尚书•金滕》中之“惟朕小子其新逆”,陆德明《经典释文》指出“新逆,马本作‘亲迎’”;朱骏声《说文通训定声》也明确指出,“新,假借为亲”。郭店楚简中有“教民有新”、“戚则新,新则爱”诸语,其中诸“新”字皆释为“亲”。

   体用不二,明体必然达用,全体大用,体全必然用大。儒家亲民,法门万千,不拘一格,文化教育、智慧启蒙、道德教化、政治文明、良制良法建设等等,都是亲民的表现,也都是道援天下的方式。特别是政治家的亲民,首先必须从意识形态和制度法律层面体现。

   用,就是作用、表现和实践。良知,于个人,必表现为良言良行,于社会,必表现为良风良俗,于政治,必表现为良制良法。易言之,有明明德的内圣功夫,在政治上,必表现为亲民的外王追求和社会实践。

   三不过,社会实践和外王追求的方式,因人因时而异;追求的目标是否达到,因时因地而异。儒家一方面尽心尽力尽其在我,一方面听天由命顺其自然。儒家重事功,但不唯事功,更重要的是为道统负责,为天下后世负责。

   所以,某些时候,适当地脱离社会、逃避现实反而是一种更好的亲民方式,更好的道德实践----以特立独行的不合作姿态和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大无畏精神,高标人格,挺立道德,示范天下。

   三国时有一个大儒叫管宁,因避战祸从中原到辽东三十多年。不求闻达于诸侯,一味专心于学问,专讲诗书习俎豆,非学者不见。曹丕征他为太中大夫,曹睿又征他为光禄勋,皆坚辞不就。王夫之在《读通鉴论》中对他的评价极高。王夫之说:

   “天下不可一日废者,道也;天下废之,而存之者在我。故君子一日不可废者,学也。”“见之功业者,虽广而短;存之人心风俗者,虽狭而长。”“有明王起,而因之敷其大用。即其不然,而天下分崩、人心晦否之日,独握天枢以争剥复,功亦大矣。由此言之,则汉末三国之天下,非刘、孙、曹氏之所能持,亦非荀悦、诸葛孔明之所能持,而宁持之也。宁之自命大矣。”(《读通鉴论》)

   对体用关系有深入研究一生主张经世致用的王夫之自己,于明末清初丧乱之际,隐居著述授徒讲学,无非是为了存此人心风俗、绵延真知正理。王夫之不仅不为满清异族所用,甚至不接见清廷官员;他也不为吴三桂效劳。吴三桂称帝,请王船山写《劝进表》,王夫之“以其入国仇也,不以私恩释愤”,严辞拒绝。天下有道则现,无道则隐,“不为世用”,大用存焉。王夫之以他的不合作主义和等身著作,作出了最好的道德实践和亲民行动。

   儒者以身载道,道伸则身与俱进,道屈身与俱退,行藏出处乃至生存死亡一切惟道是从。作为载道工具的肉体生命,既很重要又非最重要,儒家明哲保身与杀身成仁舍生取义之所以相辅相成,道理就在这里。

   四或说:“明明德必须亲民,在现时代,就必须投身于社会主义实践,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如果躲进书斋成一统,有言无行,言成空言,有体无用,体不健全,没有亲民实践,说明‘明德’不明。”

   这是混扯。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所谓的社会主义或特色社会主义之实践和建设,前三十年是疯狂的破坏,后三十年是无底的堕落。经过30年“改革开放”,走上的是国富民贫之路,是自然环境、生存环境、道德环境全面恶化之路。

   在马克思主义的指导下,中国陷入了大半个世纪的浩劫深渊,这大半个世纪,是有史以来政治最无道、社会最不公、道德最败坏、民众痛苦指数最高、非正常死亡人数最多(就和平年代而言)的历史时期。

   “解放”以来,那些以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为号召的领导,那些热衷于“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的马列毛分子和特权分子,给中国、给人民带来的都是灾难,名为服务人民,实为祸国殃民。

   他们被唯物主义洗脑了,或拜权争权,或拜金夺利,或沽名钓誉,或者既拜权又拜金还钓誉,身上最没有人性,心中最没有人民。他们与民众距离之远,远远超过古代君民之间的距离,比秦始皇与孟姜女之间的距离还要远。而且,他们对儒家文化中华文明、对正知正见良知良制、对明明德和亲民者,都有一种“天然”的忌恨仇视。

   与他们相比,敢于顶撞、批评毛泽东的梁漱溟反而是亲民的(尽管梁漱溟“明明德”不够,对马克思主义的错误认识不够。)西方那些一般不搞“深入群众”的调研活动、不从事“访贫问苦”的慈善工作的各级领导,也不失为亲民者。

   岂有大人甘拍马?更无中国不尊儒。不尊儒就不是中华,不确立儒家宪法地位就不是真正的、完整的中华,大人和儒者绝不会苟同、吹捧马家。除了极其个别和特殊的情况,比如为了曲线救民、曲线兴儒,真正的儒者对马家应该坚决反对、严厉批判之----如果情势所迫,不好异议,至少应该保持沉默。

   对于所谓的社会主义实践,如果无力纠正,儒者亦应该努力脱离、逃避之,秉持理想,甘于贫贱,独善其身,守死善道,屈身以伸道----这才是明明德,是另一种方式的道德实践和“新民”努力。

   五为了恢复中华,朱元璋要“驱除胡虏”,孙中山要“驱除鞑虏”,其实元朝相当尊儒,清朝高度尊儒,都有不同程度的中国化,“马虏”却是完全没有中华的味道的恶性异端,比蒙元和满清那两个异族更坏。

   有人说历史上唯有“五胡乱华”时可以与现代社会“媲美”,但在东海看来,“五胡乱华”时代,胡虏们的小朝廷上还常有儒家的影子闪现,儒家在朝在野都受到一定的尊重,整个社会更没有象现在这样学绝道丧全面莽夷。

   不过,特权阶级、利益集团及某些学者“得出的结论”或许不同。有打着“马克思主义儒家”招牌者说:

   “立场不同,观点就不同,得出的结论也不同。近百年来,正是在马克思主义指引下,新中国诞生了,中国人民从长期、深重的灾难中解放出来。经过30年改革开放,走上民富国强、伟大复兴之路。这是连西方开明政要和学者都认同的事实。”(录自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

   别说一般的立场观点不同者,别说“西方开明政要和学者”,更别说儒家和自由主义者,便是各种马克思主义者,也不可能看到这样颠倒的“事实”、得出这样荒谬的结论吧。这样的“马克思主义儒家”,既不儒家也不马家,不知是什么怪胎。乡愿乱德,此君和稀泥的本事和颠倒黑白的功夫又非一般乡愿所能望尘矣。

   马克思主义可分为原教旨主义和修正主义,即左右两派,毛派为左,邓派为右,前三十年为左,后三十年为右。左右两派各种方针、路线、政策皆大相径庭甚至截然相反,但都不会认同这样的结论,不会这样“拍马”。在“右派”看来,前三十年错误重重,文革更是千古浩劫;在左派眼里,“30年改革开放”是对马主义毛思想的背叛。

   事实上,无论是毛时代的极权主义还是后毛时代的权贵资本主义,都是不道德、反道德、反人道、反民主自由的,无论姓社姓资都是姓“特”姓“利”---特权挂帅,利益导向。前后三十年,不一样的表现,一样的野蛮落后,既与西方文明格格不入,又与中华文明背道而驰。

   不论实质上是否被架空或者修正,只要马主义依旧“名”于宪法中,很多政治上制度上的问题就得不到根本解决,许多的改良努力往往成了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意识形态和指导思想是一个国家至关重要的“名”,此名不正,就是政治的大不正和严重的“非礼”,也是儒家亲民实践、王道追求最大的阻挠。

   最后,谨以一句诗结束本文并与同仁们共勉:茉莉无辜香有罪,人生有尽愿无穷。对于腐恶,芳香是有罪的,对于黑暗,光明是可恶的,对于特权专制,平等自由的追求、明明德和亲民的学说都仿佛洪水猛兽。但是,无论受到怎样的打击,无论经历怎样的险阻,儒者悲天悯人的无限仁心、亲民卫道的无穷大愿永在。2011-6-6东海儒者余樟法首发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