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爱人当以德,助恶即犯罪]
东海一枭(余樟法)
·自由派有三多
·能开出宪政的文化有二
·迎接圣贤辈出的大时代
·道援的途径
·中华宪政纲要(第三稿)
·东海微言小集(逼着马帮走正道)
·头痛足痛如何治
·怎样判断一个人有没有得道
·被称国妖亦抬举
·失败主义的根源
·关于个人主义
·关于幸福
·老网友张三一言
·以人民为镜,明政治得失
·愚诈邪恶和真智正善
·两种事业
·恒产和恒心
·社会主义反社会
·儒家的突围和中华的曙光
·社会主义必然贫穷
·君子斗不过小人?---与龚鹏程先生商榷
·民族主义害民族
·中华文明长盛的根本因
·社会主义救美西
·关于五四
·政治制度和经济发展
·利己主义不利己
·民主颇有限,希望在儒家
·千古作圣妙诀
·极权主义阵营
·百年来罪孽最大的群体
·见识比知识重要
·关于张扣扣案
·反儒的善人与尊儒的恶人
·关于张扣扣案(二)
·关于张扣扣案(四)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三十六---四十五
·敲骨榨髓何时休
·信仰耶教可耻
·绝不可伤害无辜,绝不可饶恕邪恶
·如何立德立言和自保平安
·孔府大劫难
·关于陈全国和巴黎圣母院
·汉族智商最高,儒学品质最优
·乐和模式:儒式城乡的探索
·关于规则和特权
·如何救民救国,中共如何自救----答洪哲胜先生
·迷则不信,信则不迷
·与群友们共勉
·儒家文化特区构想(征求意见稿)
·我没有敌人
·关于耳顺
·耳顺与好辩
·关于辟邪说答客问三则
·根本问题在教育
·关于说话的权利
·关于说话的权利
·关于文化与文明
·关于杂时代
·何以灾星如此多
·圣贤和盗贼
·关于三从四德
·谈天
·天理不是义理(谈天之三)
·反儒奇文又一篇
·关于自由和“自由人联合体”
·关于大复仇
·关于“自己人”
·坚持中道文化,学习西方文明
·恶政恶母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四十六---五十一)
·西方问题严重,倍显儒家重要
·孤往精神和精神不孤
·大恶之家的宿命
·启蒙祛邪仗儒家
·言不可不慎
·当心祸从口出
·何谓理论自信
·关于弑父弑母
·張三一言批儒
·元士随笔,东海附言
·逻辑的必然
·关于民国派
·《大学》之大
·邪恶是生命的自戕
·正常化、现代化和儒家化
·正常化、现代化和儒家化
·西化派的错误
·三不配
·当务之急是返经
·关于台湾
·地狱里的光明
·对狼弹琴
·支持儒家宪政,就不能反对自由主义
·可与守经可与权
·关于五四
·《“第二次新文化運動”宣言》点评
·五四导致五死
·办好教育只要办好一件事
·推行王道要工具
·学生厌学第一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爱人当以德,助恶即犯罪

    爱人当以德,助恶即犯罪
   
   仁者爱人,助人为乐。但要爱人以德、“助之有道”,要讲究公平公正的原则,对亲友不能“护犊子”,对小人和恶行不能姑息迁就纵容。否则,爱人助人反而害人,不仅无德无功,反而有过甚至有罪。
   
   帮助“强人”恶人恶势力,与作恶犯罪无异。西汉某官,想方设法为盗贼脱罪,“活人”无数,自以为慈悲为怀功德无量,自诩子孙必定昌盛,结果到孙辈反被灭了族。王夫之以此为由批驳佛教报应之说,不知这正是助恶的报应呀。

   
   农夫慈悲毒蛇和东郭先生救助恶狼,不论对自己有害无害,对他人、对社会都是不负责任的,是间接的作恶。死于毒蛇恶狼之口的后来者,等于是那个农夫和东郭先生间接害死的,助人成了助恶,成了帮凶。
   
   即使帮助弱势群体也要注意。某些弱势群体受人欺,很可怜,但他们中某些人同时也是喜欢欺人的,一旦有机会“强势”,凶横起来欺起人来绝不会比“强人”差,他们甚至喜欢以弱欺弱,所谓弱者受欺挥刀向更弱者。对此东海深有体会。可怜之人必有可恶之处,然哉然哉。
   
   发现自己亲友受欺辱,我难受;发现“自己人”欺辱他人,同样难受;广大民众受到强权欺辱,我也难受。任何同胞受欺辱都比我自己受欺受辱更难受,自己受欺受辱反倒觉得没什么。海在江河最下头,是东海,就应该承受各种污泥浊水。这是实在话。
   
   曾经有长辈命我为一个犯罪团伙成员“提供一点帮助”,拒绝之。(换在从前,不论结果如何,我会尽力而为。)我当然没有那个能力,就是有,我也不会帮这种忙,怕无意中助了恶。东海不怕犯法(如果我的言行触犯了某些恶法,那是我的光荣),却怕犯罪----那将是我生命不能承受之重。恶就应该受到恶报,犯罪就应该受到严惩。
   
   《礼记•檀弓上》说得好:“君子之爱人也以德,细人之爱人也以姑息。” 君子助善不助恶,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恶,爱人以德不爱人以姑息。个人如是,党和政府更如是,要对广大官员爱之以德,让他们做好人做好官走正道-----这是对官员们最好的爱护和帮助。
   
   而对腐败的姑息纵容和保护,不仅祸国殃民,也害了广大官员。我说过,贪官污吏也是受害者。大量“党的儿女”迅速“先富起来”,与“母亲”的溺爱纵容脱不了关系。有一个著名的故事:
   
   一个盗贼因为抢劫杀人,被官府判了死罪。死刑犯在法场上见到母亲,恳请吮一口娘奶再上黄泉路。慈母爱儿,泪如雨下,便解开了怀。那青年盗贼竟然恶狠狠地咬掉母亲的乳头,大骂说:“我年少时偷了东西你说我能干,抢了钱财你帮我隐藏。你没有好好教导我是非观念,今天我之所以遭到处刑的下场,一切都是你的过错。”
   
   某些贪官污吏受到法律制裁,下场可悲,也可以说是党妈妈的过错。几十年来,中共对腐败行为的姑息纵容已经到了荒唐的地步。如:寻找各种理由拒绝实施官员财产公示制度;各级反贪监察纪检机关不务正业(多少贪官落网,是由于各种意外事件啊。特别是网络和二奶,已经成为反腐的主力军);某些法律条款明目张胆地向贪官倾斜,如“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
   
   与农夫和东郭先生好心办坏事不同的是,中共中共对腐败制度性、法律性的姑息纵容,显然是为了一党之私,是坏心办坏事。中共《党章》说什么:“共产党没有自身的特殊利益,共产党的职能就是为人民服务。”这是彻头彻尾的谎言欺骗。六十多年来的无数事实彰明昭著地显示,中共做的和说的恰恰相反,它只有自身的特殊利益,它的职能就是为特权利益服务,为人民币服务。
   
   其实,中共沦落到这个地步,与民国以来爱之以姑息的“细人”太多大有关系,是体制内外众多忠于党、热爱党、“精忠报党”之人士害的。是无数的“细人”歌颂赞美推波助澜,让中共不断、不懈地干坏事,“理直气壮”地把大量令人发指的坏事“进行到底”。某种意义上说,恶人恶势力都是“细人”姑息和助恶的结果。
   
   颂恶助恶不是没有代价的,社会和自身都要付出相应的代价。解放以来,无数中国人饱受迫害家破人亡,是有他们的“个人原因”的,无辜的国民不尽无辜啊。借《徐敬业讨武曌檄》中的话说,“良有以也,岂徒然哉。” 2011-6-25
   东海儒者余樟法
   首发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
   东海儒者余樟法的新浪草堂:http://blog.sina.com.cn/donhai5

此文于2011年06月25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