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爱人当以德,助恶即犯罪]
东海一枭(余樟法)
·关于采生折割
·造神和真神
·养不教,父之过
·名德微论
·冬成:开卷余东海,寻根孔圣人(东海附言)
·颂贼颂恶其罪大
·坚守高地与影响主流
·下跪与奴性
·中美年年讲人权
·关于宗教极端主义
·关于制度
·佛说和儒说
·定业和不定业
·猪瘟和马族
·《文化决定论漫谈》前言
·黎红雷一语三错
·民族自救唯一的法门
·儒家文化大革命
·与纳粹主义和种族主义毫不相干
·维权和维稳
·理论、实践和理想
·恶制的建设、维持和改革
·呼吁言论自由
·中华宪政纲要(第三稿)
·关于革命
·击蒙易中天
·儒学与科学
·借用叶利钦的话
·美德的基础是正常
·伊斯兰恐惧症
·为什么恶人特易遭厄运
·格物致知兼内外
·马帮不可能守信,圣贤不可能上位
·上下有别而不二
·人类的希望在儒家
·正义和文明
·何光顺先生过虑了
·原谅自己
·邪恶群体易灭绝
·为善不足为恶有余
·文明最高形态,历史最佳道路
·中美预测
·文化问题文化解决
·花千芳、王思聪和英语
·互害型社会
·关于税负痛苦指数
·万法归一,一归何处?
·小布什、张维为都错了
·不学无术李泽厚
·儒家的自信
·对孟晓路的一点认同和两点异议
·关于轴心时代、轴心文明之我见
·关于群己关系
·关于儒群不如自由派的一点感觉
·期待张祥平先生赐教
·简答张祥平先生的三点批评
·民本微论
·中华王朝的天命
·现中国一切问题的根源
·关于道统和清朝
·孔孟之言,民国之实
·虚尊道统亦何益
·自勉联:做真君子,亮真面目;得大自在,放大光明
·人世间最大的善和功德
·人世间最大的恶
·儒家功夫最易简
·蒙启导致灭亡
·反孔反儒的四世恶报
·清人入关与日寇入侵
·其人值得交游,其书值得藏读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三十一---三十五)
·古来圣贤从头数
·救中国的途径
·我对某人的看法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好心助恶最可悲
·自由派有三多
·能开出宪政的文化有二
·迎接圣贤辈出的大时代
·道援的途径
·中华宪政纲要(第三稿)
·东海微言小集(逼着马帮走正道)
·头痛足痛如何治
·怎样判断一个人有没有得道
·被称国妖亦抬举
·失败主义的根源
·关于个人主义
·关于幸福
·老网友张三一言
·以人民为镜,明政治得失
·愚诈邪恶和真智正善
·两种事业
·恒产和恒心
·社会主义反社会
·儒家的突围和中华的曙光
·社会主义必然贫穷
·君子斗不过小人?---与龚鹏程先生商榷
·民族主义害民族
·中华文明长盛的根本因
·社会主义救美西
·关于五四
·政治制度和经济发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爱人当以德,助恶即犯罪

    爱人当以德,助恶即犯罪
   
   仁者爱人,助人为乐。但要爱人以德、“助之有道”,要讲究公平公正的原则,对亲友不能“护犊子”,对小人和恶行不能姑息迁就纵容。否则,爱人助人反而害人,不仅无德无功,反而有过甚至有罪。
   
   帮助“强人”恶人恶势力,与作恶犯罪无异。西汉某官,想方设法为盗贼脱罪,“活人”无数,自以为慈悲为怀功德无量,自诩子孙必定昌盛,结果到孙辈反被灭了族。王夫之以此为由批驳佛教报应之说,不知这正是助恶的报应呀。

   
   农夫慈悲毒蛇和东郭先生救助恶狼,不论对自己有害无害,对他人、对社会都是不负责任的,是间接的作恶。死于毒蛇恶狼之口的后来者,等于是那个农夫和东郭先生间接害死的,助人成了助恶,成了帮凶。
   
   即使帮助弱势群体也要注意。某些弱势群体受人欺,很可怜,但他们中某些人同时也是喜欢欺人的,一旦有机会“强势”,凶横起来欺起人来绝不会比“强人”差,他们甚至喜欢以弱欺弱,所谓弱者受欺挥刀向更弱者。对此东海深有体会。可怜之人必有可恶之处,然哉然哉。
   
   发现自己亲友受欺辱,我难受;发现“自己人”欺辱他人,同样难受;广大民众受到强权欺辱,我也难受。任何同胞受欺辱都比我自己受欺受辱更难受,自己受欺受辱反倒觉得没什么。海在江河最下头,是东海,就应该承受各种污泥浊水。这是实在话。
   
   曾经有长辈命我为一个犯罪团伙成员“提供一点帮助”,拒绝之。(换在从前,不论结果如何,我会尽力而为。)我当然没有那个能力,就是有,我也不会帮这种忙,怕无意中助了恶。东海不怕犯法(如果我的言行触犯了某些恶法,那是我的光荣),却怕犯罪----那将是我生命不能承受之重。恶就应该受到恶报,犯罪就应该受到严惩。
   
   《礼记•檀弓上》说得好:“君子之爱人也以德,细人之爱人也以姑息。” 君子助善不助恶,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恶,爱人以德不爱人以姑息。个人如是,党和政府更如是,要对广大官员爱之以德,让他们做好人做好官走正道-----这是对官员们最好的爱护和帮助。
   
   而对腐败的姑息纵容和保护,不仅祸国殃民,也害了广大官员。我说过,贪官污吏也是受害者。大量“党的儿女”迅速“先富起来”,与“母亲”的溺爱纵容脱不了关系。有一个著名的故事:
   
   一个盗贼因为抢劫杀人,被官府判了死罪。死刑犯在法场上见到母亲,恳请吮一口娘奶再上黄泉路。慈母爱儿,泪如雨下,便解开了怀。那青年盗贼竟然恶狠狠地咬掉母亲的乳头,大骂说:“我年少时偷了东西你说我能干,抢了钱财你帮我隐藏。你没有好好教导我是非观念,今天我之所以遭到处刑的下场,一切都是你的过错。”
   
   某些贪官污吏受到法律制裁,下场可悲,也可以说是党妈妈的过错。几十年来,中共对腐败行为的姑息纵容已经到了荒唐的地步。如:寻找各种理由拒绝实施官员财产公示制度;各级反贪监察纪检机关不务正业(多少贪官落网,是由于各种意外事件啊。特别是网络和二奶,已经成为反腐的主力军);某些法律条款明目张胆地向贪官倾斜,如“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
   
   与农夫和东郭先生好心办坏事不同的是,中共中共对腐败制度性、法律性的姑息纵容,显然是为了一党之私,是坏心办坏事。中共《党章》说什么:“共产党没有自身的特殊利益,共产党的职能就是为人民服务。”这是彻头彻尾的谎言欺骗。六十多年来的无数事实彰明昭著地显示,中共做的和说的恰恰相反,它只有自身的特殊利益,它的职能就是为特权利益服务,为人民币服务。
   
   其实,中共沦落到这个地步,与民国以来爱之以姑息的“细人”太多大有关系,是体制内外众多忠于党、热爱党、“精忠报党”之人士害的。是无数的“细人”歌颂赞美推波助澜,让中共不断、不懈地干坏事,“理直气壮”地把大量令人发指的坏事“进行到底”。某种意义上说,恶人恶势力都是“细人”姑息和助恶的结果。
   
   颂恶助恶不是没有代价的,社会和自身都要付出相应的代价。解放以来,无数中国人饱受迫害家破人亡,是有他们的“个人原因”的,无辜的国民不尽无辜啊。借《徐敬业讨武曌檄》中的话说,“良有以也,岂徒然哉。” 2011-6-25
   东海儒者余樟法
   首发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
   东海儒者余樟法的新浪草堂:http://blog.sina.com.cn/donhai5

此文于2011年06月25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